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78章 合作

第78章 合作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媛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匕首尖端刺破皮肤的锐痛,不过这疼痛刚起,又猛然一顿,原来男子的手臂被一道牛皮软鞭固定,软鞭的另一头是车把式老方,他已经解决了一个死士,回头就发现汤媛身后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黑衣人。

    也幸亏他发现的及时,才堪堪保住汤媛一条小命。

    男人最危险的左手被控制,汤媛迅速去掰他捂自己嘴巴的手,握住小指用力往反方向折,这样的力度足以将其折断。

    欸?怎么折不断!她惊呼一声,被贺维提着腰带甩了出去,老方和枇杷大吃一惊,连忙去接,再一回头,人去楼空,就连地上的那具尸体也不见了。

    枇杷起身就要去追,被老方拦了下来,“没用的,对方功力远甚你我,他只是不想暴露。”

    如果枇杷把他逼急了,他完全能杀人灭口,但此人行事狠辣又谨慎异常,本就是冲着汤媛来的,下手干脆的令人防不胜防,而事情一败露就立刻撤退,不留半分痕迹。

    但老方见多识广,已然断定对方非中原人。

    又是苗疆的余孽。自去年深宫发现来路不明的内侍,锦衣卫一直在暗处排查,如今处理了不下十五人,这十五个人可能是被冤枉的也可能是细作,但只要被怀疑,就一个不留,一贯好脾气的明宗使出铁血手段。

    汤媛根本就料想不到她被劫持那次,于看不见的阴影处死了多少人。

    如今,宫外面也出现了。

    这些人究竟有什么目的,怎么专逮她祸害啊?!汤媛脖子缠了一圈纱布,怔怔坐在榻上,脑子里全是黑衣人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他不时低声的咳嗽,胸腔震动着她耳膜,应该不是嗓子发炎吧,难道受了内伤?

    枇杷和老方则在贺纶的书房待了一个时辰才灰头土脸走出。

    作为一名专业的暗卫,被四个横空冒出的邪派死士搞得人仰马翻,丢尽了裕亲王府的脸。功力不如人家还说得过去,竟然连警惕性也不及格。

    贺纶既然安排二人守在汤媛身边,自然是对去年的冒牌内侍心有余悸,也可能是想从汤媛身上摸出点线索,他们倒好,只以为防防登徒子就万事大吉,殊不知真撞上了有心人,一世英名就此毁了一半。

    二人各自回亲卫所领罚。

    而余槐巷的睿亲王府,贺维如往常一样回到房中。王府外面看着气派,里面很是简陋,其实家具物什用料都是好的,黄花梨或者酸枝木也是常见,但用不用心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里的一山一水一石都漂浮着四个字“应付了事”。

    材料用的好可以堵住悠悠众口,而住的舒不舒心看的却是工部用不用心,显然没人有精力在四皇子身上用心,大家光是忙裕亲王府已经焦头烂额,再一个三皇子外祖家多少还有点余威,也不能做的太难看,只有老四最好欺负。

    房门一关上,贺维就忍不住吐了口血。他的近身内侍杨云似乎见怪不怪,手脚利落的伺候他擦洗漱口,完了又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待他喝完,始终低着头的杨云才打开右手边那只盖的严严实实的甜白瓷盅,甫一打开,就飘出淡淡的腥气,殷红的,量不多,也就两三口,贺维仰脸一饮而尽。

    他淡淡道,“味道变了。”

    “这是惠必巫师为您准备的新药引。”杨云小声道,“非常年轻,才十三岁,有大气运。惠必巫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破了她的气运。饮了她的血,气运会转移到王爷您身上。”(注:惠必乃苗疆姓氏)

    贺维轻轻嗯一声,捏了捏眉心,“如今宫里不太平,我又被迫提前离宫,你让下面的人莫再露出马脚,陆小六那个人嘴紧的很,要想从他手里拿东西,首先咱们得知道他想要什么。”

    杨云垂眸应诺。

    “那汤媛认识王二柱,竟追到我的马车前,原想将她骗上车解决掉,没想到她身边会武功的丫头是枇杷,真真是时不与我。是了,找个机会把王二柱处理干净,”似乎又觉得不妥,贺维缓缓启开眼眸,“老五定会将今日之事与半年前联系,他的人委实厉害,你们先不要招惹他,让他专心对付老三吧。”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和一个车把式,竟将他尤为看重的三个死士打的节节败退,若非他中途出手,后果不堪设想。贺维垂眸不禁咳嗽出声,右手小指隐隐作痛,虽然没给汤媛掰折了,但毕竟是身上的一处弱点,那么用力也很痛,换成普通男子,此番不断也残。

    话说章蓉蓉一直被裴氏关在家中习字学画已久未露面,如今一露面更是风采逼人。

    她一进门就见汤媛原就秀丽的眉间含了一丝柔软的妩媚,奇异的好看,斜倚着贺纶的引枕,半躺在贺纶的榻上,身上还盖着贺纶的明黄绫子被。

    亲密成这样,想来是早就行过了夫妻之事。章蓉蓉目光微闪,挑眉看向起身朝自己施礼的汤媛,“可怜见的,京师重地也敢有人这般撒野,我原是刚抹了新调的口脂请五哥哥帮我看看颜色适不适合,便听得下人回话你出事。”

    她连忙迎上去,扶起汤媛。

    新调的口脂,让五哥哥帮忙看颜色,怎么听怎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仿佛贺纶并非高高在上的皇子,只是她温暖的竹马哥哥。

    “不过是皮肉之伤罢了,已经没甚大碍。”汤媛浅笑道。

    “那也要小心为妙,女孩子万不能在身上留疤。”说完她又俏皮的凑近汤媛耳朵,小声道,“五哥哥最挑剔了。”

    汤媛脸一红,章蓉蓉眸光也跟着一闪,继而笑道,“上回我陪老六玩捉迷藏磕破了脚面,你没看见他紧张的样子,可惜我最怕痒了,尤其是脚,才不让他涂呢……”

    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讲!不过一想起贺纶床笫之间的放浪,确实喜欢挠人脚心,让她痒的满床打滚,哭着配合他想要的姿势……思及此处,再联想到章蓉蓉身上,汤媛莫名觉得贺纶面目可憎。

    不过这二人郎情妾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用“面目可憎”形容似乎不妥。汤媛只好笑笑,不多置喙。

    章蓉蓉拉着她的手亲切道,“阿媛,瞧着你似乎胖了些许,五哥哥平时肯定特别疼你!”

    “王爷心慈,对姐妹几个都好。”

    姐妹几个?原来不止你?章蓉蓉笑容微僵,“可我觉得还是对你最好呢,怎不见其他人这样占着他的地方?”

    贺纶对汤媛的过分亲密实在出人意料。汤媛才受了伤,又刚刚回府,如何沐浴更衣?

    还未沐浴更衣,就这样歇在贺纶屋里,恐怕震惊的不止章蓉蓉一个。

    “那或许是因为……”汤媛的粉面越来越红,羞怯的说不下去。

    章蓉蓉一把握住她的手,撒娇道,“阿媛姐姐,咱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不是不能说,只是奴婢怕会错了意,徒惹人笑话。”

    “我不会笑话你的。”

    “那您可要答应奴婢,别在王爷跟前提起。”

    章蓉蓉信誓旦旦的应下。

    汤媛这才纠结道,“王爷似乎属意奴婢侧妃之位。可是奴婢何德何能……一想到将来能与您做真正的姐妹,心中竟是惶恐又复杂,不知所以。”

    说罢,目光一瞬不瞬观察章蓉蓉的反应。

    章蓉蓉唇畔的笑意似是一滴露珠坠入泥土,转瞬消弭。

    原来她不是不吃醋,只是自己的位分还不足以令她吃醋,换成“侧妃”脸色立马变了。汤媛已然探出了章蓉蓉的底。

    “蓉小姐……”汤媛摇了摇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继续添柴加火,“所以,您以后千万别再叫奴婢媛姐姐了,还是改称阿媛吧,毕竟奴婢可都要全凭您照拂,共同侍奉王爷左右。”

    最后一句尾音柔婉,酥媚入骨。听得章蓉蓉一个哆嗦,不禁重新端详汤媛。

    她笑道,“那么阿媛想早一点儿做上侧妃吗?需不需要我帮帮你?”

    “小姐冰雪聪明,帮或不帮奴婢不敢强求,只问小姐心中甘愿吗?”汤媛抬眸狡黠一笑,毫不掩饰的戳破了章蓉蓉。

    只见她清丽明艳的脸庞微怔,却无半分被戳破的狼狈,转而歪着头打量汤媛片刻,咯咯笑出了声。

    聪明人之间说话就是省心,一个试探一个眼神,便心照不宣。

    “原来阿媛不想做侧妃,也是,侧妃再好听也就是个妾,多少辱没了阿媛的心性。我倒是可以帮你,不过……你可要欠我一个人情。”章蓉蓉眨了眨眼。

    “只要奴婢力所能及,但凭小姐吩咐。”

    章蓉蓉笑了,真正的,开怀的笑,“不急,待我想好了再说。你是个懂事的,我不会亏待你。”

    所以对付“渣男”并不一定非要自己出手,也可以先放他“老婆”出来撕啊,撕不过再想别的法儿,汤媛自打看清章蓉蓉,就想出这么一个双管齐下的主意。

    当然她并不信章蓉蓉有操纵贺纶的本事,但这二人毕竟是有感情的,既是有情,那么在纳侧妃这块儿就不可能一点也不考虑章蓉蓉的感受。

    只要他有所动摇,时间就一定会有所延长,对汤媛无疑都是有利的。

    汤媛立在窗口目送章蓉蓉远去的背影,被婢女和仆妇簇拥的少女迈着轻快的步伐,贺纶正好迎面走来,二人立在游廊转弯处说了几句话,期间章蓉蓉手不老实去碰贺纶的鼻子,被他推开,她趁机抓着他的手,跺了跺脚,似乎在要求什么,贺纶虽然满脸不耐烦,但比起对待旁人已是很耐心了。

    汤媛觉得这要是换成她们几个掌寝,得三巴掌拍飞。

    贺纶转头与冯鑫说了什么,冯鑫走上前对章蓉蓉笑,女孩子似乎很怕他,立刻松开贺纶的手,灰溜溜而去。

    总算送走了麻烦精。贺纶的目光无意识的掠过对面的红漆木窗,视线与汤媛不期而遇,她一惊,缩了回去,似乎又觉得不妥,重新露出头讪笑。

    贺纶负手迈进里间,汤媛已经乖乖的爬回被窝,美丽的黑眼睛望着他。

    “这才出去多会子,脑袋就差点被人削了?”贺纶接过下人递来的湿帕子,仔细擦手。

    “……不是脑袋,是脖子。”汤媛小声纠正。

    “有区别吗?”他大马金刀的坐在她对面,“脖子掉了,你这脑袋难道还能重新长在肩膀上?”

    还能不这样埋汰人啊!汤媛无法想象脑袋直接连着肩膀的画面,只好揭过这个话题,“王爷,要杀我的人很年轻,身材跟您差不多,力气特别大,好像有病,闷闷的咳嗽,吐息间有薄荷味儿,能入口的薄荷味儿的东西不多见,王爷不妨顺着这个查一查。”

    歹徒的特征与枇杷和老方的描述基本吻合,不过这个“薄荷味”倒是个新线索,毕竟只有汤媛跟歹徒亲密接触过。

    贺纶点点头,“很好,还有呢?”

    “还有三清观真的很灵啊!”说起这个,女孩子的双眸闪闪发光,“奴婢已经完全被里面的灵气震慑,就连一直骚扰奴婢的那个也不再造次,若非受了伤,奴婢今日必定是容光焕发。”

    她说三清观有灵气,就是为以后经常过去做铺垫。

    只要能经常过去,还愁见不到想见的人?

    贺纶目光半晗,扯着嘴角道,“有灵气?我怎么听说有人要戳死你?”

    枇杷这个大喇叭!汤媛讪讪的挠了挠额头的碎发,“大概是奴婢流年不利,出门就有被揍的风险。”

    终日跟个扫把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能不晦气么?

    贺纶端起一旁快要放凉的汤药,搅了搅,竟是要亲自喂她。汤媛受宠若惊,将要张口说“奴婢自己来”,贺纶已经将白瓷碗塞进她手里,“自己喝。”

    这才是正确的画风啊!!

    汤媛吁了口气,方才真是吓死人了。她低着头,闭着眼一口饮尽,苦是苦了点,还能接受。

    “要吃糖吗?”他看着她问。

    汤媛喝完药不喜欢吃糖,只爱吃陈皮,她连忙摆手谢绝。

    虽然早就知道她对很多事不痛不痒,但没想到受这番惊吓还是不痛不痒,他也算是她的男人了,唯一的依靠,却从未见过她软弱的模样。难道她不明白这个时候最容易唤起男人的怜悯,只要撒个娇躲进他怀里,他可能就会答应她很多要求。

    贺纶看了她片刻,终于问,“蓉蓉有没有在你面前乱说话?”

    “嗯?没有。”汤媛神色如常的摇了摇头,哎,脖子痛。

    原来点头不痛,摇头痛,她只失神了一秒钟,就有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贺纶轻轻贴着她的唇。

    “我,我那个嘴苦,在三清观还吃了个肉松味的……”她还没说,就有温热的舌尖探入。

    又是舌吻,他就不嫌恶心吗?汤媛无奈的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贺纶缓缓松开怀中气喘吁吁的女孩,理了理她脖子间的纱布。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78章 合作)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