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79章 神秘

第79章 神秘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媛在他怀里坐了片刻,忍不住道,“呃,王爷,您腿不麻吗?”

    “怎么,不喜欢我抱你吗?”贺纶低头看她。

    这问题太难回答了,“喜欢”她说不出口,“不喜欢”她不敢说,所以主动环住贺纶的腰,将脸埋在他肩上。

    许是从未接触过这样主动的亲密,贺纶的身形似乎僵了一下,仿若心有灵犀般偏头去看她的脸,笑了笑,转而用更大的力气拥紧她。

    “王爷,奴婢可以跟你说几句真话吗?”她动了动终于获得自由的手指。

    少年人的手指硬而有力,十指相扣的时间一久,竟有点疼。

    贺纶点点头,“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必对我用尊称。”顿了顿,又亲着她耳朵小声道,“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

    他还没忘记那句“阿蕴”,只是两个字,却让他魂醉骨酥。

    汤媛除非疯了才叫他名字,万一喊顺嘴了在外头失言,不死也残。她斟酌片刻,小心翼翼的组织字句,以免用词不当,“其实咱俩真不合适,弄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当初明知你讨厌我,我就该躲在寿安宫一辈子不出来的。”

    贺纶愣了下,“当初你一直觉得我……讨厌你?”

    这不明摆的事儿吗?打量他心绪平和,眸光明澈,汤媛大着胆子继续道,“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当初我不肯听你安排伺候睿王是因为太突然了,而且我没想过伺候皇子。又抢在皇后娘娘下懿旨前做了庚王的掌寝,是因为……因为你也知道我的朋友是怎么死的,我很怕恒王也像那样杀了我。蝼蚁尚且偷生,我不想死有错吗?

    我知道公然违背皇后和您的意愿不应该,也知道后果,所以我才急着出宫嫁人,真不是故意跟你作对。可能说了你都不信,那会子我都不敢去南三所,老远听见男子的声音就往草丛躲。”想想也是晦气,不管怎么躲都会遇到他,汤媛耷拉着脑袋道,“而且也没想到你后来会喜欢我,不过我理解你这个年纪,正是性.冲动高发期,都是荷尔蒙闹的,荷尔蒙是什么估计你也不懂,就是体内那种让你对姑娘家感兴趣的东西。但是肉.体的快.感并不代表感情,你懂吗?这种感觉你在每个姑娘身上都能得到,想必我不说你也清楚。

    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认清自己的感情,千万别意气用事,那可能会让你爱的人或者爱你的人伤心。当然,你也可以当成我在跟你忏悔。”

    她也算掏心掏肺了,把自己放的很低,把他抬的很高,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了一下问题,然后屏息聆听贺纶的反应。

    气氛似乎有些凝滞。

    须臾之后,他才缓缓启音,“是我不好,不该戏弄你。不过让你伺候老四不是戏弄,而是那时我……嗯……其实挺喜欢你的,就是不想见你被安排给老大才提前那样做的,只是没想到你不领情。”

    徐氏是章氏的心腹大患,她作为徐太嫔的人,遭受忌讳在所难免。贺纶低声道,“后来我去景仁宫请母后收回将你赐给老大的懿旨,方才得知你已经成了老三的掌寝。”他从一开始就没舍得让贺缨糟.蹋她。

    这么解释并非是要美化欺负她的事实,而是,他从未想过让她死。

    贺纶望着她微微讶异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没想过害死你。”

    他竟为她专门去景仁宫求过情?!(第16章最后和第17章后半段)

    汤媛只觉得五雷轰顶,不知何从。

    这样看来,他似乎比贺缨更像个人了,但跟“好人”这两个字也没啥关系。他要是好人,就不该坏了她的大好姻缘,倘若不是他从中作梗,谭钰那种人用来过日子绝对不成问题。

    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而她也成了妇人,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汤媛暗中叹息。

    贺纶没想到摘掉“害她去死”这顶帽子并未让她有所开心,不过这确实也没啥好开心的。他亲了亲她额头,“其实你想多了,我没你想的那么讨厌你。”

    没那么讨厌就差点弄死她,真要是讨厌了不得送她上天啊!汤媛不寒而栗,转而摇摇头,木已成舟,跟他说这些干嘛,不过能吐一吐憋在肚子里的话也是一种自我调节,她感到神清气爽。

    脖子上的伤口原就不深,涂了玉真生肌膏翌日就开始结痂,第三天脖子就能运转自如,但遭遇强人传出去多少影响女子的声誉,是以她受伤这件事除了贺纶的人,旁人无从知晓。

    三月廿九那日,枇杷帮她换药时惊喜的发现伤口变成了一条粉色的不到半寸长的线,涂点儿脂粉即能完美的遮掩。

    “涂脂粉太麻烦了,我穿那件立领的月白小袄就能遮住,就是绣了呦呦鹿鸣的那件。”汤媛打散头发,兀自梳起来,一边梳一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承接,免得碎头发落在地毯上不好清理。

    贺纶的眼睛比狗还尖,昨晚求欢不成,便开始挑事,嫌她邋遢,说什么不过才在他屋子住了四日,妆台附近就时常出现头发。苍天可鉴,就一根,是谁的还待定,却不分青红皂白赖在她身上。

    搞得就好像他没有新陈代谢不会掉头发一样。

    枇杷挑了把顺手的象牙梳,“我来帮您梳吧,我梳头可好看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汤媛总觉得枇杷今日不把她打扮的花枝招展不肯罢休。

    瞪着镜子里那个慵懒而妩媚的坠马髻,汤媛暗暗心惊,又见她往自己头上点缀猫眼石挑心,成套的四对,完了还给她卡上淡蓝色的碧玺钿儿。

    “媛姐姐,你看王爷专门从宫里给您捎回的香粉,云南的紫茉莉花种,用它磨的粉窖藏在玉簪花里,清白香红,您试试。”枇杷兴高采烈道。

    这样的贡品,民间根本买不到,也不知王爷用了什么法子从皇后那里拿了些,原以为是要送给章小姐,孰料竟是为汤媛准备的。

    汤媛的皮肤原就白皙透亮,涂不涂都没差,但这是好东西,经常涂抹很是滋养,而年轻的女孩哪一个又不爱保养,在枇杷的大力推荐下,汤媛试了下高档的皇家护肤品。本来她是拒绝口脂的,却没想到贺纶搞来的这盒居然甜甜的,像是加了蜂蜜的玫瑰水。

    “待会子我还要回畅和馆把屋子里的十几盆花搬出去晒太阳,你把我整的这么高贵,我都不好意思干活了。”汤媛诧异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就是十几盆花嘛,早就被我搬出来了,每天也按时浇水,放心吧,每一棵都精神饱满,包您满意。”枇杷又拉着她去更衣。

    一水儿的杭罗和香云纱面料,就连那双葡萄纹的鞋竟也是妆花缎的!从头到脚至少得有六千两,尤其妆花缎,传说一天最多织两寸,与黄金等价,她完全不敢估量这双鞋的价格,整个人完全懵了,不懂贺纶想搞什么?

    明明昨晚还跟她吵架来着。

    她走至外间,心里越来越没底,“枇杷,你就稍微透露点吧,王爷到底想搞什么?”

    “干嘛不直接问我?”贺纶不知何时立在花窗外,斜着眼看向她。

    王爷。汤媛福了福身,来到窗边,素白的小手轻轻搭在红漆的云纹格子上,“好端端的怎么又赏这么多好东西,呃,是赏我的吧?”

    果然不出所料,贺纶回答,“对啊。”

    他嘴角并未扬起微笑的弧度,奇怪的是她竟莫名的感觉那双眼眸满是笑意,因为过于清澈而总是显得没有温度的黑眼睛,此刻也是暖暖的,望着她。

    这个,难道他要展开多金总裁的攻势?汤媛愣了下,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其实你可以直接给我钱……”

    是该给她红包。贺纶变戏法似的竟真从袖子里变出个红包,大方的递给她,“赏你了,不用磕头。”

    汤媛目瞪口呆,怎么这么轻,难道是银票?

    拆看一看,竟是两块锃亮的铜板。

    你没病吧!她愣是忍了好几下才没把两个铜板砸他脸上。

    贺纶扬眉道,“想要银票啊,你叫我一声阿蕴哥哥我倒是可以考虑。”

    “阿蕴哥哥。”汤媛停都不带停一下。

    这下轮到贺纶目瞪口呆。

    “请问叫的越多是不是就给的越多?”她问。

    “想得美!”贺纶从几张百两为单位,甚至还有两张千两为单位的银票中翻出一张起了毛边的十两银票,丢给她。

    十两就十两,总比两个铜板像话。汤媛将银票塞回荷包,一面塞一面问他,“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您要带奴婢出门?”

    “不出门,带你去个地方。”

    贺纶带她一路往西,绕过沐光台,竟是直奔荷香居的方向,远远地,她已经闻到了荷叶的清香。

    “阿媛,今天是你生辰,你怎么忘了?”他牵着她的手。

    汤媛美眸微微瞠了瞠。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79章 神秘)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