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待嫁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约见

第二百四十一章 约见

作者:天然小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了松鹤堂,周宓儿就直奔颐荣苑东院,寻安若瑾去了。

    周咏轩两兄弟就跟侯府的表兄弟们聚在一起。

    安若瑾在房中做女红,她望着绣到一半的四瓣梅,想着听到的,兄长说的那番话,眼中不自觉湿润了。

    有时候她也在怀疑,自己的坚持真的是对的吗?如果那人真的对自己有意,为何这四年都不曾有过任何表示,自己的等待真的能换来如愿以偿吗?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染湿了手帕。

    “小姐,周表小姐来看您了。”巧绿的声音忽地响起。

    安若瑾忙背过身去,悄悄抹干泪水,问道:“宓儿怎么来了?一个人来的,还是跟表姨来的?”

    说着站起身,就要出去迎接。

    巧绿垂下头,假意没有发现她泛红的眼眶,轻声道:“奴婢也不清楚,要不奴婢这就去前面打听打听?”

    “不必了。”安若瑾摇头,此时她已走到房门前,已看到欢天喜地跑来的周宓儿。

    “瑾姐姐!”周宓儿蹦到安若瑾面前,笑的见牙不见眼。

    安若瑾莞尔一笑,嗔道:“瞧你,也老大不小的年纪了,怎么还没个正经,姑娘家的不能总这样放肆。”

    也是她们姐妹关系亲近,不然也不会说这样直接的话。

    对她玩笑似的训诫丝毫不介意,周宓儿依旧大大咧咧的,摇头晃脑笑道:“我也不是总这样啊,实在是有大喜事嘛!”

    她可没有胡说,在外人面前。她可是端庄优雅的名门闺秀。

    安若瑾被她逗笑,道:“你总能寻得到事儿高兴。”

    又在心底补充了一句,真让人羡慕。

    收起心底的失落心酸,安若瑾一边挽了周宓儿进门,一边亲昵道:“澜儿不在侯府。我正觉得冷清许多,你就来了,可要好好陪陪我。”

    “那是,我就是特意过来陪你的,想着澜儿不在,你肯定不自在。”周宓儿拉住她的手。两姐妹一起进了外间坐下。

    安若瑾感激一笑,想着方才说有喜事,便问道:“你方才说有喜事,是什么事儿?说出来,也让我高兴高兴呗。”

    说到这事。周宓儿嘻嘻抿嘴偷笑,却是不肯直说,只道:“很快你就会知道啦,我可不能擅自告诉你,因为还没真的定下来呢?”

    安若瑾满头雾水,又追问几次,可周宓儿就是捂着嘴不肯说,见问不出。安若瑾只好忍着心中好奇,与她聊起了旁的趣事。

    两人聊的最多的就是安若澜。

    千寻居内,正埋头在一堆账本中的安若澜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在一旁忙碌的易先生偏头看她。凉凉道:“假装感染风寒也没有用,你必须今日把所有的账目看完。”

    “……”安若澜默然,她才没有假装!

    “真没有人情味。”小声嘟囔一句,她老老实实低头看账,又怕易先生听到她的自言自语,立即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道:“我觉着,方才一定是有人在想我了。”

    易先生将她那点小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呵呵冷笑道:“就算是你义父想你,你也给我老老实实做事。”

    见转移话题无用。安若澜也学着他冷笑,反唇道:“如果义父知道先生这样对我,他想的一定先生你,而不是我。”

    闻言,易先生挑起眉,不以为杵道:“你既然称我一声先生,那我就是你的老师,你就该听我的话,更何况——”他顿了顿,晃着笔杆道:“何况是你义父让我磨练你,你若有怨气,就存着等你义父回来再发吧。”

    说不过他,安若澜只好哼哼两声,没有看账。

    不过她注定今日专心不下来,只过一会,就又抬头问道:“先生,今日看完了帐,明日跟后日我能出去逛逛吗?”

    易先生边翻看账本,边斜眼看她,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道:“又想巡视商铺了?好啊,少东家如此关心生意,东家若是知道了,必定会很高兴。”

    安若澜气得双手拍桌:“我是要出去见姐妹好友!小韶已经给我写了好几封信了!”

    “哦。”易先生假装恍然大悟,颇失望惋惜地摇头叹道:“在下还以为少东家终于肯上进了。”

    听得这话,安若澜额上青筋直跳,敢情她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

    见好就收,逗得差不多了,易先生一反方才的戏谑,正色道:“说来,还有件事要禀告少东家一声,虽说这事儿与贺记没有多大干系,但少东家肯定很在意。”

    闻言,安若澜来了兴致,问:“何事?”

    “就在今日下午,安大少爷与周大少爷在祥庭楼大打出手,还是周大少爷先动的手,两人似乎是为了安二小姐才起的争执。”易先生不紧不慢道。

    “当真?!”安若澜诧异地瞪大眼。

    周大表哥竟然会动手,而且还是跟大哥,这事儿若不是易先生说出来,她肯定不会信!

    “千真万确。”易先生神秘一笑,“据闻,周尚书已经带着三个子女到文信侯府赔罪,另外,似乎还有求亲的打算。”

    “求亲?!”安若澜彻底成了跟声虫,脸上的表情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易先生却不愿再多说,指了指她面前的账本,道:“先做事。”

    “……”听到一半,被完全吊起了好奇心的安若澜简直想摔桌子,但她不敢,只能咬牙切齿地办正事。

    好在易先生没有再捉弄她,在她将账本都核算好,所有信件都处理好,盖上章子,就将探子收集到的书面消息都告诉了她。

    捧着手中厚厚一叠信件,安若澜眼皮直跳:“这些都是什么人收集到的?”

    竟然连每日每餐吃什么喝什么都一一详细地记录了下来,她真想问问,什么探子能有这样的本事?

    “自然是贺记名下的千机楼。你不必担心,千机楼虽是情报楼,但从来不会泄露任何监看对象的秘密隐私。”易先生老神在在地敏了口茶,让少东家帮着看账本真是太正确了,不然他哪儿来的闲情喝茶?

    安若澜不知他心中所想。闻言不禁打了个冷颤,暗觉恐怖。

    不过她倒是第一回听说贺记名下还有情报楼,便问道:“千机楼也是易先生在打理?”

    “非也。”易先生摇摇头,“千机楼明里虽是贺记名下,实际上却是独立存在,千机楼的当家跟东家有些交情。双方只能算是合作,千机楼为贺记无偿提供情报,贺记则为千机楼提供依仗。”

    “互惠互利。”安若澜了然颔首,又不免好奇问道:“千机楼的当家可是江湖人士,他有住在这里吗?”

    易先生没有回答她。只道:“小孩子家家管这么多干嘛,不是想出去么?还不快回房准备准备?”

    安若澜不服气地嘟囔:“让我做事的时候,总不说我是小孩子了。”

    易先生心虚地咳了两声。

    他不说,安若澜知晓不能多问,便不再多嘴,回房为明日出行做准备。

    于安若澜而言,如今的千机楼只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而在若干年后。千机楼却是救她与卫刑于水火之中的救命稻草。

    安若澜写了信给卫韶,约她后日在鲤鱼坞的金银楼见面,她还约了侯府的三个姐妹。以及周宓儿,她想向她们打听一下易先生所说的事情,而后,她还准备了一些礼物,打算送给姐妹们。

    再说另一边,周煜函一家子用过晚膳。就告辞回周府。

    回去的马车上,孟雨晴道:“姑母跟表嫂对这门亲事都是极力赞成的。只是……”

    她顿了顿,才叹道:“只是表嫂不想这么快让两个孩子成婚。莲姐儿下月就出嫁了,加上文晟跟瑾姐儿正闹不愉快,她也舍不得瑾姐儿,便想最早等明年再办婚事。”

    “明年?”周咏轩皱起眉。

    周宓儿不满嘟囔:“瑾姐姐都十六了,还要等到何时啊,表婶婶只想着文晟表哥,怎么不为瑾姐姐想想!是文晟表哥对不起瑾姐姐!”

    她的声音不大,在场几人却都听到了,不由都沉默下来。

    “我愿意等,明年就明年。”周咏轩打破沉默。

    “只要咏轩同意,这事儿便这般定下吧,改明儿请个好些的媒婆,到侯府提亲,先定下来再说。”周煜函一锤定音。

    儿子自己都不急,他急个什么?

    一家之主都没有意见,其余人自然没什么话说,这事儿便就这般定下了。

    说是说定下了,但文信侯府这边却只有安老夫人跟慕容氏知晓此事,为了促成这件好事,当晚,安老夫人跟慕容氏就分别跟各自的丈夫通了气。

    安老侯爷心里是高兴的,但他还是故作不太满意地道:“周家的门第倒是配的上咱们侯府,但咏轩那小子怕是还不够稳重成熟,今日他与晟哥的事,就做的不对,这门亲事,怕是还要考虑考虑,我也舍不得疼爱的孙女所托非人。”

    安老夫人哪里会不知道他是在刻意摆谱,怕耽误了孙女的终身大事,便假意顺着他的话说:“这事确实需要考虑,只不过咏轩年纪也不小了,若是拖得太久,他许是会定了旁的人家。”

    她只说了周家有意结亲,并没有将孟雨晴说的,周咏轩的决心告诉老侯爷,是以她才敢这样用激将法。

    老侯爷果真中计,略一迟疑后,道:“这后院的事儿,你做主就好。”

    立即就将所有事情推得干干净净。

    安老夫人心底冷笑,嘴上还是不显山露水地应下了。

    至于慕容氏这边,就更好解决了。

    这两年,大房除了慕容氏这个正妻,就只剩下一个沉默安份的江姨娘,安世霆跟慕容氏的感情也愈发深厚,只要不涉及前院,慕容氏做的决定,安世霆都是支持的。

    更何况,周家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归宿,安世霆对周咏轩也很是满意,这门亲事,可说是再合他的心意不过了,是以慕容氏一提,他当即就满口答应了。

    夫妻两人夜里说些体己话不提。

    翌日,卫韶收到安若澜约她在金银楼见面的信,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她还记着还有心仪自家兄长的事,便脑子一转,邀了卫刑一起。

    卫刑有些心动,但听说是她们几个女孩子聚会,便没有答应,只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倒是卫韶的贴身丫鬟翠莲道:“小姐,安六小姐也是适婚的年纪,过不了许久,也该要相看人家了,少爷确实不方便过去掺和。”

    这翠莲,就是先前哄骗卫韶,让卫韶对卫刑娶亲反感的丫鬟之一。

    闻言,卫韶黑了脸色,道:“要你多少嘴!”

    要不是想让秦以清跟这些个丫鬟斗,她再将这些不顺眼的赶出卫国府了!

    翠莲忙诚惶诚恐地请罪,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楚楚可怜地望着卫刑。

    卫韶见着她这献媚的做派就恶心,冷哼一声,推着卫刑往前走,道:“哥,你陪我去选几件礼物,我要送给若澜她们。”

    卫刑对妹妹一向有求必应,即便也不清楚女孩子家喜欢什么,但也还是跟着一起往库房去了。

    翠莲被留在原地,眼底阴晴不定。

    不知为何,小姐对她的态度突然差了许多,再加上秦小姐莫名其妙地在暗中使绊子,她这几日过的可谓水深火热,她都有些着急了,若是再不能攀住大少爷这颗大树,日后她怕是会更难过。

    咬咬牙,翠莲心中有了个主意。

    到了约定的这一日,几人都是早早就各自出发了,到了鲤鱼坞的金银楼,因为安若澜提前跟掌柜的打了招呼,是以安若瑾几人一到,就被迎接了二楼的雅间,里面已经摆上热乎的茶水点心,让她们先歇歇。

    安若澜要从千寻居内院出发,是最迟到的,她到时,其余五人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

    “敢情就算我不来,你们也不会在意。”安若澜说酸话。

    众人见她来了,忙是哈哈笑了将她拉到桌边坐下,团团围住了,道:“还说呢,你是请客的东家,却来得最迟,我们不找些事做,难不成要对着房梁发呆不成?”

    安若澜咧嘴一笑,道:“那倒是好,我一见门,就见一群仰脖子的呆头鹅。”

    “找打!”几姐妹故作嗔怒,嘻嘻哈哈就笑开了。(未完待续)r580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待嫁》章节(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约见)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待嫁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9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