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76章 熟人

第76章 熟人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蜻蜓点水的啄了下她额头,转而去咬她耳朵。

    好香,她的味道就是最动人的催.情.香药。

    汤媛越过他肩膀看见帘子外面隐隐约约有人靠近,应是端茶的内侍。

    贺纶也听见了,若无其事推开她,拭了拭唇角,转身从案上抽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大慈寺的帐我暂时不跟你算。咱们说点正事。你,惠宗三十六年出生,明宗三年入浣衣局为奴,至今明宗十一年,十几年来就没任何一个疑似你父亲家族的亲属联系过你?”

    小册子上记载着汤媛的祖宗十八代,可惜都是她外祖家的十八代,关于她的父亲不过寥寥几行。

    父亲?汤媛两辈子都不知道这种生物能干啥,她仔细想了下,原身还不满六岁父亲就过世,母亲酗酒也跟着过世,对双亲的印象实在太模糊,而她这个后来的就更说不清,只隐约记得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跟村里其他的人不一样,又高又白又瘦,尤其是站在又黑又矮的母亲身边,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刺激,此外就是更黑更矮的舅舅一家,以及干不完的农活。

    女孩这身娇嫩的白皮肤大概就是遗传了父亲。

    面对贺纶的疑惑,她摇了摇头,“没有,因为奴婢的父亲是赘婿,奴婢从了母姓,即便祖父家还有人也不会认奴婢的。”

    她没有亲人,只有徐太嫔、干爹以及贺缄,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是贺纶调查她是几个意思?汤媛疑窦丛生,不动声色的转动脑筋。

    贺纶扬眉道,“难道你不想认祖归宗?女孩子总要找个能依靠的吧。”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靠自己才能吃的饱!汤媛无所谓道,“没想过,也不需要。”

    不需要?贺纶愣了下,原以为起个头她就会顺杆往上爬,万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稀罕。

    他莫名的失落。

    汤媛不是不懂亲族力量对一个女孩有多重要,而是原身的爹自己就是个倒插门,到死都无人问津,纵使有家人肯定也是个凉薄的,她能指望这样的亲族什么?

    况且她对父亲的概念本身就很模糊。在她的印象里,父亲就是有钱的时候挥金如土,开着上百万豪车接送不同阿姨的男人,破产后偷妈妈钱的男人,任由妖艳阿姨家的儿子猥.亵她的男人。她回家告诉妈妈阿姨的儿子在她腿上尿尿,白色的尿,妈妈拿刀去砍人,却被爸爸揍了一顿,爸爸将她和受伤的妈妈锁在屋里,名曰闭门思过,屋里还有一只猫,是阿姨养的,又肥又大,动作敏捷。

    她吸了口冷气,用力从回忆中醒过神,猛然对上贺纶讳莫如深的黑眼睛。

    不知他这样看了自己多久。

    “你在想什么?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他问。

    “啊没,没什么。”她挺了挺脊梁,“奴婢就是有点好奇您为何要查奴婢的背景啊,其实庄河湾很小的,村西头发生什么事村东头一炷香后就知道,呃,奴婢没犯啥事吧?”

    贺纶笑了笑,她把所有的脑筋都用来自我保护,从未想过他也会保护她。甚至无时无刻不提防他。

    以至于到现在都没反应出一个男人调查她的父族意味着什么。

    他将册子丢回书案,“我的侧妃……总要有个拿得出手的家世,只要你父族有人,提拔一两个走行伍的路子,拿来撑撑场面也是好的。”

    这种好事,只有她父族跪求她的份儿,根本就不需要她低头。

    贺纶深深的看了她片刻,眼角微挑。

    女孩泛着淡淡粉晕的脸颊却瞬间面无人色。

    侧妃?

    汤媛如雷灌顶,震的太阳穴直突突,人也怔怔的退后一步,直到扶着桌沿才勉强站稳。

    “怎么,你不愿?”贺纶神情一沉,嘴角微微绷紧。

    她当然不愿!

    做个奴婢,只要拿回卖身契,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最差也不过弄死他。可是侧妃,此生此世她都别想再离开,哪怕他死了,她也要为他守一辈子活寡!

    汤媛知道这个时候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惊喜的笑道:啊,真的吗?奴婢实在是太高兴了,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可她也是有感情的,会痛会愤怒!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戏弄她?

    不断的变更交易。

    他已经坏了她的清白,难道还不够?

    贺纶双唇紧闭,耐心的直视她,等她回答。

    “王爷,您不能……不能这样,”汤媛尽量笑着说,“奴婢不是已经……已经陪您睡觉,您想做的都做了……为什么就不肯给奴婢自由?民间还有一夜夫妻百夜恩的说法,难道您就不能施舍奴婢一点怜悯吗?”

    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一个喜欢用她的身体发.泄.兽.欲的主子。

    仅此而已。

    所以她明明不喜欢,也尽量配合他的需求,舒服的时候哼两声,难受就忍着。

    贺纶冷眼看着她,动也不动。

    良久,他才漠然道,“我知道你不想做妾,可是你有资格做正妃吗?你对我有过一刻的真心吗?没有,是吧,所以你没资格。”

    连真心都不给,自然不配为妻。

    汤媛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朗月堂的,一路昏昏沉沉朝着畅和馆走去,经过兰溪畔时还遇到了天竺姐妹俩,好大的胸,好细的腰,果然符合贺纶的审美,不过她已经没有心情研究他的审美。

    回去之后,她把一团乱麻的脑子又仔细整理了一遍,努力理出一丝头绪,事情并未坏到无法挽回。侧妃也是妃,并非一顶小轿抬进门那么简单,首先得要宗人府授予册印,其次还要举行一个类似婚礼的仪式,不管是册印还是仪式,都不是一两个月能解决的。

    而她的父族又杳无音讯,贺纶既然想为她制造一个家世,少不得又要耽搁一至两年的时间,就算他动作再快,今年也不可能完成。

    综上所述,也就是她还有至少一年的时间改变命运。

    倘若这期间,他忽然死了……

    汤媛怔怔望着帐顶,又转眸木木的望着窗台上葱翠欲滴的秋海棠,花期迟迟未到。

    每当她心神不宁,住在她脑子里的“女鬼”就要折腾。

    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贺缄。

    他又出现了,光着上半身,下面只套了条宽松的白绫裤,左边腹肌的一颗黑色的痣委实性.感的要命。

    他最后一遍质问她就那么喜欢贺维吗?以及有没有被贺纶侵.犯?

    她果断的点头,喜欢,喜欢的要死。但矢口否认与贺纶发生关系。

    贺缄不信,用一种近似羞辱的方式检查了她的身体。结果检查出了兴致,把她给办了。那绝不是疼爱,根本就是刻意的惩罚。

    汤媛默默地望着梦境里的自己,不喜不怒。

    贺维,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她怎会喜欢他?

    她在心里疑惑着,梦境的画面也随着她的疑惑而不断晃动,似是搅乱的水面,又像裂开的水晶,下一瞬碎片纷飞,汤媛本能的闭目挡住头。

    再睁开眼,画面就像老旧的电视机,不停闪烁,依稀辨出她攥着一个人的衣领子,龇着牙对他笑,阴狠的恶毒的笑,对方脸上却挂着促狭、怜悯、不屑以及淡淡的挑衅。

    此人正是贺维。

    汤媛惊呼一声,眼睁睁看着梦里的自己跳起来,攀住贺维的肩膀,死死的咬住他脖子,这一“吻”来的突然,简直是天崩地裂,对方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直到她捅了他一刀。

    “你这个负心薄幸的混蛋,我要跟你同归于尽!”梦里的她一边尖叫,一边扯开自己的上衣。

    “你疯啦!休要血口喷人!”贺维既要捂住血流如注的伤口,又要捂住她的嘴,两人乱成一团,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身着明黄龙袍的贺缄阴鸷的走过来,身后一排垂首不语的宫人和内侍。

    “皇兄,我没有!”贺维大声辩驳,怒不可遏的瞪向她。

    她却扬起畅快的微笑。仿佛大仇得报!

    汤媛踢开被子,满头大汗的从荒诞不经的梦境挣脱。

    究竟发生了什么?

    “女鬼”为何不一次跟她说个清楚?她光着脚跳下床,背心一阵一阵的发冷。

    她不信那个残忍的侵.犯自己的人是贺缄,因为他最温柔了!

    也不信自己会跟贺维结仇,因为压根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但不管怎样都得去庙里上柱香,不,得去道观,论捉鬼降妖,还是道士更来劲!

    她誓要捉住那只“鬼”,问它究竟什么意思?

    翌日,枇杷被她的脸色骇的不轻,建议她去三清观,“厨房张大婶的儿子小时候撞了邪,最后三清观的道长出面才解决。”

    汤媛本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聊胜于无,当下也决定要去试试。

    谁知一转头,枇杷就将她做噩梦打算去三清观消灾的事儿告诉贺纶。

    贺纶问冯鑫,“明通人呢?”

    “大概还要七八日才到。奴才已经派了两拨人去催。”

    “再催一遍,就说银子按时辰算,早一个时辰多一百两,爱来不来。”贺纶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放下这句话,你们就撤,不必管他食宿费。”

    是以,冯鑫按照贺纶的意思又催了一次,明通果然见钱眼开,连夜策马直奔京师,日夜不休也不洗澡,最后被当成乞丐轰出裕亲王府大门口自是后话,目前先不详述,只说贺纶召来汤媛,见她眼睑下方一道淡淡青影,显然夜间没有睡好。

    “我已经遣人问过三清观主,他为你卜了一挂,说明日大吉,宜出行,你明日一早过去吧。”贺纶不咸不淡道。

    汤媛屈膝谢恩,有了贺纶这句话,这下就不是她去找道长,而是观主准备好茶点亲自迎接她!

    贺纶淡淡扫了她一眼,“梦见了什么?”

    啊?哦,汤媛打起精神,“特别血腥,好多鬼,奴婢就不讲出来污您尊耳了。”

    贺纶垂下眼睫,“今晚睡在我这里吧。”

    汤媛吓了一跳,“不行啊,奴婢来月事了,而且还不到一个月。”

    “我们在一起除了那种事,也可以做点其他的。”贺纶抬眸看向她。

    汤媛的脸色白了白,其他的……只要不用嘴,用手的话她勉强接受。

    “廊上笼子里的小松鼠是捉给你的,拿去玩吧。”贺纶突然逐客,目光一瞬不瞬的与她对视,“不必回畅和馆,今晚留下来陪我吃饭。若是累了就去我的屋里歇息,记得洗手洗脸,别乱摸东西。”

    谁乱摸你东西了!汤媛一头雾水,被他赶出了书房,却又不能回畅和馆。

    提着笼子怔怔走出两步,才发现小松鼠很胖很胖!

    汤媛留宿朗月堂,枇杷自然得回趟畅和馆拿换洗衣物。

    “枇杷,别忘了帮我浇水,窗台上的花草干了好久。”汤圆提醒了一句。

    枇杷清脆的应一声,迈着大步而去。

    却说那三清观,乘车的话大概也就半个时辰的距离,而王府的车把式又是个老练的,这一路走的稳稳当当,偶尔轻轻摇晃,晃的汤媛昏昏欲睡,直到穿过热闹的街市她才恢复精神,也就是这恢复的一瞬间,余光正好瞄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同乡王二柱!

    司苑局的王二柱!

    汤媛眸光熠熠生辉,连忙喊停车,拉着枇杷追过去。

    他何时升的职?竟然有了出宫采买的资格!这对汤媛而言不可谓不是一个惊喜!

    王二柱为人机灵,办事利落,又跟她一向不错,此番搭上话以后少不得再联系,或许真能通过他打开一个突破口,获得宫里的消息。而她也不怕枇杷告密。遇到同乡,向同乡打探一下干爹的身体,本就是人之常情。况且每回进宫,贺纶不也是让张录前去探望干爹,然后回来转告她么!

    孰料早市人潮拥挤,她追的磕磕绊绊,王二柱却健步如飞,闪身登上一辆平头的黑漆马车。幸好她有金手指枇杷。枇杷提着裙子,足尖一点越过数十个人头,一脚踩人家车辕上,吓歪了车把式的斗笠。

    汤媛气喘吁吁赶到,不停向车把式鞠躬致歉,又去敲窗户,“王二柱,我看见你了,快出来,我是汤媛啊!”

    谁知敲了半天里面也没反应。

    她疑惑的停下了手,那深色的纱帘才缓缓撩起,露出一张玉石雕琢般的脸庞,全无皇子的犀利,也许是常年怯懦的表现,使得他看上去有点羸弱。

    但是再羸弱他也是个皇子,自是用不着对她和颜悦色。贺维眉宇微皱,“放肆,这里没有王二柱,让你的人滚下来!”

    “可是……”汤媛瞪大眼,她分明看见王二柱上了这辆车!

    贺维嘴角微牵,“那你上来检查?”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76章 熟人)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