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80章 生辰

第80章 生辰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桃运神戒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月廿九,立夏的初晨,荷叶青嫩嫩的,已经鼓出了洁白的花苞,满池清香,而荷香居就坐落在池中央,三面环水。偶尔还能听见一阵若有若无的鹤鸣,大约是紧邻鹤斋的缘故。

    整体似是仿唐风而设,然而太雅了,除了觉得好看,汤媛一点儿也不觉得适合人类居住。还不如畅和馆自在,土地多,哪都能种花,这个季节蔷薇茉莉什么的爬满篱笆和秋千架。像荷香居这种地方,再种香花就有画蛇添足之嫌,是以一路走来,除了菖蒲和绿竹,就是葡萄架子。不过那一池锦鲤倒是增趣不少,紧邻池壁的游廊还挂着一只白色羽毛的鹦鹉。

    汤媛眼睛一亮,伸手去戳,那鹦鹉往后一缩,怪叫“讨厌,讨厌”。贺纶道,“你得亲自喂它一顿,下回见了你它才改口叫姐姐。”

    “这哪是鹦鹉,简直就是吃货。”她笑弯弯的。

    “吃货怎么了,我觉得你这样挺好。”

    我当然挺好的,呃,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汤媛被他牵着继续往前走。

    是了,这不是天竺姐妹俩的居所么?带她来这里干啥?难道要组织一个生日派对?

    然而在前厅后厅晃了半晌,除了几个十来岁的小丫鬟,半个天竺影子都没有。

    他相好的呢?汤媛隐约觉得怪异,似乎想到了什么,然而这太不可思议了。

    “喜欢吗?”贺纶负手倾身注视她,含着一点邀功似的笑意。

    汤媛眼睫轻轻一颤,“你,送我的?”

    是呀。贺纶唇角微翘。

    天竺姐妹俩失宠了!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消息。汤媛努力从震惊中拔.出,欣喜若狂的点点头,又是福身又是谢恩,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

    哪怕这里铺满了金子她也笑不出来。

    因为这都是贺纶的。就像廊上挂着的几只鸟笼,而她是里面的鸟儿。离开畅和馆,独居在此,意味着贺纶不用再守着不宜进下人房的规矩,从而随时随地都能过来见她,对她做任何事。

    汤媛强颜欢笑的脸色渐渐发白。

    “你不开心吗?”贺纶轻轻捧起她的脸颊,那缱绻的梨香时而淡时而浓,就像她此刻慌乱不安的小心儿。

    随着少年人的靠近,她莫名的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沉入他的热息中。

    “这里真美,再过些日子花就要开了,有船吗?”她眼睫不住的乱颤。

    “当然有。所以咱们府中压根就不用去外面买莲子和藕,你若是巴结巴结我,说不定我还能以最低价给你那小摊供货。”贺纶戏谑的捏着她的脸蛋笑。

    好疼!汤媛连忙推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她真是不经碰。贺纶眼睛微微变深,哑声道,“我以后每天都过来陪你好不好?”

    汤媛垂眸浅笑。

    贺纶不再逼问,转而轻握她纤柔的小胳膊,“这里晚上更好看,去年你中途反悔,都没有看到七夕的灯会有多美,我让人用绢纱给你做了许多,晚上放在池中,就好像花儿都开了,还有寿面吃。不过我听老人说年轻人不宜大操大办,会折寿的,所以没有酒席,你想吃什么,让厨房按照你的口味做几道。”

    去年今日她的生辰,他在亭子里欺负她,而贺缄却带她去濯华温泉。贺纶想想就呕血。

    汤媛哪还有食欲,“多来点肉就好。”

    就知道她爱吃肉。而男人就没有不好色的,眼下又是美人美景在握,贺纶难免心神荡漾,不由哑着嗓子小声问,“现在也有肉……你想吃吗?”

    自从开荤以来,满打满算也就要了她四回,明明食髓知味,终日看在眼前,可一动爪子就害怕,她也害怕。

    汤媛似是没听懂,抬眸问,“王爷,奴婢恋旧物,不然可能好几天睡不着,能不能让人将我养的花草还有那只喜鹊登枝的枕头送过来。”

    她就喜欢养些生命力顽强,绿油油的植物。而那只喜鹊登枝的枕头从长春宫到寿安宫再到南三所和景仁宫,最后到了畅和馆,不曾离开她一步。她习惯抱着睡觉。刚开始陪贺纶的时候她特不习惯,好在他喜欢折腾,每每筋疲力倦,她也就睡了。

    “可以。”贺纶收起邪念,笑道,“我听枇杷说你最近新养了一盆秋海棠,至今未开花,怎么不去花棚里挑一株开好的?”

    “花期未到自然不会开,奴婢养这些不过是喜欢体会亲手伺候一株生命的过程,花棚里的多少就失了些趣味。”她镇定的回答。

    贺纶嗯了声,“你还挺懂的,以前养过秋海棠?”

    “奴婢在浣衣局待过两年……”

    “浣衣局还管花草?”

    “原是不管的,但我们掌事和北五所的内侍关系好,难免要热心帮助一下人家。”

    然而掌事的只负责热心,身处底层的她们却要负责劳动力,种树养花顺便兼职刷马桶。

    贺纶哑然失笑,“你们这掌事有意思。不过宫里喜欢秋海棠的贵人不多,下人们倒是爱养,图个热闹,我还以为你对这些俗艳的花儿不感兴趣。”

    “奴婢喜欢它的叶子。”

    “所以开不开花都无所谓?”

    “不开花那就不是秋海棠了。”

    贺纶点点头,轻揽她肩膀,来到茶案前席地而坐。

    他道,“说说你在浣衣局的事吧,譬如你们是如何热心帮助北五所干活的?”

    “都过去五六年了,具体的奴婢早已忘记。”她眸色湛然而平和。

    贵人一个比一个娇气,闻不得异味,是以大部分花肥得用煮烂的豆子。汤媛等人若是敢偷吃,少不得要挨几脚,后来豆子被掌事贪墨,只好用米田共,可是米田共臭臭的,为了不让贵人闻出异味,掌事就让大家用草木灰裹起来,深更半夜的前去施肥,埋进土里,如此,掌事凭借省下来的豆子发了一笔小财,却连顿肉都不舍得给她们吃。

    此外夏日捕虫捉蝉,更是人间炼狱。好多体弱的直接中暑晕死过去,然而和敬公主讨厌蝉鸣,倘若捉不干净,她们一样要被打的晕死过去。

    她经历过的日子,贺纶这一生一世都不会体会。他不过是个娇养长大的青少年,比她会投胎罢了。那么她又何必跟他讲述这些,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或许在他耳中,自己的狼狈听起来很可笑也说不定。当然,也可能会觉得可怜,不过她不需要怜悯。

    然而一想起他的洁癖,汤媛忽然起了丝报复之心,笑道,“王爷,所以奴婢一直不建议您亲奴婢的手是有原因的。奴婢这双手刷过内侍的马桶。”

    昨晚他还咬了口她的手背。

    贺纶的脸色果然绿了。

    却说久未露面的贺纯因为开蒙的缘故被章皇后困在盛泽馆习字,每日还要去上书房听纪编修唧唧歪歪两个时辰,他的头越来越大,忽然觉得七弟的哭声都比纪编修的嗓子来的动听。

    因他总想着玩儿,又没有五哥在身边约束,字帖渐渐越写越潦草,纪编修有心整治他,罚他背《诗经》,这对小孩来说确实有难度,可架不住他脑子好,不过两日,竟将一整本倒背如流。

    纪编修震惊之余,依然去章皇后跟前告了贺纯一状。

    起先,章皇后听闻贺纯竟有如此记忆力,不由惊喜,待一看清他写的那些字,登时气的个心肝上下乱窜。

    这日,贺纯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戒尺,愣着咬着唇没敢吭声。

    幸亏妍淑妃前来请安,夺下章皇后手中戒尺,“娘娘这是作甚,他才多大呀!”

    贺纯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典型,虎口逃生立时忘了母后的恐怖,又赖在她怀里撒娇,饱受和熙鄙夷,在她眼里,她没有六哥,只有个六妹。

    安静的望着这样令人艳羡的天伦之乐,妍淑妃嘴角始终挂着得体的微笑。

    本来,她也能有这些可爱的漂亮的孩子。

    极度的失衡与落寞让她尘封多年的怨恨之墙终于裂开了一道缝。当她重回那清冷的萧索的钟粹宫时,头一回感到寂寞。

    宫人都说嚣张的婉贵妃有今日没明天,转而羡慕她这个皇后的妹妹,明宗的宠妃,甚至可能是未来帝王的姨母,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她也是有今日没明天的。

    长夜漫漫,她胆大包天的召来那个裹着深色披风的男人。

    男人不悦道,“最近风声紧,明宗已经秘密处决了六个人,你且先不要找我。”

    妍淑妃慵懒的倚在榻上,翘着修长的腿,“就一晚,死不了。”

    她朝他伸出一只手,“皇后来了月事,婉贵妃瘦身初见成效,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男人了,你过来让我骑骑。”

    就是乐坊的歌姬也不见得有她放浪,男子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像是凝结的冰。

    他不动,她就自己走过去,松散的衣衫随着迈步的姿态微微滑落,里面竟什么也未穿。

    片刻之后,帷幔里扬起女子欢畅的嬉笑声。

    明月高悬夜幕,裕亲王府的荷香居却是另一种热闹,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果然开了花,池水的尽头连着贯穿整个王府的沿兰池,是以,这一片荷灯,没有尽头,就像银河一样璀璨。

    廊下的风铃随着夜风微微响动,催人欲眠。

    汤媛趴在巨大的雕花棱形格子的窗前,望着水天相接的盛景,几乎分不清哪些是天上的星子而哪些又是地上的烛火。

    有时候她真希望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是场梦,而她背上书包,赶往高考的路上。

    身后贺纶急促的喘息,似是比往日都用力。

    她啊了一声,求他少用些力气。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80章 生辰)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