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修真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章 地上摩擦

第三十章 地上摩擦

热门推荐:一念永恒九仙图武道宗师一指成仙遮天武墓仙城之王仙师无敌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蛇步蜿蜒,陈长华重心降得很低,仿佛一辆重型卡车,晃晃悠悠碾向着费三立。

    费三立与林缺一番硬碰硬近身肉搏,虽然有所闪避和格挡,未被击中要害,或遭全力打实,但也弄得鼻青脸肿,双腿疼痛,身体酸软,面对身高体重力量都明显胜过自己的陈长华,不敢有丝毫怠慢,迅速就根据自身判断做出决定,向左迈了一步,试图避开锋芒。

    与当初挑战林缺时一样,费三立一动,陈长华像是早有准备,步法顿变,陡然加速,就像一头亮出了双角的沉重水牛,蹬蹬瞪撞向了对手,气势之凶猛,力量之恐怖,让费三立几有脚下擂台微微颤动之感。

    他不懂阴阳桩,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协调全身,拉回重心,改变惯性,可练武多年,这种情况并非没有经历,当即身体一缩,蹲了下来,想要避开陈长华上身的撞击,与此同时,他右手一伸,猴子偷桃,掏向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观众席上,通过几块大屏幕看到这幅场景,诸多男同学都有胯下一凉之感,按照目前的趋势,陈长华在撞中费三立之前,就会被他拿住把柄,而且由于起势后的惯性,仓促闪避必然乱了步法。

    这真的要蛋疼了……

    这该怎么办?

    观众们提起了一颗心,费三立也对自己的应对非常满意,转瞬之间就占据了优势,让对方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困境。

    陈长华还是太急躁太莽撞了!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花,看到对手双脚离开了地面。

    离开了地面?

    这不是“炼体境”打斗的忌讳吗?离开地面还怎么保持步法,掌握重心,让身体处在容易发力的架势?

    难道陈长华会飞?

    念头刚生,费三立视线一转,只觉眼前黑压压一片,头顶有重物落下。

    陈长华不是瞿辉,当然不能飞,他只是跳了起来,一边躲开了费三立的猴子偷桃,一边顺势将自己的身体甩了出去,直接压向了费三立!

    这是非常规的打法,但费三立正是半蹲,变化不及,而陈长华身高体重,加上刚才前冲的惯性,简直有泰山压顶的感觉。

    费三立身体一团,试图前滚躲开,但已是慢了一拍,被陈长华从天而降,狠狠压在了身下!

    噗通!

    两人同时倒地,摔撞得费三立有些眼冒金星,陈长华抓住机会,双手一伸,擒拿住了他的手腕,与此同时,两腿发力,试图锁住他的下半身,免遭膝撞之类的打击,这是投摔流派的基本工夫,局势进入了陈长华擅长的领域!

    费三立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双腿挣扎,避免被压住锁住,两手一抖,巧妙发力,要脱出擒拿。

    观众席上的蔡宗明已看得嘴巴半张,喃喃自语:

    “这TM怎么像*强*奸*现场……”

    楼成亦是嘴角微抽,暗自嘀咕:

    “这是真正的按在地上摩擦了……”

    挣扎之中,费三立忽地抬首,一个头槌如炮弹般撞向陈长华鼻梁,不惜一切代价摆脱困境。

    陈长华经验丰富,并不慌张,腰背用力,一个翻身,已是他在下,费三立在上,轻松躲开了头槌,紧接着,双腿用劲,再次翻滚。

    两人在地上翻来滚去,一个试图控制,一个想要摆脱,时有碰撞,偶见擒拿,战到酣处,陈长华突然大喊一声,也学着费三立一个头槌撞下。

    咚!

    沉闷响声之中,两人额头撞额头,皆是头晕目眩,疼痛难当,耳鸣不断,眼前仿佛能看见一颗又一颗的金色星星蹿出,翻滚扭打的动作戛然而止。

    陈长华仗着自己身在上方,先前又未苦战一场,抢先恢复了过来,牢牢锁死了费三立的动作,将他双手背在身后,脸部朝向,摁在了地面。

    “陈长华,胜!”裁判观察了一下,宣布了结果。

    “好样的!”

    “陈长华!陈长华!陈长华!”

    一声声呐喊随之爆发,有种填满了整个武道馆的感觉,陈长华摇摇晃晃立起,脑袋依旧眩晕,可眼中尽是激动和喜意。

    我能行的!

    我还是能接受欢呼的!

    我是松大武道社的社长!

    “这不会脑震荡吗?”楼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武道比赛不是表演,足够残酷,每年都有意外伤残和身亡的事情发生。

    施老头立在他旁边,悠哉道:“会啊,只是不太严重而已,上了擂台,就不要去想会不会受伤会不会挂掉的事情,这些交给裁判来考量。”

    楼成深吸了口气,没再多说,自己还是太学生气了。

    关南学院席位处,一片死寂,教练古震和社长古岳都短暂沉默。

    只剩下最后的选手了,而对方的大猩猩看起来似乎还尤有余力……

    “季兰,趁他有点脑震荡,上去后游斗为先,弄得他更加头晕脑胀,抓住机会一击拿下。”古震看向了旁边的女生。

    季兰是位头发极短极薄,男子气十足的女孩子,她抿了抿嘴唇,离开了座位,踏上了石阶,费三立踉踉跄跄走下,眼睛里面仿佛有一圈又一圈的乱线。

    进入擂台,季兰滑步靠近,一记踢腿,刚被陈长华挡住,立刻借势后退,拉开距离,保持步法,她似乎更擅长腿上工夫。

    侧踢,低踢,回旋踢,她身影矫捷,步法灵活,脚上有力,让脑袋发钝的陈长华渐渐有些手忙脚乱。

    陡然靠近,季兰以右脚脚尖踹出,踢向陈长华迎面骨,陈长华迟了半拍,仿佛反应不过来了。

    可就在季兰踢中他迎面骨时,他双手猛地抓住,按在了对手肩头,脸部肌肉因疼痛而扭曲,身体不往后倒,却向前压!

    手上用力,身体靠压,陈长华拼着受伤,要故技重施,将季兰也按倒于地,在擅长的领域取胜。

    季兰心头一凛,双脚飞起,如同剪刀,绞住了陈长华上身,借着被摔倒的力量,两腿用力,也将对手扔了出去。

    噗通!

    两人各自倒地,皆摔得七荤八素。

    季兰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趁陈长华脑袋本就眩晕的机会,抢先靠近,右手拿住了对方的喉咙。

    “季兰,胜!”裁判言简意赅道。

    陈长华慢慢站起,晃了晃脑袋,脚步虚浮往下,与第三个上场的李懋擦身而过时,低低道:“她被我摔得很重,消耗也很大,冷静一点不成问题。”

    李懋目光紧盯前方,轻轻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整个过程里,他没看陈长华,略显呆板,耳畔是“李懋加油”的助威声。

    “呼,真惊险,不过季兰没什么力气了。”郭青在席位上对林桦说道,脸上喜意明显。

    楼成亦是这样认为,可惜严喆珂要组织带动呐喊之事,没时间开手机上QQ,不能交流,难以分享。

    他看着台上,暗中为李懋师兄鼓劲,可看着看着,脸色微微变了,因为李懋的身体在明显颤抖。

    刹那之间,当初李懋说过的一句话映入了他的脑海:

    “……哎,我就不行,参加个业余定品赛都紧张得身体有些发抖,还好遇到的几个对手要么太弱,要么比我还紧张。”

    我去,李懋师兄不会紧张过度了吧?

    楼成看得出来,李懋对面的季兰又不是瞎子,亦察觉到了对手状态的异常,当即暗咬银牙,做出了最大胆的尝试,放弃擅长的游斗,主动进攻!

    不能给他平复冷静的机会!

    进步,侧踢!

    面对季兰的进攻,李懋脑海一片杂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状态。

    不能辜负大家的期待……

    不能辜负施教练的看重……

    不能辜负林缺他们的努力……

    想得越多,越是混乱,“李懋加油”的呐喊更是让他压力极大,心灵几同空白。

    身体本能抬手,做出格挡架势,可已是晚了一拍,被季兰一脚踢在了胸口,踢得他跌跌撞撞往后。

    胸口疼痛,李懋恢复了知觉,像是回到了训练的时候,然而,季兰的踢技一环跟一环,趁着他立足不稳的机会,一脚一脚又一脚。

    啪啪啪!

    李懋连续中腿,虽有格挡,亦几乎被踹得飞起,一步步倒退至擂台边缘,跌落了下来。

    武道场馆内热烈澎湃的气氛一下凝固了,像是降到了冰点,明明已经拿到了胜利的钥匙,占据了绝对优势,为什么不到一分钟的工夫,结果就被逆转了?

    林缺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握拳,陈长华表情茫然,怀疑自己还未醒来,只是刚才的美梦变成了梦魇。

    楼成呆呆看着,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回荡:

    “今年的武道赛就这样结束了?这样简单到不真实地结束了?大家两个月来的艰难刻苦、呕心沥血就这样结束了?”

    这就是武道比赛,赢者接受所有荣誉和呐喊,失败者被人遗忘。

    看台之上,严喆珂静静而立,眼眶已是发红,她是这样,林桦是这样,郭青是这样,在场的所有松大女生和部分男生也是这样。

    没经历过功败垂成,就无法体会这种痛苦与悲伤。

    关南学院席位处,古岳等人似乎没反应过来,好半天才举起双手,发出欢呼,充满后怕的庆幸。

    木然帮监督收拾完残局,楼成回到了更衣室,刚踏进去,就感受到极端压抑的沉默。

    向来清冷淡然的林缺赤着半身,坐在金属长凳上,用脱掉的白底黑边上衣将脑袋紧紧包住,埋在胸前,由双手撑住,不露一点空隙,沉默得仿佛石雕,陈长华站在角落,右手流着鲜血,面前是凹陷的柜子门,嘴里不断发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低低咆哮。

    李懋怯生生立在中央,略微埋着头,表情痛苦地不断说着“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郭青、林桦早已泪流满面,无声抽泣着。

    巨大的悲伤仿佛实质,狠狠撞击了过来,楼成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完全无法开口。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李懋视线模糊,不断道着歉,无助得像是一个孩子。

    就在这时,他看见脚边多了一道黑影。

    茫然抬头,往上看去,施老头那张皱纹不多却苍老的脸庞模糊着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知道错了,明年就好好弥补。”施老头温言说道。

    李懋终于哭了出来,涕泪横流:

    “是,教练!”

    楼成眼眶湿润,很久之后都无法忘记这幅画面。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武道宗师》章节(正文 第三十章 地上摩擦)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武道宗师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