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妆娘. > 第140章 完结倒计时——一正式完结

第140章 完结倒计时——一正式完结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系统提示,玩家生命体征出现猛烈震荡,即将退出游戏,您有24小时与游戏世界进行告别;系统提示,玩家生命体征出现猛烈震荡,即将退出游戏,您有48小时与游戏世界进行告别……”

    这个提示音在三个多月后从司妍耳边响起。

    那是一个清晨,司妍是在这个声音中被惊醒的。她猛然惊坐起身,吓了旁边的亓官仪一跳。

    “怎么了?”亓官仪也坐起来,伸手揽住她,“做噩梦了?”

    “大概吧……”司妍道。

    而后她缓了两息,确定自己已经醒了,那提示音却还没停止。

    “不是做梦!”司妍惊吸了口冷气,看向亓官仪,“那个世界的我……要醒了。”

    亓官仪的眉心蓦然狠跳,二人窒息地互望着怔了一瞬,而后他先她一步下了床:“来人!”

    “殿下。”门外的宦官应声而入,亓官仪定住气:“传话下去,今天闭门谁也不见,另请五哥和云离来。”

    “是。”那宦官一应就退了出去,房中再度只剩下他们两个,亓官仪回过头看了看,见司妍仍在怔神。

    “阿妍……?”他唤了一声,发呆的司妍稍稍一栗:“嗯?”

    然后她勉强回了回神:“我没事。”

    她只是觉得慌张得很,甚至有点恐惧。

    按照游戏时间来算,她在这里已经待了三四年了。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习惯了这种置身系统中的感觉。

    她在这个世界也有了很多朋友。那一个个因为人工智能发展超标而具有了自主意识的“人”……每一分的喜怒哀乐都那么真实。

    现下突然要回去,她反倒觉得不真切。

    纵使已做了三个月的准备,她还是觉得这一天来得那么突然,突然到让她想逃。

    “亓官仪,我……”她脑子里乱乱的,无力地扶住额头,“我有些怕,我……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但亓官仪没听她的,他蹙了蹙眉,折回榻边坐下:“阿妍。”

    司妍抬了抬头,他握住她的手:“你该回去了,不用害怕。童蕊和卫轩……他们成功了。”

    是的,童蕊和卫轩成功了。童蕊后来还偶尔会回到游戏以来——是以健康人正常进入vr游戏的方式进来的,她还给她带过现实世界新推出的化妆品,也同她说过回归正常生活后的事情。

    童蕊说卫轩还不太适应,户口问题也比较难以搞定,不过总体情况还好。

    比他们预料中更好的部分是,童蕊的父亲和这家游戏公司的总裁大人是至交,于是在童蕊的软磨硬泡下,对方从数据库里删除了卫轩的剧情。

    也就是说,现下除了司妍这个“人类”,和亓官仪、亓官修这两个人工智能级别最高的游戏角色、还有身为npc的jack以外,其他人物都已不记得卫轩这个叛军了,卫轩再回到游戏世界也变得十分安全。

    “jack说过童蕊和卫轩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我们也能成功……”司妍眼眶红红地看向亓官仪,“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如果那样,我宁可你继续活在这个世界里!”

    虽然在没有玩家进入的时候游戏世界就会自动关停,直到玩家再次进入才会再度激活时间线,可那总比消失在两个世界间的虚空世界要好……

    司妍突然发现紧要关头的自己真是没用透了!

    这三个月里她不是没幻想过回去的生活,也不是没为此激动过,她甚至因为脑补“带着亓官仪见家长”的画面而窃笑过无数次……

    可这一切都依旧无法抵消她现在的恐惧。

    “不然还是我自己醒来吧……然后我多回到游戏里来找你!”司妍望着亓官仪道。

    亓官仪静了会儿,一把拥住她:“阿妍!”

    “我真的害怕……”司妍哭出声来,亓官仪抚着她的背缓缓道:“如果失败了,我会死;如果我留下……等到来日你们那个世界的人想关停这个世界,我还是会死。可如果成功了……虽然依旧早晚得死,但至少可以多陪你些年,是不是?”

    他的口吻十分轻松,司妍却在他怀里越哭越厉害。

    怎么说呢,她明白任何一个游戏都很难持续太久,尤其是在科技翻新极快的二十一世纪,游戏的更迭比翻书还快。

    可眼下还是很难抉择。这种抉择让司妍觉得和“家人要做手术,手术成功万事大吉,手术失败遗体告别,不做手术无法康复但也不会立刻去世”一样,让她一想可能出现的失败结果就怕极了。

    亓官仪看着她的犹豫不决笑叹了口气:“不然交给神来决定吧。”

    司妍有点懵:“你是说jack……?”

    “……不,我是说天上的神,不是那个主神。”亓官仪边说边挑了挑眉。

    然后他转身走向妆台,拉开抽屉看了看,寻了两盒连他都能一眼看出差别的唇膏来,边往手心里蹭了一道边说:“紫色的是一起回去,红色的是你自己回去,如何?”

    “那三局两胜……”

    “好。”他平静地应下她的要求,双手握着拳走到她跟前,“哪只手?”

    司妍咬唇纠结了半天:“左手。”

    他便展开左手,是紫色。

    然后他折回妆台前将手里的颜色擦掉重新涂,涂好后再度走到她跟前,司妍挣扎半晌,依旧说:“左手。”

    还是紫色。

    “我赢了。”他松气地笑起来,“你愿赌服输吧。”

    司妍只好作罢。

    .

    而后几乎所有下人都感觉出了七殿下和皇子妃今天沉默得紧。早膳后,他们照例去宫里向皇后问安,在长秋宫里留的时间明显比平日要久,之后二人还一道去见了皇帝。

    从皇帝那里告退后,他们还鲜见地去见了见贵妃。据说九皇子夫妻恰巧也在,他们和九殿下还有九皇子妃说了好久的话。

    待得出宫时已是晌午,二人又沉默了一路,弄得下人们都不敢吭声。

    折回府中,司妍一眼看到亓官修跟云离都已经等在那儿了。

    “七弟。”亓官修朝亓官仪颔了颔首,询问道,“有什么事吗?”

    亓官仪点头:“该过去了。”

    二人同时一怔,继而又是一阵于今日而言并不陌生的寂静。

    “你们……想好了?”司妍迟疑着问他们。

    如果他们要走,必须这回跟她一起。日后虽然她能以健康人的状态再度进入游戏,但据说和现在的传输模式是不一样的。因此反向传输模式也有所不同,jack说相对而言玩家是植物人时更适合游戏角色进行反向输出。

    亓官修先一步答了话:“想好了,我们过去。”

    云离又默了一会儿,便也点了头:“是。”

    要离开的人已聚齐,司妍吁了口气,打开面板召唤了jack。

    jack一如既往地风度翩翩,跳出面板后理了理领带,走向他们:“准备好了?”

    “嗯。”司妍点头,而后又问他,“你真不跟我们一起走?”

    她仔细想过,觉得他如果“在她的ipad图标上跳舞”,或者“在高德地图上走来走去”也挺好玩的。而且……这总比让他面对游戏关停要好。

    四个游戏角色陆续跳出游戏,谁知道游戏公司会不会直接把这游戏关了?童蕊还和那位总裁有点交情,可她没有啊!

    “哦,别担心。”jack微笑着撇了撇嘴,“他们不会因此关停游戏的,童蕊给他们打了预防针。”

    他和从前一样读了她的心路,直接给了她答案。

    “……好吧。”司妍衔笑一叹,不由自主地走近了他两步,抬眸认真端详起他的面容来。

    jack怔了怔:“怎么了?”

    “我想记住你的样子……毕竟我大概还需要花一段时间进行康复治疗什么的,可能一时半会儿无法再见到你。”司妍认真道。

    jack:“……”

    然后他潇洒地撩了下刘海:“不用这么费脑子,想我的时候你搜一下莱昂纳多的图片就可以了。”

    司妍:“……”

    她不满地皱眉:“你太毁情绪了。”

    jack沉吟了一下,又说:“不然你搜泰坦尼克号的剧照吧,不然万一搜到大叔脸我怕你幻灭。”

    司妍:“……”

    离别的情绪全特么毁了!(╯‵□′)╯︵┻━┻

    .

    当晚,医院病房。

    因为患者出现了可能苏醒的特征,主治医生今晚主动加了班,游戏公司也有人赶来陪护。司妍的父母为此有些过意不去,晚上八点的时候,司妍的父亲就出去给医生护士们买宵夜去了。

    在他回来之前,司妍的母亲去了趟卫生间。高级病房的设施比酒店也差不了多少,卫生间是房间自带的。她总共也不过用了五分钟而已,回来时却发现司妍带着的vr眼镜在泛蓝光。

    母亲被吓了一跳,赶紧去摇歪在椅子上已经睡了的游戏公司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揉着眼睛醒过来,上前看了看,打着哈欠道:“阿姨您不用担心,这是因为她可能苏醒,导致游戏进入了退出程序。”

    “哦。”母亲松了口气,然而下一瞬,一个人形轮廓凭空从司妍身上跃了出来!

    “妍妍?!”母亲惊声尖叫,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漂浮在女儿身体上方的人影,身体在头晕目眩中往后栽去。

    灵……灵魂出窍?

    她的妍妍啊!!!

    “阿姨!”工作人员赶紧上前搀扶,然则还没扶稳,但闻身后“咣当”一声。

    扭脸一看,刚买宵夜回来的司家父亲直接晕过去了!

    “哎叔叔……”工作人员崩溃,一手仍尽力扶着她母亲,一手摸向紧急呼叫铃。

    还好这是在医院,医护人员赶到的很快,速效救心、硝酸甘油之类的急救药品也都有,外加司妍的父母身体还都不错,可算只是一场虚惊而已。

    然后,刚喘过气儿来的一对夫妻外加被派来加班的工作人员,一起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腾在司妍上方的人影逐渐变得实在、变得具有色彩……

    卧槽?

    身为业内人士的工作人员比她父母还慌。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公司前阵子盛传的一个“商业机密”,据说机密内容是有游戏角色打破常规逃了出来,不过一直没什么人信,大家都觉得这是个都市传说。

    不会是真的吧?

    他的牙关在紧张中越咬越紧,终于,眼看着那个人形完全幻化成了一个人。

    凭空变出来的一袭古装的男子“咣”地砸在司妍身上,又“吧唧”滚到地上。

    在他滚到地上的那一刹,三人都清楚地听到一声“啊”!

    然后三人也“啊!”地一声叫出来,司父一吸气又翻了白眼,工作人员赶紧把那个土黄色的小瓷瓶打开:“速效救心,速效救心……”

    病床边,云离揉着被磕青的额头撑起身,看看周围不仅完全陌生而且还很奇怪的各种设施,一脸懵逼。

    接着,他看到了房间那边坐在奇怪的皮质大椅子上的三人,爬起来主动过去打了招呼:“你二位是司妍的爹……爸妈吧?”

    “嗝……”还没缓过来的司父又抽了一下!

    人命关天,工作人员自己都顾不上害怕了,只顾着挥手赶云离:“滚滚滚!哥们儿你要吓死人了!”

    “哦……”云离受挫地回到病床边待着。没过多久,又一个人影从司妍身上腾了起来!

    这回是亓官修。他转换完成后同样“咣”地往司妍身上一砸然后滚落在地,不过云离及时扶住了他。

    亓官仪也缓了缓神,目光环视四周后定在云离面上:“成功了?”

    “对!成功了!”云离的欣喜溢于言表,二人激动得抱在一起!

    激动过后,亓官修也注意到了那边的三人:“二位是司妍的爸妈吧?久仰久仰!”

    他说着就要提步走去,被云离一把拽住:“你会吓到他们的!”

    “……哦。”亓官修讪讪地退了回来。

    接着,第三个人影逐渐显现了。

    和云离跟亓官修出现的过程一样,在亓官仪进行转换的期间,房间里迷样的安静。但在他转换完成即将落下的刹那里,刚缓过气儿来的司父猛窜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速度箭步冲上,拼尽全力双掌齐推!

    于是亓官仪眼睛一挣便闻耳边疾风呼啸,身子不受控制地急速向旁一倾,“咚”地在墙上撞出一声闷响!

    “咝……”云离和亓官修都替他疼,各自别过脸不看。

    司父怒喝:“你们打哪儿来的你们!砸着我女儿了知道吗?!这是重病号你们知道吗?!”

    然后他又朝那个工作人员喊:“这怎么回事这个?!哪儿冒出来的?!是你们的技术不是?!”

    “是……不是……”工作人员还在懵逼中,“是不是……”

    可怜的一过来就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恶意的亓官仪缓了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两管鼻血齐齐流下,还是赶紧向眼前暴怒的中年男人先堆了笑:“伯、伯父好……”

    “哎……呀……”一声虚弱的低吟从病床上响起。

    病房中神色各异地众人齐看过去,“妍妍?!”“阿妍?!”“司妍?!”响成一片。

    司妍睁睁眼,眼前还是只有一片黑。

    她吓坏了:“啊?!”

    “阿妍?!”亓官仪的声音再度响起,司妍循声一把抓住他,“亓官仪我……”

    她滞了一会儿,慌张又难过:“我好像瞎了……”

    “妍妍你没瞎!没瞎!”父亲久违的声音让她一阵激动,然后眼睛上的vr眼镜很快被摘了下来。

    司妍望着天花板愣了又愣,傻乎乎地笑起来。

    真的醒了啊……

    就这么醒了啊!!!

    她笑了一声又一声,旁边正因女儿苏醒而抹眼泪的司母都被她笑蒙了,擦擦眼泪赶紧上前询问:“妍妍,妍妍你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司妍摇摇头。她觉得身体有点虚,也听出自己的声音非常小,但总体感觉还是很好的。

    “病人醒了?”主治医生经过病房时听见屋里的动静就走了进来,一进屋就皱了眉头。

    他瞧了瞧那三个“奇装异服”的男人,不满地推了推眼镜:“怎么这么多人?”

    “哦我们是……”三个人的目光递来递去,最后还是工作人员反应最快:“我们公司的员工!这是庆祝玩家醒来的欢庆party!”

    “对对对,party!”三人里唯一稍稍会几句英语的云离适当附和了一下。

    然后他们就被火冒三丈的主治医生赶了出去。

    .

    童蕊是在翌日晚上赶到的。与她同来的有卫轩,还有正在适应时装的“反向传输三人组”。

    司妍品着出自妈妈之手的酸萝卜老鸭汤跟她打招呼,她头也不抬地划着手机触屏,淡声问她:“我有两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两个好的一个坏的?那先来个好的。”司妍道。

    “你遭遇车祸的消息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老粉丝的争相转发下,你的粉丝现在累积到三百万了。”童蕊道。

    “wow,十倍!”司妍对这个涨幅很开心,又问,“那坏的呢?”

    “坏的是我们来的路上有不少女生想勾搭你男票,他过个马路都有人搭讪。”

    司妍:“……”

    她不满地看向在穿衣镜前折腾衬衫衣领的亓官仪:“你不许理她们的搭讪!”

    “我没理。”亓官仪毫不心虚道,“你们这儿不是一夫一妻制吗?在能纳妾的世界我都没纳妾,现在更不会。”

    “我不是说这个。”司妍望着他穿休闲衬衫搭牛仔长裤也很好看的背影一哂,“过马路时走神不安全,容易出车祸,很难受的。”

    “……哦。”亓官仪笑了一声转过来,很诚恳地承诺,“那我会记住的。”

    “……”司妍望着他的样子猛然怔住,强吞了口口水之后依旧没能缓过来。

    大约是对衬衫的松紧不太适应的关系,他在整理衣服的过程中将扣子解开了两颗,从脖子到胸口的部分便敞了开来,胸肌若隐若现。

    四散而出的雄性荷尔蒙真是令人垂涎。

    司妍又吞了口口水,童蕊在她面前晃了晃手,皱着黛眉道:“喂,你晚点再犯花痴,我还有个好消息没说呢好吗?”

    司妍竭力地回神看向她:“你说……”

    “他们的身份问题能解决了。”她道。

    司妍一喜:“真的?!”

    “是的,我父亲偶然接触到一个国际上的秘密部门,我今天上午见了他们。他们对反向传输的技术很感兴趣,会进行系统研究,并且可以解决他们的身份问题。”她说着递了一个看似普通的档案袋给司妍,“但对方需要你们帮他们做些事。”

    “什么事?”司妍不解。

    童蕊一耸肩头:“不知道。这个档案袋的封口是人脸识别的,我打不开,强开会自毁。”

    司妍:“……”

    科技进步真是日新月异!

    而后童蕊没有待太久便离开了,亓官仪衔着笑坐到了她病床边的凳子上,端详了她一会儿,问她:“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司妍点点头,反问,“你呢?”

    “也挺好,就是你们这儿的衣服真奇怪。”他说着又调整了一下衣领,接着右手又摸到左袖口上,“这个扣子必须系着吗?太紧了,不太舒服。”

    “你可以松开歇一会儿,不过正规场合还是系上吧。”司妍说着便要帮他解袖口的扣子,亓官仪伸出手由着她帮忙,两边的袖扣都解开后,她猛然注意到他手心里残存的颜色。

    “……喂。”她双手各一执他的双手,仔细看了看,抬眸怒瞪,“你蒙我?!”

    回来之前他让她选他的手然后展开看颜色,美其名曰听神做主,她现在才发现他两只手里的颜色都是紫的!

    “这个……”亓官仪局促不安地抽回手搓了搓,“我没想到这么难擦,用水都洗不掉,我又没有你卸妆的那些东西,所以……”

    “哼!”司妍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心里则忍不住地在猜他这是选了哪个口红。

    估计是nyx哑光唇釉?那个的持久度特别霸气,只要刚上唇的时候不碰它就行,晾干后就算喝水都不会掉,用纸巾使劲擦都别想擦干净,但就是有些干。

    不对这不是重点……

    司妍重新酝酿起生气的情绪,愠道:“我不高兴了!”

    “哎,别生气。”他坐到床沿拥住她,“我就是想让你别再拒绝……你看现在也没出事,对不对?”

    对,他说得很对。

    但她还是歪在他怀里:“多抱我一会儿!”

    “哈哈。”亓官仪一边依言搂着她,一边拿过她手里的那只档案袋,“我们看看里面是什么?”

    “嗯。”她点点头,将封口处的微型摄像头对准他的脸一扫,铜扣就自动弹开了。

    亓官仪伸手往里一摸,捏了捏感觉是一封并不厚的册子,便直接抽了出来。

    册子是a4纸装订的,封页上只有七个大字,字体是方方正正的宋体,看起来大气而正式。

    “‘超时空宫廷’计划?”司妍读着这七个字蹙了下眉头。

    从字面上来看,这个计划……似乎不同寻常呢!

    —全文完—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盛世妆娘.》章节(正文 第140章 完结倒计时——一正式完结)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妆娘.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