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待嫁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吐血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吐血

作者:天然小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少年王极品桃花运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半风凉,月如钩,荷塘里蛙声阵阵。

    晋王府前院,书房的灯还亮着。

    合上最后一份邸报,晋王疲惫地揉了揉眉间,端起一旁的安神茶轻抿一口。

    汪公公弓着身子进门来,拱了拱手,道:“王爷,夜已深,该歇息了,明日还要上朝。”

    晋王点点头,忽地想起什么,招手道:“我记得雨夏今日也派人送了信来,拿来本王瞧瞧。”

    汪公公欲言又止,总是无声叹了一声,将收在袖中的信取了出来,呈到晋王面前。

    晋王兴致勃勃地展开,凑近了烛火,细细浏览起来。

    “旭哥哥,夏日暑重气躁,还望保重身体。听闻颜姐姐近日病重,我心急如焚,欲前往探看,又恐姐姐不愿相见,心切之际,唯求菩萨保佑,往姐姐早日康复……”

    接着往下看,便是一些日常趣事,晋王不由会心一笑,然看到最后,他却不由皱起眉来。

    “雨夏自知愧对姐姐,十多年来,一直不敢奢望姐姐原谅,只盼着姐姐与旭哥哥和睦安乐,相守一生。”

    “姐姐性子偏激,还望旭哥哥多多体贴,如今姐姐病重,雨夏恳求旭哥哥能抽空多陪陪姐姐,如此,或是姐姐的病能早日痊愈……”

    长叹一声,晋王感慨道:“若是雨颜能有雨夏一半的善解人意,我们夫妻也不至于闹到如今这步田地。”

    他抖了抖手中的信,颇为愤慨地对汪公公道:“雨夏不仅在信中让我多体谅包容雨颜,还祝愿我们夫妻和睦顺遂,而雨颜又是如何做的?你瞧瞧她与赵宜说的那些话,简直是对我跟雨夏的侮辱!她连自己的亲妹妹都猜疑嫉恨!”

    说到气愤处,他深吸几口气,似在压抑什么。

    汪公公默默垂下头。

    晋王俨然将汪公公当做了倾诉的对象,低声诉说:“不过是因为我误会了澜儿,她就跟我闹别扭闹到现在,她的温柔贤淑都到哪里去了?她让我觉得陌生,陌生得恐怖。”

    汪公公依旧沉默。

    晋王苦笑着摇摇头,又叹道:“现在妻不妻,子不子,这王府沉闷得几乎让我喘不过气,也就雨夏不时写来的信,能给我几分安慰了。”

    汪公公蠕了蠕嘴唇,终是不愿再沉默,恭谨道:“容奴才说一句大胆的话,既然王爷已无法忍受,何不就遂了王妃娘娘的心意?如此,您二人都可解脱。”

    话音刚落,晋王就摆桌而起,怒声大喝:“大胆奴才,谁教你说这样狗胆包天的话?!”

    “王爷息怒。”汪公公慌忙跪伏在地。

    望着这个从小侍奉自己的老人,晋王心底突地升起沉重的无力感,他挫败地跌坐回椅子上,失神喃喃:“连你也不能理解本王的苦衷吗?你们都不明白本王的真心……”

    汪公公忍不住老泪纵横,“王爷,小公主去了好多年了,您别再记挂她了,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正经啊!”

    “你们不懂……”晋王苦笑摇头。

    *****

    一夜不曾安眠,早朝时,晋王频频走神,皇帝见他脸色苍白气色不佳,体恤他为国事操劳,便早早宣布退朝,让他尽快回王府休息。

    从大殿出来,晋王浑浑噩噩随着人流往宫门外走,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呼唤,晋王回过头,便见安世延快步从后面追了上来。

    “王爷。”安世延恭谨行了一礼,拱手道:“不知王爷是否得便,下官恳请王爷一聚。”

    “安弟不必多礼。”晋王将人扶起来,温和笑道:“你我既是知己,又是连襟,不该如此生疏。”

    安世延露出一个勉强的笑,欲言又止。

    见他如此,晋王微怔,心里生疑,顿了顿,他道:“你我兄弟也许久未曾聚聚了,今日就到聚贤阁喝杯茶如何?”

    “下官不敢推辞。”安世延拱了拱手,如此疏离的态度,又是让晋王皱了皱眉。

    互道了个请字,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宫门。

    到了聚贤阁,依旧是要了以往常来时的临窗小隔间,两人相对而坐,烹茶燃香。

    “安弟今日似有话要与愚兄说?”晋王先开了口。

    安世延蓦然颔首,脸上浮现羞愧之色,道:“下官不知贱内时常叨扰王爷,是下官失察,还望王爷莫要见怪。”

    晋王端着茶杯的手骤然一僵,皱眉道:“你不知道雨夏给我写信一事?”

    “下官也是这两日才无意间发现。”安世延摇头。

    “……”晋王缓缓放下茶杯,心底不知是尴尬,还是心虚。

    他一直以为安世延是知道这件事的,因为雨夏在信中总是很自然地提起他,他便以为,他们之间的书信往来在安世延面前不是秘密。

    他可以隐瞒自己的妻子,暗中与雨夏联系,却无法背着自己的兄弟,与兄弟的妻子书信往来。

    这一刻,晋王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

    安世延却没有察觉他的异样,自责道:“下官听闻晋王妃近日病重,便想着是否是贱内私自给王爷写信造成的,下官愧疚难当,又难以启齿,是以直到今日才来给王爷赔罪,日后下官必定约束贱内,不让她再犯,还请王爷代下官向王妃致歉。”

    他一口一个“下官”,语气恭敬有余,确实毫无熟稔,晋王愣愣听着,好一会才艰涩地吐出一句话,“安弟,莫非你也误会为兄?”

    闻言,安世延沉默下来。

    扪心自问,他不是不气愤,任何一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子暗中书信往来,都不会无动于衷,只不过因为对象是晋王,他才不至于误会,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好友。

    然而相信,不代表不生气难过。

    嘴角的线条骤然绷紧,安世延面带愠色道:“世延不敢误会旭哥,只是世延不明白,旭哥与雨夏都是饱读诗书,通晓礼仪伦常道德之人,为何你们会做出如此……如此……”

    说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双手攥紧成拳,怒道:“做出如此败德之事!雨夏她不懂事,旭哥你为何也要陪着她胡闹?你们既然把彼此当做兄妹,为何不光明正大地来往?颜姐本就对当年的心存芥蒂,你们还如此伤她,是你们把她给逼得忧思成疾!旭哥你到底把颜姐置于何地?!”

    声声质问,把晋王问得满头冷汗,他一个字也答不上来。

    “下官会约束贱内,还请王爷三思而行。”拱拱手,安世延起身绝然而去。

    桌上的茶水早已凉透,晋王独自坐在桌边,久久不能回神。

    这一坐,便是一个早上。

    将近午时,晋王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晋王府,刚一进门,就见府里乱糟糟的一团,不悦地皱了皱眉,他逮住匆忙往外跑的小厮,沉声问:“发生何事,怎的如何慌乱?!”

    那小厮被吓坏了,忙是作揖求饶,结结巴巴道:“是、是王妃……王、王妃娘娘她、她吐血了!”

    这句话晴天霹雳,直劈地晋王神魂俱灭。

    “是你们把颜姐逼得忧思成疾!”

    安世延的斥责在脑海回荡,晋王只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已喷薄而出。

    “王爷!”

    混乱中有谁惊慌大叫,晋王伸了伸手,“雨颜……”嘴里两个字还未出口,就颓然昏倒在地。

    这一夜,安若澜又梦到了捡蘑菇。

    弥漫白雾的树林郁郁葱葱,不见天日,她挎着篮子摘了一朵又一朵,仿似总有摘不完,隐约间,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

    澜儿,澜儿——

    那声音很轻很柔,却听不出是谁,等到她抬眼去找,就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树荫下,一身雪白的衣裳,看不清面容,几乎要融进雾里,她走进几步想看看到底是谁,可一迈出步,她就突然惊醒了过来。

    白光透过纱帘落在凉被上,抬眼一瞧,窗外天光大亮,早已过了请安的时辰。

    “百灵——百灵——”她掀起纱帘往外大叫,不一会,外间响起匆忙的脚步声,百灵跟青鹫带着一群丫鬟涌了进来,见她醒来,都露出欢喜的神色。

    “小姐,您可醒了!”百灵揉了揉眼角。

    “我怎么了?”安若澜摸了摸脑门,触手一片冰凉。

    “小姐半夜里突然发起高热来,昏睡大半日了。”青鹫忙绞了帕子,替她擦拭额上的汗水。

    “我们都吓坏了,好好的突然就发热了。”百灵谢天谢地地拍了拍心口,显然还余惊未消。

    安若澜并没有昨晚的记忆,想着兴许是日里受了暑气,才导致夜里发热,便笑了笑,道:“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了。”

    百灵跟青鹫见她脸上确实不见异样,也就放了心,忙吩咐其余人备了温水,伺候她沐浴更衣。

    泡过温水澡,梳洗一番,安若澜顿时神清气爽,她听闻老夫人跟慕容氏早前来看过她,她便带着两个丫鬟去给老夫人以及慕容氏请安,也好让两位长辈放心。

    安若澜先去的松鹤堂,发现几位夫人都在,只是屋里气氛不像以往那般热闹,显得有些凝重沉闷。

    怀着疑惑请了安,安若澜被叫到老夫人身边坐下,老夫人拍了拍她的后背,嗔道:“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照顾自己,夜里突然发起高热来,倒是把老婆子吓得够呛。”

    又长叹道:“你们啊,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见她眼底带着哀伤,安若澜心中疑惑更甚,正要问,慕容氏面带哀戚道:“今早晋王府来报信,你表姑快不行了,她最是疼你,你今儿就去看看她吧。”

    安若澜眨眨眼,脑里一片空白,她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r1152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待嫁》章节(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吐血)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待嫁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