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待嫁 > 第四百零零四章 好戏

第四百零零四章 好戏

作者:天然小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大早,文信侯府门前就聚满了人,都是闻讯赶来看热闹的,有普通百姓,也有躲在马车轿子里世家少爷小姐,所有人都在等着斗篷人出现。

    自家门前围满了人,就算侯府众人想置身事外都不可能,更何况这件事本来就牵扯到了侯府,侯府不得不拿出一个态度。

    安世霆跟老夫人商量过后,就在门前街上搭了个台子,下面放了凳子,布置得像戏台子一样,方便凑热闹的人看个清楚明白。

    老夫人坦白了说:“要闹就往大了闹吧,戏台子都给搭好了,我倒要看看要演一出什么好戏!”

    说出这番话,老夫人自然不会坐在府里等消息,她让人搬了屏风纱帘到门口的台阶上,带着府里上上下下亲自坐镇。

    安若娴也在其中,双手紧张得冒汗。

    她感激老夫人的这个举动,这无疑是把事情闹得更大了。

    而事情闹得越大,她的机会就越大!

    机遇总是与危险并存,今日一战若是胜了,神女与圣水将名声大噪,到时她行事也将更为便捷,筹码也越大,男主不可能不动心!

    就算万一败了,她还有跟白衣人的打赌,赌男主是否愿意以娶她为交换条件,来获得圣水。再不济,她还可以将圣水换个包装东山再起,只要圣水还在她手里,只要人还有**,她就可以无止境地跌倒再爬起!

    话虽如此,安若娴笃定自己一定会胜!

    因为唯一可能有能力毁掉圣水的白衣男子已经跟她打赌,暂时不会出现,没有人阻挠,她怎么可能会输?

    安若娴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好戏了。

    当事人还没有出现,侯府门前已经热闹喧天,嘈杂中,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缓缓在街角停下,车帘的一角被掀起,露出车厢主人的袖角。

    车内,百灵不解问道:“小姐,老夫人她们都在外面呢,你怎么不直接回侯府,而是躲在这里?”

    车内坐的正是安若澜。

    闻言,安若澜只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是出嫁女,侯府的事不好再插手,而且我有种预感,若是我不出现,那个人或许就会出现。”

    “那个人是哪个人?”百灵不解地歪了歪头,安若澜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日她本来是要陪四个堂嫂去卫家马场转转的,然而婆婆跟嫂嫂们都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知道她是为侯府担心,大家没有再让她作陪,她这才得了空闲过来看看。

    她知道,若是要阻止圣水继续在盛京散播,蛊惑人心,今天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机会,而说到能破解圣水的神力,她只能想到那个人。

    那个几年前给她锦囊,救了瑾姐姐的神秘人。

    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她就是认为那个人能做到一切。

    巳时前后,黑衣斗篷男子终于出现在了侯府门前,眼前的阵仗让他一怔,随即大笑道:“侯府如此盛情,在下却之不恭了!”

    说罢一个旋身,足尖轻点,直接飞上了搭建好的台子,底下百姓一阵惊呼。

    站定后,斗篷男子从怀中取出一白瓷小瓶,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圣水!”

    百姓又是一阵惊呼,交头接耳地私下议论起来。

    嗤笑一声,老夫人耷拉下眼皮拨弄手中的念珠,语气淡然道:“老婆子让人搭好台子,可不是来看你耍把式的,要如何证明圣水神力,请快开始吧。”

    “是啊是啊,别浪费时间了,快开始吧!”底下百姓也叫嚷起来。

    斗篷男子抬手虚压,道:“大家稍安勿躁,在下这便开始,只是再次之前,在下要小小的示范一下。”

    话音刚落,他突然取出一把匕首,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伤了自己的手心,煞是鲜血四溅,见此情景,坐在马车上看热闹的世家小姐们不禁低呼出声,显然是被吓了一跳。

    斗篷男并未包扎,而是直接将圣水倒在了伤口上。

    “大家请看。”他将五指展开,将伤口展现在众人面前,只见那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迅速止了血,豁开的口子也已缓慢的速度在愈合。

    过得片刻,斗篷男将伤口处的血迹擦掉,伤口竟然已经合拢了!

    “哇啊——!”

    见状,台下爆发出一阵欢呼,更有人大喊:“伤口一下就好了,神女显灵了!”

    一些人更是跪倒在地,双手合十地喃喃念叨起来。

    斗篷男又将伤口朝向安老夫人,嘴角勾起得意的笑。

    安若娴在众人身后微不可查地抬了抬下颌。

    老夫人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但很快又恢复平静无波,道:“确实神奇,但单凭眼前这幕,要说圣水能肉白骨活死人,未免也太过夸大。”

    毫无疑问的,这番话遭到了神女信徒的攻击,但也不乏有质疑的声音。

    斗篷男子似是早就料到会如此,闻言只是自信笑道:“在下说了,方才只是一个示范,接下来才要展现圣水的真正神力!”

    接着大喝一声:“带上来!”

    众人正好奇,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将一只奄奄一息的黑狗牵上了台子。

    斗篷男指着黑狗道:“人可以演戏,狗却不会,这只狗已经服下了毒药,若是没有解药很快就会毙命,现在我给它服下圣水,结果如何大家就用自己的眼睛看吧!”

    说罢,就要将圣水灌进黑狗的口中。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悠哉的声音道:“且慢!”

    众人一惊,抬头便见一白衣翩然的男子从天而降,稳稳落在台上,脸上的纯白面具透着一股森然之气。

    青丝如墨,一身雪白,这突然冒出来的面具男子既有仙人的飘渺出尘,又有幽鬼的飘忽森冷,一时将让人看直了眼。虽然带着面具,但所有人都相信这会是位姿容无双的人。

    “是他!”安若澜跟安若娴同时在心里惊呼,只不过安若澜是惊喜,安若娴是惊吓。

    他怎么会来?!安若娴眼底闪过慌乱,不好的预感瞬间爬上心头。

    斗篷男子也惊了一跳,却是停下了动作,起身问道:“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白衣人一笑,道:“很不巧,我也有一瓶圣水,只不过我不是来验证圣水有神力的,相反,我是来戳破这个谣言的。”袖子一抖,近乎白皙透明的手中便多了一个白瓷小瓶。

    斗篷男子一怔,斗篷黑纱后的双眉紧紧皱起,沉声道:“你说你这是圣水,你有什么证据?”

    “我当然有证据。”白依然桀然一笑,只见他指尖在手心轻轻一划,手心便出现一道一指长的伤口,涔涔流出鲜血来。

    “呀!”人群后的马车里发出一声声惋惜的惊呼,台下的普通百姓也是一脸的可惜,似是在心疼这白玉般的手被划伤一般。

    斗篷男子脸孔扭曲,刚才他划伤手心的时候,明明就只有惊恐厌恶的惊叫!

    白衣人似乎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他微微颔首示意,按照之前斗篷男子的动作,将白瓷小瓶中的液体倒在了伤口处,和刚才一样,他手上的伤口也止血痊愈了。

    “如何?兄台可还怀疑这瓶圣水的真假?”白衣人将手伸给斗篷男看。

    斗篷男子一噎,再也说不出质疑的话。

    底下的百姓纷纷道:“一样的啊,看来这也是圣水啊!”

    见状,斗篷男子一咬牙,凑近白衣人身边,低声恐吓道:“你意欲为何?你可知我是谁的人?坏了我家主上的好事,后果你承受得了吗?!”

    闻言,白衣人只是淡然一笑,轻拂广袖,道:“自然是因为知道,今日才出现在这里。”

    “你!”斗篷男没想到自己的威胁竟然丝毫不起作用,一时有些乱了阵脚。

    白衣人低低一笑,道:“既然兄台不急着验证圣水的神力,那在下只好先给大家做另一个实验了。”

    “且慢!”这次换斗篷男喊停,他急切道:“我怎知你是否对你手中的圣水做了手脚?!”

    “哦,是吗?”白衣人挑眉,戏谑问道:“既然兄台有此一问,那我也有一个疑问想请教,既然兄台说圣水是神物,我一介凡人又能对它做什么手脚呢?还是说,圣水根本就是名不副实呢?”

    斗篷男被堵得没有话说,只能向混在台下的手下使眼色。

    只是有人动作比他手下要快,不等他的手下有反应,先有人高声道:“既然圣水真的是神物,还怕什么动手脚,还是说这个白衣的公子不是凡人,所以能对圣水动手脚?”

    这话引得众人议论纷纷,更有人指着白衣人叫起了神仙。

    白衣人面具下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

    斗篷男子无奈,只好道:“那我相信你没有动手脚,不过总有个先来后到。”

    言下之意要他先来。

    白衣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沉默不语。

    见两人在台上僵持,安若娴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她不确定白衣人手中的圣水是不是真的,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排除有其他愈合伤口的奇药,可不管白衣人手中的圣水是真是假,只有在白衣人之前给那只狗喝下圣水,她才能成功!

    然而越是焦躁不安的时候,时间就过得越慢,在安若娴看来几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白衣人才终于开口,他笑道:“既然都是圣水,谁先谁后根本不重要,既然兄台执意要先一步,在下也不勉强,只不过在下以为,这狗不适合试药,还请兄台拿出解药先替这狗解了毒,我们再来试验圣水的神力。”

    话音落下,一辆豪华的马车内传出清脆悠扬的声音,道:“这位白衣的先生说的对,若神女真是九天上神,又岂会忍心伤害无辜生灵,以此来彰显自己的神力?”

    侯府门前停了不少马车,闻言纷纷传出附和之声。

    迫于压力,斗篷男只好替黑狗解了毒,狠狠对白衣人道:“狗也放了,你倒是说说要如何验证。”

    “很简单。”白衣人摊开手,道:“我这里有两粒毒药,虽是剧毒,却不会立即知名,一会我们一人服下一粒,然后喝下自己手中的圣水,以此来验证圣水神力,兄台以为如何?”

    “!”斗篷男闻言几乎跳起来,额上冒出细密的冷汗。

    他很清楚圣水的功效,单靠圣水是无法解毒的!

    白衣人挑眉,毒药往前伸了伸,“如何?兄台可敢一试?”

    “这……”斗篷男子颤抖着不敢接过。

    看到这一幕,安若娴只觉天昏地暗,她忽略了一种可能,那就是白衣人确实没有办法破解圣水的效力,但无法破解圣水神力,不代表不能毁掉圣水!

    只要看过原作就很清楚,圣水只有增益的功效,只要利用这一点,圣水是神物的谎言将不攻自破。

    她沉醉在圣水强大的功效中,却忘记了圣水的确定根本不堪一击。

    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下,安若娴怕是早就昏倒在地,为了不让旁人看出破绽,她拼尽了全力才保持镇定,饶是如此,她已是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庆幸的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台上,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

    强撑着,安若娴等待一个她不想看到的结果。

    斗篷男最终还是接过了白衣人手中的毒药,不过他提出要求,道:“圣水确实不可能被动手脚,但瓶子却不一定,为了证明清白,我建议我们交换圣水。”

    他笃定白衣人的圣水里已经放了解药。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白衣人很爽快地答应了,笑道:“好啊,不过兄台还真是多疑,在下既然是来戳破圣水是神物的谣传的,又怎会做多余的事?”

    闻言,斗篷男子浑身一颤,手里的瓷瓶险些拿不稳。

    但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退路,现在他只能赌毒药是假的!

    狠狠心,斗篷男子跟白衣人一起将毒药吞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敢弄虚作假,是真的将毒药吞了下去。

    见状,白衣人勾起一个极浅的笑,白皙修长的手指竖在唇前,一字一顿道:“是真的毒药哦。”

    斗篷男浑身一僵,下一刻五脏六腑如火烧般传来阵阵剧痛。

    “看来药效发作了呢,兄台快喝下圣水,向大家展示圣水伟大的神力吧。”白衣人笑得不食人间烟灰。

    斗篷男五指成爪,剧痛让他连话也说不出来。R1152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待嫁》章节(正文 第四百零零四章 好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待嫁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