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113天助

113天助

作者:天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少年王极品桃花运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端木宪和李传庭打发了三个小辈出去玩耍后,二人在此密谈了一番。

    李传庭提起近来京城涌进了不少流民的事,感慨他这一路北上,也看到不少流民往京城的方向而来,零零散散地加起来,约莫有近千人。

    自古以来,流民最易成人祸,端木宪也不敢小觑。

    而且最近京内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流民,这些流民越来越不安分,比如前几日就有一伙流民在粮行街那边起了一阵骚乱,几家粮店被抢,为此,京兆府尹被皇帝传召,训斥了一番。最近,京兆府也加派人手在几处流民泛滥的地方巡视。

    端木宪知道李传庭这是在暗示自己要早做准备。

    这近千流民若是一下子涌进京城,对于京城的冲击可想而知。

    这事不太好办。

    虽然现在乱的是京城,理该京兆府负责,但是大批流民北上,就代表着赈灾不力,自己身为户部尚书,责任重大。

    他也想赈灾,偏偏国库空虚,没银子啊!

    想着,端木宪眸色微深,面露凝重之色。

    他把端木绯叫来书房,是想听听她的看法,可又觉得兹事体大,端木绯毕竟还小……

    端木绯从棋局中抬起头来,赏了一局好棋让她心情颇为不错,小脸上笑容可掬。

    看着端木宪面沉如水的样子,她歪着脑袋直接问道:“是不是二舅父与祖父说了什么?”心里想的却是,还是早点直奔主题,尽早聊完了,她才好回湛清院洗漱睡觉

    端木宪掀了掀眼皮,缓缓道:“四丫头,今日你二舅父与我说起,马上会有一大批流民北上京城……”他语气中还是有一分迟疑,因此没有具体说这件事与尚书府又有什么关联。

    端木绯一不小心又被那棋局勾走了心,不仅心痒痒,而且手也痒痒,她随手从棋盒里拈起一粒黑子,在手中把玩着。

    夕阳的余晖给她白皙的手指和乌黑的棋子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煞是好看。

    “祖父,赈灾不力是因为国库空虚,祖父不如上书皇上开放海禁!”她看着棋局的眼眸熠熠生辉,似是随口提议。

    寥寥数语便直指要害。

    端木宪眸光微闪,海禁?!他怎么没想到呢!

    百余年前,大盛朝初建,四方犹未平,太祖皇帝为防前朝余孽与倭寇滋扰,下令实施海禁。

    直到十六年前,伪帝执政期间,曾在安平长公主的支持下一度开放海禁,可是随着海上贸易昌盛,海上倭寇泛滥,滋扰沿海,十年前,今上再次下了海禁令,言明“禁濒海民不得私出海”。

    以今上的性格,这旨意既出,白纸黑字,他恐怕也不会自打嘴巴。

    端木绯心里明白端木宪在忌惮什么,却也不说破,仿若未觉地说道:“祖父,海禁一开,可以大兴海贸,增加税收。国库就不会这般捉襟见肘,那便是祖父的功劳……那么,以后首辅之位舍祖父其谁?!”

    首辅?!端木宪微微眯眼,心中又是一惊。他上次只是随口和端木绯提过一句说是柳首辅快要致仕,她竟有如此眼光,联想到了首辅之争?!

    “哎!”端木绯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故作苦恼地说道,“祖父,我也知道海禁之事就算祖父有心一力促成,也不容易,可是近两年各地灾害四起,即便是这次的流民之乱能控制住大局,那下一次呢?国库若再无进项,一旦今冬再有什么灾难或战乱,就怕会动摇国本……”

    端木宪瞳孔微缩,端木绯说的最后一句也正是他这段时日所忧心的,若是再有灾害,大盛还能支撑得住吗?!可是海禁啊,只凭他一人之力,恐怕还不成……

    这时,端木绯忽然笑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把手中的黑子落在棋盘上,原本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一双眸子璀璨生辉。

    端木宪原本只当她是小孩子家家随便下着玩呢,可是当他的眼角随意地扫过棋盘时,却是双目微瞠。

    当端木绯的这粒黑子落下后,原本伯仲胶着的棋局在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散乱的黑子忽然经此串联在了一起,形成一条蜿蜒的黑龙。

    端木宪幽深复杂的眼眸中仿佛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许久,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眉目之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只他一人想要说服皇帝开海禁恐怕不易,可是他却忘了合纵连横,只要为了共同的利益,自然就可以把几方势力联合起来,比如说李家。

    想要开海禁,他就需要李家的支持,而对于李家,开海禁就代表着闽州在大盛的地位会变得更为重要,那么李家自然也就是水涨船高。

    一旦将来国库丰盈,必能使龙颜大喜,首辅之位将再无悬念!

    开海禁也许会一时引来不少阻碍,可是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想要收益就必须承担风险。

    他是户部从一品大员,掌管整个大盛的土地、赋税、户籍、军需、俸禄、粮饷以及财政收支,他已经是居庙堂之高,想要再进一步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他的仕途能到什么地步,也许就看这一回了!

    想着,端木宪不由仔细端详着端木绯那可爱的小脸,眸生异彩,那眼神看来慈爱之中带着一抹炽热。

    有孙如此,真是天助端木氏也!

    “墨砚,快去取我的龙井给四姑娘沏一盏。”端木宪含笑地唤了一声小厮,一副要与端木绯继续长谈细说的样子,完全忘了自家孙女还不满十岁。

    在袅袅茶香与切切细语中,夜幕彻底降了下来,窗外黑黢黢的一片,书房里点起了两盏羊角宫灯,发出莹莹光辉……

    “咣!嘡!”

    当二更天的锣声敲响的时候,端木绯方才回到了湛清院。

    “蓁蓁,你饿了吧!”

    端木纭早就在东次间里等急了。她本以为端木宪只是把端木绯叫去随便问几句功课,没想到这一去就是足足一个多时辰。

    妹妹还不满十岁,祖父布置的功课未免也太重了点!

    此刻见端木绯终于回来了,端木纭关切地拉着她在罗汉床上坐了下来,嘘寒问暖,又吩咐紫藤赶紧上宵夜。

    秋日的夜晚,空气清新,夜风拂去一天的疲惫,不一会儿,端木绯在窗边吹着夜风,舒舒服服地捧着一盅南瓜百合甜汤吃上了。

    甜汤温温的,恰好入口,她一勺勺慢慢舀着甜汤,唇角弯弯。

    端木绯吃得满足,可是看在端木纭眼里,却只觉得妹妹想必是饿坏,心疼极了,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

    “蓁蓁,祖父可是又给你布置了什么额外的功课?”

    “你要是累的话,可别忍着,姐姐去和祖父说,减轻些功课。”

    “你还小,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千万不能累着……”

    “……”

    端木绯津津有味地吃着宵夜,笑吟吟地听着端木纭的叮嘱,心里暖呼呼的。

    她咽下最后一口甜汤后,用帕子擦了擦嘴角,点头乖巧地说道:“姐姐,我晚上会早点睡下的。”跟着,她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明早是书画课吧?”

    端木纭应了一声,想起端木绯上课的画具还没准备好,正要吩咐绿萝,话还未出口,却想起了另一件事来,改口问道:“蓁蓁,上次袁先生布置的功课你可完成了?”

    袁先生是闺学里专门教授她们书画的先生。

    端木绯身子一僵,小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赧然,“姐姐,我马上就去画。”她还真是把袁先生布置的功课给忘了。

    一看妹妹这可爱的小模样,端木纭简直心都快化了,温言细语道:“不着急,我帮你一起画!”

    端木纭拉上端木绯去了她的小书房,吩咐锦瑟伺候笔墨,那摩拳擦掌的样子看来恨不得能替妹代笔。

    “蓁蓁,袁先生要我们画花草,牡丹、秋菊太过繁复……今儿也不早了,我们干脆就画个简单的兰草好了。”端木纭指着角落里的一盆兰草说,心想着正好可以照着这盆兰草画。

    “狼毫过硬,画兰草当用兼毫。”端木绯笑吟吟地从笔架里取了一支兼毫。

    在一旁准备磨墨的锦瑟就出声请示道:“四姑娘,那奴婢就给姑娘磨淡墨了。”

    画兰当用淡墨,方能显兰之润透。

    端木纭满意地微微点头,这锦瑟虽有诸多不妥,伺候笔墨却是不错,她的妹妹果然有识人之明!

    等锦瑟磨好墨后,端木绯就执笔画了起来,端木纭在一旁不时提点道:

    “出笔画劲利,收笔勿浮华。”

    “用笔要虚虚实实,莫要一股力道用到底!”

    “布局须得有主次。”

    “……”

    没一炷香功夫,端木绯笔下就画好了一株错落有致的兰草,尽得眼前这盆兰草的精髓。

    只不过,这个时节不是兰花绽放的时间,这画中有草却无兰,委实感觉缺了点什么。

    “蓁蓁,我来给你加朵兰花吧!”端木纭忍不住拿起端木绯刚搁下的笔,从书案的另一边,刷刷几笔,一朵小巧精致的兰花在叶稍悄然绽放,看来楚楚可怜,惹人采撷。

    端木绯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这幅画,提议道:“姐姐,有花无蝶如无香,我们再加只蝴蝶好不好?”

    “蓁蓁你说的是!”

    端木纭眉眼一亮,似乎已全然忘了这是端木绯的作业,兴致勃勃地执笔又添了几笔,于是,兰草间便多了一只振翅的蝴蝶。

    “花香引蝶蝶恋花。”端木纭满意地笑了,放下了手中的兼毫笔,“等交了功课,我就把这幅画裱起来挂在我的小书房里!”这还是她们姐妹俩一起完成的第一幅画。

    端木绯抚掌应下了,话语间,姐妹俩和乐融融地出去了,留下锦瑟独自在书房,怔怔地看着那幅蝶戏兰草图,表情有些复杂。

    她跟在端木绯身旁伺候笔墨已经近三个月了,每天都随她去闺学上课,亲眼目睹这位四姑娘的书画从一开始的不堪入目到现在明显是摸到了门道。

    这幅兰草虽简,却自有筋骨。

    锦瑟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了案头的笔墨,然后关上了小书房的窗户,将那夜空的明月与繁星关在了窗外……

    一夜飞逝,休息了一天的端木绯和端木纭又恢复原本的日常,一早就去了璇玑堂。

    等巳时,袁先生抵达后,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几位姑娘的功课。

    一眼望去,姑娘们的画作上色彩斑斓,有的画了《国色天香图》,有的画了《玉堂富贵图》,有的画了《菊石图》……相比之下,端木绯这一幅水墨兰草图黯然失色。

    袁先生随口夸了两句“柔韧挺健,自然疏朗”后,就去看别人的画了。

    等把每个姑娘的画作都评完后,她就开始教皴法,皴法种类繁复,多用在山水画中,不过今日袁先生是为了教姑娘们画鸟,所以只简单地教授了两种皴擦羽毛之法,又示范地给姑娘画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寒雀,然后就布置了作业,让她们当堂画一幅雀鸟图。

    锦瑟立刻就从画具箱里取出了几支画笔,搁在一旁的笔架上,然后又主动磨起墨来,一方浓墨,一方淡墨。

    端木绯随手拿起一旁清香酸甜的果子露,一边轻啜了一口,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庭院,心想:她到底画什么好呢?

    “四姐姐。”

    忽然,她耳边响起一个娇嫩清脆的喊叫声。

    端木绯循声看去,一个六七岁身穿鸭黄色团花刻丝长袄的小姑娘正站在书案旁看着她,小姑娘圆圆的脸庞,头上梳了个鬏鬏头,缠着琉璃珠串,很是可爱。

    “六妹妹。”端木绯笑着颔首致意,放下了手中的白瓷杯。

    这小姑娘是四房的六姑娘,今年刚六岁,名叫端木缡。

    “四姐姐,你在喝什么?”端木缡指了指那白瓷杯中那洋红色的果汁,笑吟吟地问道。

    端木绯笑道:“这是我今早刚榨的石榴汁。”

    “四姐姐手真巧。”端木缡乌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期盼地望着她,“四姐姐,可以分我一杯吗?”这石榴汁颜色鲜艳,又散发着淡淡的果香,一看就好喝极了。

    瞧小姑娘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端木绯失笑地应道:“我让丫鬟回去再拿一壶来给六妹妹。”她当着端木璃的面,吩咐了绿萝。

    “多谢四姐姐!”端木缡忙不迭福了福,喜笑颜开。

    这时,端木缡方才想起了她过来找端木绯的正经事,便又涎着脸找她借了支狼毫笔。

    一旁的锦瑟欲言又止,这可是她今日替端木绯准备的唯一一支狼毫笔用来勾勒线条,不过,她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端木缡接过笔,再次谢了端木绯,就乐滋滋地走了,心道:还是四姐姐和气又大方,哪里好似三姐姐,不借就算了,还要冷嘲热讽一两句。

    目送鸭黄色衣裙的小姑娘那屁颠屁颠地跑回了自己的座位,端木绯心念一动。

    有了!

    她就来画一幅小鸡啄米图好了。

    毛绒绒的小雏鸡不需要用狼毫来勾线,直接用兼毫和软毫就能画好。

    她不由画性大发,审视了左前方正在蘸墨的端木缡一番后,就开始动笔了……

    刷刷刷。

    下笔如有神。

    这一日,直到午初方才下了闺学。

    远远地,就见碧蝉站在树荫下守在了湛清院的门口,探头探脑。

    “四姑娘。”

    一见端木绯回来,碧蝉就殷勤地跑上前去相迎,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只差把端木绯当做老夫人搀手相扶。

    看着碧蝉这卖乖的小模样,端木绯就知道她有话要说,不由忍俊不禁,朝小书房的方向去了。

    端木绯走到临窗的一把圈椅坐下,绿萝忙不迭去沏茶,锦瑟则把藤编书箱里的书画一一整理归位,动作熟稔。当她展开端木绯今日在课堂上刚画的那幅小鸡啄米图时,不由顿了顿,眸光微闪。

    四姑娘今日在课堂上画的这幅小鸡啄米图,无论是构图,还是技法都再简单不过,可是在四姑娘的笔触下,那三只稚嫩的小鸡尤为趣致生动,一只怯弱地打量四周,一只贪婪地啄着小米,另一只啄着第二只的尾巴,其乐融融,跃然纸上。

    她自认让她画一幅同样的图,技法上也许她强于四姑娘,却赶不上这一幅的灵动……还有四姑娘的棋艺,如今的自己已经远不是其对手了。

    四姑娘的各项学业皆是突飞猛进,恐怕很快自己只能望尘莫及。

    这世上难道真有所谓的天姿卓绝之人不成?

    锦瑟怔怔地呆立了一会儿,方又继续忙碌起来,仔细地卷好了画纸,放进一旁的画筒里。

    端木绯从碧蝉手里接过温热的帕子敷了敷面,拭去脸上的尘埃,跟着接过了绿萝刚沏好的茶,轻啜了两口后,就觉得浑身暖洋洋的,甚是舒畅。

    碧蝉收好那敷面的帕子,就在一旁禀道:“四姑娘,今儿一早卢府那边又派人来见二夫人了。”

    端木绯扬了扬眉,“你可打听到她们说什么了?”

    端木绯语气淡淡地问道,随手拿起了一本棋谱,下一瞬就见锦瑟仿佛与她心意相通般,打开了放在棋盘边的两个棋盒。

    端木绯含笑瞥了锦瑟一眼,她一直都知道锦瑟的那点小心思,这个丫鬟虽然卖身为奴,但是曾经的清高傲气不减……调教这样的丫鬟须得以“才”服人,有趣得很。

    木芙蓉的清香透过窗户飘来,端木绯心情不错,拈起一粒黑子打起棋谱来。

    碧蝉仔细道来:“姑娘,奴婢是听琼华院里的两个洒扫小丫鬟聊天时说起的,卢府来的那嬷嬷说他们夫人这两天冷静下来,觉得之前太冲动了,所以令她来给二夫人赔个不是。又说庆元伯府那边想再安排杨三公子与大姑娘再相看一次,不过二夫人没立刻应下,只说最近府里忙,要再挑个好日子才行……”

    碧蝉说得条理分明,端木绯一边听,一边悠闲地照着棋谱落子,心里对碧蝉的表现还颇为满意。

    近来,三个贴身丫鬟都渐入佳境,端木绯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惬意了。甚好!

    至于卢府和庆元伯府,端木绯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只要让端木宪知道卢家来人的事,后面就轮不到她操心了,有端木宪挡在前面,自己完全不用费心思。

    这时,就见湘妃帘一晃,端木纭带着紫藤一前一后地进来了。

    “蓁蓁,等用了午膳后,我们一起去一趟昌兴街吧。”端木纭笑道。

    端木绯歪了歪脑袋,立刻想起了什么,问道:“姐姐是打算去看看我们的铺子吗?”

    之前贺氏分了端木纭一处庄子和一家铺子让她先管着,其中的那家铺子就是在昌兴街上,铺子租了出去,每月收个租金。

    端木纭点了点头:“本来那家铺子的租期要到年底才期,但是那姜老爷说是打算一家人回江南老家去,不再续租了。其实这铺子每年的租金也就七十几两银子,我就想着干脆就别再租了,我们俩过去看看,自己开家什么铺子来练练手。”

    端木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兴致勃勃地说道:“姐姐,我记得房契上写的那家铺子是前铺后院的格局吧?以后我们的铺子无论卖什么,肯定是要找人打理的,正好前边开门做生意,后边用来住人。”

    端木纭也是这么想的,笑着夸道:“蓁蓁你想得可真周到。待会我们就去昌兴街那里看看,那间铺子到底适合做什么生意……”

    姐妹俩正说着话,张嬷嬷就来唤二人去用膳……未时,她们俩的马车就自一侧角门驶出,往城东的昌兴街飞驰而去。

    一炷香后就抵达了昌兴街,车速渐渐放慢。

    昌兴街也算是街如其名,街道上车水马龙,形形色色的路人穿行其中,还夹杂着路边某些伙计热情的招呼声,是城东最热闹繁华的地段之一。

    马车很快在一家名叫“香茗”的铺子前停了下来,铺子里冷冷清清,红漆木货架上的东西已经空了一半,一个青衣伙计拿着几张单子正在盘货。

    伙计见有客登门,便笑着看了过来,招呼道:“两位姑娘,请随意看看,我家铺子可是京城十几年的老店,卖的茶叶有口皆碑,这几天正在关门清货,保证物美价廉……”

    伙计正推销着,门帘翻动,从内堂走出来一个十四五岁、身形纤瘦的少女。

    正值芳华的少女穿着一件丁香色交领兰花刺绣长袄,下面一条马面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了弯月髻,鬓发中插了一支衔珍珠坠小银凤钗,一身白皙的肌肤如初雪般细腻润泽,瓜子脸上明眸生辉,清纯俏丽。

    端木绯与那少女四目相对,两人俱是一愣,对方不由唇角微扬,溢出春日湖水般的明媚,脱口而出:“端木姑娘!”

    她正是重阳节那日在千枫山脚被一群流民冲撞的少女!

    她的模样似乎比半个月前憔悴消瘦了不少,下巴尖尖,好像一阵风就会飘走似的。

    一旁的伙计一听“端木”这个姓氏,恍然大悟,他知道这铺子租的是端木家的产业,便点头哈腰道:“两位端木姑娘,铺子还需要再整理收拾几日,还请姑娘通融一下……”

    端木纭和善地说道:“不着急,今日我和妹妹就是来看看铺子。”

    伙计松了口气,连声道谢,又去盘货了。

    “蓁蓁,你认识这位姑娘?”端木纭惊讶地问道。

    “之前有过一面之缘而已。”端木绯简单地答道,重阳节那日发生的事也不便在人多的地方说起。

    那姑娘对于端木绯投以感激的眼神,客气地说道:“我姓姜,这铺子是我爹爹租的。两位随我到后面说话吧。”

    端木纭微微颌首,三人挑帘进了内堂。

    内堂里,两边窗扇大开,明净敞亮,空气来弥漫着淡淡的茶香,这里本来是茶铺用来招待贵宾的地方。

    端木纭和端木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这姜家人能在京城开了十几年,显然是用心经营了的,屋子保养得很好,各种家具摆设也十分雅致。

    姜姑娘请姐妹俩坐下后,又吩咐丫鬟上了茶,跟着,她慎重其事地对着端木绯福了福身,谢道:“端木姑娘,重阳节那日真是多谢你了……我会永远铭记于心的!”

    说着,姜姑娘的眼眶泛红,泫然欲泣,俏丽的小脸上多了一抹楚楚可怜。

    这个顶多不超过的十五岁的小姑娘本来正是天真活泼的年纪,如今眉宇间却隐约多了一抹愁容。

    端木绯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什么,试探道:“姜姑娘,难道你们一家赶着回江南与那日的事有关……”

    姜姑娘拿着一方绢帕拭了拭眼角,乌黑的眼眸如雨后的夜空般清澈纯净。

    她艰难地点了点头,小声道:“那日的事……在这一带传开了,时有闲言碎语,爹娘为了护我,就决定带着我和两位哥哥回老家,离了这事非之地。”

    想到重阳那日发生的事,姜姑娘又是一阵心绪起伏,心里是既委屈,又歉疚,更茫然。

    那一日,她只是一时善心才把糕点给了那个小乞儿,可是事情后来怎么就会发展到那个地步了呢?!不止是她自己的名声受累,连父母都被她所累,不得不放下京城的这一切……

    对她而言,她在京城长大,对江南早就没有一点记忆了,那只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到现在,她回想重阳那日发生的一切,都觉得仿佛是一个噩梦般,哪怕双亲和两位哥哥都劝她,说不是她的错……

    此时此刻,任何的安慰都显得苍白无力。端木绯心里暗暗叹气,捧起了一旁的青花瓷茶盅,默默地饮着茶,一时心中纷乱。

    流民之难,始于天灾,可是若是朝廷赈灾得力,流民何至于背井离乡,远赴京城争一条活路。

    她从小生在京城,长在京城,京城繁华,一派歌舞升平,但是大盛治下真的如那些文人墨士所描述般是繁华盛世吗?!

    今上好奢靡,天下莫不奢靡。

    如果持续奢靡铺张,上行下效,即便是开放海禁,也是只开源而不节流,恐怕也只能解大盛一时之困……

    长此下去,这大盛天下又能安稳多久?

    想着,端木绯思绪翻飞,心里沉甸甸的。

    姜姑娘饮了半盅茶后,也冷静了不少,唇角微翘,落落大方地说道:“端木大姑娘,端木四姑娘,不巧今日双亲和两位哥哥都出了门,就由我带二位在铺子里随便走走吧。”

    之后,姜姑娘就领着端木绯和端木纭在铺子前后走了一圈。

    这铺子从铺面看着不大,里头宽敞得很,前面的铺子是两开间,后院除了两间坐北朝南的正房外,还有东西厢房,以及后罩房可以用来作为仓库。

    小小的庭院里,铺着干净的青石砖地面,一侧种了几株翠竹,另一侧种着几丛月季,还摆了几盆菊花,一个水缸,安宁祥和。

    姜姑娘不时出声介绍这里,语气平和,又隐约透着一丝留恋与不舍:

    “我们平时就住在这后边的院子里,后院还有一个后门,卸货和出入都很方便。”

    “我爹说,这铺子虽不大,但是位置好,正好在昌兴街的中段。”

    “隔壁又有间茶楼,有时候那些客人从茶楼出来就会顺路来此买茶……”

    “……”

    端木纭和端木绯对这个铺子颇为满意,在繁华的昌兴街上,它不算醒目,但是对于她们姐妹而言,却是恰恰好。

    她们也不打算做什么大生意,只想弄点小本经营练练手,等以后要回了李氏的嫁妆,才不至于手忙脚乱,被某些奴大欺主的下人所蒙蔽。

    看完了铺子,姐妹俩就出声告辞,姜姑娘亲自送二人到了铺子门口。

    端木绯笑道:“姜姑娘不必相送了,我和姐姐还打算在昌兴街上在逛一圈……”她们是想看看这四周还有些什么铺子,以免与别的铺子冲撞了。

    话语间,就看见隔壁的和韵茶楼走出一道有些眼熟的高大身影。

    三十余岁的男子着一袭藏蓝色织银丝团花纹锦袍,腰间系了条玄色缀碧玉腰带,锦衣玉带,风流倜傥。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白面无须的青衣小厮。

    不仅是端木绯和端木纭看到了他,对方也看到了她们,嘴角一勾。

    姐妹俩赶忙上前几步,对着他福了福,“见过慕老爷。”

    这个男子正是微服出巡的皇帝。

    皇帝看着姐妹俩也有些意外,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过,在端木纭的脸上停顿了一瞬。

    今日的端木纭穿着一件茜色暗妆花交领长袄搭配一条浅粉色的绣花马面裙,耳着明月珰,如玉面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如一朵盛开的海棠般,明艳动人。

    皇帝抬眼看了一下那铺面上方的招牌,面露了然之色,亲和地笑道:“原来是端木家的丫头,你们俩今日莫非来此买茶?”

    “回慕老爷,我和妹妹倒不是来买茶的。这铺子原是先母留下的嫁妆,最近店家要退租,我就带妹妹过来看看。”端木纭简单地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皇帝笑道:“我正好要买茶,你们陪我看看……”

    他话音未落,一道灰色的矮小身影忽然从后方的一个小胡同里蹿了出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乞儿如同一只凶猛的小兽般朝皇帝冲了过去。

    “小心!”

    正在店铺门口的姜姑娘紧张地发出一声惊呼,小脸微白,却已经晚了,皇帝已经被那个小乞儿从侧面撞了个踉跄。

    小乞儿撞了人后,也不道歉,撒腿就往另一头跑去。

    “老爷!”随行的小厮紧张地扶住了眉宇紧锁的皇帝,诚惶诚恐。

    端木绯却是立刻注意到皇帝身上少了什么,忙道:“慕老爷,您的荷包!”

    众人皆是朝皇帝的腰侧看去,这才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那个原本悬在腰侧的湖蓝色银丝线刺绣的葫芦形荷包不翼而飞!

    等他们再试图去寻刚才那个小乞儿时,对方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皇帝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颜色精彩变化着。

    端木纭和端木绯暗暗地面面相觑,对于皇帝而言,被偷一个荷包说小也小,这么点损失,皇帝肯定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说大也大,天子脚下,皇城根上,皇帝却被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乞丐抢劫了,这传出去就是个笑话!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章节(第一卷 113天助)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