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妆娘. > 第63章 Laduree迷你浮雕腮红

第63章 Laduree迷你浮雕腮红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桃运神戒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曲明城中待了小两日,司妍和亓官仪都觉得有些进退两难。

    他们在出门前,都因事态紧急而无暇折去五皇子府花时间查典籍,又因亓官仪准确判断出的地方只有两个,先后都走一遍也比查典籍省时,他们就直接带人出了京。

    然而却没想到,昭江云家和曲明云家,都一口咬定没有云离这号人!

    这就很尴尬了。但凡他们承认这是自家人,亓官仪都可以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两边都说家里没这人……他们便要先行判断哪一方说的是真话,才能再查下一步。

    不过现下二人已在曲明,如若再折回昭江,就又要费一段时间。是以亓官仪决意一赌,自己仍从曲明云家入手,同时派了部分侍卫折回昭江,替他先行在那边查上一查。

    曲明云家的堂屋里,家中主事的一众长辈也很是焦头烂额。

    几人聚在堂屋里,一个年纪稍轻的直抹冷汗:“大哥,咱就这么瞒着不说,这能成吗?人家可是京里来的皇子,一旦知道咱扯谎骗他……咱全家都得把命撂在这儿!”

    另一个则叹气:“你这话没错,但你瞧瞧云离现下什么样子。让这位皇子殿下见了,你怎么知道他一怒之下,咱会不会也把命撂在这儿?”

    又一个道:“是啊,你们想想,堂堂皇子亲自带着人来找,这明摆着情分不浅呐!真让他就这么见了云离,咱担待得起吗?”

    “也是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能结交上皇子!”

    “可不?只怕还不止结交皇子。你们没听说吗?来的这是七皇子,皇后娘娘生的;但同来的那个姑娘,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女官。云离这几年在京里……混得着实不错啊!”

    “……”

    屋子里一片七嘴八舌,坐于主坐的族长则一直没开口。他静听着众人争执,待得他们争执得差不多了,才深缓了口气:“行了,还照原本的主意办吧。”

    他疲惫地摇了摇头:“瞒着,谁也别提。等这位七殿下走了,咱也不再管云离了,把他赶出家门便是。若他还有本事再去京里一次,也随他,他到时便是去告咱们一状,皇子殿下也不至于再杀过来替他出气,比现下就见着人稳妥。”

    “哎,好吧……”底下刚有人一应,族长看向门口目光微凛:“噤声。”

    众人循着望去,遥见亓官仪正带着人过来,纷纷换上了笑脸,起身相迎。

    亓官仪身侧,司妍拽了拽他的衣袖:“殿下觉得云离有几成可能在曲明?”

    “七成。”亓官仪道,司妍惊诧:“七成?!那还废什么话啊,直接搜吧!”

    亓官仪一瞟她:“你当这些望族大宅这么好搜?哪个没点暗道密室?还是得先从他们嘴里问。”

    二人说着已走近了,亓官仪不再看她,目光平静地扫过屋中众人:“打搅各位了。”

    “不打搅、不打搅,帮殿下办事,应该的。”族长一副谦和模样,赔着笑请二人落座。亓官仪在八仙桌右侧坐下,司妍也没瞎客气,被他一睇就坐去了左边。

    随来的侍卫在两旁侍立得齐整,将整个堂屋中都压了一层肃穆。一时也轮不着司妍说什么,她就喝着茶听,发现亓官仪真是——一颗红心!装满黑水!

    他这个聊天方式太坏了,司妍估摸着,他若不是个皇子,对方可能已经打人了。

    亓官仪根本就不明着提正事,坐下来就跟人家闲话家常,聊聊家里多大产业啊?多少亩地啊?有几个孩子啊?最大的孩子多大啊?

    在人家答了自家最大的孩子今年多大了之后,他呵呵一笑:“那云离呢?”

    族长:“……”司妍眼看着人家额上青筋一跳,还得笑着说殿下您真会开玩笑,我们家没这号人。

    然后亓官仪也不继续逼问,喝了口茶又聊别的。比如曲明城有什么好吃的?有什么好玩的?哪里风景好?

    一屋子人就开始给他介绍名胜古迹还有当地特产,他笑眯眯地听,听着听着嘎嘣扔出来一句:“这竹筒饭,云离爱吃甜的还是咸的?”

    “甜……”果然就有人没反应过来!

    屋里一瞬间的寒冷,那人不得不赶忙打圆场说在下是说甜的好吃,殿下您一定得尝尝,出了曲明可就吃不着这个味儿了!

    司妍算听明白了,他这样密集的套话,对方决计会有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而破绽再露个三两回,估计他们自己都不好意思死扛着说自家没这号人了,到时候自然可以再开门见山地问下去。

    便见亓官仪又喝了口茶,搁下茶杯刚欲再言,院中忽传惊叫,继而脚步声迭起!

    顷刻间,堂屋中一众侍卫长剑出鞘,亓官仪眸光微凛,抬手示意他们不许妄动。

    司妍在紧张中侧耳倾听,很快,她听出这脚步声整齐得令人咋舌。

    这分明是几十上百人的脚步才能踏出的声响,但齐得只有一个声音。让她想起了现实世界的国庆大阅兵……

    满屏的大长腿!满屏的高颜值兵哥哥!

    片刻,那方的人从院门前的石屏后走了出来,左右各一列,身上的铜色铠甲与亓官仪身边的侍卫一般无二。

    接着,一身穿银甲的男子走了出来,斗篷在他身后披着,在阳光下显得威风凛凛。

    司妍目瞪口呆:五爸爸?

    亓官仪微滞后起身迎向门口:“五哥。”

    “有劳了。”亓官修颔首,目光转而看向他身后的云家众人,“云离呢?”

    主事的族长上前道:“殿下,这里头有误会啊!我们刚才还跟七殿下解释呢,您说的这位云离,他不是我们家人,可能是昭江云……啊!!!”

    一声惨叫中,众人只觉疾风一闪,再定睛时,便见族长紧靠着屋中柱子,脸上冷汗直淌。

    而亓官修手中的长剑刺穿了他的左肩,一直钉到柱子上。

    “你是曲明云氏的族长,你叫云湛,是云离的大伯;你二弟叫云沿,三弟叫云潭。云潭便是云离的父亲,他还有个女儿,今年八月满十六岁。”亓官修握住剑柄的手略往前一推,“告诉我云离在哪儿,无论是死是活我都带他走。你若不说,我杀你全家。”

    堂屋中一片死寂,司妍已然被五爸爸的气势吓傻了。

    连亓官仪都显出了惊诧:“五哥……”

    .

    地窖里,云离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浑浑噩噩地在这里趴了半辈子。

    他不知道长辈们现下是否在打什么别的商量,但是他们先前都要把他带上去问话,再做一做所谓的“驱鬼”的,这两天却没了动静。

    或许他们想让他直接死在这儿?云离这般想着,对这个结局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自己的死状会这么惨。

    他好歹也算生得不错,现下身上却一块好皮肉都没有。他额上破了道口子,流了好多血,糊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云离想抬手擦一把,可手上使不上力气,他手指动了动,便觉身下垫着的草席上也是黏糊糊的血。

    他深深地缓了两息,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缓地道了句:“有水吗?”

    不让自己显得更惨,是他死前能维持的仅有的尊严了。

    不远处响起一声:“什么?”

    然后有人走过来,脚步声越来越近。云离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模样,但知道这人是看着他的家丁。

    他便又道了一句:“有水吗?我擦一下脸。”

    “你事儿还挺多!”对方粗着嗓子骂道,云离骤觉一只脚狠踢在他腰间,又重重地踩在他背上。

    他背上那一片全是伤,被这般一踩,直疼得他说不出话来。

    “果然是被女鬼附了体了啊!都这般模样了,想的竟还是你那张脸?”那人嗤笑着,一撸袖子,踩在他背上的脚狠命一碾。

    云离疼得眼前发白,紧攥住拳不说求他的话,下一瞬,背上乍然一轻。

    同时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溅洒下来,再然后,听到物体沉重的倒地声。

    他屏住呼吸,又听到来自于其他人的脚步。

    有人抓住了他的胳膊,继而用力地要扶他起身。

    云离一悚,强挣起来:“你们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云离!”黑暗中传来的喝声带着颤抖,在他脑中一震。

    “我来晚了。”亓官修没忍住鼻中的酸楚,扫了他一眼,仗着他看不见,抹了把眼泪,声音平静如旧,“跟你说了让你直接回京。现下朝廷的粮草已经送到了,你这是何苦?”

    云离好似沉浸在他的声音中傻了,滞了好一会儿才答道:“我想帮你……”

    “谁用你帮?”

    “我也想帮我自己一把。”他苦笑了一声,“我总在想,若我能做一件大事,旁人是不是就不会那样反对我与你在一起了?我……”

    “行了。”亓官修不屑的笑声在他耳中一荡,云离的声音失落地停住,他却又笑起来,“主意不错,可你要是死了呢?你眼睛一闭什么都不管了,我怎么办?你要我今后几十年一心投在怎么让你葬进皇子陵的问题上吗?”

    几步开外,司妍又觉得感动又觉得牙根发酸。她做夸张状倒吸着冷气一扶腮帮子,就被亓官仪横了一眼。

    亓官仪噙笑看着她:“羡慕吗?”

    “并不!”司妍横回去,“感人归感人,羡慕就算了。这种要和全世界作对的爱情……我是不想体会。”

    “……嗯。”亓官仪挑眉瞧瞧她,闷了会儿,“你生气了?”

    “没有!”司妍否认道。

    其实她心里是不太痛快。

    这一路走下来,她不得不承认亓官仪确实挺体贴、人格魅力也能打个高分,她当真有些动心,觉得和他谈个恋爱还是挺有趣的。

    但是!就在刚才!宫里来了信!说皇后娘娘震怒,又把她发落到浣衣局去了!

    这种感觉多讨厌啊!谁愿意自己的爱情故事里有个《白雪公主》里的皇后、《灰姑娘》里的后母这种boss级配角瞎搅合啊?

    于是她就想,要不还是划清界限吧!趁着她还没对亓官仪感情深入就转头远离还是比较好的,若不然,深入了再分开——伤心啊!不管皇后怎样都不分开——送命啊!

    司妍冷着脸,耳边传来“唰”地一声撕纸声。

    她一扭头,发现他撕的是宫里送来的那封信。

    司妍:“干什么?”

    “不理它。”亓官仪又撕了两撕,“我跟五哥一起立个战功,然后再回去。”

    他边说边看向她:“你也先别回去受罪,跟我们一起去边关吧,我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你搁下。”

    司妍:“……”

    他这么平静又诚恳的口气,怎么总让她莫名觉得无法拒绝呢?

    然后当晚他还强拽着她出门了,偏说是去什么特别好的地方,就算是她心情不好也得去,不然就来亏了。

    司妍拗不过他只好同去,另外亓官修也出于对二人的感谢而一道同行。

    待得跨进那幢三层小楼,司妍一抬头,僵住。

    什么鬼……

    化妆品汇总集市吗?

    她陷入了不知该继续生气还是该愉快买买买的两难境地,亓官仪用胳膊肘一拱她:“来都来了,好歹看看嘛。”

    对吼……

    司妍便说服自己折了个中,放心地逛了起来。

    开着查看面板,她沉浸在满眼的商品名中,觉得这里简直是天堂。

    “哎呀纪梵希小羊皮……”司妍奔向一个架子,在她往手背上涂了几个颜色,问亓官仪哪个好看的时候,他有点尴尬地努力判断起来。

    末了他还是只能一声轻咳,含糊道:“要不都买了?”

    “……不要!”司妍一瞪他,决绝地把手里地几支都放回去,走向下一个架子。

    “咝……拉杜丽小浮雕!!!”她看着木架上的一排小圆盒癫狂了。这是她车祸前不久刚推出的东西,她还没来得及买。

    家的东西一贯颜值逆天,这个小浮雕也做得很精致。分量是常态大浮雕的62.5%,但价格比大浮雕便宜一半还多。

    一个大写的物美价廉!

    司妍擦了点在手上抹了抹,感觉软糯的粉质好像和大浮雕没什么差别,上色度似乎比大浮雕还强一点。

    这个系列总共就十个色,她在胳膊上各蹭了一条,再度看向亓官仪:“这个……殿下能帮我挑挑吗?”

    “……”亓官仪崩溃地一扶额头,一脸“给我个痛快吧”的表情。

    旁边无所事事的亓官修探头看了一眼:“七弟你个废物点心。”

    亓官仪:“……”

    亓官修握着司妍的胳膊教他:“你看啊,一到六带闪,后四个不带。二号这个淡紫在女孩儿脸上显白,四号、六号和十号呢,虽然颜色完全不一样,但都是比较显元气的颜色。五号这个呢……”

    亓官修微笑地停了话,问亓官仪:“你怎么看?”

    亓官仪木讷状:“暗红啊……看起来像被打了?”

    “不,这个肯定又显白又元气,健康红润的那种。”亓官修风轻云淡。

    司妍深刻地感觉到,亓官仪好像快给他五哥跪下了。

    她一拍他的肩头,递了个鼓励的目光:挺住,别跪!不要气馁!比他差不是你的错!我也不敢跟他比的!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盛世妆娘.》章节(正文 第63章 Laduree迷你浮雕腮红)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妆娘.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