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37章 玫瑰

第37章 玫瑰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说汤媛在梦中得偿所愿,亲近了心爱之人,明知梦境当不得真,却又忍不住与他对话,自然也是得不到回应。

    而贺缄听得她那突兀的一句“喜鹊有孕”,登时目露骇然,更加抱紧了她,她亦心慌意乱,一时间耳中似有无数钟鼓嘈杂之音时远时近的轰鸣,以至于不管再如何努力也听不清那些他要对她说的话儿。

    唯能看见男子的双唇不断翕动,似是在极力解释着什么。

    汤媛再也控制不住,泪湿眼眶,“我不准你碰别的女人,不准!”

    无奈贺缄一无所觉,只在意抱在怀中的那个她。

    汤媛心中剧痛,跌跌撞撞的去追疾步而去的贺缄,但见梦中的那个她温顺的趴在贺缄肩上,面容冷漠,目光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忽而弯唇一笑。

    不!

    汤媛翻身滚下了床,两鬓已然浸透了冷汗,缓缓睁开眼眸,望空般凝注着苏式雕花的房梁。

    这样也好。

    哪怕是鬼也好。

    至少在她克制不住贪恋妄图拥有他之时便跳出来狠狠一击,打破少女那不切实际的粉色幻想。

    是阿珞吗?

    阿珞死前警告过她,切勿对皇子心存幻想。

    这日清晨,侍膳内侍将餐点一一上齐,汤媛方才姗姗来迟,好在也不算太晚,她对贺缄福了福身,欠身上前熟练的为他盛汤布箸。伺候皇子用膳跟伺候太嫔没啥区别。

    贺缄仔细看她一会儿,难得脸上竟扑了层薄薄的粉,还点了胭脂,其实她的肤质剔透干净,又异常白嫩,根本无须这些多余的东西,不过女孩子天性.爱美,没事都要折腾数十种东西往脸上抹头上戴的,媛媛正是美好的年纪,喜欢这样亦无可厚非。

    因他并未提及昨晚之事,汤媛悄然松了口气,时间过的很快,贺缄用完之后,又让人上了她爱吃的什锦粥和玉兰片,示意她就在这里解决。

    陈三有都没有这样的殊荣,汤媛岂敢不知天高地厚。再说这样的她与那宠姬爱妾有何分别,一旦传了出去,谁还相信她没给皇子侍过寝?

    贺缄本就是有意试探,倘她不明就里,他亦会顺水推舟,从此将人揽在身边,至少近几年她是别想嫁了,无奈媛媛是个玲珑心肝儿,不动真格委实难以哄到手。

    见她立场坚定,不宜相迫过紧,贺缄遂不再多说,吩咐人将早膳端进汤媛屋中,用完之后二人要去早前约好的一个地方。原来再有三五天梨花林的花期就要过了,他想赶在最美的时候带她去。

    这日前来目睹香雪盛景的人可不少,除了龙子凤孙更有几位京中望族,皆是年轻男女,人比花娇。然而玉泉山的梨花林足有上千顷,旁边又是极富盛名的濯华温泉,因此有资格涉足其中的人终归有限,于是除非提前约好的,不然想要撞在一块也不是那么容易。

    相较于另外三位皇子的闲情逸致,躺在病榻养伤的贺缨不免一身腥,气的连连呕血,又想到今日风和日丽,那贺纶不知得要如何得意,再想到章蓉蓉亦是哥哥长哥哥短的跟在后头,什么时候被人吃了都不晓得,如何还能躺得住!

    可他右腿的胫骨轻微骨裂,不管再忿忿不平,也只能乖乖躺下养伤。

    正好也到了饮汤药的时辰,他的掌寝海棠垂眸敛眉的端着托盘轻移莲步,丝毫不敢弄出大动静,见他醒着,一颗紧紧揪起的心才稍稍落定。

    而守在门外的内侍眼见海棠进去不久后就发出一声惊呼,吓得连忙挪远了一些,不敢窥听。

    贺缨旁若无人的在内卧折腾起海棠,将觊觎章蓉蓉的一腔私心尽数发泄个干净,方才作罢。

    半个时辰后,海棠红着眼,衣衫不整云鬓散乱,哭着跑了出去。

    躲在廊下的小内侍望着那可怜女子的娇影,叹了口气,花儿一般的年纪,何必抢破头皮去争那掌寝的位置,也不数一数大康立国以来掌寝出身的宠妃究竟有没有五根指头。若是做其他皇子的倒也算不错,可这贺缨对于女子最是轻视,又异常鄙薄庶出子女,哪里会真将她们当人对待,且看曾经那位漂亮的像个水晶人儿似的阿珞,最后还不是两碗红花汤落得个香消玉殒。

    可是哪个女子不爱俏儿郎?倘若那郎君再有权有势,想来难以抵挡心中渴慕也是人之常情,叹只叹飞蛾扑火的投进来,一切终成一场空。

    贺缨这边儿的乌糟事不提也罢,只说他心心念念的章蓉蓉一大早即牵着馨宁的手徜徉梨花林,后面跟了一串儿的婢女侍从。

    其实比起梨花林,她更想去濯华温泉,可是姑母不答应。

    所以说人生看上去再圆满的人私下里其实也有一些不如意之处,章蓉蓉就是一个例子,她是千好万好,偏偏此生注定沾不得温泉,只能眼巴巴望着旁人掬水撒欢。

    馨宁最是体贴她,见她去不得,自己便也不去了。

    “蓉蓉,其实这里也不错,清香逸人,全年也不过才能看一次。是了,前些日子太后赏下不少紫茉莉花粉,不如做成梨香的,咱俩一起用!”她道。

    宫中现在极为流行闽南那边进贡的紫茉莉花籽制成的香粉,不含一点儿铅粉,只用当地特产的紫茉莉花籽去壳后研磨再加入胭脂、珍珠和香花汁子调成,完了之后再灌入玉簪花苞里密封,时间越久香味越浓,涂在脸上更如肌肤焕然新生,既润泽又清白红香。当然这么好的东西也是有价无市的,即便为王公大臣的女眷,也不见得能随意享用,多半是太后或者皇后跟前得脸的方能见识一二。

    因此章蓉蓉所得并不多。但馨宁就不一样,她是太后跟前的红人,而太后又一把年纪了,断不可能终日擦这种年轻人才喜欢的东西,是以每年馨宁手里的数量远胜大部分妃嫔。

    女孩子在一起无非就是聊穿戴吃的,怎么漂亮怎么折腾,章蓉蓉也不例外,她也喜欢这特殊的香粉,听见馨宁如是说,高兴的差点跳起来,竟对着馨宁额头亲了一口。

    气的馨宁骂她没个正行,却又怔了怔。

    没个正行又如何,一旦面见世家千金待人接物时,章蓉蓉又是何种气度,那是一种模仿不来,唯有真正有底气的人方才有的气度。

    章蓉蓉挽着馨宁胳膊,眼底溢满幸福,“就知道馨宁你待我最好了,这才是我的好姐妹。”

    “你不也待我最好,有什么漂亮衣裳也想着我。”

    “那是,好姐妹就该共享好东西。”章蓉蓉一派天真。

    馨宁不免落寞,那你喜欢的男人愿与我共享吗?

    那边章蓉蓉却已笑着喊了声“五哥哥!”。

    馨宁一愣,抬眸望去,少年人意气风发,负手信步在天光之下,身后是蔽日飞雪,他应是还未注意到这边的女孩子,只顾与林潜含笑而谈,身后则是面无表情的冯鑫。

    待她醒过神,章蓉蓉已经在那边拉着贺纶衣袖说说笑笑,不知林潜打趣了她一句什么,她方才松开手,粉面覆上了红霞,娇嗔不已。羽林卫的大统领在她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说笑的邻家大哥哥。

    馨宁心中苦涩连绵,不得不打迭起精神前去打招呼,她向贺纶问安,那林潜则拱手与她问安。虽是阶级分明,可她也不敢托大,怎敢受林潜全礼,便侧身避让一半。

    大概是还处在“紫茉莉花粉”的兴奋中,章蓉蓉想起馨宁此前看中的那副蝴蝶耳坠,立即与贺纶说道,“五哥哥,上回你送我的耳坠还有吗?再送副一模一样的给馨宁吧,馨宁也喜欢。”

    呃,馨宁脸上一窘,连忙嗔了章蓉蓉一句,又垂眸对贺纶道,“蓉蓉最是小孩子心性,殿下切莫当真。”

    贺纶当然不会当真,再说那耳坠又不是他送给蓉蓉的,而是蓉蓉缠着要,他没法子,只好让人随便打了一副。但蓉蓉既然开了这个口,他也不能让她在人前失了脸面,便淡淡道,“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物件,回头让冯鑫与陆韬说一声,他自会送来。”

    五哥哥,你真好!章蓉蓉得意的扬起下颌,朝馨宁眨眨眼,仿佛在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五哥哥一定会给你的。

    馨宁面上不显,心中却是一动。

    这也算贺纶送给她的第一样东西了,欣喜之余亦是酸楚。

    却说汤媛要是得知贺纶有钱到处送女人耳坠还抢了她的,怕是不气个心肝脾胃肾移位也得啐他一脸!

    不过福祸相依,总有定数,她注定失财,就算被一帮子千金小姐打赏又怎样,转过身,还是啥也捞不着,不但捞不着还赔了一根挑心两只玉镯并一副耳坠,说不心疼是假的。

    好在贺缄领她来梨花林散心,入目又是仙境一般,香雨零落,纵然有千般烦忧此刻也是尽数消散。她欣喜若狂,一忽儿缠着贺缄要去看养蜂的,一忽儿又要去摘花做香露。

    瞧着她那贪婪又孩子气的模样,贺缄的心情也跟着跳跃悸动,任由她与白鹭两个四处撒欢,心中却叹息一声“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陈三有摇了摇头,“殿下,汤宫人固然可人怜爱,可是殿下别忘了太嫔娘娘的叮嘱。”

    他在提醒贺缄切勿过于沉湎女色。

    既然狠不下心要她侍寝,那就放她自由,也算不枉徐太嫔的一番殷切之意。

    贺缄明白陈三有的意思,亦知晓媛媛的心性,得到她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他很有耐心等着那一天,倘若那一天迟迟不来,也不排除会用点别的手段,只不被她发现即可。更遑论媛媛前世不也是……喜欢过他,他再加把劲,哄着她开窍便是。

    他认定那是喜欢,否则就不会有那一年的浓情蜜意,她像花儿一般的绽放,任他采撷。

    远处媛媛还在指挥白鹭去摘那高处最鲜嫩的花瓣,她个子矮,又不时的想要亲自动手,无奈伸长胳膊试了几下,够不着,只能一个劲催白鹭。

    贺缄走过去,立在她身后,探手摘了那朵她想要的,白鹭也是机灵,连忙让到一旁,后退几步。

    虽说梨花有数不尽的美,还寓意着最纯洁的爱情,可是古往今来的有情人,又有谁会送对方梨花?汤媛愣了下,不想去接。

    “是我不好,一见到你想要,便只想拿来送给你。”他默了默,自袖中缓缓掏出一只小琉璃瓶儿,打开,在她身上撒了几滴,然后轻轻放在她手心,“听闻十六年前的三月廿一汤宫人呱呱落地,梨花不好,玫瑰应该好吧。”

    好香的玫瑰露啊,汤媛眼睛一亮,她最喜欢玫瑰花了!可是玫瑰露很贵……

    “我在朋友生辰的日子送一瓶玫瑰露也不可以吗?”贺缄垂眸望着她。

    汤媛已是泫然欲泣,玫瑰露好,玫瑰也好。

    “不过是一瓶花露就把你感动成这样,那我每日送你一瓶,你会不会爱上我?”贺缄屈指轻轻擦拭她脸颊的泪珠。

    汤媛不悦的拍开他,梗着脖子道,“才不是因为感动,是喜极而泣!奴婢才不是殿下认为的那样贪财,奴婢就是太开心了,没想到殿下会知道奴婢的生辰,是太嫔娘娘告诉您的吗?”

    当然不是,这是她亲口告诉他。贺缄怔了怔,只笑不答。

    “那晚上有寿面吃吗?”

    “有。”

    她笑的更开心,泪雨纷落。

    媛媛就是这么奇怪的人,越悲恸越坚强,却在真正欢喜时会笑着哭。

    却听一道女孩子银铃般的娇嗔,“三表哥,你在欺负汤宫人吗?缘何看着女孩子落泪无动于衷!”

    章蓉蓉路见不平走了过来。

    这厢贺纶还在与林潜谈及九边榷场之事,听得章蓉蓉叫三表哥,心中一动,忙收回视线,下意识的看过去。

    汤媛似是不意此处会横空冒出这么多人,脸上微微困惑,却自然而然的隐入贺缄身后。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37章 玫瑰)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