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53章 依兰

第53章 依兰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汤媛生平头一回站在景仁宫的正殿,皇后娘娘的居所。

    薄如蝉翼的轻纱帷幔迤逦曳地,到处弥漫着似远似近的奇异香气,约莫就是传说中的凤髓香吧。

    此前她以为皇子的住处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奢华,如今看来,都不过尔尔。就这,还是她以余光匆匆扫过,哪里敢多看一眼。她心中默默注意每一步迈开的距离,双手交叠的位置,以及胳膊不能晃,眼皮要始终保持微垂。

    章皇后倚在明黄的绣榻上似笑非笑看着眼前的少女,赤金的护甲轻叩紫檀手搭,发出清晰的嗒嗒声,如鼓点敲在每个人心头。

    她还是头一回仔细打量汤媛,肌肤丰泽,饱满如新熟的蜜桃,长眉入鬓,原本只算将将及格的五官因那一双宜嗔宜喜的眼眸瞬间无比动人,比杏眸略长,说是桃花眼吧又少了几分烟视,真真是漂亮,这要是打扮起来,确实不输萱儿,难怪老五动心。

    “起来吧,到底是徐太嫔调.教出来的,只看这规矩,比宫正司的姑姑也错不了多少。”章皇后懒懒的抬了抬手。

    “谢娘娘恩典,娘娘盛赞了,奴婢粗陋,不敢与姑姑们比肩。”汤媛施礼完毕下盘晃都不带晃一下,后退两步,继续垂首。

    高玲玉与章皇后对视一眼,小丫头倒也有两把刷子,只这问安的礼仪有些人在宫里练一辈子也不及她这仿佛尺子量出来的,关键姿态还优美,真真儿是个承宠的好材料。

    就是看上去略略单薄了些,不知好不好生养。

    因这宫女是个有福气的,皇后倒也不在意多两个庶孙,但不能抢在嫡孙前头,她看了高玲玉一眼,高玲玉点了点头,自会安排文太医配一副不伤身子的避子汤专供汤媛服用,但不必与她明说,只待伺候完五殿下放在她饮食中即可。

    “本宫这里一向最不耐烦讲规矩,”因为她就是规矩,合了她心意,自然什么都好说。章皇后笑道,“如今见了汤宫人这番进退有度的模样,倒也是提醒了本宫,是该教教新调过来的一帮小丫头了。这样吧,高玲玉,你跟宫正司说一声,继续保留汤宫人正六品的等级,就留在本宫这里做个掌仪姑姑。”

    掌仪姑姑是一个令小宫女们闻风丧胆的角色,乃未来的精奇嬷嬷。

    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不准出宫,不过福利待遇也及高,将来最可能随公主入驻驸马府。

    悲剧,皇后这是想干啥?算一算和熙公主的年纪,将来出嫁,她可不就真是精奇嬷嬷了!汤媛心灰意冷,朦胧中仿佛看见了举着一排绣花针的容嬷嬷。

    章皇后唇角微微上扬,对付这种面上滴水不漏心里却很是不服的宫婢,就得边捧边杀,既给她好处,又让她绝望,而人一旦长时间的找不到出路,只要碰上一丁点曙光,譬如老五对她稍稍假以辞色,她又怎会不顺杆而下?

    是留在景仁宫当个精奇嬷嬷,还是伺候皇子挣个光耀门楣的妃嫔之位,只要不是傻的,应该都知道如何取舍。

    汤媛虽还没摸清章皇后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单这一捧一杀已经让她惊醒,直觉有不好的事正在前头等着她。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自乱阵脚。反而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之后,汤媛又分别向两位景仁宫的老人见礼,二人分别是高玲玉和卢嬷嬷。

    高玲玉不必详说,人人知晓。至于卢嬷嬷就是曾为汤媛和另外五个女孩检查身体的精奇嬷嬷。

    她亲自送汤媛回落脚处,竟是瑞通馆,毗邻六皇子贺纯的盛泽馆。

    卢嬷嬷道,“五殿下十二岁之前便是在这里习文学武。”

    嗯,可是这跟她有毛线关系?汤媛假意认真聆听。

    卢嬷嬷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如今五殿下已经长大成人,早就搬出了景仁宫,但每隔五日还是会过来陪伴皇后娘娘享受天伦之乐,之后一般都会在瑞通馆午休片刻。咱们五殿下素来沾不得毛灰,又极爱干净,因此每日里都会有宫人内侍前来打扫,哪怕案桌上的盆玩,也要用湿帕子将花叶茎仔细擦拭干净,切忌弄伤花叶,最好一日擦两次,遇上风沙大的天气则要三四次。”

    她觉得最需要擦的是贺纶的脑子!汤媛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心想一把灰捂上去,他会不会死?

    卢嬷嬷不悦的皱了皱眉,汤媛立即一凛,露出“我正听得精彩呢,请您继续讲”的神情。

    “至于寝卧就更不必说,除非阴雨天气,被褥香枕都要拿出来晾晒半个时辰,晾晒之时需得以桑溪的羽纱轻覆表层,以遮灰尘,收起时还要过一遍沉榆香熏笼,叠放之后更不能有一丝儿褶皱。”

    “殿下的鼻子很灵,但凡出入他馆中的宫人内侍除了不能有体臭,更应每日沐浴清洁自身,就连扫地的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不能吃味道重的食物,凤梨更是景仁宫的大忌。”

    汤媛不禁想起亲了自己一嘴凤梨味的贺纶比吃了屎还惊讶!

    卢嬷嬷介绍的洋洋洒洒,将贺纶的生活习惯以及一些特殊的忌讳一一的说给汤媛,最后问她记住了吗?

    汤媛点点头。

    “记住便好。”卢嬷嬷也满意的点点头,“从今天开始你便住在瑞通馆这间庑房吧,里面都是正六品的标配,有什么不便之处你大可以过来跟我说。你是正六品的掌仪,除了五殿下驾临需要你亲力亲为伺候,平时你只需盯着那些孩子,提点提点他们,莫让笨手笨脚的人扫了殿下雅兴即可。”

    说完又似乎想起件事,“是了,殿下午休的时候喜欢放松筋骨,汤掌仪在为殿下按摩之前切切记得多净两遍手,不得涂抹香膏,就用瑞通馆的澡豆清洗即可。”

    汤媛脸色变了。

    按,按摩?

    可她是宫婢啊,这样给贺纶按摩真的合适?

    “怎么不合适?汤宫人捏肩捏腿的手法在圈子里一向小有名气,徐太嫔可是在太后跟前亲口夸过你,怎么到这里,五殿下还不配让您屈尊露一手绝技?”卢嬷嬷这句话说的可就很重了。

    汤媛连忙屈膝请罪,连称不敢。

    卢嬷嬷面色稍霁,“汤掌仪不必拘礼,你我都是伺候人的,嬷嬷长你几十岁才倚老卖老的跟你说句体己话。”

    “嬷嬷但说无妨,奴婢洗耳恭听。”汤媛垂眸道。

    “汤掌仪面相好,一看将来便是大富大贵之人,可命由天定,运却握在自己手里。有的人命好却不惜福,难免落个凄凄凉凉,而有些人,譬如汤掌仪,生的一副玲珑心肝,只要看清情势,哄得主子开心,一朝青云直上也不是不可能。”

    她说的没错,汤媛确实是玲珑心肝儿。

    那么听到此处,再联系之前种种,哪里还猜不出这些人的真正用意。

    却弄不懂如此大费周章的目的为何,难道仅仅是为了满足贺纶的私.欲?

    实在想不通的东西,她便暂且搁置一边,想能想通的。譬如贺纶,是她见过的最卑鄙无耻的人。

    无耻程度堪比贺缨,不,与贺缨已然不分上下。

    汤媛面色微白,垂睫福了福身,“谨遵嬷嬷教诲。”

    景仁宫比寿安宫还有贺缄的西梁殿都来得大,而整个瑞通馆加上她也就十个人,大家又很怕掌仪姑姑,便自发的对汤媛敬而远之。这种情况,汤媛就越不能表现出急于跟她们亲近的意思,因为她们是她的下属。

    倘若不能先立威再讲人情,这些人早晚会对她阳奉阴违。

    她已经虎落平阳,若再管不住手底下的人,以后还怎么在景仁宫混,更不要提混出去了。

    是以,汤媛让她们挨个的自报家门,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因她吐字清晰,说话不快,仿佛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准了的说,给人一种特别安逸宁静的感觉。众人当下对汤媛的紧张感自然也消弭了七八分。

    良好的印象即是良好的开端,而人心来日方长,总有鉴真招儿的那一日。

    这一夜,汤媛久久不能入睡,并非认床,而是心里压着太多事儿,她得一点一点的理清。

    她不是个轻易认命的姑娘。

    目前比起童.贞,她更关心贺纶还认不认那句只要让他尽兴一次就给她找个正六品羽林卫的承诺。

    倘若他认,这就是汤媛走投无路之时的一条退路;反之,她亦会挣扎一条退路,总之死也不能便宜了贺纶。

    她连贺缄都没给,凭什么给他!

    倘若老天爷真要亡她,她宁愿将清清白白的自己献给贺缄一次,了无遗憾的再死。

    直至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汤媛才筋疲力倦睡去,这一睡又是噩梦连连,梦里她到处跑,皇后和卢嬷嬷紧追不舍,将她五花大绑丢给贺纶,贺纶甩着小皮鞭抽她,问,“还跑不跑了?”

    她被打的嗷嗷叫,连说不敢了。贺纶又问还伺候不伺候我?她哭着说伺候。皇后和卢嬷嬷才露出笑容,将门一拉,余下黑洞洞的空间,就在这漆黑的空间里,贺纶倾身压了下来,疼的她惨叫一声,哭着醒来,下面淌出一股暖流。

    噩梦把她大姨妈都吓出来了,整整提前了七天。

    这日上午,汤媛平静的当值,所谓当值就是检查有没有人迟到早退。确认无误之后方才回屋抄写经书,一直抄到心情好转为止。巳时之前,她重又在瑞通馆走了一遍,看看宫人和内侍的工作做得如何,颇有点监工的味道,这也是大家本能的害怕掌仪姑姑的原因。

    她手里有个叫冬慧的小宫人,每日为她铺床叠被,洗衣端饭,听任差遣,这也是正六品的一种福利。

    冬慧一开始挺怕汤媛的,在她的印象里,掌仪姑姑特别凶,年纪也不轻,结果一见到汤媛就傻了,这大概是她见过的最年轻的姑姑了,分明也就才比她大两三岁。

    年轻的姑姑眉目慈善,也没有捏着戒尺走路的习惯,不像喜欢打人的样子。冬慧颤颤巍巍的心脏总算松了下来。

    话说宫里的人一向忌讳忘恩负义,但更忌讳一心侍二主。初到景仁宫三天的汤媛硬是没敢走出大门半步。别说三天了,就是三个月,若无非去不可的事宜,她也不能往寿安宫跑,贺缄那里就更不必说。

    同样的,徐太嫔这边纵使再心急如焚,也不敢遣人接近汤媛,那样可就不是关心她,而是害了她。

    三天了,她被隔绝在这座深红色的宫墙里,完全失去徐太嫔与贺缄的消息。

    可是若连三天都忍受不了,还能谋什么大事。

    章皇后问高玲玉,“那丫头如何?”

    高玲玉回,“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奴婢不曾让人拘束她半步,可她半步也未离开瑞通馆。”

    算她识时务!汤媛若是上蹿下跳,到处联系外面的人,那章皇后可真要重新考虑将来还留不留她了。

    “既然她懂事,也明白了咱们的意思,今儿个安排老五过来陪我,午膳加道鹿血酒,是了,让人把那助兴的依兰香送去瑞通馆。”

    依兰香乃大食国特有的香料,甚为名贵,一般用在帝后新婚之夜。此物调配过程复杂,又有助兴之功效,但绝非那等令人迷失心智的下作之物。

    总之特别适合初尝敦伦之事的年轻男女。

    章皇后倒不是想便宜汤媛,而是考虑到她年纪不大,又是黄花闺女,眉目间还是一团孩子气,万一惊慌之余胡乱挣扎吓到了贺纶,那可就得不偿失。男孩子的第一次也很重要的,关系到今后的雄风。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53章 依兰)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