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48章 悔婚

第48章 悔婚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谭钰没想到五殿下的年纪这样轻。

    皮肤比女孩子的还要细嫩白皙。他出生行伍,素日接触最多的都是下层军士,大家都是糙汉子,平时也不觉得什么,然而陡然间见到这种精致漂亮的有点诡异的少年人难免会有点儿惊心动魄。原谅他用诡异这个词来形容,因为他实在不知该如何理解一个男人怎会这么好看,且这样的好看并未遮掩掉阳刚的一面。

    他愣了下,慌忙垂下眼不敢再直视。

    只觉得五殿下的目光略略扫向他,他就浑身冰凉。

    “末将参见殿下,殿下万福金安。”他抱拳见礼。

    贺纶坐于校场正中的瘿木太师椅上,唇角上扬,“谭大人不必多礼。”

    元宵的口味还挺重。不过这个黑脸小中候也算不太丑,在贺纶眼里谭钰顶天只算不太丑。

    “谭大人玩过投壶吗?”

    五殿下虽然给人一种距离感,但声音中正,令谭钰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立时凝神回答,“回殿下,末将会玩,但玩不精。”

    “无妨,你陪他们练练,不过就是凑个人数,输了不罚钱,赢了厚赏。”贺纶转了转手里水头欲滴的翡翠扳指。

    谭钰领命。

    所谓投壶,其实就是贵族之间的一种游戏,但玩的好也很能体现一个人的能力,场上都是羽林卫,哪一个不精于骑乘射,谁不想在五殿下跟前露脸?谭钰的嘴角却划过一道自信的笑,他说自己玩不精不过是一句自谦,总不能在五殿下跟前表现出目中无人吧,其实他玩的可精了。

    那日谭钰在校场风头无量,众人无不侧目以视,就连五殿下也连说了两个好字,之后还问了他几个问题,无非从前在哪个营习的武,老家又是哪里的?谭钰毕恭毕敬的应对。

    过了两日,校场那边又传他过去,考虑到此地离寿安宫更近,而且哪个男人不想在女人跟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倘若媛媛见识到了五殿下对他的青睐,定然也会对他刮目相看吧?

    本着一点小小炫耀的心思,谭钰将汤媛约在了箭亭附近相见。

    汤媛赴约而来,身边还携着一名个头差不多的宫女。

    那宫女正是香蕊,抿唇笑了笑,到底是未婚男女,怎好意思单独见面,是以少不得她这盏大灯笼夹在中间。其实汤媛这么爽快赴约也是有话要与谭钰说。徐太嫔与汤媛分析过,贺纶既然别有用心,谭钰也就不能继续留在羽林卫当值,不然两人以后不会有安生日子过。

    然而让人放弃羽林卫这么高大上的职业未免强人所难。

    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着徐家当年的人情,将一个中候调去五城兵马司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看那谭钰愿不愿让步。

    严格来说,羽林卫和五城兵马司的发展前途相差不多,待遇也一样,可后者毕竟是全新的环境,一旦选择,必然要重头适应。倘若谭钰愿意,自是最好,她巴不得与他好好过日子,不辜负他此番付出,反之,她亦不会强求,大家好聚好散。

    话说两个女子如约来到一株高大的白玉兰下静立良久,却始终不见谭大人身影,倒是一墙之隔的校场不时传出年轻侍卫们粗声粗气的喝彩声。

    “我猜那日你回去之后便与徐太嫔坦白交代。你们一定很紧张,想着我这个嚣张跋扈的皇子将要如何强取豪夺,最后,你们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给谭钰谋一个五城兵马司的职位,对不对?”贺纶不知何时站在她身畔,一袭白衣玉带的箭袖猎装,干净的纤尘不染。

    说的话却令人心惊胆寒,仿佛他当时就趴在附近听壁角。

    贺纶一脸高深莫测道,“能用脑子猜出的事为何还要听壁角?我还猜到你今日过来是赴谭钰之约,如何?”

    “殿下,这是奴婢的私事儿。”汤媛正气凛然道,下意识的去拉好姐妹壮胆,可是好姐妹呢?

    一转头,尼玛香蕊早就溜了,大约溜了一半良心发现,还转过头抱歉的看看她。

    得,这也不能怪她,扫把星自带爪牙冯鑫,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香蕊麻溜走开是知情识趣,总比被冯鑫一脚踹飞来得好。汤媛扶额。

    “怎么了,额头不舒服吗?”贺纶温柔道。

    汤媛起了一身小粟米,难以置信的看向他。

    他,一定是中邪了!

    “你怎么又……”汤媛一僵,闭着眼要喊,被贺纶以指封住,而他的唇就吻在那根按住她樱唇的指上,温热的气息熨烫着她小巧的鼻端。“吻”完了还以额头贴着她的,静默片刻,才扑哧一声笑了。

    “好了,你可以滚了。”他收回手,用帕子擦了擦,丢下一脸懵逼的汤媛大步而去。

    呃,他这又是唱哪出?汤媛怔怔的,比起被占了便宜,她竟更关心贺纶的“病情”。

    就在距离这边不远的一处角落,谭钰面露骇然,双手隐隐发抖。

    他刚才看见了什么?

    五殿下俯身拥吻他即将订婚的女孩。

    女孩个子矮,为了将就男人的身高不得不仰着脸,柔软的小腰都被向后折出一个动人的弧度,若非男人一只手轻轻托了下,她可能要不胜疼爱的仰倒。

    尽管他看不见那两个人的脸,却无法不想象出一幅极尽香.艳耳鬓厮磨的场景。

    那是他的女孩,嘴唇怎能被别的男人品尝?

    可那人是五殿下!

    悲愤过后,谭钰如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渐渐清醒。

    当他游魂一般怔怔返回校场,五殿下已经笑吟吟坐回看台品茗,他目光忍不住覰了贺纶的唇一瞬,像女人浅色的口脂一样红,吃了他的女孩,他那刚刚冷却的愤怒又窜上心头,却在贺纶抬眸看向他时,顷刻烟消云散。

    “谭大人的骑射功底令人惊叹,”贺纶音色惫懒的点评着,“在羽林右卫做一个中候委实有点屈才了。”

    谭钰竖起耳朵,心跳越来越快,正当他无比祈盼下文时,五殿下忽然止音,原来被场地中一位纵马飞射的年轻人吸引了目光。

    但最后一句话,尤其是“屈才了”三个字仿若魔咒般深深的印刻在了谭钰心上。

    这世上,哪怕再憨厚的男人也有建功立业光耀门楣的雄心。谭钰自然也不例外,在普通人看来,他凭一介白身在羽林卫混到了从七品中候,已是很不简单,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位置在世族子弟遍地走的羽林卫中压根就不值一提。

    只要有背景,即便资历再浅,也能很快被提拔,轻而易举超过他。

    而他,却要用比旁人辛苦百倍的努力,也不一定获得回报。

    可是现在,五殿下那句未尽的语意令他隐隐升起希望。

    眼前或许就有一个可以少奋斗十年的机会。

    譬如博取五殿下的青睐。谭钰攥了攥拳头,可一想到汤媛,不禁又有些气馁,为何偏偏是她呢?

    美人、权利……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谭钰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中,两边都是诱惑,煎熬了一天一夜,他的天平终于倾向了权利那一端。

    四月初五,汤媛没有收到谭家安排六月份定亲的具体事宜,倒是等到了徐太嫔在宫正司的老相识,那位姑姑一见到徐太嫔便长跪不起。

    而她就站在太嫔娘娘身边,听了半天才弄明白怎么回事。

    谭钰原就觉得配不上她,又正逢三姑母去世,是以谭家无法做到今年迎娶她的承诺了,但又不忍耽误她的青春,简而言之就是这门亲事吹了。

    为什么?

    既然觉得配不上当初干嘛比她还着急成亲的日子?

    此外,他的三姑母死的真巧,哦不,那是不是他三姑母都还待定。

    汤媛这个人什么都能忍,唯独不能忍有人在婚事上三心二意!不要她是吧,她也不会赖着他,但谭钰要是个男人就站出来跟她说句实话,哪怕是移情别恋,她也能接受!

    徐太嫔为此事气的吃不下饭,却见汤媛跟个没事人似的该干嘛干嘛,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她,不是还有高玲玉介绍的那个年轻人么。

    翌日,汤媛攥着牙牌,一路畅通无阻,只身来到谭钰所在的西崇楼,可惜没堵到他,想来他也是做贼心虚,可越这样,她就越瞧不起他,只怪当初自己瞎了眼,竟觉得他是个忠厚老实的。

    罢了,浑着她也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汤媛悻悻然转过身。

    身后谭钰死死贴着那颗老槐树,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

    他有些茫然,无措的望着女孩失魂落魄远去的身影,眼底渐渐溢满沉痛。

    其实,他很喜欢汤媛。但年轻人更难以抵挡权势的诱惑。

    而汤媛之所以不想再与他啰嗦,是因为忽然想起那日贺纶莫名其妙的“假吻”以及莫名其妙的话,想到这里,倘若还猜不出是他搞的鬼,她也就白长了项上人头!

    在找贺纶之前,汤媛极其冷静,找到他时,她依然冷静,可他竟没事人儿一样的问她干嘛来的,那一瞬她明知不该,眼泪却一下滚了出来。

    “你,无耻!”她气的挥开他的手,却被他俯身拥入怀中。

    “说话要讲证据,我可没威胁你的情郎,只是让他做一个选择,最终他选择了权利,心情好的话,我会提拔他。”贺纶笑道。

    汤媛也是气晕了头,挣不开,竟攥着拳头去打他肩膀。贺纶撇了撇嘴,看把你能的。

    “是了,你大概还不知心爱的贺缄为何一连三日未回宫吧,”贺纶继续在她伤口上撒盐,“他正忙着与‘未来的岳丈大人’……呵呵,不告诉你。”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潜邸》章节(正文 第48章 悔婚)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