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63章 繁华

第63章 繁华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纶仿佛丢一袋垃圾似的将她丢榻上,还用脚轻轻踢了下,“起来,自己爬起来!”

    她被丢的天旋地转,只不过反应慢了几秒,贺纶就趁机躺在她身边,还将腿搭在她腿上,“起来,给我捏肩。”

    起你妹啊,你压着我了!汤媛好不容易将脑袋从他胳膊底下搬出,发现下半截动不了,他是故意的!她打量贺纶眉眼间无杀气,登时也不知从哪儿腾起一股子血性,攥着粉拳敲了他一记,贺纶怔了怔,捂着胸.口转眸看向她,“你,想死吗?”

    “是呀,奴婢现在特别想死,求殿下赶紧杀了我啊!”不给他来点野的,他还真当她好欺负呢!

    想死还不容易。贺纶侧过身一把将她揽至身前,恶狠狠瞪着她同样带着一股狠劲扬起的小脸,“白绫、匕首、毒酒挑一个吧?”

    啊,来真的!汤媛又怂了,支吾几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奴婢还有差事没做完,先不奉陪……殿下玩笑。”说着就要下榻,被贺纶轻轻一个扫堂腿,就趴个狗吃……那啥。

    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连女人都打!

    浑着现在没有外人,而且是他先挑起来的,汤媛提起一拳就往他肩膀上捶,呃硬,打错地方了!

    好疼!

    眼见贺纶又扑过来。她一时吃了熊心豹子胆,雨点般的粉拳招呼了上去。

    连我都敢打,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贺纶气急败坏道,“你是不是没男人活不成啊,跑我这里找晦气!汤媛,你就是个元宵!”

    呸,你才没男人活不成!汤媛啐了他一口,双脚用力一蹬就要往上窜,被他拖着两条腿重新拉回去,骑在她身上,一手按住她肩膀,一手就近抄起一壶凉茶兜头泼了她一脸!

    请注意,不是一杯,是一壶!

    汤媛目瞪口呆望着贺纶。

    她究竟哪里得罪了他?

    她的男神都要娶别人了她都没疯,他疯个什么劲?

    还泼她一脸茶!

    浅碧色的茶汤沿着女孩脸颊脖颈四处流淌,打湿了她鬓角如烟的碎发,然而两个人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夏日女孩的轻纱比想象的还要单薄,不沾水还好,沾了水即透明。

    她微微起伏的胸.口在他眸中似泅开的水墨,渐渐的具象,化成了吸人魂魄的入口,贺纶仿佛被蛰了一下,乌黑的目光火一般的烫人,看到她哪一处,她就觉得哪一处麻生生的缩紧。

    “还痛吗?”他忽然问,吓的汤媛一激灵,戒备的盯着他一举一动。

    “上回是我不对。”贺纶头一次跟人道歉,“我没想到你会那么难受,其实我也……也有点疼……”

    不要再说了!汤媛紧张的目光乱晃,那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你不能告诉别人我跟你道歉。但是如果你需要……我会负,负责的。”奇怪,想了一万遍的话为何在面对她时都开始结巴,贺纶低喃,“我会负责,也不让你喝伤身子的避子汤。如果有了,我养着,不罚你喝……那种药。”

    那种要了她好朋友命的药。

    莫说汤媛了,连贺纶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说完他就懵了。

    他不是做不到这样的承诺,而是不敢相信也找不到理由解释为何会如此轻易的许诺。

    可是她又开始挣扎。

    “你别乱动,我不会伤害你的……”贺纶满头大汗,想要钳制她,却又不敢真的用力,“元宵,我娶你好不好,我娶你做我的侧妃。”

    完了,他想不到自己竟昏晕至此,为了女色什么口都敢开。

    可林潜不是说如果对宫婢讲这种话,她会开心的晕过去吗?

    为何元宵没有晕,还无比愤怒的瞪着他?

    难道她不知做他的侧妃比做贺缄的正妃还要威风吗?

    “再让我试一次好不好?这次不会痛,保证不痛,你乖……”他手足无措的安慰着面色又开始发白的她,“元宵,你还想要什么?”

    她还想要什么?

    想他赶紧的去死算不算?

    安静的画舫内,仿佛除了他刻意压抑的沉重喘息,再也听不见其他声响。

    她真的好可爱。可爱的让他忍不住欺负却又偷偷的心疼。

    贺纶轻轻摘下她的耳坠,以口衔住那圆圆的白嫩耳垂。

    “章小姐真是瞎了眼……才会将一生托付给你这种人。”汤媛一动不动的任由他一逞私欲。

    蓉蓉?贺纶喘息着松开她耳垂,用力拥紧她,不解的望着她泛红的委屈的眼眸。

    “我跟她八字还没一撇呢,是不是她在你面前乱说了什么?”贺纶问,“你告诉我啊,我帮你收拾她。”他忽然笑了,温暖的手指沿着她胳膊一路攀升。

    为了一个宫婢都能宠妾灭妻,那么将来他就可以因为任何一件小事再灭了她。汤媛感到不寒而栗,望着贺纶的目光渐渐有些陌生。

    他与贺缨真不愧为兄弟。

    仗着美貌和身份勾搭女孩子,玩完了再随手丢弃。

    女孩有虚荣心固然不该,可就因为这点虚荣心而毁了一生,也未免太过残忍。

    她忽然觉得那些所谓的“不知自爱”的女孩,死的好冤。

    “殿下站的这么高,可能一辈子都遇不上说真话的人。今日奴婢做个不怕死的,奉劝殿下一句,你最好不要落魄!”汤媛睥睨的望着他。

    贺纶舍不得撒手,却不敢再进一步,只能默默的与她四目相对,哑声问,“为什么?”

    “因为谁都会趁机过来踩你一脚。”

    “你会踩我吗?”

    当然不会。她直接拿刀捅啊!

    贺纶不怒反笑,好一会儿才敛去笑意,肃然望着她,低声道,“可你忘了我的身份,像我这样的人,即使装的跟贺缄一样,很多人还是希望我死,那我干嘛还要委屈自己呢?所谓的谦逊和卑微,不过是你们这些没本事的用来掩饰自己无能的借口!我这一生都不会落魄,即使落魄,我的鲜血和骨头依然高贵,是你此生所不能及。”

    他愤然推开这个深深伤害自己的坏女人,披衣而起,一脚踹开房门,惊得飞禽走兽四散奔逃。

    是夜,贺纶下榻章阁老府,召萱儿侍寝。

    翌日萱儿满面绯红,目光呆滞,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羞的抬不起头。

    此后一连两夜都是被翻红浪好不自在,当然皇子被子翻不翻红浪大家并未亲眼目睹,但只要想一想应该都还满刺激的。

    宫女一旦侍寝,身份立刻不一样,即便是面对高一级的人,那也是尊贵的,何况同级的汤媛,已是没有资格再与她同吃同住,便挪去了另外一间厢房。

    章蓉蓉对此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还赏了萱儿两朵宫纱堆花,也是二乔牡丹,跟曾经赏过汤媛的那朵一模一样,见到汤媛也不如从前热络,反而与萱儿有说有笑起来。只在没人知道的时候跑去贺纶房间又哭又闹,质问他忽然换人侍寝为何不告诉自己,就算她不会介意,可是这么突然,心里也不好受。

    贺纶神情阴郁,只看了她一眼,她就不敢再胡闹,却大着胆子坐进他怀里,嘟着小嘴低声道,“那你现在开了荤,总可以亲亲我了吧,你教我亲亲嘛!”

    片刻之后,章蓉蓉被冯鑫客客气气的轰了出去。

    贺纶!你混蛋!她气的面色红一阵白一阵。

    而贺纶已然开始思考如何说服母后,章蓉蓉并非一个妻子的好人选。她能为他碾压后宫制住所有不安分的妃嫔,那么也就能因为盛宠而步当年宁妃的后尘。

    此乃后宫大忌。

    父皇与徐氏无亲无故,自然狠得下心制裁,可他不行,章阁老是他的亲外祖父。

    而那边一向深居简出的贺缄借着这次端午与沈二小姐见了一面。

    二人心中各有所爱,坐在一起压根就没有普通男女即将订婚的羞涩喜悦,反倒像是面对一道注定要过的坎,说不上伤心,但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

    这日夜深,沈二小姐沈珠全身隐在黑色的披风帽兜中,在一名同样深色衣裙装扮的婢女陪同下迈入贺缄房中,陈三有什么也没问,撩起帘子引她入内。

    贺缄眉毛抬也未抬,看向她,淡声说道,“来了。这是锦绣,轻功了得,以后就放在你身边听候差遣吧。”

    一名面容瘦削的二十来岁女子从阴影中走出,对沈珠微微颔首。

    为了方便沈珠行事,这名武艺高超的女死士将贴身保护她,当然也是一种监视。

    前世他的皇位继承的略有争议,但因徐子厚控制了山西最重要的兵权,可以说整个山西离不开徐子厚,而能带兵打仗的名将早就因为太平盛世消磨的所剩无几,宣府大同又关系国家命脉更不能轻易调兵。内阁才不甘不愿推他上位。至于贺纶,章皇后被废服毒自尽,贺纯年幼夭折,谁还敢去提一个风雨飘摇的嫡子,章阁老的时代已经过去。

    只有小小的和熙,批发赤足登鹿台诅咒他不得好死,他让羽林卫放下箭,最后一遍跟她解释,贺纯之死与他无关。

    那母后呢?和熙哭着问他。

    章皇后?他漠然的望着和熙,朕,只是赏了一碗当年她赐给母妃的烈酒罢了。

    和熙闻言痛哭失声,纵身跃下鹿台。

    成王败寇,一个落败的公主死也就死了,但她倨傲的仰着下巴质问他的那句,篡位贼子,你有父皇的遗诏吗?还是深深的刺激了他。

    遗诏?

    他原本是有的。

    父皇已经写好了,却被章皇后亲手烧毁,横剑于颈,要与父皇恩断义绝,倘他再敢动一下笔,她便自刎太和殿。

    所以,此生贺缄觉得与其受那份冤枉气,甚至忍辱委曲求全的指望父皇多看他一眼,那还不如自己写一份。然而圣旨和印章除了皇上或者拿刀逼着皇上,常人还真无法获取,步骤繁琐异常,就是皇上本人发布一道圣旨也需要一日的功夫。否则历史上也不会出现那么多顶着篡位光环的君王。

    然而,想要自己写一份首先就得有一张空白的且盖了大印的五爪龙明黄圣旨,这在常人听来匪夷所思,倘若真有这样的东西,别有用心之人岂不早就搅的天下大乱。

    但是前世,沈珠确确实实把这匪夷所思的东西呈给了他。她一个小女子怀揣此物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与其投奔险恶之人还不如投奔当今圣上。

    他还记得当时沈珠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他杀了她的亲人。

    如今他与她提前合作,就让彼此的命运早一些改变吧。

    话说沈珠早年被继母遗失山中,曾见一位瘦如枯竹的老人将黑漆匣子埋在密林,也就是宝光寺后山,可她又冷又饿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得救后因为好奇重又去了那地方挖出黑漆匣子。里面铺着厚厚的麻布,最底层却是一块明黄色的丝绸,上绣五爪龙,当时她吓个半死,唯恐摊上什么大事,便又重新埋了回去,踉踉跄跄逃走,被这一吓再加上只顾着逃,她竟忘了留个标记。而宝光寺后山比玉泉山还要大,林中的树木又都长得差不多,时隔多年后想再重新找到那个地方且还要避开所有人耳目委实不容易,恐怕非个一年半载解决不了。

    莫说一年半载,就是两年三年贺缄也等得起。

    翌日,天气晴好,汤媛生平第一回走在京师最热闹的长乐街。

    街道干净而宽广,路面铺了方方正正的青石板,甚至还有类似现代下水道的排污水沟,即便暴雨连绵也不会出现积水现象。

    大路两边林立不少商铺,此时的繁华可见一斑,不时还能遇到肥头大耳的商贾牵根麻绳,但麻绳那头绑的既不是狗也不是马,而是人,黑皮肤的昆仑奴,从海洋那边贩卖而来的。

    想来贩卖人口这种罪恶的勾当自古就已经开始,然而残忍的是在大康这个还不犯法!

    她好奇的围着瓷器摊子打转,又看看堆了几十种货品的杂货摊,当然最好奇的还是点心摊子或者点心铺,但凡遇见一定会买一点品尝,没有一种比得过她做的。

    而且当地的点心铺就只是卖点心,这令汤媛又发现了商机,要知道她的除了点心还有特制的十二种饮子,就像后世的糕点房或者咖啡厅,吃甜品总要配点饮料或者喝饮料最好搭块甜品,光是想一想她就感觉到了无数白银从天而降。

    从南走到北,她吃的东西没有十样也有九样?贺纶忍无可忍道,“吃死你吧,你就不怕中毒?”

    他就不会碰外面的东西。倘若对方没洗手,他宁可死也不要吃!

    汤媛被他猝不及防的一声吓得差点儿噎住。

    他不是一直走在前面?左边冯鑫,右边萱儿,还有五六个普通百姓打扮的死士隐在周围,看什么不好偏看见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她!

    所以如果一个人打定主意看你不顺眼,躲是躲不掉的。

    贺纶以怕脏为借口,将她扯到身边。

    “奴婢脏奴婢的跟您有什么关系啊,好痛,你就不能轻一点!”

    到底是他天生力气大还是天生就对女孩子粗鲁,为何总要抓痛她?!

    闻言,贺纶似乎反思了一下,拉着她的手指渐渐放柔,只将她挣扎的小手死死攥在手心。

    “你是面团做的吗?”沉默片刻,他忽然问。

    怕痛怕痒还怕猫,真真儿是摸不得碰不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潜邸》章节(正文 第63章 繁华)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