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31章 夜谈

第31章 夜谈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缄有片刻的恍惚,因着贺纶对凤梨过敏,宫中确实严禁过一段时间此物,但是他喜欢,难免有些人要上赶着讨好,却并不知当时贺纶那场大病由此而来。

    那么被他恨一恨倒也说得通。

    但面对一个说半句话挖两个坑的人,你若真跟他字面上的意思较真,那之后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他不否认被贺纶激的想要挥一拳,但这是少年人才会做的事。愤怒过后,他反倒冷静下来,只因他太了解贺纶的性格。

    前世未能一箭射穿他胸口,是贺缄此生最后悔的事。

    不过此生他倒是赞同贺纶所说的“风水轮流转”!

    五年后,单看谁更狼狈!

    没有流放也没有辽东,就让他在京师被圈禁到死吧。

    贺缄平静的看了贺纶一会子,“从前是我对不住你,但这宫里,谁没有对不住别人的时候,五弟生来尊荣,想必对不住的人更多。至于心头好,你应该不缺钱吧?”

    贺纶哼笑一声,错开视线,转着那只水头碧翠的扳指,沉吟道,“给你这么一说,我是得反思一下,毕竟我就喜欢对不住人,”说完抬眸看向他,“但人不能对不住我。”

    贺缄不否认,若是换成前世十八岁的那个他,还真能被贺纶气个半死,也说不准会激起少年意气,与他乃至贺缨一较高下不可。

    可是这趟行程分明就是为贺缨入主东宫提前做的铺设,他挑这个时候意气用事,除了暴露野心,惹父皇厌弃,为甄阁老忌惮,什么也得不到,反而断了更长远的那条路。

    他想起前世也有趟玉泉山之行,不过那次身边没有媛媛,馨宁竟主动与他攀谈,那时他很开心,后来在偏殿等候时,馨宁便坐在贺纶现在的位置,因此当日贺纶并没有对他说这些话,倒是两日后嚣张的与他逐鹿,那时他才发现贺纶的箭术极高,又被他言语挑拨,多少泄露了底,导致贺缨非要与他比试,若非他揉碎自尊,含恨承认技不如人,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所以贺纶,这是早就想算计他了。

    这厢贺纶心底暗暗诧异,贺缄为何不动怒?可越是这样不显山露水,连点正常人的气性儿都没有的人才更可怕不是?更何况徐子厚一日不除,他便一日难以放心贺缄。

    毕竟从云端跌落泥泞的人一旦爬起,危险性远远大于贺缨那种看起来精明的蠢货。

    他乌黑的瞳仁缓缓转向右边,竟与馨宁的目光不期而遇,馨宁愣了下,对他抿唇一笑,转而错开。贺纶心底不屑,这也是个胃口大的主儿,没有乡君封号之前见天儿投靠母后,封号一下来,便想反悔,然而不管她如何后悔,既得了母后的好处,这贺缄,她是不嫁也得嫁。

    汤媛是头一回深入玉泉山内部,但主子不在身边,她也不敢乱逛,反倒与贺缄身边的白鹭吃瓜聊天。

    原以为贺缄身边都是些沉稳内敛的人,没想到这位白鹭不但话唠还八卦,不过他身为一个话唠加八卦还能活这么久,想来也是有一些过人之处。

    白鹭年纪不大,长得并不白,但也不算黑,大约是贺缄身边颜值最高的内侍,两人从大康的建国之初一直谈到了临山王徐士高后辈的诸多丰功伟绩,又聊了聊宝钞司的内侍会不会偷偷用后妃的草纸,但这个话题过于猥.琐,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白鹭。

    不过汤媛倒是顶好奇外面那些王公大臣,简直是百官大杂烩。然而整个大康金字塔靠前的人齐聚于此,恐怕不单单是狩猎这么简单吧?

    白鹭笑道,“没办法,甄阁老脸面大,门生故旧遍布朝野,”说完凑近她压低嗓音道,“简直一呼百应啊,章家比起来,底蕴什么的到底还是要差一点点。”

    这个话题就敏感了,但两人却是心照不宣。汤媛用更小的声音道,“可是章家有钱啊,不管怎样也是财大气粗,想必朝中势力也不输甄家吧……”

    “所以才掐了这么多年。如今皇后娘娘又怀有龙种,甄阁老怕是真有点儿坐不住,继后的子嗣也太旺盛了些。”

    子嗣旺盛说明继后是个有福之人,又蒙皇上盛宠,风头岂是命薄无福的元后所能比。虽然储君之位自古以来讲究立嫡立长,可真到了关键时刻,谁也不敢拿这个标准往死里说,单是太宗排行老二就能堵住不少人的嘴,所以章皇后一派向来主张立嫡立贤!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不管怎样都跟贺缄没半毛钱关系。汤媛的一颗心不禁沉入谷底。

    像贺维那种势单力薄的虽然活的窝囊了点,却也正因为他窝囊,没人将他放在眼里,将来不管是贺缨还是贺纶继承大统,大约都不会要他的命。但贺缄就不行,光是他外祖家姓徐,这辈子他就要被上位者忌惮!

    而被皇上忌惮的亲王有多惨,历史上的例子还少吗?

    汤媛的心情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这般沉重。

    其实她是不大想参与这种事的,但只要一想到徐太嫔对她的好,贺缄对她的好,就感觉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

    可她一个宫女能做什么呀?

    且说几位殿下足足等了两盏茶功夫,王耀中才走过来殷勤的请他们进去面圣。皇家父子之间的繁文缛节不提也罢,总之少了几分烟火气,请安完毕,众人方才陆陆续续重回水云苑。章蓉蓉则陪着馨宁与各家小姐联络,下榻芙蓉馆。

    水云苑分东西二殿,东殿不用说是贺缨与贺纶的,西殿则是贺缄与贺维这对难兄难弟。

    汤媛和白鹭都是那种赛着拍马屁的人,争先恐后抢上前迎接自家主子,白鹭腿长,先她一步,原本胜利在望,却在临近月洞门时与东殿那边的殷寻撞个正着,被殷寻一屁.股撅到边边儿,还是汤媛扶了他一把。

    殷寻弹了弹袍子上看不见的灰,阴阳怪气道,“怎么走路的,不知道看着点吗,也不知陈公公平日是怎么调.教你们的,切~”

    切什么切,还你一百个切!

    汤媛与白鹭心中虽然不忿,但架不住人家殷寻是贺纶身边得脸的笔墨内侍,于是两人一面笑着请殷寻先走,一面在心里骂他,呸!

    谁知在苑外站了半晌也不见贺缄身影,倒是贺缨洋洋得意的从二人身边经过,拿眼扫了扫汤媛,又扫扫白鹭,一脸的小人得志。

    还是贺维最善良,遣身边的内侍小声递了句话,“馨宁乡君有事找三殿下,正在前面说话,你们可能要再等一会儿。”

    汤媛脸上难掩失落。

    这可不行,馨宁乡君找贺缄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她得为贺缄高兴才是,对,特别特别的高兴!

    但有人不想让她高兴,似笑非笑的打她跟前经过。

    汤媛与白鹭连忙施礼道,“殿下万福。”

    贺纶撇了撇嘴,扬长而去,连一句免礼都懒得说。

    你妹的,德性!汤媛暗骂一句。

    不过她是个有原则的人,不能因为贺纶讨厌,就讨厌曾经帮助过她的小王子贺纯呀。

    酉时那会子她在亭子里陪贺纯玩五目碰,道具是一套极其奢侈的围棋,据说棋子是用玛瑙和琥珀锻造的云子,其中的黑子仰视若碧玉,俯视若点漆,白子则如婴儿的肌肤一般凝润,棋盘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果香楠木。金丝楠木已经很是奢侈,但天然散发果香花香的更是不多见。

    汤媛无比复杂的捏着每一颗棋子。

    这么小就用这么贵的东西真的好吗?

    后来她才发现自己想多了,对她而言这确实是难以企及的奢侈,可在贺纯眼里,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物件啊!

    她要是见到贺纶用什么下棋能直接晕过去。

    真真儿是人比人气死人!

    可能贺纯忽然之间跟一个宫婢走得近是件比较新鲜的事,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周围时不时的路过一两个宫人内侍。

    再然后贺纶终于出现,这到底是自己的亲弟弟,总是与贺缄的人走得近是几个意思?而贺缄此时亦坐在亭中,不时与下棋的两人言笑晏晏,令他心中很是不舒服。

    当着贺纯的面儿,贺纶笑吟吟的免了汤媛的礼,一派慈祥,更是与贺缄兄友弟恭,全然不见先前的硝烟。

    贺纶忽然看向汤媛,笑道,“是了,此前徐太嫔托高玲玉为你物色羽林卫的少年郎,你身为三殿下身边的得意人,这个忙我怎么也要帮上一二,明日围猎你大可以仔细瞧瞧,有瞧得上眼的只管过来与我说,这也是蓉蓉的意思,她很感激你。”

    “殿下太客气了,奴婢不敢高攀。”汤媛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福了福身。

    呵呵哒,他是不是做媒婆做上瘾了?

    她除非脑子有病才信他的邪!

    贺缄脸上依然没有愠色,反倒主动替汤媛感谢贺纶的一番好意。

    “五弟有心了,若真有良配,倒也是我这丫头的福气。”他温煦道。

    闻言,贺纶噎了噎,再看汤媛,也是一脸期待的望着他,想得倒美!

    他暗暗瞪了汤媛一眼。

    哎,干嘛瞪我啊!真是柿子捡软的捏。汤媛小声嘟囔。

    贺纶将脸上明显写着“我不想走”的贺纯领了回去,一路心火直窜,也不知是为汤媛那一脸期待的傻样还是为了不懂事的贺纯。

    不过是一句客套话,她还想当真,平时不照镜子吧,除非羽林卫瞎了眼!

    这日掌灯时分,贺缄遣人将汤媛喊进里间说话。

    因着徐太嫔有交代,不可以晚上与贺缄单独相处,这话汤媛原本没太当回事,因为她以为贺缄对她不感兴趣,直到那日,他,他亲了她,饶是再迟钝她也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她是女的,贺缄是男的。

    而一个男的想跟一个女的发生点啥,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不讨厌就好。

    想到此间,汤媛莫名恼怒,就算她再大度,也没可能做到请他老人家在自己身上练技术,因为练好技术的他最终还不是为了取悦馨宁!

    她一点儿也不想为别人训练老公!

    但气归气,人家到底是正经主子,宣她过去她临时装病也来不及啊!

    贺缄正坐在黑漆书案前看书,等了半天才见汤媛磨磨蹭蹭走进来,还刻意将锦帘挂在勾上,然后站在距离他十几步远的地方屈膝问安。

    把人防成这样……就有点过分了吧?贺缄看着她道,“过来坐,这里没外人,不必拘礼。”

    就是因为没外人我才“拘礼”啊!汤媛假意笑笑,慢腾腾的挪到离他最远的那张玫瑰椅侧身而坐。

    贺缄起身,她手一抖,下意识的也跟着站起来,却见他径直走至外间,关上门,上了栓,然后大步走入里间,在她目瞪口呆之下,笑了笑,然后挑下锦帘,整个屋子,因封闭顷刻间变得静谧而又怪异。

    连呼吸声都变得震耳欲聋!

    这,这是要干啥呀?汤媛打着哈哈,一面朝窗户走去,一面道,“这屋子还怪闷的,奴婢帮您打开窗透透气,咦,这栓子还挺结实,挑不开……”

    谁知她越紧张就越挑不开,直到贺缄走了过来,自身后伸出一只手,帮她压了压那撬开一半的木栓,道,“先关着吧,找你来说想说点重要的事。”

    啊,原来是这样啊!她紧张的差一点同手同脚,先是想从右边离开,却撞进贺缄怀里,又改向左,结果左边是案几。

    我就这么可怕吗?贺缄多少有点伤自尊,便不再逗她,退开几步,放她回原来那位置坐定。

    汤媛两靥绯红,讪讪而笑,“不知殿下召奴婢过来有何吩咐?”

    “我今天见过馨宁。”贺缄直奔主题。

    见就见呗,关我毛事!不过他警告过她不准再提他爱慕馨宁那档子事,汤媛只嗯了一声,不敢随意接话。

    “我想,你应该早就猜出那日花鸟苑蓉蓉坠湖之后是她有意疏忽你。”贺缄满脸失望。

    前世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偏心才导致馨宁越来越讨厌媛媛,内心不免背负着莫名的愧疚,然而此生他并未对不起馨宁,媛媛更没有碍着她什么,她为何要这样?

    可是馨宁矢口否认,不过有些东西真相就在那里,承不承认都一样。

    汤媛愣了下,没想到贺缄竟为自己质问馨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其实她也纳闷明明是那么漂亮又端庄的女孩子为何突然这样对她?

    内心也不是全然没有一点头绪,只是那头绪太飘渺,真要拿来详说又有点儿不知从何说起……馨宁,似乎是在吃醋?

    倘若是真的,那贺缄还不得笑死,而她,妥妥冤大头!

    贺缄默然片刻,继续道,“我知道有些话现在与你说,你可能一时摸不着头脑,媛媛,我跟馨宁是不可能了,我不会娶她,”这么解释她可能还是不懂,贺缄干脆直言道,“我不喜欢她,现在明白了吗?”

    啊?汤媛完全愣住了。

    贺缄望着她的眼睛,徐徐道,“你知道的,我并不看重女色,即便是长辈所赐,能拒绝的定然也会推掉……”

    汤媛险些忘了呼吸,心跳如雷,怔怔而又茫然的陷入他深邃的眼眸。

    他为何要对她说这些?

    为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她几欲颤抖。

    “将来我可能会求娶沈侍郎家的二小姐,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汤媛狂热怦然的心跳顷刻坠入冰湖。

    目光越发困惑的望着他。

    “媛媛,沈二小姐是个很不错的人,对我亦无男女之情,她幼年中毒伤了身子导致不能生育,因此像你一样的喜欢孩子,将来咱们的孩子挂在她名下,与嫡出无异,我努力的一切都是你的,也只疼你好不好?你或许一时很难理解,但再给我一点时间,日后我一定慢慢与你解释……”

    贺缄越说越快,疾步上前抓住撩起帘子就要往外面走的汤媛。

    你说你喜欢馨宁乡君,好吧,你就喜欢呗。

    今天你又告诉我你不喜欢她,好吧,那你就不喜欢啊!

    可是你又要娶沈二小姐!

    那你就娶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关我什么事!”汤媛使劲抹了把泪,哭道,“为了沈二小姐的名声,您把奴婢唤来关起门说话,奴婢很是理解,但是下面的话儿奴婢不想再听,也做不了您的主,您有太嫔娘娘,再不济还有皇上,真犯不着跟一个奴婢说!”

    可是越挣贺缄抱的越紧,她啜泣着胡乱拍他。

    “那你想要怎样?”他蹙紧眉宇,哑声问,“媛媛,你告诉我,你想要怎样?我不相信你一点儿也不喜欢我,否则你不会哭!”

    你欺人太甚,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殿下,您太让我失望了,您凭什么抱我?”她攥住拳头砸他,每一下都用了力气,却如棉花棒子敲在石头上,他是岿然不动,她却是疼的手腕子发麻!

    “你等着,我要告诉太嫔娘娘你欺负我!”她伏在他怀里呜呜哭泣,脑袋被他按住无法动弹。

    “你且告去吧,反正我是不会将你许给羽林卫。”他一时不忿,也撂句狠话,斩钉截铁。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31章 夜谈)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