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妆娘. > 第35章 MAC定制修容组

第35章 MAC定制修容组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坐在车中的司妍很期待剧情在这时会发生些转折,比如随她同来的这支和亲队伍里其实是精锐部队假扮的,再比如,或许敌方突然有那么一个两个紧要人物反水,让叛军首领再顾不得迎娶和亲公主的事,她可以趁乱逃走。

    但是并没有。在亓官仪挨过那一拳之后,周遭就彻底安静下来,再然后,她的马车缓缓驶了起来。

    马车停下时,司妍侧过头,便从车窗帘子的缝隙中,看到了方才叛军所说的那棵树。

    她现在在两方之间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一条人生的分界线上,折返回去或许也不算美好,但再往前走必定一片荆棘。一股凄怆感一涌而上,冲得她有那么一瞬,想不管不顾地冲出去,向外面的人喊“我不干了!我要回家!”。

    亓官仪一步步走着,不多时,也走到了马车前。这辆马车那边就是那棵大树,目下秋去冬来,树上的叶子几乎已凋敝殆尽,只有那么两三叶枯黄还孤零零地吊着,毫无生命力的随风晃动。

    他停了停脚,身后押他的叛军推了他一把。亓官仪侧侧首:“我跟她说几句话。”

    几个叛军交换了一下神色,主事的那个点了头,他可算得以自己走过去。

    “我……对不住。”亓官仪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不疼不痒地说这些,无耻滑稽。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又续说,“今日的局面,是我疏忽大意所致。你去叛军那边,一切以自保为上,来日……只要我亓官仪的命还在,接你回来就是我的毕生所求!”

    短短一刹,这话在司妍心中掀起了一阵无声却汹涌的波澜。

    读书的时候,她看过很多和亲公主的故事。乱世里为了谋求和平远嫁番邦的有,盛世时为了巩固江山而送出去的也有。无论是正史记载还是民间野史里,总会大肆渲染她们出嫁后或凄凉或辉煌的人生。但司妍曾经想过,把她们送出的父兄,有没有哪一个会主动去想日后要把她们接回来?这个问题她当时自然没有得到过答案,但是现在,在这个游戏里……她突然得到了答案。

    “你是哪位嫔妃膝下的公主?”亓官仪的声音在外又响了起来,比方才有力了些,“你不在的时候,我替你照顾你的母妃。”

    “我……”三日的生理期折磨让她的嗓子有些哑,咳嗽着清了清嗓中的不适,司妍才继续说下去,“其实七殿下不用这么愧疚,我、我跟其他人不太一样……七殿下日后安心过自己的日子就好,我遇到的困境,我自有办法逃出去。”

    她在想,等这个剧情过去,她就打开面板直到jack回来,然后她就退出游戏好了。

    游戏里的喜怒哀乐她已然体会到了,到了叛军那边的后续剧情她并不怎么感兴趣。那么她不如随心地离开这里,其实当个植物人……可能也没有那么可怕。

    等她这个唯一的玩家退出了,游戏就该停止了吧。然后等到新玩家进来、或者等到公测,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司妍心里忽然一阵酸楚,她忍不住从车帘缝隙里看向亓官仪,看到他的铠甲在阳光下银光淡淡。

    就和她在宫门前送他离开那天一样。

    “我从来没有在乎过殿下的想法,没在乎过任何人的。你们对我来说,连过客都不是。”司妍一边笑说,一边居然不由自主地流了眼泪。而她在抬手抹泪时才觉察到,望着手上的泪痕怔了一瞬,又强静下心,“我对殿下来说同样连过客都算不上,你可能明天就不记得我是谁了,今天剩下的时辰……不如让自己开心点!”

    她很清楚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有她懂,可她就是忍不住要说出来。可能是被生理期折磨得矫情了,也可能是亟待宣泄的情绪让她顾不得那么多理智。

    “你在说什么……”亓官仪眉头紧锁,他觉出车中之人情绪不对,也觉得这个微哑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一时却辨不出是谁。

    他便催问了一句:“你究竟是哪一位?告诉我你的封号和母妃何人。如是民间女子加封的,你告诉我你家在何……”

    “你别再说了好吗!”司妍有些撑不住地喝止他。她正在认真想要就此从这个世界离开,他的每一句关切在这时听来,就都像尖刀刺心。

    人的感情太磨人了,纵使自己知道有些情感付出得不值得,也还是会不由自主地付出。

    司妍自嘲地一声哑笑:“我真羡慕你们,一切都是设定好的,只要念台词就行了。玩家再投入,也不影响你们已经写好的数据。”

    车外的亓官仪正一头雾水,车帘蓦地揭开,司妍一张挂着泪的脸上涌出笑意:“但我……我不跟你们玩了,我后悔了!我这就回医院当植物人去!我讨厌你!讨厌你们这个游戏!这么让玩家不痛快的游戏你们见鬼去吧!”

    她终于喊了一句痛快的,亓官仪看着她一阵木然:“司姑娘?”

    “你别这么叫我!我玩打怪升级玩得好好的,全让你搅合了!为了个e大饼你被俘你特么是不是傻?一点都不让人感动,你也就感动感动你自己!”司妍边骂边又抹了把眼泪,继而复笑出来,“我真的讨厌你们了……我要离开这儿!”

    下一瞬她肩头被扯得一痛,顷刻间眼前光影飞转。

    司妍一声惊叫,几乎要以为自己正在退出这个游戏,待得画面再度停住,周围的剑拔弩张吓得她连喘气都忘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亓官仪拽下车的,总之现在她被他挡在身后。前面,是弓箭齐备的叛军,身后是同样弓箭齐备的“自己人”。

    亓官仪拔剑指着近处的叛军,冲那边喊道:“她不是皇室公主,放她走!”

    对面怒喝:“你别忘了我们为什么留你一命!”

    “是你们非要我留自己一命!”亓官仪背在身后的手攥着司妍的胳膊,喊出的话语字字掷地有声,“拿其他将士的命逼我活到现在,就因怕朝廷听闻死讯后命公主半路折返,这种小人之举,你们主公敢让手下知道吗?他们以为他是枭雄、以为跟着他能夺得天下,知不知道他其实只想靠着和亲公主给自己换几十年安逸?”

    叛军中顿时一片骚动,亓官仪手里的长剑缓缓出鞘,剑刃与剑鞘划出的低沉声响像是在司妍心头一割。

    她下意识地按住他的手,他微怔:“怎么?”

    “别……”她有些慌,滞了一会儿说,“他们人多!”

    “人多也得打啊。”亓官仪低声而笑,“不打你怎么离开这儿?”

    “我……”司妍意识到他刚才没听懂别的,光听懂她说她要离开这儿的那一句了。她想了想说,“那其他将士怎么办?”

    “按之前协定的,我方本就处于弱势,他们需在看到你车驾踏入他们的地盘时先行放人,否则你身边的护军会拼死带你离开。是以今日一早,他们已放其他将士走了。”

    司妍:“……”

    亓官仪笑意轻松,但她仍想再寻个理由说服他别来硬的,试着想想能不能智取?他的手滑到她手腕上一攥:“你先跑进和亲队伍里,趁乱往东,有条小道,沿小道一直往北有个村子……”他语中一顿,“我给你的印在身上吗?”

    “在。”司妍从袖子里摸出来给他看。

    “嗯。”亓官仪一点头,“我带兵来时碰巧帮村民收拾了一帮山匪,他们应该会帮你。”

    而后他又道了句:“你今天的妆特别好看。”

    “我……”司妍刚吐了一个字,一股力道猛地将她推开。她连退了数步后被送亲的人扶住,定睛再看去,方才亓官仪同她说话的地方,已厮打成一团。

    刀光剑影飞闪间,一股热血溅在她的脸上,然后在秋风中慢慢转凉。

    这是游戏……

    司妍再度拼命地用这句话醒神,却第一次半点作用都起不到了。

    随她同来的宫女宦官四散而逃,一个叛军的胳膊飞到她眼前又落到地上,一切真实得就像现实世界。

    司妍终于在恐惧中转身逃开,她循着亓官仪的叮嘱一路往东,除了这个念头之外,什么都再想不起来。

    真的有人流血、真的有人死了,能连接她和外界的jack一直没有出现,而如果他再也不出现……她可能就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组数据,也会流血,也会死在这里。

    这不再只是个游戏了。

    司妍跌跌撞撞的终于跑到那条道上,身后的喊杀声不再,血腥气也再闻不到,她蓦地腿上一软,到底跌了下去。

    天边月朗星稀,晚风吹得草丛一阵窸窣,有不知名的小虫跳出来,在她面前一蹦一蹦地离开。

    而后,想起了有些猛烈的窸窣声,像是有猛兽蛰伏其中。

    司妍后脊一凉,屏住息警惕地回头,片刻工夫,草丛中的东西从几米开外的地方趔趔趄趄地显了型。

    “……jack?!”她又惊又喜,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跑过去。待看清jack狼狈的样子又很意外,“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接下来这句话不是针对你,司小姐。”jack支着膝盖连声喘了几口气,“我想说,你们人类能不能把防心放在正道上?!”

    “怎么了……”司妍一怔,jack摆摆手示意她噤声,目光沿着小道向南看去。

    “七殿下!”司妍顿显欣喜,银月下,亓官仪拖着剑一步步走来,虽然看上去疲惫不已,但至少还活着。

    然则不及她迎过去,jack已撑身站直,一咬牙直冲向他。

    一声闷哼间,司妍只见一缕电光在二人间一闪,亓官仪未能做任何反抗便倒了地。

    jack收起电棒舒了口气:“好悬啊。”

    “你干什么!”司妍错愕不已地看看他,奔过去俯身去试亓官仪的鼻息。

    “问题比较复杂。”jack扫了亓官仪一眼,“制作组错估了人工智能的属性,在基础数值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他们就具备了自主发展的可能。”

    “什么意思?”司妍没懂。

    “意思就是……现在的游戏角色和人类一样,会自己提高智商和情商了。”jack睇着她眉头一挑,“还有个人情感。”

    .

    夜晚,山洞中篝火灼灼耀眼,司妍听jack细致地讲完近来的情况之后……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我以为只有我是玩家!”她惊怒交集地看着jack,“现在你告诉我亓官仪、亓官保,甚至皇后贵妃都有自己的思维?是我玩他们还是他们玩我?!”

    “冷静,冷静点。”jack一身西装靠着石壁,“我保证我们原本没想这样……这是个bug,只不过这个bug大了点儿。”

    “大了‘点儿’?!”司妍瞪着他气笑,“我身为玩家,在你们的游戏里见到了在现实中都没见过的血腥,经历了在现实中都没经历过的痛,你告诉我这就是个大点的bug?!哦,我还看到了一个npc把另一个npc电晕了的怪事……说起这个,你为什么能出现在游戏世界里?!”

    “calmdown!”jack努力地想让她冷静下来,“制作组在得知人工智能玩脱了之后,第一想到的就是限制我的权限,然后他们就安心过春节去了,我只能跋山涉水过来解决问题。我知道你身为玩家现在一定很生气,但我身为人工智能对你们人类也很有意见!”

    “你还有意见?!”

    “好了我们不吵架了……”jack重重吁了口气,手探入衣襟摸了摸,递了个东西给她,“新年快乐。”

    是个小小的红盒子,司妍伸手一点,里面弹出一个比盒子大几倍的六色盘。

    “谢谢,同乐。”她无奈地坐下,看看手里的mac定制修容组,笑了一声,“这倒是个好东西。”

    六格包涵各种深浅,遮瑕修容高光都有了,上色度持久度都很不错。

    “嗯……我搜索了我微博,知道你喜欢用化妆海棉上修容。”jack抱歉地摊了摊手,“但是游戏设定里没有海棉。”

    “不重要,现在这样我也没什么心情给自己化妆。”司妍笑笑,把手里的修容盘扔起来又接住。

    然后她侧首看向依旧在昏迷中的亓官仪,撇了撇嘴:“我们现在还在叛军的地盘上,如果想平安回去,得给他换张脸……还有,你不能再电晕他了,能和平相处一阵吗?”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盛世妆娘.》章节(正文 第35章 MAC定制修容组)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盛世妆娘.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