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32章 围场

第32章 围场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媛整了整发鬓,尽量若无其事的拉开门,一阵微凉的山风拂面而过,吹得昏沉大脑清醒几分。

    她觉得自己是神经病!

    如果不是神经病为何要拒绝贺缄?

    也拒绝了一条锦绣前程。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而人一辈子又能遇到几次陪伴心爱之人共赴荣华的机会?且心爱之人居然也挺喜欢她!

    她都不知自己该笑还是哭,贺缄逼问她到底怎样才肯从他?

    她说不出口啊,怕贺缄笑,或者连笑都笑不出,而是一句——你特么的脸怎么这么大!

    可不是么,跟一位皇子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就算总是无条件袒护她的徐太嫔听了怕是也要怀疑她的脑子是不是有病!

    她知道贺缄就在在身后,眉目隽秀,却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不能回头,万一控制不住脑子一热重新扑进他怀中,此生就再无反悔的机会

    贺缄沉默的望着汤媛越发窈窕的背影随着一笼烛火融入无尽的夜色。

    他把一颗心捧给她,她都不稀罕。

    前世亦是如此。

    难道此生她也非得要先失.身才肯委身与他?

    可他下不了手。

    他漠然转身,将飘零而过的前世碎影抛诸脑后,那是他酒后不堪思念的疯狂,还有一次是妒火焚身的狠厉。

    翌日天不亮,冗长而又厚重的围猎号角响彻上空,一群鲜衣怒马的少年人簇拥着皇子说说笑笑打眼前经过。

    贺纯比他的哥哥们幸福多了,抱着竹马坐在父皇腿上,张大好奇的双眸,别看他年纪小,京师几位比较特殊的世子他还是认识的。

    一旁的婉贵妃大约见他可爱,笑盈盈的捏了捏他脸颊,捏他的那只手白的耀目,指甲却红的仿佛刚挖过人心,贺纯本能的避开。

    “这孩子还认生呢!”婉贵妃掩唇而笑,香风阵阵。

    父皇的眼光也不过如此,这个女人除了看上去比较适合做乳母,连汤宫人一根头发丝都不如!贺纯耸了耸肩。

    那一边,走在最前面高高居于马上的贺缨眯了眯双眸。

    他的近身大内侍刘克居与他并辔而行,用只有他才能听清的声音淡淡道,“那边已经布置好了。”

    好,很好!贺缨眼底掠过一抹寒芒,唇角高高上扬。

    此番贺缄主动避让,没有参与进来,也算知晓好歹,令他非常满意,毕竟这趟玉泉山之行是专门为贺纶准备的!

    玉泉山的围场一分为二,最北面那片周围遍布结满倒刺的铜丝网,亦是最危险的猎区,三年前就专门为皇上养了一头巨熊,因为壮年的巨熊脑髓乃治愈风疾的最佳药引,如今正是适龄待宰之时。然而猎熊却是狩猎中最最危险的一种,比狩猎老虎花豹还困难百倍。据说壮年的熊皮堪比遁甲,普通箭簇压根就射不透,即便有特制的寒铁机弩,也不能离的太远,且巨熊耐打,受伤后性情更为暴烈,徒手撕碎几十个人不成问题,你要是敢爬到树上,它能把树连根拔起。

    为了减少猎熊时的危险性,这片铜丝围场早年就挖了数十个避险坑,只要熟悉路径关键时刻跳进去即能保命。巨熊不惧水火亦不怕树高,唯独对深坑头疼,它太重了,跳进去先不论会摔成什么样,反正一定爬不出。

    但不管提前布下多少保险措施,风险依然远远大过普通围猎。

    原定今年是由几位五军都督府的将军共同围捕,谁知大皇子感念父皇养育之恩,凭借一片孝心,誓要亲自猎得此熊进献皇上。

    满朝一片哗然,某些演技精湛之辈还当场落下了感动的泪水。

    贺缨无论是身份还是才学基本都挑不出黑点,而皇上似乎也有属意他入主东宫的意思,但又碍着章皇后,才迟迟未做决定。

    可今日猎熊这件事要是被贺缨得逞了,再由甄阁老指点一下风向,届时雪花一样的上疏就能砸的皇上分不清东南西北,就算他再能拖,也断没有改立贺纶的理由。

    贺缨这个太子,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而贺缨当太子,比贺缄更害怕的当属贺纶,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成为贺缨头一个要收拾的对象。

    此刻另一边,冯鑫满面肃容,伺候贺纶上马,悄然压低嗓音道,“殿下,要不老奴再去激一激老三……”

    倘若贺缄也请命,贺缨此番定然讨不得好处。

    贺纶冷笑一声,“没用的,我那样轻视他的母妃,他都不为所动,这种人不是冷血无情便是太过聪明。”

    毕竟贺缨入主东宫,首先遭殃的人是贺纶,贺缄可不傻,干嘛为了一时意气冲锋陷阵,这种危险的事就让贺纶自己去解决吧,且他相信贺纶一定能胜任。前世的玉泉山之行,贺纶虽然负伤,但还真让他猎到了那头熊,若非有人跳出来指摘他在狩猎途中对贺缨下黑手,说不准那回被立为太子的就是他。

    但不管事实怎样,指摘皇子都是大不敬,不管属不属实,先得走一趟慎刑司,那个告状之人熬不过大刑,当晚暴毙,最终此事又成了一段不了了之的案子,大家也跟着和稀泥,谁也不敢再提立太子之事。

    一身甲胄猎装的贺纶正了正头盔,经过贺缄身边时看了他一眼。

    贺缄拱手肃穆道,“恭祝五弟心想事成。”

    “你当然得这么恭祝我。”贺纶不屑道,“倘若我栽了,下一个就是你。”说完纵马扬尘而去。

    陈三有摇了摇头,对贺缄道,“殿下,要不也跟过去看看吧,大不了不出手,万一……”

    万一贺纶真中了贺缨的算计,下一个倒霉的必然是贺缄。

    贺缄凝目道,“贺缨不是他的对手,甄阁老也不是吃素的。”

    言下之意就是这两个人对上,谁也占不到谁便宜。

    陈三有却为贺缄那句“贺缨不是他的对手”而惊诧不已。

    在大家眼里,贺纶这种人即便拿剑也得用帕子包着,又岂会受得了真正流血流汗拿命去拼的场子?

    贺缄对他的反应见怪不怪,若非前世亲自对上,其实他也不知贺纶那种娇生惯养浑身毛病的怪癖下还藏着如此精妙的箭术,身手亦是南少林普世大师的一脉真传,章家对他真真是用心良苦。

    而素以拉开二石弓震撼世人的贺缨,顶多也就跟贺纶拼拼力气,真要厮杀起来,技巧完全被碾压,大约不够贺纶十招,所以前世有人告贺纶对贺缨下黑手,多半是贺缨没打过贺纶反咬一口。

    “那以殿下的意思是……老大讨不到便宜?”陈三有迟疑道。如此就是贺纶占上风?那也不太好呀。

    “放心,他也占不了上风。”贺缄唇角微扬。

    倘若贺纶一开始就坦诚相待,而不是轻视他的母妃,他倒真不介意与贺纶联手一次,现在,就让他自讨苦吃吧。

    他不是瞧不上庶子吗,那前世干嘛还弄大媛媛肚子?想起那个该死的小野种,贺缄的目光已如冷霜,当时他就该把那小玩意大卸八块丢给贺纶,仔细欣赏他的表情。

    几位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渐渐拉开序幕,且说女孩子这边也很是热闹。

    自从绿心湖那次凶险,章蓉蓉还未正式对汤媛道一声谢。

    她拉着馨宁的手由一群侍婢簇拥而来,余光瞥见那宫婢正与一名俊俏的小内侍蹲在树底下分瓜子。

    馨宁摇了摇她胳膊,“那不是汤宫人么!把她叫过来玩吧。”

    这种场合,除了陈三有有资格随侍贺缄左右,汤媛这些人只能在外围自由溜达,但若是跟在乡君或者小姐们身边,那可就有福利了,不仅能登高台一睹京师最出众的贵族少年英姿,说不定还能近距离的围观!就跟后世普通人忽然撞见一群顶尖土豪的儿子们,你说激不激动?

    这边汤媛将自制的五香瓜子多抓了一把分给白鹭,但见一名高挑又端庄的漂亮婢女款款走来,对她笑道,“这位便是汤宫人吧,我家小姐姓章,乃五殿下舅家表妹,不知汤宫人身体痊愈的如何,特特命我前来邀你过去一块儿玩。”

    原来是章蓉蓉身边的灵烟。汤媛对章蓉蓉的印象蛮好,又是人家小姐主动邀请,她怎敢推拒,便依言随灵烟前去谢恩。

    馨宁也在。是了,她与章蓉蓉最是要好,终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似的,她若不在才奇怪呢。

    章蓉蓉从前对汤媛的印象模模糊糊,就是那种遇见了大概知道她是谁,但见不着时又想不起模样的状态。

    今日倒是认真的将救命恩人仔仔细细端详一遍,心叹,倒也是个讨人欢喜的美人胚子,一双美眸灵性非常,怪不得能得徐太嫔多年喜爱,为了她不惜违逆了姑母的圣意。

    不过她也觉得像汤宫人这样的可人儿配皇子太可惜,还不如正正经经嫁人,将来相夫教子来的自由。

    这章蓉蓉倒也是个思想通透的女子。不过她觉得汤媛有趣还有另一则原因,那就是贺纶每每遇见她都会暗笑。有一回她忍不住问为什么,贺纶笑道,“你见没见过有人吃糯米藕抱起整根来啃的?”

    当然没有。但没想到贺纶说完这句话不久,就把这个啃糯米藕的宫人给啃了,还吃了一嘴的凤梨味,委实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让从旁的馨宁不禁有些纳闷。

    原以为章蓉蓉知晓贺纶当初亲的那个宫婢便是汤媛,定会心存芥蒂,此番喊至身边,多少要假以辞色,谁知她非但没生气,还赏了汤媛一朵今年最时新的宫纱堆花,簪在鬓边,饶是颜色再平庸的女子都要平添几分娇艳。

    她又哪里晓得章蓉蓉最是自信,首先贺纶不可能喜欢汤媛,其次,贺纶又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就算喜欢了,也不过是她手下的一个宫婢,有什么好怕的?

    这就是家世不同造就的处世态度截然不同的两个典型贵族少女。

    章蓉蓉外表柔弱实则强大又自信,馨宁外表端肃却是患得又患失。

    这厢汤媛哪里知道这两个小丫头背地里早已议论过她当初是如何被贺纶啃的,只觉得宫纱堆花漂亮,以及馨宁的笑容好假。

    所以当馨宁又赏了她一只饰有孔雀羽的挑心时,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小心。

    怎么又是孔雀?

    很快馨宁身边的喜鹊就为她解答了这个疑问。

    喜鹊故意落后几步,一派爽利的与她聊天,继而话题扯到了孔雀上,目中难掩傲然的问她见没见过孔雀?

    反正见的比她多。汤媛摇了摇头,一脸茫然道,“没见过。”

    就知道你没见过。喜鹊笑道,“这孔雀啊,可是个稀罕的玩物,慈宁宫的后花园就养了一只,看着顶有意思的,不过玩物终归是玩物,上不得台面的。”然后又一脸“我失言”的表情,轻掩了掩唇角的讽笑,继续真诚的夸赞汤媛头发生的美,最适合簪这种颜色的挑心,“尤其是翠绿的孔雀羽,真真儿适合汤宫人的身份与气质。”

    说完,吃吃的笑起来。

    汤媛一脸谦逊道,“喜鹊姐姐谬赞了,妹妹不过一介宫婢,如何比得过乡君,那日但见乡君鬓间簪的绿宝石孔雀簪才真真是天下无双。”

    喜鹊笑容一凝,憋了半日也没憋出半个字。

    反驳吧,难道还能说乡君戴的不如一个奴婢好看,不反驳,就只能暗暗吃下汤媛这句同样“真诚的赞美”。

    两个宫婢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飘进了暗中窥听的馨宁耳中,登时气的个浑身发抖,喜鹊那个蠢货到底会不会说话?简直就是引火烧身,给她惹一身骚,平白被个宫婢羞辱。

    喜鹊大概是感受到了主子的杀气,心中一凛,暗暗抿紧嘴角。

    汤媛却是一脸从容,倘若对方问心无愧,不存羞辱她之意,那么她的这句恭维就是真正的恭维,想必馨宁一定会满意的笑纳。

    章蓉蓉仿佛一点也没注意到两个宫婢的机锋,注意力全然在看台下的少年人身上。

    “馨宁快看,那是五哥哥。”她兴奋道。

    贺纶与贺缨率领一众护卫分别自东门与南门驰入铜丝围场。

    馨宁勉强笑了笑,暗暗攥紧手心。

    忽然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喧哗,原来场中又走来个人,一身玄衣银甲,但甲胄和头盔明显比普通羽林卫拉风,想来定然是个大官儿,汤媛猜的没错,这位便是武定侯世子羽林卫大统领林潜,亦是贺纶的好基友。

    但这位大统领只顾骑着马“嗖”地一下飘走,并未多做停留,白白惹得一众少女芳心暗动。

    原来大康的高富帅长这样。汤媛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章蓉蓉似是想起了什么,转眸笑看汤媛,“是了,我听高玲玉说太嫔娘娘想在羽林卫为你谋个少年郎。你可真有福气,满宫上下能得主子这样操心的只你一个。”

    汤媛,“……”

    她又道,“别害羞啊,我且给你透个底,羽林卫中模样最齐整的当属神武门的。”神情一派淘气,宛如打趣同龄女孩的普通小姑娘。

    馨宁眼睛一亮,掩映在长睫下闪了闪,笑道,“你既开了这个口,自当担一份责任,干脆由你向五殿下提议,那林潜岂敢不从,怎么也能从神武门中拎一个最齐整的。”

    这个提议还真不错,章蓉蓉确实挺感激汤媛的,如果动动嘴就能成全人家一份好姻缘,她何乐而不为,也算功德一件。

    哎哎,你们两个……有问过当事人的意见吗?汤媛无语了,宫里的人真是闲的蛋疼,怎么一个比一个爱做媒!

    不过这位章小姐看上去并无恶意,而她……想起昨晚贺缄的冲动,心底也是一片无望。

    罢了,由她们去吧,万一真蒙对了人,也算自己的一番造化;蒙不对,还有太嫔娘娘与贺缄在,旁人也做不了她的主。

    一个时辰眨眼就这么过去了,那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位世家小姐,很快与馨宁和章蓉蓉打成一片。大家难免好奇,多打量几眼这位救了章蓉蓉一命的宫婢,亦让身边人打赏,汤媛颇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由于此间小姐越来越多,某些圈中私话不方面当着外人的面聊,汤媛眼观六路,趁机找了个借口告退。

    殊不知有人盯上她了。

    确切的说自从她踏入玉泉山就被人盯上了。

    此刻盯她的人立在官房附近的园中,与另一名面目平庸令人难以生出印象的绿衣内侍说话。

    “你可看清了,她便是陆小六的干女儿?”

    小内侍答,“正是。”

    那人目色变黯,沉吟道,“如此,你去探探她的底,莫要留下痕迹,最好死的自然一些。”

    小内侍领命。

    汤媛用澡豆仔细洗了洗手,顺便点了点赏钱,足足八十两!

    结果还没来得及返回水云苑存放,就被一个绿衣小内侍拦住去路。

    小内侍一派傲然,“你可是三殿下身边的汤宫人?”

    汤媛点点头。

    “六殿下正四处找你呢,再不过去他可就要生气了!”

    真是不给人一点空闲的功夫。汤媛只好揣紧了荷包随那小内侍而去。

    小内侍也不多话,一路带着她往西走,忽然察觉身后没有脚步声,他才不解的回首。

    只见女孩子一脸紧张,“劳烦公公等我一下,我装银子的荷包落在官房了,里面足有八十两银子呢!”

    她急的跳脚,撒开脚丫子就跑。小内侍先是一愣,眼神立即变得锐利起来,却温和道,“汤宫人且慢,我陪你一道儿过去。”

    汤媛笑着点点头,忽闻前面隐隐传来脚步声,立时发足狂飙。

    贺纯明明在东面于皇上膝下承欢,即便此刻不在也应该是在南面的水云苑,缘何就去距离铜丝围场那么近的西面?除非他身边的人不想活了,而这小内侍本就面生,此刻又带她往人烟稀少的西面走……实在是形迹可疑!

    小内侍不料汤媛如此机警,当下也不废话,闪身几乎是一个瞬间就拦住她去路,鹰爪似的的右掌猛然捏住她脖子。

    也不知过去多久,头顶的树叶飒飒作响,汤媛才吃痛的睁开眼,这是哪儿呀?

    “这里是铜丝围场腹地,没有我你是走不出去的。”只见那名骗子小内侍阴沉沉的走过来。

    他不怀好意的笑道,“想必不用我介绍你也清楚这里有什么?运气好遇上头狼,死个痛快,那要是运气不好……遇上了巨熊,听说那玩意把人吃了一半的时候,人还能挣扎……”

    这,这就有点过分了吧!汤媛面色一白,可怜巴巴道,“公公饶命,小的一向奉公守法,不知何处得罪了您老人家,再说什么事不能商量,可把小的喂狼喂熊就有点那个了……”

    周围除了灌木就是大腿粗的乔木,地势还算平坦,有利于狂奔,但她手无寸铁,双手双脚亦被人绑的结结实实,且对方连块布都懒得蒙脸上,显然就没打算留活口。

    几乎是一瞬间,汤媛就得出了非常不利于自己的结论!

    可是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何时得罪了一个能动用内侍来灭口的仇家。

    反正不是馨宁,乡君品级不够,并无近身内侍,更何况这种卖命的高手。

    “明宗五年,你十二岁,由宝钞司陆小六领出浣衣局。”骗子内侍眯眸道,“说吧,当年他去浣衣局所为何事,又为何独独看中了你?”

    汤媛仿佛是被吓住了,用一种缓慢而又带着回忆的语气战战兢兢回答,讲了足足一盏茶功夫才说到她当年吃完午饭正打算刷马桶的时候来了一个年长的内侍。

    骗子内侍终于忍无可忍,吼道,“你他娘的给我说重点!”

    好好,说重点!她汗如雨下,双手别在身后拼命的磨着一石块尖端。

    一阵奇怪的异响似有若无的自灌木丛中传来。

    更有一股子动物身上的腥臊气直冲鼻腔。

    不,不会这么倒霉吧!

    骗子内侍神情剧变,拎起汤媛就往深处飞窜,身后阵阵地动山摇,仿佛巨兽踏破长空。

    “大哥,你可千万别撒手啊!”汤媛哀嚎道。

    她感觉自己被人在空中丢出一个弧度,然后直直坠落,落进了传说中的避险坑,漆黑一片,眼冒金星。

    亏得坑中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否则胳膊和腿非得断一根。

    那内侍也稳稳的一跃而入,巨熊扒着坑洞怒不可遏,洞内立时哗啦啦下起了泥土雨。

    呸呸呸,骗子内侍吐了吐嘴里的灰,扯过汤媛,不知从哪儿摸出块石头瞄准她脑袋,“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倘若有一句让我感觉是在拖延时间,我就……”

    你就怎样?

    我就……骗子内侍翻个白眼晕了过去,露出身后满脸灰尘的贺纶。

    汤媛瞠目结舌。

    贺纶掏出帕子缓缓擦脸。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32章 围场)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