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64章 尖叫

第64章 尖叫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人的惯性超级可怕,这要是从前被贺纶拉把小手,汤媛就恨不能把手剁了。如今,虽然不像一开始那么愤慨,但也不太想牵手啊,她只想自己玩自己看。

    可惜还是被他借着衣袖宽大抓了一路。

    话说他的皮肤还真好,滑滑的像女人,但虎口和手心没有想象的那么细嫩,感觉略粗糙,大约是习武的缘故。讲真,皇子们还是挺辛苦的,不文武双全出去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皇子。

    汤媛的情绪很平静,想来是不生他的气了。贺纶发现当她高兴、生气或者害羞、紧张等等,耳垂上的香味也会随之略有变化,接触的越多,那种感受就越明显,有时候根本不用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个,会跟母后关注她有关吗?

    母后的态度仿佛是从他承认喜欢那抹鹅梨香开始变化的。

    汤媛却在偷瞄萱儿。

    才将将承宠没多久的小丫头,一直低首保持落后两步的距离缀在贺纶身后。

    年纪这么小就懂得忍耐和恭顺,也是可怜。不过像她们这种身份的,一旦承宠,未来这种日子简直不胜枚举,搬进王府说不定更惨,只上头一个正妃两个侧妃就能压的人暗无天日。

    所以,如果贺纶能稍稍对她好点,也算是积德了。

    汤媛轻轻晃了晃小手,贺纶偏过头垂眸问她,“怎么?”

    她腆着脸干笑,指指前面一个大腹便便左拥右抱的中年男人,又指指身后的萱儿,小心翼翼建议贺纶,“公子,要不您也试试,感觉很有气势的样子。”

    念在萱儿送了她一把顶漂亮的墨菊伞份上,能帮人一把就帮一把吧。汤媛陪着笑。

    谁知贺纶只送了她一个字,“滚!”

    滚?

    这下好了,“娥皇女英”没做成,她也加入了被抛弃的队伍,跟萱儿大眼瞪小眼的缀在了贺纶身后。

    萱儿憋了半晌才小声呢喃道,“谢谢你媛姐姐,其实你不必为我邀宠。”

    神情仿佛含着愧疚:你看,我的宠没邀成,还累的你跟我一样失宠。

    汤媛大方的摆摆手,“没事没事,你不必介怀。”她巴不得呢。

    冯鑫含笑低声道了一句,“汤掌仪,公子请你闭嘴。”

    萱儿吓得连忙噤音不敢再开口,汤媛真真儿无语,神经病来大姨夫了吧?人家离这么远小声讲话都碍着他啦?

    所以这趟街逛的委实不自在,就连午膳也不给人吃好,她想吃川菜,他却非要去那种一看就只是为了装x的酒楼。当然,这么评价人家酒楼也是略有仇富之嫌。毕竟“讴歌”也算是京师的顶级娱乐场所。

    贺纶来这种地方倒不是为了享乐,只因此地有他的专人雅间,干净放心。

    那么他为何会这么放心呢?因为这就是他外祖家的产业啊!

    萱儿出生商户,对京师商业圈再熟悉不过。汤媛一面咋舌一面用心记下。

    酒楼的大堂斗拱挑的巨高,四四方方,一共五层,抬头就能看见每一层的游廊上人来人往。还有褐发绿眼的大食美人端着红漆托盘不时路过,长得……真漂亮。汤媛不由多看了两眼,一不小心碰上猛然止步的贺纶。冯鑫不悦的瞪眼,她自知理亏,低着头后退没敢吭声。

    贺纶鄙夷道,“看什么呢?浮光阁的美男子喝杯茶都要一百两,你请得起?”

    他以为汤媛偷瞄将才路过的小倌儿。

    那你起码得要二百两。汤媛哼哼笑了两声。

    一个不开窍,一个开窍了舍不得下狠手,冯鑫基本已经对俩人的“圆房”不抱希望。不过皇后只是叮嘱他尽量促成,但并未点明利害,是以冯鑫对此倒不是特别在意,只要殿下开心就好。

    但皇后娘娘着急啊。

    自从那日下人回禀床单见了血,可把她开心了好一阵子,再一问,没有男子秽物,呃,那这到底算圆房还是没圆房?

    章皇后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竟没看出老五还是个怜香惜玉的!门都打破了还舍得退出来,可见那汤媛有多娇气!

    这么一个不会伺候人的东西还要她有何用?

    然而偏偏就得留着她。

    章皇后气归气,却也只能另想法子。

    好在她还有两个小心肝儿解闷。贺纯腰背挺的笔直笔直的,坐在炕几前一笔一划的描红,和熙则是打散了头发,由高玲玉伺候着重新梳双丫髻。

    因入夏身子不大爽利而许久未曾露面的妍淑妃,也就是章皇后的庶妹章妍儿今儿个不知被什么风吹了过来,前来景仁宫问安。

    且说这章妍儿,原是章家送进宫来助有孕在身的嫡姐争宠的,共同对抗气焰嚣天的翊坤宫作妖小能手婉贵妃。孰料明宗还真对妍淑妃动了心,她虽不曾生育却一路从贵人做到了正二品淑妃,不可谓不神奇。

    可即便如此,她仍是“三宠”中最灰头土脸的那一个。第一宠嫡姐在上,而章家又不能让姐妹二人有嫌隙,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绝了育,从此只能仰仗姐姐与章家过活,做一个听话的傀儡;第二宠婉贵妃,虽然也不能生,可架不住皇上就是宠她,宠的不得了。一般是姐姐身子不方便,婉贵妃也来小日子,明宗才会去看她。

    至于其他妃嫔,一年估计也见不着明宗两面,如此一比,她似乎又是被人羡慕的。

    妍淑妃的一生虽然悲剧了,可生养她的姨娘却过上了好日子,既不用像其他姨娘那样给嫡母立规矩,逢年过节还有拿不完的好处。而父亲和嫡母更是对她另眼相看。

    这是章家对她的补偿。

    只要她乖乖听话,往死里撕婉贵妃,替姐姐冲锋陷阵,她的姨娘和弟妹们就不用再重复她的悲剧。

    她笑吟吟的向章皇后行了一个大礼,满目柔和的夸了老六与和熙都长大了。

    孩子们也知道这位淑妃娘娘跟别的娘娘不一样,她还是他们的姨母,虽然是个庶出的。按说贺纯的等级比淑妃高,可他还是微微颔首,叫了一声姨母,这也是被皇后允许的,自家人关起门了也就随意许多。

    和熙却不愿意,她性子本就冷淡,但还是端端正正了喊了一声淑妃娘娘。

    章皇后懒懒的示意妍淑妃坐在自己身边,不必拘礼,然而妍淑妃还是紧守本分的坐在了章皇后下首,并不敢居大。

    “有些日子不见皇上去你那里,是不是翊坤宫的妖孽又使什么奸计?你且不要怕她,若是实在应付不了,大可以先跟我说说。”章皇后道。

    妍淑妃颔首回,“翊坤宫那边还好,只是臣妾的身子实在不中用,”被寒性药物伤了身,“小日子又提前了好几天,未免污了皇上龙目,这才在钟粹宫躲清闲,还请姐姐明鉴。”

    什么明鉴不明鉴的,难不成你得了恩宠我还会不高兴。章皇后示意宫人将前几日大食的贡品端过来,都是些成色质地上佳的宝石,各种颜色都有,拿回去不拘打什么样式的首饰。“妍儿,多挑几个,你打扮的漂亮了,皇上见着开心我自然放心。毕竟只有咱们姐妹同心才能压得住那个祸害。”

    眼下皇上正值壮年身子骨又强健,若是再这么不知黑天白地的宠着那小妖精,谁知道还要惹出什么乱子。况且,听说那妖精不但开始巴结三皇子还安排身边的人侍寝,打量还想生个皇子出来。不管有用没用,生了再说。可见也是急眼了。

    章皇后对高玲玉使个眼色,片刻之后,龙凤胎兄妹便被下人抱走。她问妍淑妃的小日子可结束了?

    妍淑妃红着脸点点头。尽管对方的声音很小,小到旁人不可能听清。

    于是这日晚间在章皇后的暗示和督促下,明宗暂且放下那舞动着步步生莲,勾魂摄魄的妖精,前去钟粹宫会一会妍淑妃。

    其实妍淑妃的姿色并不比婉贵妃差,甚至可能还要出色几分,否则明宗也不会第一眼就喜欢,但妍淑妃不擅长讨好男人,比起婉贵妃总是失了几分趣味。

    然而,这世上哪有什么会不会讨好人之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倘若你觉得他(她)不会,那么他(她)极有可能只是不想讨好你罢了。

    妍淑妃坐在偌大的净房浴池中兀自泡澡,就在她的斜对面,阴暗的角落里则站着一个高大的黑漆漆的身影,看身形应是个男人,且年纪还不算大,顶多二十五六。

    男人道,“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

    妍淑妃起身,当着男人的面,面不改色的迈向岸边的美人榻,弯腰拾起洁白的棉巾,缓缓擦拭身上的水渍,她白皙的肌肤竟不输那纯白的棉布。

    “委屈不委屈的都已受过,提这些干嘛。只是章家打量我是傻子呢,终日撺掇我与婉贵妃斗,殊不知狡兔死走狗烹,斗死这个蠢货,以后我不就成了多余的?”

    男人走过去主动为她擦*的长发,拧干水分。

    “你也是越来越会伺候人了,莫不是真成了内侍?”妍淑妃笑的花枝乱颤,仿若玉雪倾颓,满眼都是白花花的。

    男人看了她一会子,解开腰带,用力一扯她那头长发,迫她扬起那张不知死活的脸,“我是不是内侍,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妍淑妃死死咬住棉巾,以便压抑几欲冲出口的尖叫。

    片刻之后,男人将她丢进水里,亲自为她洗干净,裹上棉巾方才离开。

    他下手老练而有经验,除了让她走路双腿直打颤,身上竟看不出半分痕迹。

    因着事先已经被喂饱,她哪里还有精神伺候明宗,所以明宗每回过来都会见到不识趣的妍淑妃。

    有时候她都怀疑那人是不是故意如此,跟他比起来,明宗的体力和时间都不行啊,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人真是奇怪,还是姑娘家的时候,想着要来伺候一个大二十岁的老男人,她是既绝望又羞耻,如今得过且过,跟谁睡都一样,只要舒服就成。妍淑妃无聊数着帐子上的暗纹,等待明宗结束。

    甫一结束,传水更衣什么又是一通忙活,妍淑妃累的浑身疼,咕哝一句皇上威猛,臣妾先睡了,便真的沉沉睡去。明宗原还想跟她说两句话,但见她长长的睫毛已经动也不动,显见是真的好眠了。

    翌日,朝阳照常从东方升起,没人算得清这座深宫究竟谁负谁更多。

    汤媛不喜欢深宫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其中的苟且之事太多。

    然而狼多肉少,日子一寂寞,大家难免要苟且。

    所以她做梦都想着离开,想着自己的点心铺子,想着勤劳上进的夫君和许多小包子。

    昨夜贺纶请一位美貌的大食美人献酒,汤媛盛情难却,一连喝了美人手里三杯葡萄酒,醉死在贺纶怀里。

    晕倒前她就一个疑问,葡萄酒后劲还能这么猛?

    老人家一直告诫年轻女孩,不要跟陌生人喝酒,哪怕是熟人也不行,尤其对方还是男的。

    不听忠告早晚得吃亏。

    汤媛醒来就哀嚎一声,身上好痛,痛的腿都抬不起来,再一看薄被下的自己,除了一条裤子啥也没穿,贺纶亦是如此,且将她抱在怀里搂成一团。

    她不知下了多大的狠心才克制掰断作案工具的冲动,呜咽半晌,放声尖叫!

    贺纶猛然惊醒,又慢慢阖上眼睛,“别叫了,天一亮萱儿就会去成衣坊帮你买衣服,昨晚的已经没法穿!”

    他是有多禽.兽,为什么她的衣服就不能穿了?

    她拼命回忆昨晚的事,脑子却越想越浆糊,什么也记不清!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完了!

    在大康是找不到好人家了!说不定还得当后娘!就这还是运气好,最坏的可能是打从今日起要跟萱儿轮流侍寝……

    贺纶,你个强x犯,我跟你拼了!

    她跳起来坐他身上便打。

    你发什么疯!贺纶不耐烦的睁开眼,稍一用力翻身将她袭了下去,“你才变态呢,抱着我喊贺缄,还要亲亲,变态,变态!!”

    你还骂我?她泪盈盈的望着他,双手无措的挡在他身前。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64章 尖叫)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