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43章 好人

第43章 好人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上回陆小六旧疾猝然复发晕迷不醒,汤媛为救干爹奔走寿药局,然而天不遂人愿,既没有找到胡太医,还被一个耿直的小内侍拦住,连求见文太医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只要她特别倒霉的时候就会遇到贺纶,或者说只要遇见贺纶就会特别倒霉,恍惚间汤媛已被他牵着小手儿都忘了挣开,只见一众内侍呼啦分成两排,任由她前行。

    话说文太医和胡太医虽然都被大家尊称一声太医,不过两人职位的全称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前者就是太医,后者则为正奉上太医,字数越少职位越高!简而言之就是文太医乃高手中的高手,金字塔顶尖人物。

    汤媛去求他,还不如打晕了拖回宝钞司的可行性大。

    然而她真是来相求的,不打算也不敢动武。只不过她要求的人不是文太医,而是文太医身边一个颇有脸面的奉药内侍。

    说起来还怪难为情的,这位奉药内侍姓卢,简称卢内侍,也算是五官端正高高大大的一个……内侍。想当初同时看中了她与阿珞,但阿珞不久便成了贺缨的宫女,于是他在叹息之余,只好一心一意追求她。

    汤媛虽然不歧视内侍,可是考虑到他无法与她生包子,只好谢绝了人家的好意。只这位卢内侍竟是个痴心不改的妙人儿,转头追求花宫女的同时还含情脉脉的告诉她,以后有什么难处只管来寻他,但凡能帮上忙的自不会推辞。

    说是这么说,但据汤媛所知,他对好多宫女都这样讲啊,可你真求着他时……嗯,潜规则懂吗?

    被亲一口或者拉下小手什么在所难免。

    此刻汤媛视死如归,一面大步前行一面鼓励自己,被贺纶那么讨厌的人亲过都没中毒,那为救干爹再忍一下卢内侍也不会死人!

    她甫一回神,连忙甩开贺纶的手,两手交叠腰侧给他行了一个端端正正的福礼,“奴婢谢过殿下义举,不过奴婢不是要直接找文太医……走到这里即可。”

    旁边就是奉药内侍的庑房。

    贺纶转头一脸鄙夷道,“卢内侍人缘不错,不过他已被文太医打发回老家。”

    汤媛只觉得当头一道霹雳。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宁愿让个内侍非礼也不让我……”贺纶顿了顿,从她的角度出发,半个男人怎么也要比正常男人来的安全,可是他一个现成的皇子站在这里,她就不知道求他吗?

    讲真啊,他这么想可真冤枉了汤媛,汤媛哪里是不想求,而是以他的尿性,能求来吗?说不定还没求完,连她自己都遭殃!

    可她万万没想到贺纶还真的帮了她!

    理由也很简单:为章简莘还她的人情,以后各不相欠。

    一瞬间仿若柳暗花明!汤媛亲身经历了一回好人果然有好报,不禁热泪盈眶,再三给贺纶福身。

    她是真心感谢他啊!

    主要是感谢有他这个对比,章大人才深深感念她的温柔!

    你能想象一个重伤快死的人被人拎来拎去生不如死后忽然碰到一个温柔似水美女的心情吗?

    没错,她就是那个美女。

    而贺纶在她出现以前不知如何折磨过章简莘。

    导致章大人始终迫不及待的想要还她人情。

    你善待生活,生活亦善待你。汤媛兴冲冲跟在贺纶身后,他笑了笑。

    高不可攀的文太医一见到五殿下,比见到亲人还欢乐,只没想到干爹的情况比前年更严重!

    文太医给陆小六扎完针后重又听了一遍他左右手的脉搏,转而问汤媛,“陆掌司身有顽疾不假,待他醒来你且问一问他这两日内是否受过内伤再去寿药局回禀我,以便对症下药。”

    内伤?干爹这么大年纪又不跟人打架,哪来的内伤?汤媛目露困惑。

    文太医无语,“陆掌司可是个内家好手,只听脉搏便知丹田那股气劲至少是这个数。”

    他伸出五根手指。

    五年?

    五十年啊!文太医白了她一眼,携着奉药内侍大摇大摆离去,汤媛连忙上前给他打帘子,恭送大驾。

    五十年的内家功底?汤媛在陆小六房中静立许久,忽然发现其实她对这个干爹一无所知。

    此番陆小六有此劫确实是与人交手所致。

    可惜他没来得及看清打伤他的人。因为当时他正专注的思索究竟是左手的草纸够韧性还是右手的更柔软,猝然就感觉后背袭来一阵冷风,那人身手诡异,不似正道中原,出手虽招招毒辣却也不是真要他的命,反而更像是试探,直到把他试探毛了,亮出真功夫对方急于掩饰自己的面目,使了一记阴招闪身隐匿。

    不过他觉得那个人应该走不远。

    那人当然走不远,逃走时背心吃了陆小六一掌,命差点给拍去姥姥家,是谁说陆小六已经形同废人的?他一路狼狈奔逃,如同壁虎般沿着深红色的宫墙游移,很快消失不见,最后于冷宫一处僻静的偏殿落脚。殿中冷冷清清,除了一座破败的神龛也只剩下层层叠叠的蛛网,他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痛苦的匍匐在地。

    这时,只见歪倒的神龛背后,徐徐走出一个人,此人全身隐在黑色披风且面覆帽兜,尖着嗓子呵呵而笑,“看不出陆小六神功不减当年啊,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将你打的跟狗一样。”

    “属下无能,还望大人恕罪。”受伤的人说完又吐出一口血。

    而那一边陆小六终于转醒,面对汤媛的疑惑,他倒是十分镇定,“洒家曾是先帝的御前大总管兼司礼监秉笔大太监,常侍帝王左右,不会点功夫怎么行?只是现在年纪大了,跟人一动手浑身都疼。”

    “那您老人家可曾有未化解的仇人?前几日,就在玉泉山,一个奇怪的内侍捏着我脖子打听您当年去浣衣局的缘由!”

    汤媛将玉泉山前前后后发生的事一股脑儿的讲出来。

    骗子内侍不但会易容,还携带大量少儿不宜的药品,咬舌自尽后,仵作竟从他腹中发现七八条古怪的虫子。

    陆小六面色煞白,眉眼冷凝,哼哧哼哧喘息了半晌,才道,“苗疆虫蛊。”

    什嘛!

    虫蛊!

    是不是小说里讲的那种吃一条就完蛋,从此只能任由巫师差遣的虫蛊啊?

    汤媛头皮一阵阵发麻,倘若真有这样的邪术,贺氏江山要完啊,不用打不用骂,单是挨个给宫里要紧处的人喂点虫子就能改朝换代啊!

    陆小六一脸少女你太天真了,“苗疆有以虫控人的邪术不假,但不是以讹传讹那么简单,首先人和虫需得从小喂养,少则也得十几年功夫,期间还要经历特别的环境,与中原某些帮派培养死士的手段差不多,要真达到随便喂条虫子便能控人的地步,天下岂不大乱?”

    汤媛听得一愣一愣的,“干爹,您懂得真多。”

    陆小六拍着胸口咳嗽,“此番是我思虑不周,没想到几十年的老仇家到现在还活着。此事你也无须再跟三殿下提及,我呢,在浣衣局还有位朋友,她极擅长篡改履历,有她帮忙,不日仇家就会将重点转移到旁人身上,你且先别怕。”

    转到谁身上?恕她圣母心的多问一句,毕竟知道有人替自己倒霉不可能一点都不不为所动。

    “刘晓德。”

    啊?那个贪财的死胖子!汤媛不得不提醒常年足不出户的干爹,“那家伙因为牵扯进厥惊草一案,得罪了贺纶,这会子还不知从没从慎刑司出来呢!”

    陆小六哦了一声,“下回见到他,你稍微尊重点,他是我的入室弟子,贪财又怎么了,你不也喜欢钱。”

    汤媛完全凌乱了,可他……他不是很晚才进宫,还在玉器铺子当过伙计!!

    “玉器铺子是你干爹开的,将来送你做嫁妆,行了,滚吧,快些去给我抓药,多的一个字也不准再问。”陆小六咳的昏天暗地,往床上一躺便开始哼哼唧唧。

    汤媛整个人都懵逼了。

    刘晓德是……是干爹的入室弟子?

    就那贪财的德性?

    她忽然想起去御马监的那一日,按说她来势汹汹一看就是找茬的模样,正常人就该皱皱眉然后迎上去问她想干啥,刘晓德却叫她姑奶奶,还提醒她快躲,那个样子根本就是大人不爱跟小孩子计较啊!!

    可是……可是干爹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会有那么怂的弟子?

    不过将心比心,换成她,那种情况也会选择先磕头保命,大家都是人,骨气硬又不能当饭吃。

    说起来她也不是没被踹过,但跟刘晓德比起来,充其量就算是挠痒痒,只是被踹的部位有点羞耻,嗯,踹她的人也是贺纶,现在想起来,忽然感觉他根本就是个臭流氓!

    却不想重回寿药局答谢文太医并抓药的她又遇到了臭流……哦不贺纶。

    原来皇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每个月都有一篇忧国忧民的策论任务。恰好这个月贺纶的主题与瘟疫有关,他本人也蛮瘟疫的,是以少不得于寿药局附近出没,可是汤媛不明白,他已经帮章大人还了人情为何还要再还一次?但这回不是请文太医给她干爹治病,而是直接问她有什么病?

    你才有病呢!汤媛心里不忿,转念一想,这个人虽然不是好东西,可是梦里……梦里那件事毕竟还没发生,倘若她总是把戒备之心全部流于表面……反倒成了敌暗我明,思及此处,她不由重新整理情绪,尽可能好声好气儿的面对他。

    只见小内侍将书架重新扫了两遍,贺纶才走过去,一面翻找想要的书册,一面对文太医道,“她很怕猫,这是什么毛病?”

    文太医将开好的方子递给奉药内侍去抓药,继而回答,“此乃心疾。敢问汤宫人可曾受过关于猫的精神创伤?”

    “这个,呵呵,奴婢是来抓药的,至于创伤……”汤媛面色微白,神情却一派轻松,“奴婢曾被媒人拖进亭子里相亲,结果亲没相成却差点被猫儿挠花脸,此后每每想起,便是寝食难安。”

    原来如此,听起来很惨的样子。文太医点点头,“我倒是曾于一本医典读过此类案例,案例上的患者小时候被邻居和其养的狗欺负,从此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一见到狗便浑身发抖,不能自理,有郎中提议宰杀那条狗并食其肉方能补回失去的胆量。但时隔多年,那狗早已化为一捧黄土,幸而邻居还活着,于是郎中建议……”

    汤媛和贺纶同时大惊失色。

    她颤声道,“文太医,您别开玩笑,奴婢不吃人.肉!”

    老大哥,那“邻居”现在就在您面前,求不要说他坏话!

    文太医肃然道,“谁让你吃人.肉了,我还没讲完呢!既然狗肉吃不成,那郎中便建议患者将邻居暴打一顿,患者依言行事,通过打人壮胆,此后怕狗的毛病不药而愈。”

    打贺纶?

    汤媛觉得还是吃人肉的难度相对较低。

    贺纶面无表情道,“这个对她而言比吃人肉还难,因为她打不过我。”

    “她当然打不过殿下您,老夫也没让她打您,而是建议她去暴打罪魁祸……”文太医越说越慢,直至无声。

    没错,罪魁祸首就是我。贺纶淡笑着看向文太医。

    那日,汤媛趁着文太医抖抖索索站起来请罪的功夫,成功开溜。

    别说她不仗义啊,在文太医一脸兴奋的建议“暴打”二字时,她就不停朝他使眼色了,然而医术高不代表会看脸色……反正她是没勇气留下来继续研究病情了。

    可是贺纶这个神经病做好人做上了瘾,翌日在雎淇馆附近捉到她,非要还她耳坠不可。

    她抱紧了怀里的黄.书,可怜巴巴道,“那真,真不用还了,奴婢赶着上课呢,再迟到盛司闱就……”

    贺纶恼羞成怒,将那副耳坠丢她头上,“你以为我很想还吗?本皇子只是不想欠女人钱!赔副新的给你,你还啰嗦!”

    说完,携着一脸黑线的冯鑫踏步而去。

    他老人家倒是拍拍屁股走得轻松,可是……汤媛一脸晦气,悲催道,耳坠上好多东西,勾头发扯不下来了!

    走了一半的贺纶一怔,复又返身帮她扯了半天,无奈道,“要不我带你去和熙那里重新梳下头吧。”

    他不是故意扯乱她头发的。

    女孩子原是整整齐齐的鬓发已是钗斜横乱,眸光似水,懵懂而又羞恼的望着他,他有一瞬的心神摇曳。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潜邸》章节(正文 第43章 好人)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