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70章 铺子

第70章 铺子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直接开口要卖身契,余光暗暗的打量贺纶的表情,晨光将他的轮廓勾勒的格外深邃。

    他抬眸看向立在身畔的她,“卖身契啊,你不会不懂大康律法吧?”

    汤媛眼眸微瞠。

    “有两个途径:一是自赎,二是立功。”

    其中的立功特指救过主子性命那样的功劳。

    “可是你说我爱滚哪儿就滚哪儿的。”

    贺纶嗯了声,“是呀,你想去哪儿?我可以赞助你点银子。”

    汤媛怔了怔,嘴角翕合,“那奴婢自赎,敢问王爷需要多少钱?”

    她已经做好了对方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一万两。”贺纶往后一靠,“黄金。”

    一万两黄金!

    也就是十万两白银!

    你他妈的想钱想疯了吧!汤媛难以置信的瞪着他。

    贺纶笑了笑,“前提这钱是你挣的,一旦让我得知有外人援助,尤其是男人,那肯定就不止这个价。”

    他开的价,敢买的出不起钱,有钱的不敢买。只要汤媛一万两黄金已经很给面子,反正她这几年也别想攒出来,等攒出来的时候肚子里肯定有他的种。

    她买不起自己,即使买的起也承受不了倾家荡产的风险。汤媛不再说什么,低头专心为他布菜。

    伺候完早膳,就交给萱儿了,她领着一众丫头内侍退了下去,贺纶似是要喊她的名字,但她走的太快,转眼就只剩绣了西潘莲花的锦帘在眼前晃来晃去。

    回去之后汤媛筋疲力倦,躺在床上睡了会觉,中途去了趟官房,她感觉好痛,很怕得了妇科病什么的,只好忍着困意又洗了一遍,涂上药膏。

    这一觉竟睡到了天黑,两顿饭没吃居然一点也没感觉饿。她翻个身打算继续睡,却听那个伺候她的小丫头道,“姑姑,您醒了,先把药喝了吧。”

    汤媛睡着的时候贺纶来过一趟,发现她额头有点热,之后便跟太医说了一会子话。

    小丫头叫枇杷,一面服侍汤媛一面道,“我煎药的时候王爷已经帮您上了药,还说晚上再涂一遍明天就不痛了。”

    她将贺纶留下的一只玳瑁盒子递给汤媛,“姑姑,您是哪里伤着了吗,我来帮你涂吧。”

    “不,不必了,我自己涂。”汤媛两腮红的几乎要滴出血,借着喝药垂着脸。

    枇杷转身点了九座的烛台,笑道,“那姑姑你先喝药,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说完,欢快的出了门,不过先给正院的人回了话,说姑姑醒了,然后才拐去厨房。

    而那边冯鑫立在帐子外小声回禀贺纶汤媛已醒,烧也退了。

    贺纶嗯了声,突如其来的一阵烦躁,翻过身,枕头和被子都按照他的习惯换上新的,上面没有她的味道。

    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明明知道她疼,却莫名的兴奋,只想更用力,大概男人骨子里就有兽类的野性,平时不显,关键时刻暴露无遗,等他舒服了醒过神,才发现那朵被他掐了的小花儿已经颤颤巍巍成了什么样。

    可他在这方面委实没有实践经验,萱儿也没有,他跟她讨论不出个所以然,而且萱儿一听便羞的抬不起头。他想跟她试一下,可一看见对方也穿了粉色的兜儿顿时兴趣全无,甚至还有种偷腥的错觉,这让他格外狼狈,干脆免了所有掌寝的值夜,依然由内侍守在外面。

    此刻萱儿却是要恨死自己了。恨自己为何总是害羞,就是因为别别扭扭的,每次才扫了王爷的兴,否则她早就是他的人了。

    上回刚脱完衣服,他就嫌她脂粉味重,然后不了了之,这回一露出兜儿,他又是一脸不耐烦,甚至连值夜也取消了,这导致大家看萱儿的目光越来越复杂。

    她做了什么?

    王爷为何好端端的取消值夜!

    紫露恨的暗暗咬牙。

    萱儿一进门便伏在案上痛哭,含薇原想安慰她一句,但想到此后连值夜的机会都没了,哪里还想说话,紫露早已不见人影,只有汤媛放下绣活,给她倒了杯热茶。

    萱儿才十五,根本就是个半大孩子,哪里受得住贺纶糟.践。汤媛想起自己这副十八岁的身子都差点没熬住,不由得有些同情。

    “别哭了,我这里还有一盒伤药……一抹上就不疼,涂两次保管没事。”汤媛脸颊火辣辣的,将贺纶送给她的玳瑁盒子悄悄塞给萱儿。

    伏案哭泣的女孩露出一截粉白的脖子,上面好像有道浅浅的痕迹,汤媛知道,那个学名叫吻痕。

    真好,才一道,这么浅,而她,到现在还不敢穿低领的衣服见人。汤媛拍了拍她肩膀,自己的坎只能自己去想通,别人也帮不上什么。

    汤媛回到床边继续绣花。

    萱儿哪好意思对人承认自己侍寝三回却一回也没成功,她记得第一次,王爷明明有反应,她都感觉到了,可不知为何又半途而废。她捏着玳瑁盒子默默垂泪,不过这只盒子真漂亮,雕刻了细细的大漠驼铃,上面的玳瑁也不便宜吧,媛姐姐真阔气。

    虽然贺纶在卖身契上戏弄人,但不否认她可以滚到任何想滚的地方那句话。汤媛也算在一团晦气中看见了微许曙光。可是她对京师还有点儿陌生,所幸枇杷是在宫外长大的,看上去还算机灵,有这样一个熟悉环境的小丫头陪伴,汤媛不仅将长乐街逛了个遍,又逛了附近的好几条街,中途乘坐马车,不然能逛断腿。

    殊不知贺纶已是懊恼不已,眼睁睁看她出门乱走,逛这附近也就算了,为何离太和街越来越近?

    那可是贺缄的地方!

    贺纶平白感到一阵绿云罩顶的压力。直到下人来报,说她并未靠近庚亲王府半步,只是路过太和街口,碰巧又遇见了沈二小姐,两人便坐下喝了会儿茶。

    冯鑫不以为意道,“殿下,反正有枇杷跟着,遇上莽撞的人也不怕,其余的您就随她折腾呗,她都是您的人了,又没有户籍和路引,还能插翅飞了不成?只要您同意,奴才只需三五天就能让她明白谁才是对她最好的人。”

    贺纶面色一沉。

    冯鑫立即闭嘴,再提汤媛时语气放尊重了许多,主子的脸色才稍稍好转。

    “你让下面的人继续盯紧贺缄,尤其注意他跟户部多少人有联系。”贺纶淡淡道。

    话说汤媛本不想逛太和街的,但又控制不住的靠近,想着不如站在街口望一眼,马上就走,谁知马车刚动了一下,就听一个丫鬟脆生道,“前面可是汤女官的车驾?我家小姐姓沈,家中排行老二,可否请汤女官就近喝一杯茶?”

    她跟沈珠连一面之缘都算不上,曾在慈宁门附近擦肩而过,万没想到对方今日会突然相邀。

    汤媛暗暗纳罕,她怎会认识我?但一想到沈珠也在这里出现,明显就是将将离开庚亲王府的样子,竟克制不住的失落,但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她不可以这样。

    汤媛让自己笑起来,大大方方的接受了沈珠的邀请。

    出身好的人一般都丑不到哪里,沈珠生得一张鹅蛋脸,看上去温和而大方,

    二人点了壶红茶,一同品尝,汤媛发现她唇上的胭脂淡了几许,隐约现出略显青白的唇,不由心惊,这位二小姐的身体似乎不太好。

    “汤女官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沈珠赞叹了一句,“王爷心中牵挂不已,却怕累了你的名声。其实他很想见你。”

    为什么她总是遇到一些喜欢为老公牵线的女人?汤媛有些哭笑不得,难道她就是个小妾命?

    “沈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待姻缘的,但我觉得你既然要嫁给他,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总要牵着手,一起走下去。”汤媛在沈珠惊愕的神情下,面不改色道,“倘若我是你,必定珍惜眼前的缘分,白首不相离。驱赶苍蝇蚊子都来不及,哪有上赶着为丈夫牵线搭桥的?”

    沈珠愣了三秒,才讪讪道,“汤女官真是心直口快,是我无状了。”

    没想到汤媛竟是个不甘为妾的,可惜已是裕亲王的掌寝,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跟了贺缄。

    她递给汤媛一份房契,就是徐太嫔所说的点心铺子,地址在太和街,虽不知贺缄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但这家铺子地段确实很适合目前的汤媛。

    比长乐街适合一万倍!

    长乐街整条街都是高消费场所,她一个土不土洋不洋的新点心铺子开在那里,除非借贺纶的势,不然还真难以出头。太和街就不一样,相对接地气,受众广,房租也便宜,所以汤媛觉得揣测贺缄居心不良的想法未免太过小人。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虽然是太嫔娘娘的意思,但到底是叨扰了庚王,他日铺子开张,您和庚王府的零嘴儿就由我一力承包吧。”汤媛笑道。

    沈珠挑了挑眼角,“那我可等着了。”

    二人相视间抿唇一笑。

    汤媛不敢再对贺缄有想法,但不代表一夜之间就能让这个人在心里消失的没有痕迹,她落落大方的心底,复杂而酸涩,有点嫉妒沈珠,但又极会控制负面情绪,是以,沈珠并未觉得汤媛有何异样,反而亲切可人,招人喜爱。

    那之后,汤媛携着枇杷前去验收未来的点心铺子,共二层,楼上既能住人又能僻一间做办公室。楼下的厅堂虽不如茶楼宽敞,但明亮简洁,摆几张桌椅不成问题,毕竟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将点心打包带走,坐下来吃的多半是冲着饮子。

    厨房共有六个大小灶台,请两个厨娘再加上她便能忙的开,再雇一个前台和跑堂……汤媛一面逛一面在心底合计。

    回去之后,汤媛算了算钱,铺子看上去有九成新,根本不需要装修,买几样家具、绿植、字画装饰一番即可,她一面在纸上陈列一面打算盘,连贺纶何时站在身后都没察觉。

    “哟,算钱呐。”贺纶道。

    “王爷。”汤媛一怔,起身行福礼。

    贺纶问她逛了这些天有什么收获?

    她回找到一家不错的铺子,已经交了房契,是太嫔娘娘托外面的人帮她定下的。

    贺纶撇了撇嘴,“你就直说是贺缄买的,且就在家门口太和街又怎样?汤媛,只要你心里没鬼,我是不在乎这些的。”

    “王爷这话太高妙,奴婢听不明白。”

    “就算是点心铺子,也轮不到你抛头露面出来卖,搬过去作甚?”贺纶偏过头冷笑着问。

    “您说过奴婢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您还说可以赞助点银子,不过奴婢不要您的银子,只想搬出来见见世面。”汤媛委婉道。

    贺纶冷笑着看了她片刻,转身兀自离开。

    翌日,他忽然传她侍寝。

    这种事有了第一次自然会有第二次,第一次都忍了,第二次拒绝就显得矫情,所以汤媛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她对盘腿坐在床上的贺纶屈膝施礼,这才慢吞吞脱掉绣鞋,平静的躺下,可她没想到第二次还是疼,越疼她就越紧张,浑身绷紧,结果就越疼,贺纶也疼,只好求她放松心情,想点别的事。却见她一张苍白的小脸,咬着唇自始至终哼都没哼一声的坚强模样,心,一瞬间就被刺痛了。

    “别怕别怕,马上就好……”他紧紧的拥着她呢喃,她柔软的身子僵的跟个木头桩子似的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贺纶也不知自己为何要停下,但他知道停下的那一刻,女孩子望着他的目光里有一丝类似感激的东西。

    “阿媛。”他第一次真正的唤她名字,以亲昵的方式。

    “结束了吗?”她大脑一片空白。

    贺纶嗯了声,轻吻她额头,“结束了,你睡吧……”

    他的手指很温暖,缓缓的捏着她的耳垂,让疲惫的她渐渐有了困意。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潜邸》章节(正文 第70章 铺子)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