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妆娘. > 第66章 雅诗兰黛倾慕唇釉210号

第66章 雅诗兰黛倾慕唇釉210号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司妍醒来后听到的头一个消息是亓官修的身体状况不太好。

    “五哥原本身子就虚,要靠江湖人士传内功补着。近来为云离的事连日奔波,更无暇联络江湖人士,一松下劲来便不行了。”亓官仪说着叹了口气,看看司妍,又道,“我和九弟商量着,将五哥先送去旁边的默州稍作修养,你一起去吧。”

    司妍摇摇头:“我能帮你们解决那道墙的事。”

    “当真吗?”亓官仪蹙眉,“你若只是想试试,就还是算了。到底是战场,把命丢了可没有后悔药可吃。”

    司妍看向jack。

    她自己是不敢说一定能解决问题的,但如果jack这个系统npc说能,那就是能啦!

    jack抱臂倚在柜边,察觉到她的目光后看了看他们,向亓官仪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但我不能告诉你。”

    亓官仪额上青筋一跳。

    司妍干笑着假作看不见,问他:“主帅还是五殿下,对吗?”

    亓官仪点头,她便说:“那我想去主帐一趟。”

    “去主帐?”亓官仪倒没阻止,怔了一瞬后只说,“那我去给你寻套男装。”

    司妍立刻道谢,想想那些兵哥哥帅气的铠甲,她还略有点小激动呢!

    至于为什么要去主帐,是因为她考虑到了一个小细节——不论解决这个问题的主意是谁出的,最大的战功最好能归到亓官修身上。

    否则他无功而返,而与云离的关系却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云离就完了;如果朝廷在追究一下他擅离军营的事呢?那他和云离都完了!

    倘若能拿下赫兰关,则至少足够将功抵过,八成还够另记一功的。毕竟赫兰关已经让将领们头疼了那么久,估计现下谁攻破了这里,都能让大家心服口服喊爸爸!

    司妍边随着亓官仪往军营走边同他说这想法,亓官仪安静地听完后一哂:“心真细,听你的。”

    司妍心里被他夸得挺开心,志得意满地打算待会儿把这想法跟其他人也说一遍。待得进了主帐真正“开始演讲”,发现气氛和愈想的不太一样……

    主帐中,亓官修坐于主坐,两侧是亓官仪和亓官保,再往后是jack和云离。司妍站在中央三言两语说完,亓官保哼了一声:“也就是说,这事主要靠jack?信得过吗?”

    他说着看向亓官仪,眼底隐有几分轻蔑:“七哥您脑子进水了?”

    亓官仪气定神闲地抱臂:“我信不过他,但我信得过司妍。”

    无辜中了两枪的jack还没吭声,云离插话道:“我看这位胡人大哥挺靠谱,之前和司妍做戏打擂的就是他,既让司妍赢了,又没让别人看出有假。再说他对司妍也很好,不会瞎出主意看司妍进退两难的。”他边说边朝jack一笑,“是吧jack?”

    面色苍白的亓官修睃了云离一眼:“是什么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事交给七弟办,我放心,其他人不行。”

    司妍:……你们等等?

    她明确地觉出几人话语中剑拔弩张,平静的场面其实一片混乱。

    总结一下,亓官保是既要呛jack又要呛亓官仪,云离支持jack,亓官修反对jack而支持亓官仪……然而亓官仪在这件事上是支持jack的!

    司妍凌乱了几秒钟,咳了一声:“几位,你们……先把阵营划明白点,咱再接着聊?”

    “……”几人相互睃了一眼。

    几道寒光从司妍身前脑后划过。

    “交给我吧。”亓官仪道,“具体事宜我来把关,出了岔子罪名我担,五哥好好养病。”

    亓官修看看亓官仪又看看jack,沉思了一会儿,终于点了头:“好。”

    “五哥!”亓官保试图阻止,反被亓官修抬手止了话。亓官修拉开抽屉取了两块腰牌丢在桌上:“司姑娘和jack一人一块,有事方便随时进出军营。”

    “好。”司妍当即上前拿了过来,jack刚要离座也去拿,被云离一喝:“你等等!”

    云离瞪着他,先一步起身去拿了那块腰牌,折回来转交给jack:“你离五殿下远点,不然我跟你拼了!”

    司妍:“……”

    她差点忘了,jack一碰五爸爸,五爸爸就想#¥%……了他。

    怪不得云离根本没闹清情况就无条件支持jack和她在一起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云离你个诡计多端的小受……

    .

    于是之后制定具体方案的过程,也是一言难尽。

    其实几个男人在这种大事上都很严肃,就是偶尔忍不住就要呛对立方一句,司妍在他们中间夹着,感觉自己在看一场情景喜剧。

    两天之后,在亓官修去默州养病之前,大致流程终于定了下来。

    jack私底下跟司妍商量的是,先将溪边的尸体清开,而后在两方开战的瞬间修掉那堵空气墙。但空气墙的部分司妍没法跟亓官仪他们直说,就只能说先把尸体清掉的问题。

    关于空气墙的事她则扯了个谎:“他们胡人那边有记载,说这种墙是怨气所化。尸体堆积得太多了,所以怨气凝成了一堵墙,又因是怨恨同胞不给他们收尸,所以只挡得我军过不去,却不阻敌军过来。”

    “……”她说完后,三位皇子怔然互看了一眼,亓官修道,“你们弄错了,是先有的墙,才导致那么多人死在那里。”

    “殿下亲眼见过吗?”司妍死咬着自己胡编乱造的观点,“之前关于那道墙的传言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jack这里是有记载的起源。不信的话咱可以试试,差人趁夜将墙下尸体收殓回来,而后再向敌方宣战。”

    亓官修迟疑着看向亓官仪,亓官仪则看着司妍:“她不是会拿大事说笑的人,我信她。”

    “七弟……”

    “我也不是会拿大事讨好女孩子的人。”亓官仪一扫亓官修,又问司妍,“还需要什么特别的安排吗?”

    “嗯。”司妍点头,“为了保证我军不吃哑巴亏,冲上去的第一拨人用于吸引火力,扛着盾上去。我们查到先前阵亡的士兵大多是被赫兰关半山腰上放下的乱箭射死,这一波人上去后不用进攻,持盾废掉他们的箭就可以。”

    亓官仪点头:“然后呢?”

    “敌军再强,箭矢也是有限的。他们不会把所有的箭都用在这一战上。”司妍语中一顿,又说,“我们需要一个人在开战之前混到敌军那边去,在他们大批人马出关反攻的时候递出暗号,直接上投石车之类的重武器。”

    “……这个没有必要。”亓官修反驳道,“他们出兵,我们也出兵就是。历来都是这样打,不必派人先行遣进去,可能反会暴露目标。”

    “我知道历来都是这样打。可是现下若能减少伤亡,可以增加战功啊五殿下。”司妍摊摊手,“您想救自己、救云离,我也不想去浣衣局啊,咱把这仗打得漂亮点最好。至于暴露目标嘛……那是派进去的人引起怀疑了才会,找个不会引起怀疑的就是了。”

    几人相互交换了个神色,各自思量着点了头。司妍即道:“我去就可以了,他们不会胡乱怀疑一个女人来自军中。”

    “不行!”亓官仪和亓官保同时一喝。

    她的目光在二人间一荡,亓官保深吸了口气:“你和亲的时候到过他们主城城下,或许会被人认出来。”

    司妍胸有成竹:“我可以给自己化个妆,能化得亲妈都不认识。这事儿七殿下能证明。”

    七殿下:“……”

    而后他道:“我陪她去。”

    司妍:“?!”

    亓官保和jack目光一凛。

    司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拦他——其实真正让她胆子这么大的原因不是化妆技术,而是jack可以提前给她存个档。如果失败了就回存盘点重来,避开上一次的问题即可,来个三五次总能成功的。

    “不用……”司妍见亓官仪踱步过来,滞了一会儿拍胸脯,“我肯定没事,我这么怕死的人绝对不会干送死的事的!”

    “嗤。”亓官仪见她这样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怕死不禁一笑,一拍她额头,“那是敌军眼皮底下,你哪来的这么多自信?我也去,不跟你商量。”

    司妍:“……商量商量嘛,有话好说啊?”

    亓官仪撇嘴:“不商量。”

    jack蹙蹙眉,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先回去歇着了。”他边往外走边向司妍打了个响指,“有事随时叫我。”

    他出帐后不过片刻,司妍听到耳边又一声哈欠。

    “……你怎么回面板了?”她在交流界面里问他,那边的声音哈欠连天:“反正一时半会儿我在不在都无所谓,在面板里比较舒服。”

    .

    为了防止有人走漏风声,他们决定在司妍帐中化完妆后,直接从她这里前往赫兰关。于是到了约定的时日,司妍又一次愉快地玩起了亓官仪的脸。

    她给自己只是画了个与和亲那日截然不同的大浓妆而已,但看着亓官仪这张传统式的帅气男人脸,她总忍不住动手毁一毁的恶趣味。

    亓官仪看着她明显险恶的笑容眉心一跳:“你又要给我画脓包?”

    “不不不,那多没创意。”司妍边说边从袖子里抽了支唇釉,“啧,雅诗兰黛倾慕唇釉210号!我男神代言的牌子!”

    亓官仪睃她一眼:“男神是什么?”

    “就是偶像,想追他想嫁他想睡他!”司妍一边说着一边拧开唇釉,抬眸一瞧,见亓官仪还睇着她,又一哂,“说说而已,其实还是要保持距离的。距离产生美,永远追不着的才叫男神!”

    亓官仪“哦”了一声,她说了句“闭眼”,一刷子毫不留情地从他额角直划到下巴。

    这支210号是时下正热门的豆沙色,稍微偏紫一点。妆感漂亮,持久度也好,适合秋冬天、适合日常妆……也适合描个大刀疤。

    司妍用这支豆沙色画完了主色,又摸了阿玛尼黑管#603出来,在边边角角加一些重色的痕迹。让伤口看起来凹凸不平,深浅皆有。

    光一道疤自然还是不够的,她画完后认真端详了他的脸一会儿,又在脸颊上添了一块儿青、额角上加了一片肿,最后又在左眼皮上涂满了nars吉隆坡盘里的那个暗红,看上去就像遭遇了家暴(?)。

    “好,我很满意!”成妆之后她掸掸手,拿过镜子来给亓官仪看。

    “咝……”亓官仪深吸了口气,失笑,“可真是丑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那是!”司妍边笑边收拾化妆品,安静了一会儿,听到他问:“那你是对我这个样子印象更深,还是对我本来的长相印象更深?”

    “……”她愣了愣,扭头一看他,笑起来,“当然是对你本身的长相印象更深!你不用心里压力这么大,你英姿飒爽帅破天,大家都知道哈!”

    “那就好。”亓官仪轻笑着对着镜子又看了一会儿,起身从她背后一把将她揽住,“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嗯?

    她轻咳了一声,不太自在地从他怀里挣出来,转身看看他:“说呗。”

    “你是个特别好的姑娘,明明自己处境也不好,还要替五哥和云离考虑。”他凝视着她,夸得一点都不委婉。

    “唔,那个……”司妍不好意思地强扯出一笑,“也不是啊,也是为自己考虑。我希望五殿下立个大功,然后顺便为我说说话,他证明我在其中出了力,我就犯不着去浣衣局了嘛!”

    毕竟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让大家直接相信是她立的功很难,只能曲线自救。

    “但我之前说过,我不会让你再去浣衣局的。”亓官仪一声低笑,“我也不能让你冒险死在战场上。”

    司妍正一怔,他双手握住她的肩头一提,提得她双脚离地。司妍惊叫着被他拎着向后退去,直至后脊在帐中立柱上一贴,同时腕上凉意袭来,听到“咔嗒”一声响。

    她下意识地抬手,抬至半空再抬不动。定睛看去,才见自己两只手腕皆被铐住,锁链还绕在柱子上。

    “你……”她错愕地看着他。

    “乖,我肯定活着回来。”亓官仪轻松地一笑,“毕竟你把我画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亓官仪!”司妍一声怒喝,换来他在她额上的轻轻一吻。

    她滞了一瞬后又道:“你别闹!这事我能办,你放开我!”

    “我也能办,就不放开你。”亓官仪开玩笑般地笑着,还挑衅似的在她额上谈了个响指,转身就走了。

    司妍脑中嗡地一瞬乱了。

    只有玩家才能提前存档,游戏角色并不能。而且,就算她提前在这里存下,如若她不死,也没法把档读回来。

    “jack……”司妍打着寒噤定了定神,“你、你帮我在这儿存个档,然后……如果亓官仪出事了,你就杀了我,把档读回来重新开始,行吗?”

    “……抱歉,不行。”jack的声音饱含歉意,“npc不能对玩家动手,否则会启动自毁装置。”

    司妍怔怔:“那我自杀……?”

    “自杀也不行,玩家自杀等同于终止游戏的操作。”jack平静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冷漠。

    那怎么办……

    司妍呼吸不紊地抬头看向那道帐帘,亓官仪揭帘离开的画面好像一次次在眼前重复着。

    可是,已经看不到人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盛世妆娘.》章节(正文 第66章 雅诗兰黛倾慕唇釉210号)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妆娘.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