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待嫁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家书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家书

作者:天然小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少年王极品桃花运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间的客厅不知何时变成了公堂,昏暗的光线下,脸庞黝黑透红,身材魁梧的虬髯大汉端坐案后,身后立着一个脸白如雪的捧书书生,左右是一白一黑两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堂下两旁站着成排的白脸官衙,中间还趴着一个浑身染满鲜血,衣裳褴褛的女人。

    “啊……啊——!”秦以清张了张嘴,倒吸了好几口冷气,最后终于控制不住地失声尖叫。

    “啪!”的一声,惊堂木猛地拍在桌上,清脆的声音振聋发聩。

    秦以清惊得一哆嗦,腿一软跪了下来。

    不等她缓过神来,趴在堂下的女人缓缓抬起头来,那张鲜血淋漓的脸,竟然是钟月姗的!

    “啊——!”秦以清吓得又是一阵惊叫,往后猛地倒退两步,跌倒在地。

    脑子愈发的晕沉沉,可她却始终无法晕过去。

    惊堂木又是一响,拉回了她一些神智,一道粗噶威严的声音蓦地响起:“堂下秦氏女,你可是你犯了何罪?”

    秦以清循着声音抬头望去,却看不真切了,只觉得案后之人未语先有声,她顿时连心肝都颤了起来,哆嗦着苍白的嘴唇回话:“小、小女、女不知……”

    “啪”的又是一声,那威严的声音又道:“那你可知你如今身在何处,又为何在此?”

    “小、小女依旧、依旧不知。”秦以清哭了起来,连看都不敢看趴在地上浑身不断抽搐,伸鲜红的手要抓她的钟月姗。

    这一刻,她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嗯,你也算实诚。”黑红脸的虬髯大汉摇头晃脑,指着秦以清对身旁的白脸捧书男子道:“你且给她说说这儿是哪块地界。”

    书生木着脸应了声是,口气冰冷道:“这儿乃是地府,换言之,秦氏女,你已经死了。”

    话音刚落,秦以清惊恐大叫:“不可能!我不过是睡了个午觉,怎么会突然就死了?!绝对不可能,我不相信!”

    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蓦地站起身来,指着虬髯大汉跟白面书生道:“你们是哪里来的神棍,竟敢装神弄鬼,我姨父可是当今圣上眼前的红人,一品卫国公大人,你们识相的就赶紧认罪,莫要再糊弄本小姐!”

    声厉内荏地大吼完,她累得直喘气。

    她不断告诫自己,这个世上没有鬼,眼前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是有人趁着她睡着,故意设计了这么个圈套来吓唬她。

    对,是骗人的,骗人的。

    在不断的暗示下,她渐渐冷静下来,昏沉的脑袋也清醒不少。

    然就在此时,趴在地上的钟月姗突地往前一扑,扑到了她脚边,血淋淋的手眼看就要抓住她的脚腕。

    “以清……以清……我被你害得好惨呐,听到你的死讯,我吓得从阁楼上摔下来啊,骨头都摔碎了,头上裂开好大一道口子,好疼啊,真的好疼啊,你救救我,快救救我啊!”

    那张扭曲的骇人脸庞缓缓抬起来,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血糊糊的黑发间的裂口。

    本已恢复几分神智的秦以清,当即被吓得哇哇大叫,跳着脚往后退。

    鼻端突然嗅到一阵淡雅悠远的清香,清醒不少的脑子又变得混沌起来,眼前的钟月姗也变得愈发骇人。

    秦以清瑟瑟缩成一团,闭着眼摆着手不断念叨:“我没死,我没死,这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世上根本就没有鬼神!”

    可越是念叨这句话,她心里就越是害怕,若是世上没有鬼神,那她信仰的神女又算是什么?

    无法用这个借口欺骗自己后,她转而念道:“我只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只要梦醒了就没事了,我绝对没有死。”

    喃喃念着,竟然就要寻块地躺下,一副打算睡觉的架势。

    见她如此自欺欺人,白面书生翻开手中比城砖还厚的大蓝本子,木着脸口气森然道:“秦氏以清,生父秦茂成,生母庄媚,于康靖三十二年,中南济州城出生,因幼年丧父,自幼与其母寄住卫国府中,万化八年秋,九月十八日,卒于房屋走水,享年十四,因生前犯下拔舌之罪,故来这阎罗殿接受拷问。”

    他一边念,秦以清一边捂着耳朵嘶声大叫,只因书生所言与她身世竟是一字不差。

    她再做不到自欺欺人,已死的恐惧让她猝然崩溃,涕泗横流。

    因为情绪起伏过于剧烈,她的意识愈发模糊,恍恍惚惚的,连眼前的人都看不真切。

    堂上,虬髯大汉与白面书生交换一个眼神,一拍惊堂木,大喝:“还不速速招来你所有的罪过!”

    “我招……”秦以清目光涣散,死气沉沉吐出两个字。

    半月后。

    潮起潮落,涛声依旧。

    卫刑站在高耸的黑色礁石上,远眺着蔚蓝的海面,思绪飘到了海的另一边——盛京。

    昨日他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得知家里一切安好,只是小韶难得耐心地写了长篇大论,告诉了他许多最近盛京发生的事。

    第一件,便是秦以清联合钟月姗,恶意散布谣言一事。

    信中清楚写到,以清主动招认,是钟月姗煽动她借被打之事造谣,诋毁小韶名誉,损害卫国府名声,连累他们的父亲被罚俸禄半年。

    卫韶率直,信上自然少不了愤慨的抱怨,还将设计秦以清招供的经过绘声绘色写了出来,只不过整件事中,最让卫刑诧异的是,秦以清的冰冷高傲竟然只是听信了所谓的神女的指示,故意装出来的。

    而比这更让他诧异的是,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他的心中不是气愤难过,而是释然放松。

    只是接下来卫韶接下来写的事,却让他轻松不起来了。

    “之前秦以清还在府里作威作福,完全把自己当做了准世子夫人,还到处对人说你答应她,等你回来就娶她,最过分的是,还跑到若澜面前去说,所以我才揍了她一顿。”

    “我知道她是想先入为主,让别人都以为她真的是我未来大嫂,这样等你回到盛京,就会迫于流言,为了她的名声而娶她,她都算计好了,都怪大哥你太蠢太笨了。”

    “哥哥,若澜被皇上封为了四品的晨霜县主,如今可威风神气了,只不过她最近都不敢出门啦,因为好多人到侯府提亲,她吓得只能躲在房里。”

    “我能出门的时候,若澜已经被钟四爷接到千寻居了,我还特意跑去看她,她说她很担心,因为钟四爷一离开盛京,她就要回侯府去了,而那个讨厌的文信侯还有意帮她挑选夫婿。”

    信的最后,卫韶写到:“哥哥你快回来吧,不然若澜就被别人抢走了。”

    一手握着怀中的香囊,一手无意识地捏紧手中的信,卫刑眉头紧锁,望向海面的目光愈发幽深。

    咸湿的海风伴随着飞溅的细小浪花,拍打在他的脸上,少年的脸庞愈发坚毅立体,透着杀伐果决之气,漆黑的眸子深邃而明亮。

    “想回去了?”

    身后响起低沉的熟悉嗓音,卫刑下意识地挺直腰杆,回身行礼:“末将参见将军。”

    项夜摆摆手,两步跃上礁石,负手而立,眺望着远方问道:“昨天的家书都说了什么?”

    卫刑不觉赧然,道:“就是说了些盛京的琐事。”

    项夜弯了弯唇角,哈哈爽朗笑道:“有什么好隐瞒的,不就是心上人被封了县主,担心被旁人捷足先登么。”

    被说中心事,少年因长期风吹日晒而变得黝黑的脸庞染上红晕。

    项夜的笑声却戛然而止,重复了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想回去了?”

    卫刑略一迟疑,点了点头,道:“末将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

    他不否认心中的想法,却也不会因此就抛下责任。

    项夜赞赏地点头,感慨道:“战场上的人,没有哪个是不想回家的,我也一样,所以,我们要尽快取得胜利,结束战争,只有这样,才能回去。到时儿女情长也好,家长里短也罢,都是个人的事。”

    “嗯。”卫刑郑重地点头。

    项夜勾起唇角,挪揄地笑望他,拍了拍他宽阔起来的肩膀,道:“还是赶紧想想怎么立功吧,我那义女可是正四品啊,你不努力,估计以后没脸去文信侯府提亲。”

    卫刑又是脸上一红,慎重点头:“多谢将军提点,末将必定竭尽所能!”

    “很好!”项夜哈哈大笑,“有目标才有动力,这是岳父说的理儿,好好努力吧少年。”

    说罢跃下礁石,仰天大笑着离去。

    不必明说,卫刑知道他口中的岳父指的是最难缠的钟四爷。

    这一刻,没有顾虑,少年心中燃起熊熊斗志。

    远在盛京的安若澜蓦地背脊发寒,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一旁陪着做女红的百灵赶紧给她披了个坎肩,嗔道:“这都是十月了,天气愈发干冷,小姐得注意保暖才是。”

    安若澜皱了皱眉头,虽然不冷,还是将肩上的坎肩裹紧了些,道:“我自个知道冷热,就是方才心里瘆的慌。倒是你,愈发的唠叨了。”嗔了她一眼。

    百灵不痛不痒,“奴婢不也是为了小姐好么。”

    主仆两人说着便笑闹起来,正闹得欢,秦嬷嬷神色凝重进了来,道:“六小姐,五夫人又闹出事儿了,老夫人让你去松鹤堂走一趟。”r1152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待嫁》章节(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家书)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待嫁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