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75章 喜闻

第75章 喜闻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的出入自由也就是没人拦着汤媛脚步,但不管走到哪儿,背后总有一两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盯着。

    她当然不会傻到以为贺纶有多在意自己,他在意的是脑袋上的颜色。

    哦,也不能说贺纶一点也不在意她,至少现在是性.趣满满。非但不再想着法儿的将她塞给可怜的贺维或者虐待狂贺缨,也不再提正六品羽林卫接盘的事宜,而是正大光明的自己玩起来。

    倘若汤媛够聪明的话,就不要正面挑战这份“宠爱”。

    因为贺纶碾死她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半夜将她抬去埋了,就说暴病而亡,谁敢过问?想必几个终日盯着世家的御史大夫也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她的命不提也罢,但贺缄是徐太嫔最后的期望,倘若他有什么差池,莫说汤媛难辞其咎,徐太嫔也断不会独活。

    用三个人的命来成全这场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委实不划算。

    这也是汤媛在看清贺缄那一瞬,没有惊喜只有惊吓的缘由。

    所幸贺缄不糊涂,尚能全身而退,揭过这一节,汤媛在心里诚心诚意的给各路神仙道声谢。

    为了避嫌,她也没敢再去太和街的铺子,姑且撒手交给郑管事安排,每日只安安静静的坐在屋里做针线养养花。

    紫露是个闲不住的,没事总爱过来找她聊天。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汤媛再看不上紫露的某些行径,人家也没得罪她,她自也不会给人脸色看。两人倒也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解解闷。

    但含薇就不行,本就是个爱生闷气的,也不知谁得罪了她,贺纶不在的几日一直缩在屋子里,偶尔遇上汤媛,也是冷着脸僵硬的行个礼。

    汤媛根本无所谓,她爱生气是她的事,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毕竟每个人价值观不同,你当成一坨屎的,在有些人眼里或许是个宝。

    眨眼,五日平安的过去。三月廿一,圣驾浩浩荡荡的满载而归。明宗大宴群臣,表彰的表彰,赏赐的赏赐,酒宴歌舞直至子时方才结束。

    裕亲王府正院的下人也一直等到子时以后,烧水的烧水,清洗浴池的洗浴池,以备贺纶及时洗去满身风尘。

    当夜萱儿甫一回到畅和馆,就被含薇和紫露包围。

    一个劲问她玉泉山好玩吗?可有什么新鲜的事儿?三句话不离贺纶,话里话外都在刺探萱儿与王爷独处的五日有没有侍寝。

    萱儿讲了贺纶狩猎的英姿,总算满足少女们的幻想,但并未详说自己是如何与贺纶相处的。

    含薇笑了笑,“总共就你一个掌寝随驾,这几日想必累坏了吧?”

    这话问的也忒直接了,萱儿的脸瞬间染上红霞,就连一旁着急的紫露也不由暗羞,清了清嗓子。

    “我可没那么好命。教坊司的人当天就给王爷送了两个绝色佳人,哪里还有我站的地方。”萱儿收起羞涩,不满的嘀咕一声。

    原来裕亲王府又要多两个小妖精!

    且说那两个小妖精,哦不,是天竺少女,竟跟外头当垆卖酒的一样,穿那种露肚脐的灯笼裤和一块比擦脸的棉帕子大不了多少的抹胸,再斜披一条半透明的纱丽,走路还叮叮当当的乱响,终日没羞没臊的在贺纶跟前晃悠。

    萱儿又羞又气道,“天竺的衣着简直有伤风化,那一把子腰只有这么细,胳膊也光.溜溜,整个人就跟没穿差不多,是个男人也受不了!”

    从前她阿爹就养了两个,莫说外面来客,就是自家兄弟瞅了眼珠子也要拔不出来,何况贺纶这两个还是人间极品。萱儿气的心肝痛,随驾五日,她竟连王爷的床边都没摸着,一定是被那两个小妖精抢了先。

    在旁边默默偷听半晌的汤媛一阵暗喜,贺纶有新欢了!

    还是俩!

    饶是前列腺再强健,也达不到金.枪不倒的地步吧?那是不是代表她可以退居二线?

    转念又想起贺缄,每个亲王都有份,那他自然也不例外。

    天竺的姑娘不仅貌美还衣着大胆,纵使贺缄不看重女色,但也是个身心健康的少年啊,面对萱儿口中那一把子细白腰……怎能不激动。

    其实激动是好事,证明他生理发育正常,她得替他高兴,嗯,非常高兴。汤媛埋头描花样子。

    含薇和紫露却随着萱儿一起陷入悲伤,一屋子的气氛都开始悲伤。过气的少女们你看着我,我望着你,忽然也不争风吃醋了,只剩同病相怜。

    气氛陡然沉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汤媛抬头看了看,都是十几岁的小丫头,花一般的年纪,就这样凋零了委实有点可怜。

    “不如我们一起吃块点心吧?”她建议。

    谁知不说还好,一说含薇竟伏案痛哭,“媛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开窍!没听萱儿说那姐妹俩的腰有多细,你还让咱们吃,再吃下去,一辈子就完了。”

    萱儿和紫露的神情微僵,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腰。

    得,好心当成驴肝肺。而汤媛的心里和嘴里也正泛酸,那就一起默哀吧。

    萱儿幽幽道,“咱们仨腰不够细,而媛姐姐胸没人家大,四个不敌人一个,全军覆没。”

    含薇哭的更大声。

    然而更悲伤的事还在后头。翌日消息一向灵通的紫露冲进汤媛和萱儿房中,满头大汗道,“正院厨房的人亲眼见王府来了七八个匠人,口风特别紧,打听半晌才知是要往荷风居那边修缮!”

    荷风居比畅和馆整整大了一倍,西临鹤斋,东靠兰池,这个季节接天莲叶,清香漫然,据闻整体花销还不亚于颐波苑,乃春夏风景最美的一处胜地。这不明摆着是要再铺层金子给那两个小妖精入驻!

    萱儿脸色一变,别过头,“管她们作甚,爱住哪儿就住哪儿,浑着别来咱们畅和馆。”

    紫露讪讪的扯了扯嘴角,“不就一对番邦女奴,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日含薇没哭,直接晕倒。

    而拥有新宠的贺纶也不再踏入后院,更别提召谁侍寝。

    三月廿五,他好像想起了汤媛这个人,遣人过来召她。

    汤媛吓出一身冷汗。

    很明显贺纶的召见不是为了睡觉,因为医女明确告诫过二人一个月内不得同房,那他百忙之中还抽空要见她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在大慈寺私见贺缄的事露了马脚?

    饶是表现的再从容,汤媛那颗藏在胸膛里的心脏也开始忍不住嘭嘭嘭的乱跳。

    正院朗月堂,干净的一尘不染,仿佛连空气都比别处清新,贺纶惬意的靠在太师椅上看湖广一代的邸报,听见珠帘响动,目光方才离开那一行行端正的馆阁体,投向拘谨的女孩子。

    五日不见,她应该过的不错,瘦是瘦了点,眼睛依然有神,视线将将与他对上便移开,只垂着眼皮上前施礼问安。

    贺纶示意她靠近点,“离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把你怎样。听说你的铺子要开张了,本王好歹也是个主子,总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写张开业大吉送你如何?”

    好大的手笔!汤媛干笑道,“那真是感激不尽,回头一定让人将王爷的墨宝裱起来高挂正堂。”

    似乎被她的话语取悦了不少,贺纶的神情看上去更加的和蔼可亲,“坐吧,对面不是有椅子,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坐我腿上。”

    这话听起来略轻浮,看来他的心情还不错,虽然她不知道他的心情为什么不错。汤媛利落中也带着点小心翼翼,微微施礼,安静的坐在他对面。

    他目光似是无意的扫过她拢在一起的小手,“我送你的尾戒呢?”

    “奴婢收在贴身的妆奁里了,每日都要拿出来擦两遍。”汤媛柔声道。

    言语之间颇为珍视看中,贺纶这种人就喜欢送人家东西,完了还不给人随意处置,汤媛已经摸透了他的性格,是以处处依照他的喜好说话。

    他喜欢别人供奉他的赏赐,那她就供奉起来,他不高兴的时候喜欢看她狼狈,那她就一定要表现的狼狈。

    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法子。

    贺纶笑了笑,那笑意似是一张慵懒的面具。

    “我送你是让戴着的,不是收起来。”他温和的提醒。

    汤媛连忙告罪,“奴婢实在是小家子气,没见过好东西,只恨不能藏起来,差点辜负了王爷的心意。”

    “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干嘛这么乖顺?”贺纶放下邸报,起身笑盈盈的踱步走至她身前。

    主子都站起来了,自是没有奴婢坐着的道理。汤媛也跟着起身。

    “别紧张啊,我跟你开玩笑的。”贺纶安抚似的拍了拍她肩膀,但并未收回手,而是沿着她后背的曲.线往下滑,就当汤媛闭上眼承受之时,那只手又收了回去。

    她松了口气。

    “大慈寺好玩吗?”

    紧接着一句话吓得她将松了一半的气又咽了回去。

    汤媛眨了眨清澈的眼眸,“不怎么有趣。进门就要收一两银子,结果都是些常见的花儿,并无什么奇特品种。后来沈姑娘邀奴婢前去喝茶,这才发现了更可气的事,原来并非没有奇特的,而是都摆在了贵客的房间,显得花了一两银子的奴婢好像傻瓜。”

    语速缓慢,吐字清晰,事情表达的完整而磊落,贺纶真想给她鼓掌。从他的角度,只看见女孩偶尔颤动一下的长长睫毛和一管俏丽的琼鼻,倘若她把头埋的再低些,他就只能看见那乌黑的发顶。

    “才五日不见,就不敢看我了吗?”他轻轻抬起她微凉的下巴,引她看向自己。

    大概是弱小生物出于对危险感知的本能,汤媛无论如何也不敢因贺纶格外慈祥就放松警惕。

    她眨了眨眼,“王爷不怒而威,奴婢不敢直视。”

    贺纶垂眸温热的唇抵在她额头。

    她闭上眼。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潜邸》章节(正文 第75章 喜闻)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