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妆娘. > 第61章 ipsa流金水

第61章 ipsa流金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曲明城。

    云离牵着马踏进城门的时候,熟悉而又陌生的街景令他周身一震。

    他驻足看去,似乎一切都与离家那年一模一样。

    这是个苗汉两族混居的小城,城中居民服饰风格各异。在卖首饰的摊上,汉家姑娘喜欢的珠钗首饰与苗家爱用的苗银饰物摆在一起。

    首饰摊旁,卖竹筒饭的婆婆笑容和善地等着客人,云离走去买了一份,客气地跟她打听:“婆婆,请问现下城南的云家,是何人做家主?可还和三年前一样?”

    “城南云家啊……”那婆婆想了想,点头道,“没换人,还和三年前一样!”

    云离心中微滞,又问:“那您知不知道云家近几年收成怎么样?粮仓可是满的?”

    “收成好着呢!”婆婆说起这个便笑起来,“去年秋天大丰收,云家的粮仓满得都装不下。家里人倒也大方,存不进的米便以三成价卖个城中街坊——这不是跟送一样吗?你手里的这个竹筒饭啊,就是我当时跟云家买的米做的。”

    原是自家的米做的。云离喉中不禁一噎,低眼看看手里的竹筒饭,心下五味杂陈。

    他向卖竹筒饭的婆婆道了别,继续向南走去,穿过几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过几条萧索空荡的街道,左拐右拐地不知走了多久,那座许久不见的大宅子终于出现在眼前。

    云府。

    云离望着门上匾额深缓了好几息,将马拴在了旁边的木柱上,上前去叩门。

    “笃,笃。”门环在木门上磕了两下,府门便打了开来。

    开门的小厮看起来比云离还要更年轻些,迟疑地打量着他:“您是……”

    院中正拎着水桶走过去的仆妇则倒吸一口冷气:“离公子?!”

    她把水桶一扔几步冲到门口,挥手让那小厮进屋别吭声,自己也压低了声音:“您怎么回来了?您知不知道……”

    “我知道。”云离笃然地一颔首,又道,“但我有些要紧事,必须回来。你让我进去,我去向爹娘见个礼,然后去见各位叔伯长辈。”

    这仆妇只觉他但凡进了这道门,便无论如何都不能活着出去了,想把他劝走。可在云离的注视下,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僵了须臾后道:“那您……能跟各位爷服个软,便服个软。您要知道,依云家在曲明的地位,您要娶个好姑娘不是难事,您别死犟着惹长辈们生气。”

    “嗯。”云离点了点头。仆妇往旁边一退,他跨入门中。

    想了想,他又道:“我妹妹……已经嫁人了吧?”

    “是,去年年末嫁出去的。是个好人家,听说过得不错。”仆妇回道。

    云离轻喟:“那就不必告诉她我回来了。让她跟夫家好好过,别提我这当哥哥的。”

    他说罢,径直往里走去。一路上不断有年头长些的仆人认出他来,面上按捺不住的讶色像是见了鬼一样。

    云离只觉得,好像四处都弥漫着嫌弃他的情绪。

    这样浓重的嫌弃是他在五皇子府从不曾感受过的,以至于在走到父母的住处前时,他已然连自己都在嫌弃自己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个怪物,和这个家格格不入,没有人会喜欢他。甚至,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希望他就此死了。

    云离又往前走了两步,发现昔日熟悉的小厮已然傻在了门边,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他苦涩一笑,轻声道:“我回来了,有劳禀我爹娘一声。”

    小厮强咽了口口水,逃也似的跑进堂屋。

    片刻后,堂屋中的茶壶与一声喝骂一并飞出:“滚!!!”

    .

    宫中,司妍陷入了只恨自己不是福尔摩斯的迷茫。

    几日前,她跟司婉司娆说得把盖了亓官仪印的纸要回来,琢磨着若司娆拿不出,那亓官仪的怀疑便十有八|九是对的。

    当时司婉应得很干脆,司娆犹豫了一会儿也答应下来。

    但结果……两个人折回住处一趟,回来都告诉她找不到了。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法律上讲究证据,一是要彰显公正、使人信服,二也是因实打实的证据才是靠谱的逻辑链。毕竟人心极易有偏颇,没有真凭实据而做出的判断很有可能是偏见导致的。

    那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是司娆下的毒怎么办?放弃理智,相信直觉?或者换个思路想想,比如是司婉司娆联手作案……?

    不能够吧!她没那么招人恨吧!

    司妍趴在妆台前垂头丧气,恹恹地将化妆水磕在手上做护肤,撇撇嘴,觉得人不顺起来真是……连做护肤都不顺!

    这个月尚工局来送护肤品的时候,给她用查看面板扫了一眼,发现送来的水是ipsa流金水。这东西在网上也很火,据说温和不刺激、敏皮也能用,还易吸收、去闭口什么的,但是她的使用感受是……聊胜于无。

    她甚至连“易吸收”这一条都没感受到,那还是在现实世界中敷纸膜的感受。现下只能拿手拍,就显得更鸡肋了。

    司妍便想换一种用,她觉得如果有菌菇水雪肌精金盏花水都好啊,然而尚工局告诉她说:“近来前方战事吃紧,暂且弄不到那些了。”

    司妍呆滞脸:战事吃紧跟宫女们的护肤品到底有什么关系?宫里的护肤品是从叛军那边“进口”的吗?据她所知并不是啊!

    神设定……

    然而如此这般,她也没别的办法,尚工局提供不出就是提供不出,她暂时只好拿这流金水凑合凑合。

    无所事事地又过了一个上午,午睡起来刚化完妆,司妍听说贵妃传她去。

    司妍进殿一施礼,就见贵妃的倦容上浮着笑意:“阿妍快来。小九的信可算到了,这回还有你一封,本宫没拆,你自己看吧。”

    近几日,贵妃都忧心忡忡的。

    亓官保原是每一旬给贵妃写封信。但近来大约是战事吃紧的关系,他的信没及时送到。司妍掐指算了算迟了有六七天,贵妃这个当母亲的心里当然煎熬得厉害。

    司妍轻松一哂:“奴婢就说九殿下肯定不会出事,娘娘偏安不下心来。”

    “唉,其实本宫也知道,如若真出了事,肯定会有急信过来。”贵妃边苦笑边将信递给她,又自嘲说,“庸人自扰嘛,没法子。”

    司妍接过信,有宫女在贵妃身边给她添了张圆凳,她坐下|身拆信来读。

    刚读至一半,司妍周身猛打了个寒噤!

    云、云离……回家了?!

    他的家人会打死他啊!

    司妍惊吸了口冷气,正读亓官保的信的贵妃看向她:“怎么了?”

    “没……”司妍的目光再度落在信的最后。信上说,在收到这封信的五日后若没有收到云离再来信,便速回信给亓官保。

    而这封信迟了六七天,也就是说,她应该在一两天前收到云离的来信。

    可她并没有收到……

    “阿妍?”贵妃一唤她,见她不吭声,伸手抽走了她手里的信纸。

    司妍蓦然回神,贵妃轻蹙着黛眉将信看了一遍,没懂有何处不对:“怎么了?可是有何隐情吗?”

    “娘娘……”她定定神,心知说来话长,只急道,“娘娘,若奴婢现在给九殿下回信,九殿下最快能什么时候收到?”

    “最快……”贵妃大概算了算,“若四百里加急,三四日吧;八百里加急则是一两日。”

    可是已经迟了两日了!

    司妍迅速拿了个主意:“那奴婢这便给九殿下回个信,求娘娘差人八百里加急送去!然、然后……”

    她最好能再寻个别的帮手,多条路更保险一些。

    司妍写罢回信后匆匆告了退,然则脑子里思来想去,能想到的“帮手”还是只有那一个人。

    没有更多选择了。

    司妍踟蹰再三后终是下了决心。她咬咬牙走向长秋宫,在宫门口张望一番,随便拽了个宦官,将亓官仪的小印塞了过去。

    “我知道你们有法子找到七殿下。不许惊动皇后娘娘,不然要收拾你们的……反正不是我!”

    递了这个信儿后,司妍回到自己房里,胆战心惊地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到了晚膳的时间。底下的小宫女端了饭菜进来,她也没心思用。

    万一云离出了事可怎么办呢……

    她满脑子都在想这个。她觉得亓官修和云离之间的感情已经够悲情了,无法想象万一云离有个什么意外,亓官修要怎么办。

    终于,她听到了敲门声。

    “司妍?”亓官仪的声音在门外一响,她几是刹那间便从榻边弹起身,手忙脚乱地过去开门。

    “出什么事了?”亓官仪沉声询问。

    “前方战事吃紧……九殿下的信迟来了几天。”司妍强定心神说了个大概,“云离可能出事了。我、我在想,殿下或能帮帮忙?”

    她想,回信送到前线还要一两天,如若现下云离正命悬一线呢?

    这么简练的说辞自不足以让亓官仪明白全部始末,他想了想,问得也言简意赅:“你想要我怎么做?”

    “殿下能差人先去他家看看吗?”司妍祈盼地望着他,“他说……他家是南边的大族,五皇子府应该有他的典籍?应该能查个大概?”

    “南边的大族?”亓官仪略作思量,即道,“不用查了,昭江云家或者曲明云家。”

    司妍:?!*人文百科?!

    他转身便向外走去:“他出事五哥得疯,我亲自走一趟,你去不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盛世妆娘.》章节(正文 第61章 ipsa流金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妆娘.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