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45章 明说

第45章 明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说徐太嫔乍然听闻汤媛一番决心,心潮不免要起波澜,倒不是不想把这丫头赶紧嫁出去,事实上她比汤媛还着急,但情感上定然是舍不得的。

    那种感觉不啻于当初失去妞妞时的震动,然而媛媛并非永远的离开,只是去走一个女人一生中必须要走的路罢了,想到此间,徐太嫔揪成一团的心脏总算要好受许多。

    她长叹一声,俯身虚扶了汤媛一把,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

    汤媛从善如流。

    “娘娘,奴婢别的不求,只求门当户对,至于人品相貌全由娘娘把关,若是连娘娘都把不好的,恐怕这天下也没有谁再能为奴婢计深远。”汤媛诚诚恳恳道。

    神色间并无犹疑不定,亦无茫然懵懂,显然是做过了深思熟虑。如此,徐太嫔自是明白了汤媛并非一时意气用事。

    徐太嫔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其实我心里早有了两个人选,一个是我在宫正司一位老相识的外甥,还有一个则是高玲玉介绍的年轻人。”

    高玲玉可是皇后娘娘的人,她肯为徐太嫔用心思必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看上去是卖了徐太嫔一个脸面,实际上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主子。

    而景仁宫素来忌讳对手身边的宫婢侍从过于“安分”,这也是每隔两三年,皇后就要以各种借口为各宫的主子们来个仆从大换血的原因,不管换多换少,调开一个是一个,免得在一起年数久了抱成团。

    汤媛算不得最扎眼的那一个,但也是让皇后记在了心里,只一想起她身上的鹅梨香便觉如鲠在喉。倘若能将她麻溜打包送出宫,那自是大家都喜闻乐见。能用最和平的方式解决时,皇后犯不着造杀孽,毕竟她还要为肚子里将将到来的小东西积福。

    但听徐太嫔的口风,似乎是更中意宫正司那位老相识的外甥。汤媛仰脸好奇的望着她,一副静听下文的模样。

    徐太嫔笑道,“其实,若是论相貌的话还是高玲玉介绍的年轻人俊俏。”哪个女儿不爱俏郎君,为了一锤定音,高玲玉也算费了一番心思,既要考虑门第等各个因素,还要在这为数不多符合条件的人中再挑一个俊俏的,平心而论,那年轻人比徐太嫔预期的还要适合汤媛,只一条令徐太嫔不甚满意,“可惜那年轻人乃家中三代单传,不免要娇养了一些,你俩的年纪又还小,万一有个口角什么的我怕你吃亏,又因为是三代单传,家中老母急的不得了,虽说许诺绝不纳妾,但新妇若是进门三年无子就要买一个通房来生,即便生完之后会以财帛打发掉通房,可我也觉得膈应。不过那年轻人真是一等一的俊俏,倘若第一个不成,咱们再考虑他也不迟。”

    讲真,汤媛没有太大感觉,因为她觉得自己应该很能生,而且,如果不能生的话,她还要他干什么?不要他的话,谁还管他找多少通房?是以,她觉得都不错,随便,哪个顺眼选哪个。

    毕竟这两个年轻人家中不纳妾,还愿意跟老婆一心一意过日子,也算门风清正,在普通小富之家已很是难得。此时的大康,除了皇室子孙或者簪缨世族为了传承不落而三妻四妾,普通人家还是妾室越少越受欢迎,无节制的蓄养歌姬美婢那是暴发户的行为。

    简而言之,门庭显赫之辈女人多是为了家族,普通人就是好色,听起来怪不公平的,但是考虑到等级制度以及大康对家族传承的重视,这样的观念倒也能理解,不过也仅仅是理解,汤媛仍是不屑一顾,理由再合理,都掩盖不住男权的本质。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趁着汤媛还没搬到南三所,徐太嫔当即开始张罗此事。

    关于汤媛那边即将如何安排相亲的时间暂且不提,那边买下汤媛宝石耳坠的王二柱,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原来当日汤媛离开后不久,红莲耳坠便被婉贵妃身边的桔梗看中。

    那桔梗可是风头无量的婉贵妃身边的得意人儿,私房钱恐怕比许多不得宠的主子还要阔绰许多倍,连价钱也懒得讲,直接付了王二柱二百两!

    一副耳坠,都没用他求爷爷告奶奶的送到外面售卖,在自家门前就卖了二百两,真真儿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净赚了七十两的王二柱开心的险些晕过去。而那买了红莲耳坠的桔梗却也是个妙人,那么她一个奴婢买这样奢侈的坠子想干啥,原来是要讨好自己的主子婉贵妃。

    婉贵妃最近不是在捯饬“步步生莲”么,为此明宗还要为她建一座金莲堂,但服装首饰方面只能她自己想办法了,且还不能随便想,一定要惊艳,与众不同,是以这几日尚仪局的司饰和司服流水似的的往翊坤宫送样式,可惜没一个令婉贵妃特别惊艳的,她自己都不惊艳还怎么让旁人惊艳?

    桔梗原就是去司苑局随便逛逛,万没想到有此机缘,竟得到了这么一副做工精致之极的红莲耳坠。步步生莲,红莲耳坠,一听就很搭。她猜得没错,见到这副坠子的婉贵妃眼睛确实亮了亮,然而戴了半天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最后才发现,这样漂亮的首饰若无一根相衬的金簪来呼应,总感觉有点缺憾。

    缺什么憾啊,在桔梗眼里,她已经美到爆炸了!

    无奈婉贵妃就是这样一个容不下半分瑕疵的人,但又确实喜爱这副耳坠,留在手里把玩了三天,偏巧赶上馨宁生辰,犹豫之下,她便将这副坠子放进寿礼单子一并送了过去。

    没错,她就是有意讨好馨宁的,讨好了馨宁不就等于讨好太后,只要太后一日容得下她,皇后就算气死了也没用,啊哈哈。婉贵妃躺在贵妃榻上兀自发笑,却说皇上走进来,眼底就映入了这样一幅美人慵懒浅笑的午睡图,怎能不激动?

    婉贵妃恼他多日不来看自己,净与皇后恩爱去了,娇嗔一声,翻身不理他,他上前一把抱住,二人又是你来我往的一番折腾,成就好事。

    那厢得了红莲耳坠的馨宁好生诧异了一番,她对婉贵妃这个人多少有些看不上,不过是以色侍人,有今天没明日的小玩意,但又碍着她正当得宠的风头才保持面子上的交往,却不料此人竟也是个会来事的,不知从哪儿得了这样的宝贝。

    单说这朱红的大食宝石,色泽透亮,置于灯下竟是没有半分杂质,反而折射出一种璀璨柔和的宝光,而那金丝累的花托居然还没半根头发丝粗,远看好像一层雾笼着,只这做工就不是凡品,只有汤媛和王二柱那种没见识的才一百两二百两的卖,还自以为得了便宜。

    三月三十,徐太嫔老相识的外甥那边传来消息,大意是想见一见汤媛,也就是俗称的相亲。

    男方又不傻,哪能两眼一抹黑就要汤媛,倒不是怀疑她的相貌,因为宫女就没有丑的,更何况又是掌寝,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是个大美人。之所以这样着急就是因为知晓她的身份——三皇子的掌寝。即便不是用来侍寝的……可多少也让人有点儿没底,这才提前安排了一场相亲。

    按照大康的风俗,相亲那日会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嬷嬷躲在角落观察女方,据说眼睛毒辣的一眼就能看出女孩子是否完璧或者品性中是否隐藏了轻浮等等隐患。

    当然,这只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风俗,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有女孩子自己不知道,否则的话……难免会生出几分不被人尊重的芥蒂。可这也没办法的事,再普通的人家也是很看重新妇的贞.洁。

    相亲这日汤媛按照徐太嫔的吩咐又向盛司闱请假,盛司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哼了一声算作答应。

    听说男方年十九,姓谭名钰,在羽林右卫任从七品中候,无不良嗜好,家中亦没有通房美婢,身边只得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厮听任使唤。祖上出过一位举人,父亲是个秀才,母亲经商,颇有两间经营不错的铺子,日子还算富足,他本人也顶有出息,因为书念的好武艺又高超,得了某位大人的青眼,提拔进了羽林右卫,才三年就升任从七品中候,对于他这样的背景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人才了!

    配她还真是绰绰有余。

    汤媛尽量让自己显得一派轻松,如果期间没有遇上贺纶就更轻松了。

    也合该她倒霉,每日上课的地点就在景仁宫,而景仁宫又是贺纶他妈的地盘,只要休沐,他定然会准时出现在此,再加上她今日又提前离开雎淇馆……不遇上才怪,可这么大的地方都能相遇也是晦气。

    不过考虑到彼此相距了足足上百米,他发没发现她还是问题!于是汤媛淡定的转过身掐树枝上的嫩芽玩,尽量与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心里念着时间,估摸他大概已经出了月牙门方才转过身,却一头撞进他怀里。

    鼻梁好痛!

    他怎么这么硬!

    他一定是故意的!

    汤媛整个人都撞懵了!

    贺纶以一根指头戳着她脑门,将她自怀中推开,“几日不见,你倒变得热情许多,但是本皇子才换了干净的春衫,暂且不便抱你玩儿。”

    呸!汤媛只想啐他一脸,又好色又洁癖,变态成他这样也是没谁了。

    “奴婢见过殿下,殿下万福。”汤媛鼻梁生疼,垂着眼皮施礼。

    “据我所知你还没下学吧,不好好‘念书’,这是要去干什么?”他着重强调了“念书”二字,眼神亦戏谑的瞄了瞄她怀中用布包着的黄.书。

    关你鸟事!汤媛笑道,“太嫔娘娘有事找奴婢,主子召唤,奴婢哪能不应,殿下若无特别吩咐,奴婢这厢告辞了。”

    说着就要往后退,却听“咔擦”一声,竟是一根手腕粗的枝桠被他轻而易举的折断了!贺纶吟吟看向她,特别亲切的问了句,“什么事这么急,连跟本皇子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谁,谁说的,殿下有啥话尽管说,奴婢听着呢。汤媛冷汗涔涔的瞄了眼断成两截的树枝,这么粗,她用脚都不见得能踩断,变态的力气好大呀!

    这样才乖嘛!贺纶笑的一脸孩子气。这个人真心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挺养眼的,可惜汤媛委实没有欣赏他的闲情逸致,只想提醒他一句,“殿下,您的春衫可是刚刚换过的,奴婢昨天……没洗澡……”

    所以,可不可以把您搭在奴婢肩上的尊爪移开。她紧张的抱紧黄.书。

    贺纶揽着她边走边道,“我送你的耳坠呢,是不是没有合适的头饰搭配?这样吧,你若肯帮我个忙,我再赏你根顶顶好看的金簪如何?”

    “殿下!”汤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他的胳膊底下挣脱,态度坚决道,“请殿下自重。奴婢不喜欢这样!就算您再恨三殿下,他也是您亲哥哥,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您这样做跟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幼稚!”

    反正她也是不想在这宫里多待一天,有些话必须跟他讲明,不然他对她只会得寸进尺!

    贺纶望着女孩义愤填膺的神情,眉宇微扬,却不似动怒。

    没动怒便好!汤媛的勇气登时倍增,一口气道,“如果您只是觉得抢人家的东西好玩,那完全没必要拿奴婢来戏弄!因为奴婢跟三殿下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亦不会在这深宫逗留,且跟殿下明说了吧,奴婢今日之所以提前离开就是为出宫做打算!”

    她的一生都不会再与贺缄有任何联系!

    他就是把她欺负死了,贺缄的人生该怎样还是怎样!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潜邸》章节(正文 第45章 明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