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49章 打架

第49章 打架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媛的眼泪随着贺纶那句“贺缄未来的岳丈大人”戛然而止,似是被什么卡住了。

    他很厉害,总是一击必中她的伤心处。

    从一开始她就不该轻视他,将他与贺缨划为同类。

    因为他不止嚣张,还有脑子。

    然而这样的人有多嚣张就有多骄傲,越得不到一样东西,就越不可能容忍那东西为卑贱者所有。换句话说,汤媛若成了贺缄的女人,贺纶可能也就认了,但换成一个不入流的侍卫,会咽的下这口气才怪,除非先便宜了他再便宜侍卫。

    汤媛抿了抿唇角,所以他才在玉泉山不惜做出为她找一个正六品羽林卫的承诺,只要她肯乖乖的满足他一次。

    于是在汤媛的面前出现了两个选择:一是与贺缄在一起,好处是她可以拥有心爱的人,坏处是她可能要与一些未知的女人共享他;二是与贺纶露水一晚,好处是从此获得自由身,脸皮厚一点还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怎么看,都是后者更实惠。至少她的心不会痛。

    可是她实在是太讨厌他了,且这个时代又没有套子,她根本无法想象那画面有多恶心,她连他的口水都受不了,又如何受得了更多……

    再一想起箭亭石林那个梦,她更是不寒而栗,倘若贺纶要的就是那样,跟直接将她按地上打个半死有何分别,还不如直接将她打个半死呢。

    贺纶怔了怔,不懂怀里的人为何抖了一下。

    “是了,那可是你心爱的人哟,他要娶别的女人,你快醋死了吧?”耳畔传来他幸灾乐祸的戏谑。

    汤媛缓缓的眨了下眼睛,“他开心就好。”手心攥紧。

    那你呢?你开心吗?贺纶切了声,不屑的松开她,兀自整了整衣襟,怡然自得的携着冯鑫大摇大摆离去。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谭钰一心追求他的仕途去了,汤媛则默默去了趟尚仪局,将此前订做的嫁衣销账。

    她拿着连半成品都不算的衣裙重回寿安宫,收进箱笼,反正这世上又不止谭钰一个男人,将来说不定还能用上。其实她的原计划是把这套衣裙戳个稀巴烂,但又考虑到此前投入的银子,想想还是算了吧。心情再不好也不能糟蹋银子。

    最终她竟连个青花的小茶杯也没舍得砸,只坐门口吃了会零嘴,看了半天夕阳,翌日照常与太嫔娘娘说说笑笑。

    众人一时间也有些猜不透了,所以汤媛这是不伤心呢,还是伤心到了极点强作欢颜?

    伤心倒真算不上,她什么样的坏人没见过,什么样的背叛没经历过,难道会被顶天算生命中过客的贺纶与谭钰打倒?但是大家的好意她心领了,汤媛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太开心,以免不符合常理。

    当然,她确实也开心不到哪儿去。

    四月初八,她和另外两个姑娘安安静静的搬进了南三所,共同伺候贺缄,此时贺缄还未回宫,他不在,陈三有自然也不在。

    白鹭接待了三位新任掌寝,分别是汤媛、赵秋娘和胡念瑶。

    三人虽然同为正六品掌寝,但从白鹭的态度就能看出谁尊谁卑,不过是从西所大门到三皇子正殿的一段路,他就对汤媛说了两句“小心脚下”,甚至接过她手里的包裹,言语之间极是温和亲切。

    赵秋娘和胡念瑶不由想到前不久的玉泉山之行,听闻三殿下只带了她一人,登时暗暗警醒。再一想到她身后还有个不大不小的主子——徐太嫔,想来也是个内定的,说不定早就与三殿下有了首尾。

    二人心念翻转,却在与汤媛见礼时,不约而同的以她为尊,隐隐带着些许奉承。

    汤媛这个人本就生的一团和气,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连忙请两位称呼她媛姐姐的姑娘不必拘礼,大家一同侍候主子,按年纪大小排序即可,她比这二人小一岁,怎好大模大样的就当人家的姐姐。

    可惜她越推却,赵胡二人就越紧张,只道媛姐姐莫要折煞我们。

    如此,汤媛哪里还看不出她们的小心思,只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就由她们去了。

    话说赵胡二人欢天喜地的跟着白鹭来到安排给自己的房间,是个两室一敞厅,清一色黑漆家具,绿色帷幔,还外带两间耳房,连屋子里都铺着光滑整洁的地砖,标准的正六品标配,比她们从前住的不知要好多少倍。

    可是卧房只有两间,怎么够住三个人?二人疑惑的看向白鹭。

    白鹭并不理睬她们的疑惑,只轻描淡写道,“还请二位掌寝在此歇息吧,稍后会有两个小宫女前来听任差遣,她们对这里的规矩最熟悉不过,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们只管吩咐。此外,你们从前伺候的主子心性如何,我们这里不关心,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适应三殿下的规矩,什么地方能去,什么地方不能去,都要在心里记得明明白白。三殿下脾气好,却也是最讲规矩的,按规矩办事,大家你好我好,不然,也只能自己去咽那苦果了。”

    说罢,微微欠身,转身而去。

    赵秋娘和胡念瑶面面相觑,汤媛好像在半路上就被旁的内侍接走,难道不跟她们住在一起?

    当然不会住一起。

    此刻汤媛正在西梁殿的东偏殿,也就是贺缄的寝殿,两个人的房间相距还不到五十步,意图再明显不过。

    他果然不要她值夜,而是要她睡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走在前面的小内侍殷勤的为汤媛打帘子,琉璃珠子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她怔怔的迈入,清一色的酸枝木家具,炕上摆着精致的十八幅小炕屏,粉彩的茶具竟绘着不多见的娃娃,而那多宝阁上的冰裂纹大花瓶,正飘来一阵新开的鲜花香气。绕过巨大的鹤梅屏风,又是淡香扑鼻,淡粉色的轻纱帷幔随风轻扬,床上摆着杏红绫被,绣了红色果子的香枕,在她右手边的梳妆台……不管是颜色还是样式,无一不是按照她的喜好打造,可是,他怎会如此的了解她呢?

    内卧立着个小宫女,早已恭候多时,笑着迎上前见礼,自称小楠,热情的与汤媛攀谈,又打开妆台上的那只描金红漆妆奁,“姑姑,这些都是殿下为您准备的首饰,有些还是从前宁妃娘娘用过的,若是没有合心意的只管与小楠说,到时候一并送去内务府重做。此外殿下还为您准备了不少新衣裳并贴身衣物,您喜欢哪件,奴婢就为您熨烫那件,保管您穿了都美美的。”

    贴,贴身衣物!汤媛脸上火辣辣的,贺缄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他怎能这样!

    还为她准备贴身衣物!平白给人一种百口莫辩的暧昧。

    不过话说回来,他怎会知晓她的尺寸?

    这种东西除非当事人,去哪儿也打听不来吧!

    她又哪里知晓自己从头到脚都在贺缄掌握之中,不过这一世,她十七岁就跟了他,年纪尚小,不比两年后丰.盈,是以兜儿的尺寸相较前世也稍稍做小了点。

    没过多久徐太嫔就知晓了此事,气的摔了手里杯盏,他这是想干啥?

    房间安排的那么近,分明就不安好心!

    徐太嫔恨声道,“我就不信你不从他还敢用强!媛媛,你是个好孩子,一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听信他的花言巧语,他说的再好做的再好,都不过是要把你哄上床。”

    汤媛乖乖的点了点头,并不愿深思自己在心爱之人眼里究竟是个什么玩意……绝不愿去细想,她愿意把他当成完美的。

    他很完美,只是不够爱她罢了。

    却没敢告诉徐太嫔,就算退无可退,她也不会为贺缄侍寝,因她这个人其实自私的很,舍不得自己受委屈,跟了贺缄,她会很委屈很委屈,那还不如陪贺纶一夜。

    失去的是童贞,得到的却是自由。

    大不了就当是被狗咬,不,比这恶心多了,简直就是咬完了还要在身上撒泡尿。

    撒尿的话,她就当是刷马桶咯,反正她又不是没刷过。汤媛神游天外的发了会呆,醒过神见太嫔娘娘还在生气,只好打起精神安慰她老人家。

    徐太嫔微微愣住,倒霉的人是她呀,缘何每次都是她来安慰自己?

    这一日,贺缄风尘仆仆回宫,三位掌寝得到讯息,按规矩是要排着队去见主子“第一面”的。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一面,运气好的话可能当时就会被留下来侍寝,是以赵秋娘和胡念瑶可下了一番功夫打扮,光是泡澡就差点泡掉一层皮,然而梳妆完毕,望着镜中娇美的少女,不免又有点颓丧,再娇美也美不过汤媛,且不论相貌,就看三殿下宠信汤媛的程度,第一回侍寝也轮到她们呀,不过能给殿下留个好印象也不算赔本,二人重新扬起斗志,往西梁殿迈进。

    那么汤媛那边又是如何应对的?

    她也得挑衣服打扮啊,虽然不能出挑,可也不能太随意,要知道在大家都浓妆,你却素颜的情况下,那根本就不是低调,而是“出奇制胜”。真正的低调是大家化妆我也化,但我化的比你丑一点。

    这倒不是怕被贺缄留下来侍寝,而是希望他少注意自己一丁点儿。

    小楠却是一脸恨铁不成钢,这些可都是她专门为她挑选的衣裙首饰,保管穿上后殿下的眼珠子都不舍得错一下,她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

    后来她才发现自己错怪媛姑姑了,原来她才是最了解殿下的人,虽然打扮的略略逊色赵胡二人,但殿下一看到她,眼珠子真的错不开了。

    若非多年的修养和自制,贺缄怕是跟赵胡二人说句话都嫌费事,最终他还是淡淡的道一句你们从今往后要互敬互爱,谨守规矩,然后让人看赏。

    三位掌寝依次福身谢恩。陈三有见火候差不多了,自是请赵胡二人跪安。

    赵秋娘僵了僵,下意识的瞄向汤媛,让我们跪安,那她呢?

    胡念瑶始终垂着脸,一点也不敢耽搁的退了出去,最终赵秋娘也只好悻悻然的欠身告退。

    “媛媛,我想你了。”贺缄放下杯盏,再不复刚才稳重的模样,箭步上前握住了她试图躲闪的小手,轻轻晃了晃,笑容缠绵。

    等他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汤媛已经相了回亲,还差点成事,不知还能不能笑得出。

    因为亲事黄了,汤媛不觉得有必要再遮掩,但也不会傻到专门跟他讨论,只是没想到悲剧来的这么快,还是高玲玉送来的。

    她是皇后娘娘跟前的正四品女官,汤媛见到她自是要行礼问安的,谁知她当着贺缄的面忽然来了一句,“听闻你与谭大人的亲事告吹,那他可真是个没福分的。是了,徐太嫔邀我相的那位廖正你可千万别错过了,我此番就是去寿安宫与太嫔详说的。”

    汤媛可真真儿是命好,廖大人昨天刚刚擢升了正六品,非但没有嫌弃,还专门去催了高玲玉一遍,问那位汤宫人是否肯赏脸相见。

    高玲玉掩嘴轻笑,又对贺缄福了福身,笑吟吟而去。

    独留贺缄与汤媛僵硬的立在原地。

    一阵初夏的风悄然吹过,蝴蝶在花中翩舞,时而靠近汤媛,又时而远去,片刻之后,又飞来一只叫嚣的蜜蜂,掠过汤媛耳际,径直飞向远方。

    大概是她耳垂上的香味越来越明显,连蜂蝶都要忍不住徘徊。

    而她的人,也要开始抑制不住体内的躁动提前为他戴绿帽子了。

    贺缄紧紧抿着唇角,一瞬不瞬望着垂眸静立的汤媛。

    “谭大人是谁?”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缓缓启音。

    “几天前相过亲,他没看上我。”汤媛如实道。

    “廖正又是什么东西?”

    “廖正是个人,可能是下一个相亲对象。”她尽量按照字面上的意思与他解释,既不遮掩,也不画蛇添足。

    “那我算你的什么?”他哑声问。

    “您是奴婢的主子,三殿下。”

    “那主子要奴婢侍寝你干不干?”

    汤媛摇了摇头,“不干,但殿下可以用强。”

    贺缄攥住她的袖子,一路扯着她重回西所,还不等迈入东偏殿,猛然倾身将汤媛横抱起,大步走向内卧。

    却不想他在西所门口扯着汤媛踉踉跄跄前行的一幕尽数落进了贺纯眼里,他本就是来找汤姑姑玩儿的,如今又见着这副光景,更是好奇不已,难道三哥又要跟汤姑姑打架?

    “小德子,快,快些追上去。”贺纯骑在小德子脖颈上,催促他加快脚步。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49章 打架)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