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待嫁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磨练

第三百六十七章 磨练

作者:天然小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沉默寡言,做得对说的少,言而有信,坚定不移,这就是安若澜前世对卫刑的了解。

    该说是想象与现实的差距么,这一世的卫刑并没有给她前世的感觉,又或者该说,前世她根本没有真正了解过卫刑。

    这一世的卫刑同样沉默寡言,忠义仁厚,但他也优柔寡断,在感情里喜欢胆小懦弱,也会被外表所骗,按理来说,她应该会感到失望的,然而她并没有,无奈是有,但更多的,是一种真实感。

    现在的卫刑是她能触碰到,真实存在的,不再是她的回忆。

    想到这一点,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

    她所要接受的,是现在的卫刑,是全部的他。

    望着渐现萧条之色的庭院,安若澜心中无比地清楚坚定。

    然而看不到她的神色,又见她只是沉默地望着窗外,卫韶以为她是生气了,当即急了,带着哭腔道:“你要是生气就骂我吧,不要不理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我不该帮着我哥瞒你,但是他是我哥,我不能看着他难过啊……”

    说着呜呜哭了起来,“我跟我哥也闹翻了,如果你也不理我,就没有人理我了,哇哇哇……”

    越说越委屈,抽抽噎噎变成了嚎啕大哭。

    安若澜心底本是不舒坦的,听她哭的这样伤心,顿时只觉得好笑了,转回头去嗔道:“到底是我受了委屈,还是你受了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可、可是……”卫韶揉着眼睛抽泣。

    “好了,别哭了,都变成花猫儿了,我不怪你就是了。”终是不忍心,安若澜拿出帕子替她擦干脸上的泪水,故意瞪着眼睛道:“不过你记住了,仅此一次,若是下次你再瞒着我什么事,我是真的不会再理你的!”

    “嗯嗯!”卫韶拉着她的手连连点头,当即破涕为笑。笑了一会又皱起眉,忐忑问道:“那你生我哥的气吗?”

    安若澜愣了愣,叹道:“我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但我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他是个冷酷绝情,对柔弱妇孺也能下手的无情之人,那他就不是卫邢了,我始料未及的是,在感情方面,他比我所以为的还要优柔寡断。”

    卫韶惭愧地点头,“我也是才知道,哥哥他做事一向很果断的,没想到在感情的事上这样婆婆妈妈,而且他特别迟钝,都看不出别人对他存了非分之想,还为了别人骂我,我都气死了!”说到后面气得直挥拳头。

    安若澜被逗笑了,道:“跟个木头生什么气。”

    话里不无劝解的意思。

    卫韶见她笑了,心里松了口气,嘴上道:“反正我是不会再理他的!”

    安若澜没有漏看她眼底滑过的窃喜与放松,不禁微笑着打趣道:“那你就不理他吧,我是无所谓的。”

    “啊?!”卫韶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一时愣住了,张着嘴傻愣愣地望着她。

    安若澜被这呆萌的样子给逗得前俯后仰,大笑不止道:“难怪赵公子喜欢逗你,你的反应真是太好玩了!”

    惊觉自己是被戏弄了,卫韶鼓起脸,不满辩驳:“琰二哥是嘴贱,才不是我好玩呢。”

    听得这话,安若澜更是乐不可支,直叹:“你们就是对冤家!”

    卫韶吐吐舌头,俏皮道:“我们那边有句老话,叫打是情骂是爱,我们说话没有顾忌,不就说明我们感情好么。”

    “这话有些道理。”安若澜拿帕子拭去笑出来的眼泪。

    卫韶眼珠子骨碌碌转着,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也不生我哥的气?”

    安若澜不得不正色跟她道:“我当然很生气,不过我现在气已经消了,你就不要再提这件让人不愉快的事了,就像我说的,下不为例,这次就饶了你。”

    卫韶连连点头,还是不忘再次确认:“你也原谅我哥了是不是?”

    安若澜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拧起了眉头。

    “若澜……”卫韶可怜兮兮地望着她,摇晃她的手臂。

    安若澜无奈一笑,道:“我不是气你哥对秦以清还心存同情怜惜,而是气他没有自己将这件事告诉我,也气他不能理解你的用心。在感情上,不管是亲情,还是男女之情,他都还不够成熟。这不仅仅是你这一件事,还有两年前,他贸然让卫夫人置办聘礼的事。”

    闻言,卫韶不禁有些坐立不安,道:“那你到底原不原谅他?”

    安若澜顿了顿,视线扫向一边的簸箩针线,沉默良久,她才带着几分寂寥道:“你回去告诉你哥哥,我的喜被喜帕还没有绣完,让他不必急着过来请日子,我不想母亲为我的婚事太过着急。”

    “你的意思是——!”卫韶瞪大眼,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安若澜毫不迟疑地点头。

    “我不答应!”卫韶跳起来大叫,喘着粗气道:“我跟我哥闹翻了,我不想跟他说话,所以我不会帮你传话的!”

    安若澜料到她会如此,摇头道:“你不帮我,我也可以自己去说,但是你真的不想借这个机会跟你哥哥和好么?正如你所说的,他是你的哥哥,你想他好。而我也希望你们兄妹能和和睦睦的。”

    “我要是替你传了这话,我跟我哥就更不可能和好了,而且我爹娘也不会放过我的,他们一定会认为是我对你说了什么,你才会有这个念头,虽然我确实跟你说了不该说的话。”

    卫韶暗自懊恼,早知如此,她就听母亲的话,死也要憋住那些话了,现在倒好,她只是一时舒坦,之后还有的难受。

    默默背过身去,躲避安若澜澄澈,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目光。

    安若澜自然不会勉强她,想了想道:“我不逼你,你先自个想想,三天后,若是你没有帮我转告你哥,那我就会以文信侯府的名义,派人传话给你哥。”

    其余的她不必再多说,她知道卫韶能懂。

    卫韶比她们所知的,其实更聪明,并不像表面所表现的那样鲁莽冲动。

    卫韶沉默不语。

    如此情况,必然是不可能再好好玩耍聊天了,安若澜问卫韶意见,卫韶说想回去了。安若澜便不留她,着百灵去准备了马车,送她离开。

    回卫国府的路上,卫韶想了很多,越想,她越是不后悔将一切告诉安若澜,她一直认为,不管是好的事,还是坏的事,都要摊在明面上说,不然就是隐患,是毒瘤,以后一旦爆发就再难解决,特别是拖的时间越长,解决起来越麻烦。

    而她也确实不愿与兄长再冷战下去,长此以往,她怕会与兄长越走越远,她就这么一个亲哥哥。

    最终,卫韶还是决定帮安若澜传话,而她也打算好好与卫刑聊聊。

    她思考了一路,一回到卫国府,就立即派人去给安若澜传话,说她愿意帮忙,而后便是打腹稿。

    午膳前后,卫刑回家吃饭,刚一跨进大门,就被卫韶叫住了,他不禁面露惊喜。要知道妹妹已经几个月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了。

    卫韶别别扭扭走到他面前,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是为了若澜才跟这个木头哥哥说话的。

    清了清嗓子,她故作冷淡地道:“我今天去看若澜了,回来后有些话要想跟你聊聊。”

    听她提到安若澜,卫刑怔了怔,而后欣然点头。

    兄妹俩寻了一处湖边水榭的亭子坐下。

    卫韶开门见山,道:“我今天去找若澜玩,说了你很多坏话,比如你对秦以清的态度,还有你说我无理取闹的事。”说后面这句时,俨然一副我就是告状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嚣张表情。

    卫刑无奈笑了笑,眼底是宠溺。

    卫韶不觉羞红了脸,正了正神色,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若澜可能是不高兴了,她让我转告你,她的喜被跟喜帕还没有绣好,让你不要这么快就去侯府请日子。”

    边说着,边留意兄长的反应,果然见兄长眼底浮现焦急之色。

    卫刑抿了抿唇角,道:“她可有说何时能去请期?”

    “没有。”卫韶干脆地摇头,梗着脖子道:“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多嘴在若澜面前说了你的坏话,她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打我骂我都好,我不会反手的。”

    卫刑深深望了眼她倔强的神色,落寞道:“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你只不过是实话实说。我也知道若澜并非心胸狭窄,善妒小气之人,她之所以拖延婚期,是希望我能借此机会完善自己。”

    闻言,卫韶不由瞠目结舌,道:“若澜也是说你不够成熟,你们说的话差不多一个意思,这莫非就是心有灵犀?!”

    卫刑不觉赧然,低声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以若澜的性子,她应该会这样想。”

    卫韶见他害羞了,拍着手嘻嘻笑道:“就算不是心有灵犀,也说明你们互相了解,能理解对方。”

    卫刑弯唇一笑,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其实我跟若澜接触不多,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但我有一种感觉,她能理解我,而我也能理解她。”

    “这就是缘分嘛。”卫韶笑得更欢了。

    再次看到妹妹欢快的笑颜,卫刑心底一片清朗,感慨道:“你终于又愿意理我了。”

    正笑得开心的卫韶一噎,立即恢复爱搭不理的神色,冷哼道:“我才不愿理你,要不是若澜托我给你传话,我怎么会理你,你去谢谢若澜吧!”

    “好。”卫刑一口应了,纵容她的傲娇。

    卫韶露齿一笑,觉得天空都蓝了。

    冰释前嫌后,兄妹俩又愁眉苦脸起来,卫韶揪着头发苦恼道:“现在怎么办?要是被爹娘知道我多嘴,我一定没有好日子过了!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若澜什么时候愿意嫁过来!”

    她现在才开始知道急。

    卫刑比她更急,但他面上看不出来,只抿着唇角,石像一样僵坐着。

    “要不,我再去给若澜说说好话?”卫韶不确定道。

    卫刑摇头,“我不介意等,就是再等几年,我也愿意,我只是……”

    “你只是想早点抱的美人归,想早点相守,不想再想见见不到,我知道我都知道!”卫韶打断他,愁得挠桌子。

    卫刑微红了耳尖,有种龌蹉心思被看穿的尴尬。

    他确实想早日与若澜相守,卿卿我我。

    毕竟他也是个常年男子。

    其实他想多了,卫韶根本没往那方面想!

    兄妹俩一个干着急,一个木愣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样坐了好半晌,都没有想出办法来。

    卫刑还要去当职,不得不出门了,临走前对卫韶保证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娘的,等傍晚回来我去跟娘说。你也不要跟娘亲说是若澜要推迟婚期,我会跟娘解释的。”

    卫韶现在连卫国公夫人的面都不敢见,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连连点头道:“你放心,你回来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兄妹俩达成协议,卫韶给卫刑包了些点心作为午膳,送他出了门。

    另一边,安若澜知道嗣母这些日子为自己的婚事很是操劳,在决定要推迟婚期后,她就去寻慕容氏说明了,让慕容氏不要着急,慢慢来。

    慕容氏责备她道:“你这孩子也真是胆大,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自己就决定了,若是惹得卫国公夫人不快该如何是好?”

    安若澜不禁笑道:“母亲不必担心,我自有打算的。”

    其实她有两个打算。

    第一,她是想看看卫刑在得知后会如何处理,若是卫刑直接告诉卫国公夫人她要推迟婚期,那么这婚期她就不知道何时能定下了。而若是卫刑替她遮掩,那推迟的时间就不会很长。

    这是在试探卫刑,看卫刑在日后的婆媳关系中会是如何的角色。

    第二,就是借此机会锻炼卫刑为人处事的能力,正如她所说的,卫刑还不够成熟。

    光说不练固然不好,这是对外人的不负责,关练不说同样不好,这是在委屈自己,前世卫刑立下战功无数,却从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她不想再看到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拿走。

    她心中思量无数,旁人自是看不出来的,慕容氏只觉拿她无法,只好随她去了。R1152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待嫁》章节(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磨练)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待嫁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