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68章 离开

第68章 离开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媛没想到贺纶会忽然来这么一下,惊讶是肯定的,但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

    因为女孩的身子没有男子高,她被他吻的向后折,仰在他臂弯里,眼睛半晗,没有完全闭上,淡淡的打量着贺纶的鬓角。

    大概是她没啥反应,所以他的反应也就相对温和了点,只是贴着她的唇,贴了好一会儿,方缓缓松开,一眨不眨的望着她清澈的眼睛,看了许久才将她轻轻扶正。

    他这又是何必呢?把她当普通宫婢要了,她以后该怎么办?不过看她那样似乎不痛不痒的。娶她吧,她又是个心气儿高的,连心爱之人都能狠心拒绝,宁可嫁给一个羽林卫,那么又有什么理由甘心做他的妾?

    倘若她愿为妾,此刻哪里还轮到他来轻薄,大约早就躺在贺缄怀里了。

    道理贺纶门清儿,不在意和假装糊涂是因为自尊心,不过他在她心里的形象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还要自尊心干啥?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挫败。

    汤媛起身为他重新煮茶,并没有像从前那样下意识的用袖子去擦。

    她承认那是个愚蠢的行为,擦就能擦掉啦?不过是骗骗自己还徒惹他伤了男子汉尊严。

    “我方才亲你,你怎么不抵抗了?”贺纶问。

    “奴婢打不过您。”汤媛的回答朴实无华。

    打不过还硬扑腾不是更吃亏?讲真,被欺负多了,多少也有点儿麻木。

    贺纶垂眸盯着手里的杯盏,忽然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娶你为王妃,你摸着良心说会一丁点儿不心动?”

    汤媛仔细想了下,“会心动。”

    这哪里是心动,根本就是巨大的诱惑。

    试问哪个灰姑娘有机会做王妃敢拍着心口说自己毫无波澜?何况对方还是个外在条件无可挑剔的人。用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日子完全不成问题。

    但心动不代表她就愿意嫁啊。别说她脸大,就是因为她的脸不够大才要拒绝。不然以她跟贺纶的性格,凑一起,绝对是史诗级别的灾难!

    两人迟早得有一个弄死对方。别怀疑,她真敢对皇子下手,只不过缺少一个契机。

    “但你还是不愿意嫁给我对吗?”贺纶似乎很了解她。

    汤媛轻轻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这次他是真的猜不出原因了。

    汤媛笑了笑,“因为奴婢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您假设了这个命题,奴婢也假设的回答您,您之所以不理解是因为婚姻于您而言可以随时反悔,但奴婢没有退路,奴婢跟您没感情,在一起不会幸福,时间久了您也会腻味,您腻味一个女人还有其他女人来抚慰,而奴婢……可能就要孤独终老。”

    王妃没有爱情,要么守活寡要么青灯古佛,反正断没有改嫁的道理。

    “你不试试怎么就敢肯定我会让你孤独终老?如果你爱我,我也会……爱你。你连一点感情都舍不得付出,我当然也不会对你有真心。”贺纶看着她的眼睛。

    “殿下,请恕奴婢直言,像您这样的,应该没啥真心吧,否则就不会一面捧着章小姐一颗懵懂的芳心,一面在背后里碰碰萱儿戳戳奴婢。就算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但至少也该在最好的年华把最赤诚的自己留给心爱的人呀。您对两情相悦的女子都这般任性,那么奴婢和萱儿之流岂不是如草芥一般。”她的语气平静而真诚。

    但他若不高兴,那就当她没说过,以后也不会再说。

    没想到贺纶还真没动怒,愣了下,“什么两情相悦?你的意思是我背着蓉蓉偷腥?我偷腥干嘛要背着她呀,跟她有什么关系?呃不对,什么叫偷腥?我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你也是无聊,只不过假设一句,就跟我扯这么多,搞得我好像真想娶你,你想多了吧!”

    他起身绕过她,略有些狼狈的直奔门口,走到一半顿了顿,回身看向一脸无语的女孩子。

    “不管怎样,你也算跟我说了一回真心话,那我也真心的给你句忠告:你这辈子要想活得好,不是在于你有没有自由身,而是在于我,”他指了指自己,“我开心了,你想要的都会有,我不开心,你跟谁都逃不出我手掌心。”

    说完,冷着脸挥开那透明的琉璃珠帘,力道之大,竟扯断了线,哗啦啦一阵乱响,嘣的到处都是。

    原来不是没动怒,而是憋到最后一起动。白瞎了她一腔肺腑之言。汤媛起身小心翼翼跨过满地珠子,好几次险些滑到。

    转眼天就入了冬,礼部和宗人府的官员忙的脚不沾地,原定的皇子开府年纪不都在弱冠?谁知道三皇子忽然定亲,五皇子必然也不会再等,那么四皇子自然也得搬出去。是以这些日子,他们除了要忙自己的分内之事还得督促工部那边加快进程。日子不等人,翻过年就要赶着吉日乔迁,后者还好敷衍,前者可是祖宗,谁敢在裕亲王府的修葺上有一分一毫的马虎?

    腊月初十,章皇后忽然腹痛如绞,竟是提前了五日发动。景仁宫上下陷入了一片紧张肃穆的气氛。产房稳婆几个月前就开始待命,每日更有专人检查产房和人员等等是否合格,原就是随时随地躺下都能生,所以她忽然发动,大家只是惊讶了一下,阵脚却是稳稳当当的。

    裴氏听闻宫里传来消息那会子还是三更天,章保春一听妹妹半夜就开始发作也是着急,连忙催裴氏快些入宫。裴氏不用他催都恨不能插翅膀飞过去,那不仅仅是她的小姑子,更关系着章氏一族的荣辱啊!

    生孩子素来就是跟阎王爷抢命,因为古代没有剖腹产,在这样的生死关跟前,管你是皇后还是乞丐,都一样疼一样遭罪,凭的就是一把子力气。是以章皇后在怀孕期间根本就不敢松懈,哪一日不得在花园里头走个三五圈。

    但她到底是生龙凤胎时伤了身子骨,这一胎生起来或多或少有些力不从心。裴氏哪里还有空按品大妆,好歹套上诰命服连章蓉蓉都没管就冲进了景仁宫。

    临行前公爹章阁老叮嘱她的话还言犹在耳。

    他是当着章保春的面叮嘱她的。公爹跟媳妇说妇人生产的事应是不合规矩,但在场之人没有一个还有心思扭捏,她纵然微微红了脸,一颗心却是揪的死死的,更是一个字也不敢漏的听公爹说。

    章阁老的神情无比凝重,用一种缓慢的速度却咬字清晰道,“一共六个稳婆,其中两个守在产房,另外四个以备不时之需。守在产房那个脸上有颗痦子的人你要特别注意,一旦……皇后娘娘有任何不测……你就跟她说‘要大’。”

    要大!也就是让稳婆弄死未出生的小皇子,全力保住章皇后性命。裴氏的脸刷的白了。

    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但跟章家的荣辱比起来,这个险值得一冒。章皇后已经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公主,能再生一个固然好,但为生孩子送命那就太不值了。况且章阁老既然敢这么做定然也是有万全之法。

    裴氏虽然白着脸,眼眸却瞬间透出一股坚毅之光,与丈夫对视一眼,然后对章阁老福了福身,“儿媳明白,爹爹安心在家等好消息吧。”

    如此一番,她终于在下人的伺候下洗漱干净换上景仁宫准备的干净衣裙走进产房,紧紧握住章皇后的手,俯身在她耳畔道,“娘娘,您只管听稳婆的话,让您用力就用力,不让您用力您就闭着眼休息,爹爹一切都已安排好。”

    却说还有个人此刻跟章皇后的亲人一样关心着她的安危,那就是汤媛。

    开玩笑,她的脑袋跟章皇后的肚子紧紧的捆在一块呢,不管大人还是孩子,只要有一个不好,钦天监和产房就能立刻拉她出来背锅!

    再说皇上也不会放过她。

    光是一个压制妖孽作祟不力就能要她死十几遍。

    她现在真恨不能扑过去替章皇后生啊!

    为什么生了这么久还没动静?也许顺产就是要这么久!汤媛攥着手在屋中来回走了一个时辰。

    贺纯与和熙虽然还小,不懂生产意味着什么,但是大人的肃穆和紧张多多少少还是影响了他们,两个小孩难得一见的沉默,大人让坐哪里就坐哪里,让吃什么就吃什么,仿佛不捣乱就能减轻母后的负担。

    一盏茶后,产房终于走出个人,是皇后娘娘的首席稳婆,她上前给明宗叩首问安。明宗不耐烦道,“今日什么礼都不用讲,快说里面怎样了!”

    “皇后娘娘吉人天相,只是生产过久难免疲累,但奴婢已经能看见龙子的天灵盖,有鸡蛋那么大,只要再加一把劲就好,所以特来请示皇上……请让年纪最小的皇子和公主站在门口跟皇后娘娘说两句话吧。”

    妇人生产不吉,她自然没胆子请皇上和成年的皇子过去,但要小孩子倒也说得通。

    贺纯一听,连忙拉着和熙的手走过来,要去看母后。

    明宗点了点头,贺纶似乎也有些心动,嘴角抿的很紧,默默看向父皇。

    明宗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妇人之仁,生产这种事你离远一点。”

    他看重贺缨只是为了牵制章阁老,但谁更适合储位,他又比谁都清楚,只不过现在不宜表露罢了。贺纶金尊玉贵,岂能沾染污秽?

    贺纶并不知父皇在想什么,但觉心口微凉,怪不得汤媛既不跟贺缄也看不上他,她才是个眼明心亮的,比谁都清醒这里的薄情寡恩。

    话说眼明心亮的汤媛已经快要吓死了,直愣愣瞅着西面那颗渐渐沉下去的红日,正殿那边依然没有动静。

    真真是躲得过天灾躲不过*。

    此刻产房中的裴氏也是越来越没有信心,她不止一次看向章阁老安排的稳婆。

    章皇后大概也感觉到自己的险境,挣扎着睁开眼,裴氏贴着她嘴唇方才听得清,“我,不能死,老五和老六,还有和熙,不能没有我。”

    裴氏含泪嗯了声,浑身发冷,终于下定狠心。许是那孩子命不该绝,就当他母亲也决定不要他之时,竟一蹴而就露出了脑袋,稳婆惊喜的睁大眼,两个人,四双手托着那小脑袋,将他拿了出来,章皇后彻底晕厥过去。

    是个男孩,五官挤得皱成一团,也看不出像谁,但眼眶又大又圆,鼻梁也比一般的新生儿高,想必将来定是个美男子。

    景仁宫上空总算云开雾散,众人亦仿佛卸去了千斤重担。

    妍淑妃和婉贵妃同时起身,对着明宗盈盈一拜,“臣妾恭喜皇上喜得龙子,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七皇子福寿无边。”

    明宗也是激动,连忙抱过老七,怎么这么丑?

    裴氏笑呵呵的解释,“七皇子块头大。比他五哥那会儿足足大了一圈,少不得要被挤的丑了点,但是小孩子长得快,待满月后皇上您就会发现他是个美男子!”

    皇后娘娘平安诞下龙子,举国欢庆,为此明宗还专门免了甘肃一年的税赋。他也是精明,怎么不免湖广的?不过这种事大家心里有数就成,说出来反而不美。

    直到满月礼后,章皇后才想起汤媛,命人赏了一些金银古玩,升她为从五品司仪,给了她极大的脸面和名声,但决口不提何时放她出景仁宫。

    此事一直拖到了明宗十一年三月,十八岁的汤媛和另外两个姑娘被章皇后赐给了贺纶。但汤媛的名号却颇费了一番周折,首先她品级高,已是从五品司仪,总不能降级为正六品掌寝吧?其次,从五品司寝是专门伺候皇上的,伺候皇子的她肯定不能用,于是宫正司干脆为她破了例,虽然依旧称掌寝,但保留从五品品级。

    另外两名掌寝见着她就得行礼问安,也算是章皇后对她的格外看重。

    这一年三月中旬,春光明媚,她终于离开了囚笼般的皇宫,然后进了另一个相对小一点的笼子——贺纶的裕亲王府。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潜邸》章节(正文 第68章 离开)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