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54章 换鸡

第54章 换鸡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巳时之后正殿那边来了位姑姑,与管熏香的内侍说了两句话,又和和气气的与汤媛互相见礼,“今儿个殿下要过来陪娘娘用膳,还请汤掌仪费心看顾一二,别让这群惫懒的东西坏了殿下的好心情。”

    “姑姑谦虚了,这些人儿都是姑姑挑出来的,差事十分仔细,倒让我成了清闲人。”汤媛客气道。

    这是肯定加恭维了对方的能力。人都爱听好话,倘若夸人的好话真实又在点子上,很难不加分。这位姑姑看着汤媛的笑意不禁多了三分真诚,话匣子多少也有所松动,“我这样的算什么,他日还要仰仗汤掌仪照应一二呢。”

    汤媛心头微悸,笑着亲自送她出了拱月门。

    每回姨妈造访的第一天,都是汤媛的地狱。待她甫一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整个人就耷拉了下去,痛的咬白了嘴唇。冬慧端着将将熬好的红糖姜茶,搅了搅,无比同情道,“姑姑,您快趁热喝吧,凉了就不管用。”

    四月下旬的天气,白日暖晚上凉,但毕竟已经立夏多日,还是暖和的时间更长,如今再加一碗姜茶,汤媛连嗓子都开始火辣辣的,热出一身香汗,幸而腹痛终于得以缓解。

    因她是近身侍候的人,出了这么多汗肯定不行,汤媛又不得不洗了个澡,还得站着洗,没敢坐进浴桶。

    她希望贺纶陪他妈吃完饭就赶紧滚吧,千万别来瑞通馆午休。

    话说贺纶甫一到景仁宫还真没打算去瑞通馆,他将躲了多日总算肯露头的章蓉蓉拖进角落,抄起一张宣纸就要打她。

    章蓉蓉吓得抱住头,连连求饶。

    “章蓉蓉,你这是帮我吗?”

    他承认自己对汤媛起了坏心思,也不排除耍点小算计,但那都是建立在耍的对方心服口服的基础上。

    现在呢,全给章蓉蓉和母后搅浑了。

    旁人不清楚,汤媛还能不懂?甚至可能已经怀疑这是他搞的鬼!他冤不冤?不过他也没打算解释,因为他确实心存邪念,解释多了反倒不好做坏人。

    可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只要一想到汤媛心里的自己既卑鄙又无耻便气不打一处来,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章蓉蓉!

    章蓉蓉扁了扁嘴,“你打我!”

    “打你哪儿了?”

    “差一点打头上。”

    “那现在不差了。”贺纶将宣纸扣章蓉蓉头上。

    章蓉蓉只见他面沉如水,竟是真的动了怒,立时心虚起来。说到底,撮合他与汤宫人,还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谁让他一见到汤宫人就打着欺负的旗号却做着讨好的事。

    章蓉蓉上前拉他手,扑了空,又想着从后面抱住他,结果将要有所动作,就感觉到一阵恐怖的威压。

    贺纶面无表情继续踏步前行。

    “哥哥,五哥哥,我知道错了!我跟您道歉还不成?”她委屈道,“可你也不能总是偏心汤宫人,每次见了我就躲!”

    “我没偏心她的时候见你也躲啊。”贺纶纠正她说错的地方,拧眉道,“嗳,你哪只眼看见我偏心了?”

    两只眼都看到了!

    “别以为我不知你送给汤宫人一套红莲!还有啊,你竟敢打着莘堂兄的旗号请文太医为她干爹治病,我都替你臊得慌,那是什么东西,一个低贱的宝钞司内侍,你,你竟让文太医给他治病,你这是要宠妾灭妻呀,天理不容!”

    她什么都知道,所以很生气。

    贺纶沉默的望着她,片刻之后,才没有温度道,“说完了?”

    章蓉蓉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转身就要走,这下她才后悔不跌,“等,等一下!我错了,这回真知道错了,我不该打听你的私事,更不该搅浑水。”

    “蓉蓉,我信任你才让你查到我的私事,从现在开始,你觉得还可能吗?”贺纶平静道。

    “可我也是为了你啊,她根本就不喜欢你,你讨好她干嘛,直接收用了不就成!”

    “我知道她不喜欢我。”贺纶回。

    “可你不知道她具体有多不喜欢你!”章蓉蓉冷哼一声。

    “所谓的红莲耳坠在汤宫人眼里就是一支老山参一坛汾酒和两只鸡!”

    “你宁愿给她换鸡吃也不给我!”

    你对得起我嘛?章蓉蓉气鼓鼓的抿紧了唇!

    “你说什么?”贺纶疑心自己的耳朵听岔了。

    “我说你的红莲耳坠可以换鸡吃啊!”章蓉蓉拔高音量,提着裙角飞快的奔逃,“如今在馨宁耳朵上戴着呢,宝贝的不得了!你送的蝴蝶耳坠,她可是连戴都舍不得戴,整天放在枕头边把玩。你这个冤大头,可怜虫,在汤宫人眼里你也能换鸡吃!”

    谁说章蓉蓉不会吃醋的,她是蓄谋了好久。

    瑞通馆那边,汤媛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右眼皮蹭蹭蹭直跳。

    大概是要倒霉了!

    奇怪的是她竟一点儿也不紧张,因为再倒霉也倒不过她被弄来景仁宫这件事。而且她来大姨妈了,就不信贺纶丧心病狂的不惜浴血奋战!

    一般良家妇女摊上这种事就算不以死捍卫清白至少也该郁郁寡欢,汤媛吃了两碗米饭,当她还想将碟子里最后一块腊肉夹进口中时,冬慧走了进来,一把夺下她筷子,道,“姑姑别吃了,快去刷牙吧,殿下很快就要过来了。”

    贺纶如往常一样在寝卧的榻上落座,冯鑫检查了下花瓶里的水,很干净,兰草也很新鲜,各处没有灰,表示很满意。

    奉香内侍熟稔的点燃山峦叠嶂的香炉,不一会儿朦胧香气熏人欲醉。

    贺纶嗅了嗅,觉得味道还不错,问内侍这是什么香。

    “回殿下,是皇后娘娘赏的依兰。”小内侍躬身回答。

    贺纶点点头。

    “是了,殿下,今日按摩的内侍病得厉害,不如让汤掌寝先行顶替吧,她的手艺可比按摩的内侍强多了。”

    贺纶点点头,面沉如水。

    没想到殿下还真要开窍了。冯鑫笑吟吟的,领着那内侍一同退出,待汤媛垂着手迈入后还贴心的将房门关紧。

    汤媛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有姨妈护体,可她临到头还是有一点点的怕,所以……所以在来之前已经将腰带和衣结系成了严严实实的死扣。尤其是亵裤,用了双层腰带。

    她尽量镇定的走过去,屈膝问安。

    贺纶垂着眼不知再想什么,连话也懒得与她说,只抬了抬手指。

    不说话也好,说多了万一吵起来就更有借口施.暴,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可是亲身经历过,她是指梦里亲身经历过被贺纶那啥,知道那种过程有多疼,且毫无尊严,所以如果避无可避的话,她希望对方能平静的那啥她,尽量不让她受伤。

    汤媛忍着恶心跪在贺纶脚下,伺候他退下靴袜。

    幸好他的脚不臭,除了比较大之外还蛮好看的,似有一抹温润的甘松澡豆淡香。

    甘松澡豆?

    那么一小丁点儿就要她一个月月例的甘松澡豆!!

    他居然用来洗脚!!

    汤媛心疼的喘不过气。

    真是同人不同命,她洗脸都没舍得用的东西被他用来洗脚,妈蛋的!

    但她终究比不得专业的小内侍,只按了一会儿贺纶就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吓得她动作一滞,见他没吭声,方才重新按捏起来。贺纶按起来比太嫔娘娘和干爹硬许多,只按几下她的手指已开始发酸。

    贺纶喘息微重,尽量将注意力放在无比愤怒的那件事上,以此忽略那股比平时来的更强烈的烦躁。

    他觉得如果让汤媛继续按下去,某个地方可能就要暴露了。

    贺纶烦躁的推开她,“你就不能换个地方,老逮着一处捏是几个意思?”

    哦。汤媛温顺的不可思议,慢吞吞挪到他身后,软软的小手搭在他肩上,继续捏。手好痛!

    贺纶享受的闭上眼,“你没吃饭吗?”

    “吃,吃了。”

    “再加点力气。”

    还要加啊!汤媛累的气喘吁吁,却不敢对着他,只能歪着头悄悄吐息。

    贺纶冷笑一声。

    汤媛心神一凛,这是要开始发难的节奏了,不知怎地,事到临头脑中一片空白,双手只会僵硬的按着他。

    “你今天怎么这么乖,是做亏心事还是想通了?”贺纶捏起她的手,将她拽至身前,若非早有准备,汤媛险些坐他腿上。她勉勉强强扶着榻沿跪坐,答非所问,结结巴巴,“殿,殿下饶命,奴婢……来,来月事了。”

    嗯?贺纶一愣,回过神,两只耳朵蹭的鲜红如血。

    你,你来月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不自然的别开视线,轻咳一声,“谁问你这个了。”

    汤媛绞着小手无措的望着他,见他忽然转眸看过来,又吓得慌忙垂下眼皮,余光赫然发现了一个东西——变,变形金刚!

    偏贺纶还没注意到汤媛骇然的神情,竟问了句,“所以你喜欢吃鸡吗?”

    不惜将红莲耳坠换鸡,少吃一顿会死是吧?

    贺纶一把握住她肩膀,将她提至身前,阴着脸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很喜欢吃鸡,今天我让你吃个够!”红烧清蒸油炸每样来一只,吃不完就别想出这个门!

    不,不要!汤媛哭着摇摇头,目光不时惊恐的掠过他下边。

    你,你看什么?贺纶随着她目光下移。

    片刻之后。

    少年少女的惊声尖叫同时冲破寝殿上空。

    冯鑫臊的老脸通红,这么快就成事了!

    殿下怎么叫的比女孩子还夸张?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潜邸》章节(正文 第54章 换鸡)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