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71章 说梦

第71章 说梦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像贺纶这样的年纪,本就是少年人的冲动期,结果搭好的弓箭都拉开了却没射,不难受才怪。

    这一夜他搂着汤媛,反复难眠。

    然而人就是这么奇怪,有些东西令你喜欢的放肆,可有些东西喜欢的已然近似于克制。他努力克制着想要在她身上胡来的冲动,就这样抱着也挺好。

    因为他更想与她一同陷入快乐中。

    三月份的天气夜里微凉,贺纶的身子像火炉,被他抱着,暖烘烘的舒适。半夜汤媛将胳膊放在外面,被贺纶拿进去,过了一会她又拿出,他便圈着她。少年人的胳膊比女孩粗,又攥住她的小手,两人的手臂严密的吻在一起。

    只是半醒半梦间,他忽然听见了低低的呢喃。含混着甜甜的缠绵气息,自汤媛粉红的唇瓣吐露,贺纶微讶,仔细辨别,她竟在叫“阿蕴”。

    阿蕴?

    你在叫我吗?

    大胆!他笑嘻嘻埋在她颈子里轻咬,说道,“再叫一声我听听。”

    汤媛被热气蒸醒,迷迷糊糊的但觉身上一阵酥痒,愣了下,方才想起睡在谁怀中。

    贺纶亲了亲她的发顶,“醒了?”

    汤媛垂眸嗯了声,脑袋懵懵的,尚且带着梦中的不舍与眷恋。兜儿后面只有两个带子,怪不得贺纶这么喜欢从后面抱着她,他的怀抱滚烫,烫的她后背发麻。

    贺纶将她翻过了,“你不会是梦见我了吧?”

    汤媛枕着他手臂,手臂确实比枕头舒服,让她内心安逸。

    “本王问你话呢,快说,你究竟梦见了什么?”想到她会梦见他,贺纶的燥热登时一扫而空,丹田叫嚣的邪火也没了,只余奇异的悸动。

    谁知催了两遍,她茫然的神情渐渐有些绷不住,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殿下,其实奴婢……好像中邪了。”

    “什么邪?要不要我渡你点阳气?”

    显然就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汤媛怕痒,推开他搭在自己腰窝的手,“奴婢是真的中了邪。”

    她总是梦见一些没发生过的事,却又与现实高度的吻合,令人心神难安。

    “有多可怕?嗯……咱俩躺在一块尊称可免。”贺纶亲了亲她额头。

    特别可怕。汤媛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在搬来王府之前,我就梦见了颐波苑,万没想到王府真的有一个颐波苑,方才,我又梦见了。”

    颐波苑乃裕亲王府一处极为灵秀之地,距贺纶的正院也极近,如无意外此地应是未来王妃的居所。

    是吗?贺纶渐渐收起了促狭,带上了三分肃然,“那你说说里面长什么样?”

    “里面种了好多喷雪花,正是盛放的季节。还有一条小溪横贯苑中央连着外面的沿兰池,溪水清澈见底,铺满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小溪畔则开满了婆婆纳,蓝紫色的。”

    她踩着溪水笑闹的跳上贺纶的背,撩他,他竟没有生气,还转过头与她说话,两人打打闹闹间弄湿了衣裳,少男少女的形态是那样的美好……

    而贺纶在听清喷雪花和婆婆纳那瞬间已是骇然非常。

    她怎知喷雪花?

    这在京师还未盛行,即便是簪缨世族恐怕也没几个人认识,更何况汤媛!

    婆婆纳就更不用说了,历来只作为点缀之物的东西,被工部独辟蹊径,植满溪畔,壮观不已!

    “你,进去过?”一问完贺纶就想收回这个问题,废话,各斋各苑岂是下人能随便逛的!

    从贺纶的反应,汤媛更加确定自己中邪的事实,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她下意识的环住贺纶的腰。

    贺纶也愣了片刻,捧起她的脸面对自己,“你又是如何认识喷雪花?”

    我?汤媛怔怔道,“是你告诉我的……”

    梦里的他告诉她的。

    她果然是中邪,原是想半真半假的吓唬贺纶,却不知不觉的跟他说了大实话,这下好了,他不把她绑出去烧了,也得给她找家精神病医院。

    “什么时候开始的?”贺纶一瞬不瞬看着她,“就只有这些?”

    他不信鬼神,但信汤媛说的话。她显然还未从梦境完全脱离,整个人懵懵的,显得异常温顺。

    什么时候开始的?汤媛忽然不想再回忆,只因梦里的她很少快乐,居然做了贺缄的小妾,可是贺缄对她不好,而看上去对她好的贺纶,却在箭亭石林对她施.暴。

    甚至,她还稀里糊涂的大着肚子,围观心爱的人与别的女人欢好。汤媛收起视线,翻身背对贺纶,“不记得了,就是忽然做了个颐波苑的梦。”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何有毅力拒绝如此疼爱自己的贺缄,因为她怕看见他与别人欢好,那是无法承受之痛。

    她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的厌恶贺纶,因为箭亭石林的他就像野兽。

    不知不觉,她的喜恶早已深受梦境影响。

    这就是“女鬼”的目的吗?

    “殿下……”她低声道。

    贺纶嗯了声,亲了亲她莹润的肩头,“我有个疯疯癫癫的师叔,法号明通,擅长对付癔症以及各种解释不清的行为。等他出关见了你,一定有办法。”

    其实他顶讨厌明通,因为对方断言他没有做太子的命。然而明通在算卦领域名声极差,所以也用不着当真,且贺纶本就不信鬼神。那他为何还要请明通为汤媛治病?因为他觉得汤媛这是病,是巧合,然而哪有这么诡异的巧合,只能先请明通死马当活马医。

    原来他也觉得她是中邪了。

    却不叫人烧她,反而先要为她治病,这让汤媛惊讶之余又微微的动容。

    “原来你真不怕鬼。”她小声咕哝了一句。

    贺纶立时来了精神,揉着她的小肚子笑嘻嘻的,“自是不怕的。不过我还挺喜欢看异志话本,哎,你知不知道没有脚的冤魂是怎么走路的?别躲啊,听我说,它们头朝下,用脑袋走,半夜就吊在帐子上面,一眨不眨盯着你,还有一种,喜欢摸小姑娘肚子,像我这样,摸着摸着就大了……”

    你神经病啊!汤媛浑身起了一层小粟米!

    可是她越躲他就越开心。她捂住耳朵,他就贴上去说。唇瓣若即若离的啄着她手背,当他讲到“那书生咯咯地笑,撩起后脑勺露出血盆大口,对姑娘道我吃人的嘴在这里呢”,汤媛已然快要吓晕!

    两人在被窝里一个捉一个藏。她是又气又怕,他是玩心大起,闹着闹着她渐渐体力不支,也许是受梦境影响,一时忘了贺纶的讨厌,而他的眼睛又好看的过分,在枕边那颗淡淡的明珠辉映下,犹如落在深海的星子。

    轻纱帷帐晃了晃,贺纶的喘息越发急促,声音又沙又哑,“所以姑娘家就不要到处跑,更不能搭理坏男人,他会吃了你。太和街的铺子挺好的,我安排个小掌事帮你管理,你有什么不懂的就让他说给你听,待你熟悉了这一行,我在长乐街买一家给你玩还不成……”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汤媛迷迷糊糊的就发现变成了这样,衣服也不知飞去了哪儿,她忍不住叫出声,贺纶心神俱颤。

    这一夜,小厨房给正院传了一遍热水,天快亮的时候又传了一遍。

    王爷威猛!

    翌日卯时早已过了三刻,累晕的汤媛仍在沉睡,一动不动缩在贺纶怀中。

    第一遍她差点被疯掉,快乐的眼泪直飚,第二遍她就不行了,连连求饶。

    战场遍布寝卧各种角落,什么桌边,案上……最后就连架子上的大铜盆都打翻了,溅了一地的水。

    晕过去之前,汤媛脑子里就剩一个念头,他,或许是泰迪精。

    当她醒来时贺纶早已不见踪影。

    汤媛扶着腰慢吞吞挪下床,好痛,下半截已经不听使唤了。

    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女孩子,做完这种事,她多少有些失落,但也算不上悔恨,这还没到绝路呢,她就当免费享受了一次高级夜店的头牌牛.郎,出场费都要上百万的那种,真是太赚了。

    再说他还有洁癖,虽然是公用的黄瓜,可架不住个人卫生好呀,传去侍寝的小姑娘哪一个不是从头洗到脚,只差泡一遍消毒液,因此绝对不会有传染病的风险。

    汤媛歇了口气,忍痛飞快的逃离此地。

    没过两天贺纶竟真的安排一个姓郑的小管事做点心铺子账房,打着听候差遣的名义监视她的一举一动,甚至大包大揽,将她挤出太和街。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汤媛正在给秋海棠浇水,碧绿的植株枝叶繁茂,再过两个月兴许就要开花了。

    萱儿神采飞扬走进来,先是恭喜汤媛置办私产,又好奇道,“咦?媛姐姐,你不是惯会偷闲,只爱养藤萝和铜钱草,我竟没发现你何时又养了这个,这是什么呀,绿油油的。”

    汤媛垂眸漫不经心道,“秋海棠。花棚里随便捡的。”

    秋海棠虽然占了海棠二字却是草本植物,有的人觉得好看有的人觉得俗气,反正不能与西府海棠相比,而且它也没什么香味,养起来怪鸡肋的。大康人对这个不怎么上心,是以,了解它特殊毒性的就更少。

    反正汤媛养的盆栽基本都没啥观赏性,萱儿随口夸了句长得还挺茂盛,就与她说到了另一件事。

    原来是三月中旬的玉泉山狩猎。

    一般情况下皇子最多带两个女人。汤媛占裕亲王府的第一个名额,这点毋庸置疑,可另一个嘛,萱儿觉得自己与汤媛最是要好,而汤媛又是王爷的心尖尖,“媛姐姐,你就帮我在王爷跟前说两句好话吧。王爷如今都不让我们几个值夜,再不自己谋个机会侍寝,我此生就完了。”

    萱儿眼泪汪汪。

    看上去挺可怜的,可是贺纶的黄瓜也不听她指挥呀。汤媛爱莫能助,“这个我真帮不了你。”

    “为什么?王爷最疼你了……”萱儿以为汤媛怕自己分宠,连忙道,“姐姐,王爷,他,他有洁癖,都不准我用嘴碰他,更不会用嘴碰我,却把你啃的满脖子都是花儿,你瞒的了别人瞒不了跟你住一屋子的我啊!我只不过是想求王爷多看一眼罢了。”

    “你误会了,我并非不愿你争宠,而是王爷就没打算带我,我怎么帮你说话呀?”汤媛无奈道。

    你说啥?萱儿瞠目结舌。

    汤媛把原话又重复了一遍。

    贺纶今早儿用膳的时候跟她明说了,不带她去狩猎,如果她想去,以后他会抽时间专门带她玩一趟。

    汤媛倒觉得无所谓,跟喜欢的人在哪儿都是天堂,反之,即便是玉泉山,应该也没啥意思。况且说是带着她玩,最后还不是让她伺候他。

    却没想到他不带她去玉泉山会让这么多人激动!

    三选一最终变成了三选二,萱儿、含薇和紫露欣喜若狂,又不免有点儿物伤其类,可同情归同情,真要问她们愿不愿让汤媛得宠,那答案自然又是否定的。

    于是汤媛莫名其妙的“失宠”了。

    其实不带汤媛随行的理由很简单,贺纶不想为她跟贺缄制造一分一毫相见乃至相处的机会。

    这个女人最是垂涎老三,但凡凑成堆儿少不得眉来眼去,看着就让人心烦。贺纶立在书房,默默的擦着箭矢。

    “那您准备带谁呀?一个都不带的话……娘娘说不准又要担心。”冯鑫含蓄道。

    章皇后就这么一个成年的皇子,只盼着他多子多福。倘若贺纶年纪轻轻的就不近女色,那真不算好事,多半是身子有问题。

    可带谁过去呢?贺纶想来想去,选了最漂亮的萱儿。没错,男人就是这么肤浅。当然他选萱儿还有另一个原因,小丫头挺懂事儿,味道也比另外两个清淡。

    最终萱儿成为了这场角逐的黑马!含薇和紫露傻眼了。

    汤媛吃了口甜瓜,觉着屋里气氛不对,便默默的退了出去。

    媛姐姐伤心的走了。她一失宠我就上位……萱儿想到这里多少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开心。

    紫露僵硬的笑了笑,“萱儿,恭喜你了,回来可别忘了给我们带几朵玉泉山的牡丹花。”

    含薇低着头,泫然欲泣。

    有人欢喜有人忧的事儿不提也罢,只说汤媛一见到郑管事就窝火,这小子拿着鸡毛当令箭,三番五次阻拦她插手自己的铺子。好不容易布置下来,她前去巡视,赫然发现当初留作闺房用的二楼被他改成了雅间,尼玛,她都要气炸了!

    这是她的地盘,却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是以枇杷回禀郑管事来报账,汤媛就没打算给他好脸。谁知一迈进外院,等候她的人除了郑管事还有贺纶。

    不由想起那失控的一夜,汤媛两腿发颤,收起了刁难人的心思,恭恭敬敬的上前问安,安安静静的听郑管事回话。

    贺纶笑道,“我选的人不错吧?原就是讴歌的三掌柜,送给你简直大材小用,你可不要委屈了人家。”

    原是为狗奴才撑场面来的。汤媛干巴巴的笑,点头连称不敢。

    这二人算准了汤媛不会善罢甘休。而郑管事好歹也是个人物,就这样被汤媛糟践了,贺纶还真过意不去,方才主动过来提醒一二,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想她了。

    自从那夜一连三日未见,只在早膳时讲了不带她玩的话,贺纶忐忑不安,却也怕她无动于衷。

    这边姓郑的惯会卖好,见汤媛客气,立时也笑眯眯的弯腰作揖,称她为老板娘。

    出发前一日,贺纶带汤媛去颐波苑玩耍。

    梦见喷雪花和婆婆纳或许只是个巧合,他想知道实物跟梦境也一模一样吗?

    结果汤媛不看还好,一看吓得面色苍白。

    她得去寺庙做个法场。却被贺纶拦了下来,他是个“热心肠”,将她扯进花厅抱在椅子上毫无保留的贡献了自己的一番“阳气”。

    汤媛配合的叫出声,努力逼退眸中的泪意。

    贺纶去寻她的唇,她偏头躲开,“殿下您仔细贡献阳气吧,奴婢刚吃过甜瓜没刷牙。”

    “我也想吃。”他闭目深深的吻住她。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潜邸》章节(正文 第71章 说梦)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