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待嫁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开解

第三百一十九章 开解

作者:天然小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近七月末,安若澜被接到周府陪安若瑾,两姐妹日日促膝谈心,仿似回到了以往,日子过得很是无忧无虑。

    安若瑾不清楚侯府如今的情况,少不得要问几句,安若澜不敢事事都告诉她,怕她大喜大怒伤了身子,便挑着能说的说了。

    安文彦被设计,黄莺投缳一事自然是不能说,安若澜只含糊带过,将孟氏被送回孟国公府,以及安若娴被送去田庄的事告诉了她。

    安若瑾对孟氏跟安若娴虽没有好感,但也没到厌恶的地步,听闻两人目前的处境,她倒也没有大的反应,只道:“五婶回娘家养养性子也是好的,省得整日里说些不着调的话,将整个后院的人都堵得心口憋闷。至于安若娴,自己不学好也怨不得别人,她那性子烈,也是该受些教训。”

    说罢,似是意识到什么,微微顿了顿,道:“五婶只是说话不过心,人还是好的,大家也都是一时气恼,一般不会往心里去。”

    安若澜其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以前她们几姐妹也没少埋怨孟氏说话不经大脑,眼下安若瑾却反常地特意解释一番,她顿觉不自在了。

    就好似突然见外了一样。

    想着许是成亲后,身份跟所处的环境不同,顾忌的事物多了,是以才养成了谨慎小心的性子。

    默了默,安若澜淡淡笑道:“我过继到大房已经好些年了,对五房的事早已插不上手,也说不上话,只是我们做晚辈的,自然不好非议长辈的不是。我也相信,大家住在一起,平日里磕磕碰碰的在所难免,但大家都是一家人,不会说因为一点小事就记恨谁,大家都是慢慢磨合过来的,相互包容谅解。若是在自个的家里还这般谨慎小心。那出了门,岂不是会举步维艰?”

    她笑容恬淡,让人一看便亲切温暖。安若瑾不觉心底发酸。

    这话虽没有明说,但安若瑾听得出来她是在劝解自己。

    按了按眼角,安若瑾红着眼眶道:“你说的对,是我想太多了。”

    成亲后。尽管丈夫体贴,婆婆小姑和蔼亲切。她还是会惶惶不安,总是一会担心这个做的不对,一会担心那个做的不好,怕自己行差踏错。惹得婆家人不高兴,以致每每顾虑太多,身心疲惫。

    谨慎多疑的习惯一旦养成。难免在待人上就显得淡漠疏远,可旁人又哪会跟你说这些?她的奶娘只知道告诉她要警惕小心。要收敛,不会跟她说一家人该亲近该包容。

    安若瑾吸了吸鼻子,拉过安若澜的手,感激道:“澜儿,你真的是姐姐的福星,你总是能给我指出最明亮的路。”

    安若澜知她是听懂了,拍了拍她的手背,嘻嘻笑道:“我们本就是姐妹,不互相帮助又该如何?”

    “对,你说的对!”安若瑾含着泪连连点头。

    安若澜又道:“周府跟文信侯府是知根知底的,表姑对姐姐也了解,你若是还遮遮掩掩,处处顾虑的,那就太生疏了。表姑是率直爽朗的人,你与她大大方方的相处,你们两人都会轻松许多,且,你也不可能小心翼翼一辈子,那样太累了。”

    “你说的对,都对。”安若瑾笑眯了眼,颔首表示受教了。

    见状,安若澜不高兴地撅嘴,嗔道:“你也太敷衍了,我可是在帮你耶。”

    “所以我受教了啊。”安若瑾揪了把她的脸颊,摇头取笑道:“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做这种小女儿姿态,也不知羞。”

    安若澜捂着脸嘿嘿笑,道:“我再大不也是你的妹妹么。”

    这听似不走心的一句话,却是说到了安若瑾心里,安若瑾不觉红了眼眶。

    两姐妹说说笑笑,真正回到了以往的无话不谈。

    洞窗外,孟雨晴含笑收回目光,带着一群下人悄悄离开。

    安若澜在周府住了六日,期间周宓儿被接了回来,三人凑在一起更是有说不完的话。

    如今太后已下了懿旨,文信侯府跟周府的亲事已是板上钉钉,就等两家人商量好,定下日子,周宓儿就是侯府五房的准媳妇了。

    周宓儿感觉到了安若瑾的变化,悄悄对安若澜道:“还是你有办法,之前我就觉得若瑾太拘谨了,但又不好直说,毕竟我们现在是姑嫂,我怕说的对了,若瑾会误会我对她有意见,也担心外人以为我们姑嫂不和,眼下是好了,若瑾又跟以前一样了。”

    安若澜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咱们可是好姐妹!再说瑾姐姐是听得进话的人,以后有什么事你只管跟她直说就是,如此有了帮手,日后就算有事,她也不必提心吊胆了。”

    “你有理,我听你的。”周宓儿笑眯眯,眼睛缝儿都没有。澜儿可是她未来的小姑子,她可不得讨好顺着?

    安若澜怎会看不出她那点小心思,嗔她一眼道:“得瑟吧你!”

    两人嘻嘻哈哈推推搡搡一番,安若澜问道:“我还有话没问你呢,怎么你去晋王住了几天,太后就下旨了,是不是表姑帮你了?”

    周宓儿讪讪一笑,道:“瞒不过你。”她叹了一声:“确实是九姨夫跟九姨帮我请太后下旨的,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么,你不知道,那日你哥跟你爹……五叔来提亲,我娘直接就把人给赶出门了,我要是不找人压压我娘的气势,我这辈子跟你哥也就是有缘无分了。”

    她神情夸张,说的话却是一点不夸大,安若澜都是知道的,便颇认同地点了点头。

    周宓儿又道:“我听说你五婶被送过孟国府去了,她又闹出了什么事儿?”

    闻言,安若澜不由苦笑,闹事这个词儿还用的真贴切。

    她学着周宓儿样子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瞒着你。五婶是因为不答应你嫁进侯府,才惹怒了祖母,被祖母送回孟国府的。”

    至于详细的经过,安若澜是不敢告诉周宓儿,毕竟日后周宓儿嫁进侯府是要跟孟氏做婆媳的,若是在进门前就先有了嫌隙,难保日后不闹出事来。

    不过她也不能全部瞒着周宓儿。总要给周宓儿提个醒。

    周宓儿似乎早就料到孟氏会有动作。闻言握拳,信心满满道:“不管小姨对我有多大的意见,日后我定要让她对我刮目相看!”

    她也知道安若澜的为难。是以没有多问。

    安若澜噗哧笑出声来,打趣道:“那我等着看你收服五婶的心。”

    周宓儿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经过安若澜的开解,安若瑾行事不再处处小心,与周家人的相处也变得自然轻松起来。正如安若澜所言,大家都不把她当外人。即便她偶尔犯些小错误,大家也不会因此就责备她,孟雨晴更是悉心教导她如何打理后宅。

    而因为心情开朗,安若瑾的气色比以往好了许多。胎儿也更加稳定,比吃补品还有效。

    在周府小住的第六日,慕容氏上门拜访。一来是看望安若瑾,二来则是接安若澜回侯府。

    慕容氏先去拜见了周府的老夫人。与周家的夫人们寒暄招呼过后,才去寻两个女儿。

    被引到安若瑾的院子,见安若瑾气色红润神情愉悦,慕容氏很是放心,她一直担心女儿在婆家过得不好,是以这次才寻了借口过来看看。

    因着周老夫人留了慕容氏用膳,而离用膳还有些时间,慕容氏便叫了安若瑾与安若澜两姐妹进了屋说体己话。

    安若澜知晓嗣母真正要嘱咐的是二姐,便寻了借口去给周宓儿道别,留了空间给安若瑾母女。

    慕容氏并没有挽留,实际上,她确实有些话不便说与安若澜听。

    安若瑾对母亲可有可无的态度有些不满,道:“母亲,澜儿不是外人,什么话都听得,她还开解我呢。”

    慕容氏不以为意,道:“她一个情窦未开的小姑娘,能开解你什么,时间不多,你还是好好记住我下面的话吧。”

    安若瑾刚要辩解,慕容氏却用眼神制止她,径直教导起了她为妻为媳的处事之法,以及需要注意讲究的地方。这些话安若瑾早就听腻了,她的奶娘没少在她耳边叨叨。尽管如此,她还是耐心听着,拣着有用的记了。

    虽说不必处处谨慎小心,但也不是说就能肆无忌惮,毫无顾忌,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

    慕容氏说了一大堆,最后忧心道:“你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能伺候姑爷,周家少不得要替姑爷纳妾选通房,这点你应该注意,提防那些别有用心的。”

    安若瑾本来有些心不在焉了,听得这话,当即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惊醒了,急声问道:“母亲,我该怎么办?”

    “与其让旁人替姑爷选妾室,不如你自个挑选,日后也好拿捏,还能博个宽容大度的名声。”慕容氏拍着她的手安慰。

    安若瑾却更急了,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咬了咬唇角,她泣声道:“母亲,我不想让咏轩纳妾……”

    这下换慕容氏吃惊,急声道:“你这话可别让外人听到,没的让人以为你心胸狭隘善妒。”

    “可我就是不想!”安若瑾捂着脸哭出声音来。

    若不是母亲今日提起,她哪里想得到这一点,她对丈夫用情至深,怎么可能与其他的女人分享!

    慕容氏微怔,只能柔声劝道:“好叫你知道,没有哪个男人是不纳妾的,你要想开一点,只要你还是正事,你的男人心里你还是第一,不就行了?”

    安若瑾依旧是哭着摇头。

    慕容氏担心她哭多了会伤身子,只能说尽好话,道:“母亲也只是猜测,兴许姑爷他对你专一,不愿纳妾呢?”

    这话让安若瑾心里舒坦些,但还是不能安心。

    直到用过午膳,送慕容氏跟安若澜离开,安若瑾还是闷闷不乐的。

    周宓儿记着安若澜的话,瞧出安若瑾有心事,便寻了她问道:“瑾姐姐,你要什么事儿就与我说罢,澜儿交代了的,让我帮你!”她把胸脯拍地砰砰响。

    安若瑾勉强扯出一个笑,却是不敢跟她说心里话,担心她误会,只道:“没事儿,就是澜儿离开,又见了母亲,心里舍不得。”

    若是说话时目光不四处游移,倒是有几分可信度。

    周宓儿撇嘴道:“你别糊弄我啦,我们认识这么些年了,我怎会看不出你在撒谎?你到底当不当我是姐妹?”

    安若瑾心下一颤,想着她唤自己瑾姐姐,而不是嫂子,顿觉距离拉近几分,也没了那许多顾忌,不安道:“不是我不拿你当姐妹,我是担心说出来你不拿我当姐妹。”

    她拿帕子抹了抹眼角,道:“我不瞒你,今儿母亲过来,说我怀着身子,不便照顾大少爷,让我给大少爷选几个通房丫鬟,日后好抬了做姨娘,但我实在不乐意,你会不会觉得我心胸狭隘?”

    慕容氏说的随委婉,但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什么?!”周宓儿惊得跳了起来,咂舌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给自家女儿找麻烦的。”

    安若瑾不禁脸红,道:“不是那个意思,母亲说大少爷迟早要抬姨娘,与其让其他人选,不如我自个选,如此以后好拿捏,也能彰显大度。”

    “哦。”周宓儿了然颔首,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多门道,看来以后她要好好学学。脑子一转,她道:“其实这事儿嘛,你完全不用担心,你看我爹就我娘一个,我哥学了我爹十成十,以后肯定也是不会纳妾的。”

    “真的?”安若瑾将信将疑,“可不都说父亲有许多红颜知己?”

    “噗——”周宓儿笑喷了,“这话你在哪儿听到的?要是传到娘亲耳朵里,爹爹可就要遭殃了。”

    虽已嫁进周府半年有余,安若瑾对府上众人依旧不算了解,她实在不好意思说那是以前从别的闺秀嘴里听到的八卦。不过由此看来,传闻果真不能全信。

    听了周宓儿的一席话,安若瑾放下了心,开始一心一意养胎。

    周咏轩如何应对身边的狂蜂浪蝶不提。

    拖拖拉拉一个多月,文信侯府跟周府总算把婚事敲定,待过了文定,订了婚期后,老夫人总算松口,让人去接孟氏回府。(未完待续)

    ps:大家不用急,会有加更的,不过不是现在,么么哒~~~r655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待嫁》章节(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开解)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待嫁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