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妆娘. > 第67章 KOSE雪肌精化妆水

第67章 KOSE雪肌精化妆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妍沉浸在“目送壮士远去而无力相助”的悲愤中木了半分钟,回过神,又问jack:“那你能帮我开锁吗?”

    jack:“……这个可以。”

    司妍:“太好了!”

    又半分钟后,她低头看着jack拿铁丝捅她腕上铁锁的认真模样,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你居然是手动,不是走系统直接解锁???”司妍一脸懵逼。

    “系统做不到这么细致好吗……还好我多才多艺!”jack头也不抬。

    是是是,你多才多艺!给你包方便面你能捅开一个小区!

    二人出帐后也没再去和亓官修亓官保多打商量,寻了匹马来,纵马急追亓官仪。

    遥遥的,可以看到夜幕中赫兰关下人影晃动,显是已在收敛尸体。

    一直驰到天明,他们看到正纵马驰过小石桥,正从东侧上山的亓官仪。而后他转了个弯,他们就又看不见他了。

    经过石桥时,司妍伸手摸了摸,感叹这空气墙好厚!

    墙的厚度和盘绕赫兰山下的小溪宽度差不多,延绵数里,只在这种有小桥的地方露个小口。

    半山腰处,亓官仪下了马,沿着山路绕到山后。

    定睛一睃,他闪身躲入旁边的巨石后。

    山的那一边果然就是敌军军营,现下大概是已接到了战书,军队正在集结。

    亓官仪侧首又看了看,正估算着敌军数量,肩头被人一拍:“喂!”

    他下意识地握住剑柄,回头定睛,目光霎然惨白:“你怎么……”

    他又蹙眉看向jack:“你帮她出来的?”

    jack没说话,悠闲地坐到一边歇着。司妍撇撇嘴:“你为护我周全而出其不意把我铐在屋里然后慷慨离去的潇洒背影真是感动我一脸。”

    “……”亓官仪只能说,“多谢夸奖。”

    “但我不赞同你的做法。”司妍目光从他面上扫过,踱了两步,扶着身前巨石看着山下敌军。

    亓官仪一喟:“你生气了?”

    “殿下认为呢?”司妍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男人行事霸气确实很有魅力,但是这件事,嗯……怎么说呢……”

    她觉得自己现下的想法很别扭,要命的是这件事根本就很别扭。

    如果此事中没有不可说的隐情,亓官仪这样毅然决然地舍己为她,她估计要直接感动得从了他的。但现下她很清楚这件事真正的安排,纵观全局,她既理解他不知情,又无法不窝火地觉得他确实差点坏事!

    所以她现下的感觉微妙极了,边被他这份担当感动,边在心里大喊亓官仪你个猪队友t_t。

    司妍沉默了一会儿后,又看向他:“算了,我也说不清楚。总之我用不着别人替我送死,该我自己担的责任我就自己担,谁比谁的命更值钱不成?”

    “可这不是你该担的责任!”亓官仪争辩道。

    “你觉得不是,我觉得是。”司妍肩头轻耸,“出发点不一样而已,凭啥以你的为准?你不想让我死,你就觉得我能心安理得看你死了?”

    这是不论有没有其他隐情都让她觉得不痛快的点。

    亓官仪一阵语塞,俄而气息一松:“回头再说吧,先办正事。”

    二人便暂且停止了争执,一齐观察敌军的动向。片刻后,一队弓箭兵上了山,伏在关后准备迎战。

    现下己方该是持盾吸引火力的军队上前了。司妍一睇jack,jack会意:“我去附近看看有没有意料外的情况。”

    不待亓官仪回话他便起身走了,避开二人的目光,jack当即跳回面板里。

    “联系制作组值班人员。”jack向系统发了指令,而后上传了空气墙的坐标,不提其他,只说,“发现未知空气墙,申请删除。”

    一时半会儿没等到回复,jack想了想,伸手关了游戏进度。

    “jack?”耳边传来司妍的声音,“好像……好像又出新bug了?亓官仪石化了!”

    “我让游戏暂停了一下。”jack抿笑注视着面板静等回复,啧嘴道,“你可以趁这会儿好好看看他。”

    话毕,他因自己语气里满溢的醋意而一怔。

    继而听到司妍道:“好好看看他……?为了减肥吗?”

    “……嗤。”jack回过神来一笑。他方才都忘了亓官仪又被司妍画了一张丑脸,这会儿看着很影响食欲。

    他没再与司妍通话,却忍不住自言自语:“你要是能对他现下的样子印象深刻就好了,或许你会有心思看看别人。”

    又过片刻,屏幕上弹出制作组的回复:已删除。

    jack恢复了游戏进程,自己也跳出面板。

    巨石后,正在无所事事地琢磨如果游戏还要继续维持暂停模式,她要不要趁机给亓官仪补个妆的司妍突然见亓官仪眨了下眼睛。

    然后就见jack打着哈欠走了回来。

    “怎么样?”司妍配合着问。

    “一切正常。”jack噙着笑说。

    山下,大军很快集结,准备反击。

    司妍目不转睛地看着,觉得大约在他们行至半山腰时鸣镝传信为宜。赫兰山虽狭长却不高,应有部分投石车投来的巨石可以投至山顶,滚落下来刚好一路轧过敌军。

    她便伸手执起腰间的小弩,亓官仪一握她的手:“多等一会儿。”

    “怎么?”司妍蹙眉,亓官仪凝神道:“等一半人马翻到山那侧,这样不管石头往哪边滚,都能轧着人。”

    司妍重新耐住心神。小一刻之后,羽箭带着哨音划空而过!

    “有探子!”敌军中一阵骚动,遂有人喊,“在东边!”

    同时,亓官仪小心地往后退了两步,压音道:“原路返回,快走!”

    第一波巨石砸向关隘,顷刻间砖石迸裂,连声惨叫中,一小撮军队向东赶来。

    三人在林间疾奔着,jack蓦地停脚:“等等!”

    “怎么了?”司妍也停住,亓官仪随之停下。

    “他们是骑马来的,时速比我们高,会追到我们。我们应该往南跑,走没有山路的地方下山。”

    jack言简意赅,亓官仪诧异道:“可我们的马在东边,若从南边逃走不能及时上马,还是会被追到。”

    “我没跟你商量!”jack明显有些火气,“你不懂,这是计算!我已经看到再一刻后的画面了,按照你的安排走,我们会被叛军吊在房梁上,跟练拳击的沙袋一样!”

    他说罢当机立断,率先向南折去。

    亓官仪看向司妍:“他……”

    “听他的!”司妍在这种抉择上自然更相信jack,但她没法跟亓官仪解释这个世界观问题,只能也说一句“这是计算!”然后转身追jack去。

    三人便就此南奔,不过多时,山脚下那条标志性的小溪已映入眼帘。

    “啊!”乍闻jack一声惊叫,司妍不急回神,但觉脚下一空!

    眼花间只见地上乍现一个深坑,定睛时,则已身在坑中。

    摔得浑身发酸。

    “哈哈!抓着了!”敌军嚣张的笑声和马蹄声一并传来。

    片刻后,他们被叛军吊在了房梁上……

    跟练拳击的沙袋一样,脚下还栓着铁锭。

    .

    司妍石化了好久,一时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个变化比龙卷风还快的剧情转折;jack石化得更厉害,面色发白地思索着计算偏差的问题,仿佛世界观都崩塌了。

    亓官仪最惨,他摔的位置倒霉了点,现下还昏迷着。

    三人就这么被捆着手腕吊在房梁上,像三个沙袋,脚下还栓着铁锭。

    外面的阳光渐渐西斜,从明黄转作红晕投进屋中,亓官仪在被阳光晃了一会儿后转醒。

    他皱着眉缓了会儿神后看清了目下的处境,不可置信:“又被俘了?!”

    “……”司妍对于造成他二次被俘的结果深表内疚。

    亓官仪深吸了口气看向jack:“你说的计算是……”

    “我的错。”jack没精打采地低着头,看了看司妍,“我忽略了人工智能的发展。”

    他说着深吸了一口气,但在他说出下一句话前,门“吱呀”一声被退了开来。

    三人都是背对着门被吊着,亓官仪艰难地回了下头,压音告诉司妍:“这是叛军首领夫人。”

    你们见过啊?

    司妍一时紧张,旋即又定下心神:没事没事!亓官仪现下丑得连亲妈都认不出!

    首领夫人踱着步子走到三人面前,司妍浑身发冷地打量着她,又惊诧于她的容貌……

    居然是个……人畜无害的……萝莉脸?!

    首领夫人驻足扫了眼亓官仪:“呀,七殿下?你又来啦?”

    司妍目瞪口呆:连声音都这么软糯甜美???

    亓官仪目瞪口呆:被认出来了???

    他倒吸气看向司妍,于是司妍也get到这个点。

    她颤抖着问眼前的萝莉脸首领夫人:“你……认得出他?”

    “为什么认不出啊?”首领夫人端详亓官仪一会儿,夸赞道,“哎你这妆不错,挺会玩儿啊?”

    这特么什么人设……

    司妍抱歉地看看亓官仪,想说对不起啊虽然把你画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但是化妆高手还是能认出的……

    接着她惊悚地看向jack,想从他那儿得到个解释,然后发现jack也在诧异地看着首领夫人。

    首领夫人认认真真地把他们三个都“欣赏”了一遍,抱臂欣慰而笑:“不错,真不错。这么多人给我玩儿,不止有美女还有美男。”

    司妍听得云里雾里,但并不妨碍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要干什么……”她警惕地看着首领夫人,对方嘻嘻一笑,上前挑起她的下巴:“你们三个是一起惨叫求饶呢,还是一个一个来?”

    你特么……变态啊?!

    司妍躲也躲不开,惊惧交加地盯着她。

    她的下一句话是:“啧,从最漂亮的开始来吧!”

    司妍当即要哭出来!这就想跪下求饶!立时要哭喊不你放过我!结果发现……

    她看向了jack。

    司妍:“……”

    对哦,有莱昂纳多的这张脸在,她凭啥认为自己是三个人里最漂亮的?

    便见jack奋力向后躲着:“你你你……你别过来!”

    首领夫人含着笑撕开了他的衣服。领带、外套、衬衫先后落在地上,司妍看着jack赤|裸的胸膛,悲愤中还是没忍住咽了口花痴的口水。

    首领夫人葱白纤长的手指在jack胸前一抚而过,带着几分挑弄,天真无邪地眨眨眼望向他,说出的话却是:“你想怎么死?”

    “你你你你……”司妍深感jack的崩溃,急中生智:“回面板!”

    “我回不去!!!”jack仰天长啸,“剧情进行中为防止世界观崩塌我回不去!!!”

    司妍:“……”

    首领夫人又摸了他一把,笑意不变:“美人儿你渴不渴?喝口水吧?”

    jack会答应就是脑子有坑,不过他不答应也没什么卵用。

    司妍眼看着首领夫人拿出一个小瓶,jack嘶喊:“这是什么!下毒是犯法的!”

    司妍看着查看面板的显示深呼吸:“不……这是kose雪肌精化妆水。”

    jack:?????

    司妍用过这个,夏天用很舒服,补水效果好,感觉清爽不黏腻,长久使用还美白。但是敏皮和角质层薄的菇凉是不能用的,主要原因在于……它酒精含量高。

    而且应该不是可食用酒精……

    她边想边痛苦地别过脸,耳闻jack被灌雪肌精的动静,心惊胆寒。

    “你他妈有病吧!!!”jack被灌之后破口大骂,胃中一股酒精和香气混合的味道搅动着,他想吐又吐不出来。

    “好吧,让你缓缓。”首领夫人嫣然一笑,继而踱步走向司妍。

    jack旋即停止干呕:“你等等!我还能再喝一杯!蘸着纸膜吃也行!”

    但首领夫人没理他,手指勾上司妍腋下的系带。

    “你住手!!!”jack和亓官仪同时怒喝,二人相视一望,jack牙关紧咬,“我来!我很好奇你还能干什么!”

    亓官仪则道:“上次你被你夫君拦住的事,你不想试试了吗?”

    首领夫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看jack又看看亓官仪,最后落回司妍脸上,饶有兴味地一点头:“有趣!”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盛世妆娘.》章节(正文 第67章 KOSE雪肌精化妆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妆娘.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