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36章 狠心

第36章 狠心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了贺缄,还有另外两个皇子在场,断没有汤媛骑马的道理,贺缄搀扶她下马,过程异常艰难,倒不是他不想抱她,而是现在的媛媛到底还未正式侍寝,他不想让她的娇羞落在旁人眼中。

    汤媛双脚甫一站定,但听贺缄在耳畔小声低语一句:别看那头熊,姑娘家看了会长针眼。

    这话一出,即便她并不知发生了何事,也知那定不是好事,脸颊竟控制不住发热,忙垂了脸掩饰。

    贺缄见她乖巧听话,不由唇角微扬。

    最终除了贺缨是抬着出去的,两外两名皇子皆毫发无损的走出了围场。那骗子内侍自不必说铁链加锁押了下去。章大人则是由两名同僚架着胳膊上了一副担架也即刻离去,剩下的便是羽林卫的尸体,血糊糊一片,纵然蒙了白布,也渗的人不敢直视。

    汤媛本能的转开头,没想到视线竟与贺纶撞在了一处,她一惊,假作自然的收回,又不动声色的缩进了贺缄身后。

    其实她收回目光的那一瞬,贺纶也下意识的收回,想想不对,他干嘛不敢看她,复又转眸探过去,人没了,只在贺缄身后露出一小截衣袖。

    很快她便头也不回的随贺缄而去,期间倒是假模假样的向章简莘福了福身,以谢“救命之恩”。

    汤媛一如贺纶警告的那般,再没去想昨夜的事,更是不曾透露与他相处的一点一滴,唯恐让人听了墙角拿去以讹传讹,万一传变了味道,某人少不得又要恼羞成怒,届时为了证明他的个人魅力,对她做点禽.兽不如的事,那她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

    在大康,被权贵睡,那都不叫强x(此处和谐),而是宠幸,又哭又闹的叫不识抬举,躺下认命的才是识时务。别说她是贺缄的人,以贺纶与贺缨的尿性,说不定就要这样才更快意!

    是以,她并不敢无所顾忌。

    那之后如何处理,便是几位皇子之间的事了,也让这趟行程蒙上了一层说不出的阴翳。

    不过贺缄不是外人,且也不是那么好糊弄,回去之后,她没有对他撒谎的理由,便将自己在铜丝围场经历的一切详细告知,但省略了被贺纶轻.薄的部分。

    理由很简单,她想让自己在贺缄的心里干干净净的。

    贺缄很认真的听她说,眼眸似有吸人魂魄的法力。

    他前世经历过的人和事委实太多,但对汤媛的干爹略有印象,只是算不得很深,如今仔细想来,一个瘦削的老头形象陡然自脑海深处跃然而出。

    这个人曾是先帝的秉笔大太监,出身浣衣局,后来犯了事儿,但又因从龙之功上面并未深究,便将他发配至宝钞司,等于半休养状态的养老。说起陆小六,倒也算个妙人,按说从底层混到司礼监,不知得要经历多少腥风血雨得罪多少仇家,他恰恰相反,举凡认识他的人,就算说不出他有多好,但没一个说他坏的。

    所以,至少看上去他没有仇家。

    在媛媛入王府的第二年,陆小六便病逝,病逝前媛媛专程去见了他,甚至如普通子女那样为他披麻戴孝,然后丁忧一年。在她守孝的那一年,正好有了无法侍寝的借口……贺缄想到此处不由低落。

    不侍寝也罢,他不怪她,他怪的是那个与她置气的自己。

    现在,他时常会想那个纳侧妃的晚上,媛媛一个在飞萤馆里做什么,翌日也没看见她。

    汤媛笑着在贺缄面前晃了晃手,“殿下,我跟您说话呢,您怎么先发起呆?”说完,从内侍手中接过刚泡好的茶,亲手为他斟了一杯。

    是安神暖胃的福建红茶。

    贺缄定了定神,淡声道,“你干爹甚少与人为敌,宝钞司又是最清闲之地,寻常也没什么是非,此事蹊跷的很,回去之后你最好亲自问问他,再来与我详说,我自会帮你想办法。”

    汤媛缓缓眨了下眼,在心里掐了自己一把,这才笑着与贺缄道谢。态度落落大方而恭敬。

    贺缄抿了口茶,看向她,“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耳坠为何不见?”

    在大康女子的头发与耳坠暗示着非常敏感的东西,譬如床。

    是以,这里的文人墨客往往爱用女子解发卸坠子来隐晦的表现男女之间要干那起子事了。

    因此首饰铺子对耳坠的做工普遍也很讲究,穿耳朵的那根针都有一个特别的扣关上,想要无意的“丢失”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直白一点的说,如果一个女人的坠子不见了,那定然是她自己拿下的,或者是……男人。

    汤媛面色一白,差点把这一茬给忘了!

    贺纶当时并没有把耳坠还给她!

    可她被他亲的又气又怕,也不懂他为何不似贺缄那样浅浅印着唇,而是迫她张口,叼住他舌尖,她不从,他便要叼她的,怎么想怎么恶心,哪里还敢张口要,那之后便更没机会再要回来!

    “何止是耳坠没了,还丢了一群小姐打赏的白银,整整八十两,就连太嫔娘娘前些日子赏的鎏金挑心并一对玉镯也没了。”汤媛一脸无辜,伸出同样光秃秃的腕子。

    当她合计出自己没胆子开口要回耳坠之时,便强忍心痛,将镯子和挑心也一并丢了,现下除了一朵堆纱宫花,身上再无值钱之物。

    如今想来,当时是何等的明智。然而再明智也抵挡不住心在滴血,八十两啊,鎏金挑心,一对玉镯,这真真是一场失财失色的打劫!

    考虑到她嗜钱如命的本性,贺缄一时也没怀疑,只望着她纤细的嫩嫩的雪腕,低声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也别心疼了,那些样式本就老气,回去我给你买副新的。”

    那哪儿成,就算是朋友是熟人,也得公私分明呀,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因为掌寝这个工作主要是站着铺床叠被或者躺着……呃,进行某种活动。只做前者那便与普通宫人无异,在皇子身边也不会被人高看一眼,唯有做全活才算一个完整的掌寝,也才有资格享受皇子的宠爱和私人赏赐。

    汤媛颇有自知之明,既然不想侍寝又凭什么跟贺缄要钱花?世上没有这样的好事。日子一久只会落得两种结局:一是以爱占小便宜的形象被贺缄看轻;二是……占的太多早晚要肉.偿。

    “殿下待奴婢已经足够好,奴婢无功不受禄,无法再接受殿下的好意,还望殿下成全。”汤媛认真道。

    贺缄不置可否,烛火在宫纱罩子里爆了一下,夜色深浓,而那个立在此间伺候的小内侍,不知何时已经关了门候在了外面,这……毕竟她是贺缄的掌寝,旁人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但她不能再待下去了。

    谁知请辞的话儿还没出口,贺缄忽然道,“我乏了,去内卧铺被子吧。”

    于是,趁贺缄洗漱归来之前,汤媛飞快的窜进内卧,三两下铺好被褥,点了熏香,放下帐子,这大概是史上最偷懒的掌寝了。

    皇子的床特别大,想要铺整齐必须脱鞋,但当她气喘吁吁撩开帘子打算穿鞋开溜时……赫然发现贺缄就立在纱帐外,一瞬不瞬望着她。

    他的眼神告诉她,他想要干什么?

    但不知为什么,这种应该让女孩子尖叫害怕的时刻,她反倒异常的平静,平静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缓缓朝她走来,半蹲下来,轻轻抚着她搭在床沿的腿儿,仰首望着她,沉默片刻才道,“媛媛乖,给我好不好,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的,也不会再把你丢在飞萤馆……”

    她怔了怔,并不知飞萤馆是什么地方。那是未来的庚王府,一处专门为她造的别苑。

    汤媛垂眸望着他,轻然道,“殿下如此问是在征询奴婢的意见嘛?那奴婢回答不要。当然殿下也可以用强,不管是命令还是力气,奴婢都反抗不了。”

    她安静的望着他,一如从前。

    不,他不会再强迫她了,他舍不得。如果她不要,强迫只会弄伤她。贺缄眸中似有沉痛之色,始终深深的望着她。

    那晚回去之后,汤媛立在窗前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自己面对心爱的人,为何下得去如此狠心?

    他是皇子,却做小伏低的向她求欢,此前还经历过一场昼夜兼程的围场搜救。

    她不明白自己的心为何这样的冷硬,连一丝儿少女的痴傻都不敢流露,冷静自持的近乎残忍。

    如果可以,她好想拥抱他。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她终于如愿以偿。

    贺缄的力气很大,似是抱小孩那样的将她举了起来,她紧张的环着他修长白净的脖颈。

    她问贺缄:“我们要去哪儿?”

    贺缄听不见她的问题,只抱着她,兀自低声道,“媛媛,回去我要打你的屁.股,是真的打,你为何要离开我,到底为什么……”

    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馨宁说喜鹊有了你的孩子,而我是祸害……”

    贺缄的神情完全僵凝。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36章 狠心)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