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29章 多嘴

第29章 多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媛人是趴在一张矮榻上的,上身只穿了件粉色的兜儿,细细的紫色丝带在纤长白皙的香颈上打了个漂亮的结,腰间的结就更不用说了,那样粉嫩的紫与她象牙白的小腰儿简直能要人命。

    她被巨大的踹门声惊的浑身一震,也下意识的想要拿什么盖在身上,茫然四顾间只找到了一只帕子,至于几步开外高挂屏风上的衣衫,她实在没勇气下去拿。

    三秒后,大家此起彼伏尖叫出声,汤媛扭着身子怔怔瞪着贺纶,贺纶也在瞪着她。

    她嘤了声,将帕子盖在脸上晕倒。

    帕子再小也是布,至少还能挡住脸。

    按说这边动静这么大,少不得要引起当值的内侍注意,奇怪的却是偌大的一方院子竟比没出事之前更安静了。

    开玩笑,这可是皇宫,又不是三姑六婆住的街坊,动静越大你就越得装聋,然后找点事放在手头上做,那种伸着脖子非要一探究竟的基本活不了太久。更何况传来动静的那边还有两位皇子,大家躲都来不及,谁上赶着送死?

    贺纶略有些狼狈的从屋中走出,眼晕,心嘭嘭嘭乱跳,更有一种难以启齿的火气在丹田流转。

    他毕竟是正常男人,正常男人看见这个肯定会有感觉,没有才不正常。

    所以努力的想一下汤媛的脸,或者她吃东西的样子,感觉定然就会消失,贺纶闭着眼开始想象,不行,太丢脸了,今晚他得找个女人,正胡思乱想之际,听得身后传来贺缄的声音,他方才勉强拉回心神。

    贺缄这个人能忍,但某些方面又比贺维尖锐,是以只要他不碍事,贺纶与贺缨一般不怎么刁难他,当然,如果想刁难,他也无可奈何。

    如今他唯一的依仗不过是徐太嫔以及先祖的余威。

    贺纶压根就不怕他,但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他偏头看向贺缄,慢条斯理道,“对不住了三哥,您没吓着吧?”

    贺缄唇角抿的很紧,显然在掩饰情绪。不过这位三哥当真是俊美,难怪汤媛一见到他就发花痴。

    贺缄亦同样在打量贺纶,那些因为痛苦而有意无意忽略的前世碎影悄然自脑海盘旋而过。

    即便很多事变得与前世不一样,但贺纶与媛媛的发展方向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前世贺纶倒没有撞见媛媛衣衫不整,而是媛媛撞见他,两人闹的不可开交,后来,贺纶戏弄她,把她拐出宫,差点在京兆尹门前打起来,最后又连抱带拖硬是将她塞进马车才不了了之,但不知怎地又和好了,还在长乐街盘下一家铺子,从那以后两人就时不时凑一块玩儿,不过隔三差五还是要闹一回。他明知媛媛对贺纶没有那种意思,可就是不舒服,便越发的对馨宁好。往事不提也罢,现在他就觉得自己的底线一再的被贺纶践踏。

    他问,“五弟,她虽不算你嫂嫂,但却是我的女人,你这样可考虑过她的感受?莫说我不是那种荒唐之人,即便是,我要自己的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过来点化教条?就算是拿去母后跟前,也说不过去吧?”

    难得贺纶也有理亏的时候。

    管闲事管到兄长房里,放在任何地方确实都说不过去。

    可他就是恶心啊,乍一听得那种话,脑中立时闪现各种画面,人也就不听使唤了。

    然而汤媛并不属于贺缄!贺纶笑了笑,微抬下颌,字正腔圆道,“在兄长面前失态是我不该,可要说到女人……”眼底溢满狡黠之色,“我怎么听徐太嫔在皇祖母跟前不是这么说的。”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那日贺纶陪贺纯在太后暖阁的里间练字,恰逢徐太嫔过来摸牌,当时徐太嫔一点也没有避开旁人耳目的意思,大大方方的对太后谈及汤媛。

    原来贺缄对汤媛特别仅仅是念在徐太嫔的面上,徐太嫔亦是一个劲夸贺缄心慈,让媛媛升了正六品掌寝,从此就能多攒些体己,将来以正六品的身份怎么也能找个羽林卫的少年郎。

    掌寝,虽然有为皇子提供服务的义务,但也有和皇子主仆情深,最终由皇子做主指婚羽林卫的例子。说白了就像大户人家的一等丫鬟,主子喜欢,自己留着,反之,到了年龄,总要婚配。

    徐太嫔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汤媛是她的人,她要留着这丫头正正经经嫁出去,并非是要攀龙附凤。还打趣皇后身边的女官高玲玉,说是有合适的人选不妨给她介绍个,一旦成了少不得她这个媒人大红包。

    也正是这席话令准备来找茬的皇后打消了念头。

    倘若真如徐太嫔所言,赶着这两年就要将汤媛嫁出去,那她作为一个忙碌的贵人,何必再盯着个宫婢,当真不够费事的,这一节暂且就这么揭过去了,却深深的入了贺纶的耳。

    却说贺缄乍闻这番说辞,脑中不啻于爆开了一串鞭炮,嗡嗡嗡作响。

    他是真没想到徐太嫔防备他已然防备至这种程度!

    贺缄在徐太嫔眼里终究还算个小孩子,小孩在打什么花花算盘,大人岂会不知?可明知如此,她也只能答应贺缄的提议,免得那些个人总是用媛媛做筏子,而且一旦成了贺缄的掌寝,还有个好处,汤媛的去留皆由贺缄说了算。

    既然他能做主,那么她要他把媛媛嫁出去,就不信他还敢强拦!

    贺纶哈哈大笑,“人徐太嫔把养了多年的丫头托付于你,是盼着你给她寻一门好亲事,怎地到了你这里是要自己先上过再……”他心中很是不舒服,少不得说一句违心话刺激刺激贺缄,“那还不如来求我呢,我跟林潜也算有几分交情,改日请他帮你打听一下哪里有适龄的——羽!林!卫!”

    林潜乃羽林卫大统领,汤媛哪有那么大的脸请得动他,贺纶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看看贺缄的反应。

    然而贺缄看上去没甚反应,反倒是自己心情极为烦躁。他哼了声,甩袖若无其事的离去。

    汤媛若是得知贺纶又要给她做媒,绝对能将章蓉蓉再重新按进水里,不过现在她不知,还发着高烧,加诸又羞又气,什么力气都没有。

    那日贺缄一直在矮榻边的方凳上陪她,其主要目的可能是监视她喝药。

    讲真,汤媛打小身体就倍儿棒,即使有个头疼脑热也很快就挺过去,根本就用不着吃药,最严重的一次感冒靠喝白开水挨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活蹦乱跳。所以发烧这点小事对她而言也不过是睡一觉的功夫。

    当然,也不能小看发烧,她尽量多喝水,还在额头搭了块冷帕子。

    可不管如何,在贺缄的虎视眈眈下,她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好苦!

    费了好大的劲,她才抻着脖子将最后一口咽了下去,只求贺缄快些离开,以便她好好吐一吐!

    贺缄笑了笑,“张嘴!”

    在她粉嘟嘟的小嘴巴里塞了一块陈皮。

    不是宫里那种精致的陈皮糖,只是又糙又耐嚼吧的咸陈皮,甫一入口,那些被苦味麻痹的味蕾仿佛瞬间恢复活力,汤媛睁大眼,“殿下,您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

    正常人都爱在喝完苦药后吃点蜜饯什么的去去味儿,偏她奇葩,就爱嚼一片咸陈皮。又因她甚少吃药,是以这个小小的特殊癖好好像没人知道哎!

    他当然知道,前世她一生病就喜欢窝在他怀里,喝完了嚼一块咸陈皮,病婆婆就给嚼没了!后来只要有一点儿头疼脑热的,她便哼哼唧唧,非要他抱抱才行,他便不再喂她喝那苦涩的汤汁,亲自伺候她一场,弄的她出一身汗,什么毛病都没了!

    那是他与她在王府生活的第一年,就像普通人家的夫妻一样。

    贺缄笑道,“猜的。”说完,倾身抱了抱她,她本就虚弱,哪有力气挣扎,只能气鼓鼓的警告他放开!

    “媛媛!”贺缄轻声呢喃她的名字,“幸亏回话的小内侍认得你,不然我又上哪儿知道救人的宫婢是你,倘若我没及时赶来,你该怎么办?你怎么这么傻呀,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做危险的事?”

    他微哑的语声里含着一丝疲惫。

    汤媛眨了眨眼,鼻腔微酸,是呀,倘他没及时赶来,谁会这么在乎她的健康与否,更别提喂她吃咸陈皮。

    可是她注定得不到,就像小时候无论如何哀求,妈妈也不愿为她买那只心仪了一年的布娃娃。

    那会子她就哭,直到长大才发现,心仪的东西有好多,并不会因为你想得到就属于你。

    “殿下,您先回去吧,奴婢困得实在熬不住了……”汤媛打个哈欠,推开贺缄裹着被子翻身闭目。

    上下眼皮一合,她还真就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的连自己何时被人送回寿安宫都不知,好像又开始做梦了。

    贺缄与她不停争辩,说不过便要“动嘴”,也不知她哪来的胆子,竟拍了他一嘴巴,嗯,这下够诛九族的,好在是梦,不过就算不是,她也没啥九族给他诛。

    高高在上的皇子,挨了宫婢一嘴巴,效果不亚于核.武.器爆炸!

    也就贺缄这样的好性子才没跟她拼命,但他已然气的浑身发抖,又羞又恼!

    他被她气走了,独留她坐在石阶上黯然神伤。

    这种时候应该想静静才对,偏有人不让她安静,一个看不大清脸的绿衣小内侍架着贺纶不知打哪儿冒了出来,伺候他坐在附近的美人靠上。

    我还在失恋疗伤呢,你们能不能滚啊!她拦住小内侍,问他冯鑫呢,怎么将五殿下放在这里,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小内侍力气特别大,推开她就跑,她当下没站稳,一趔趄坐贺纶怀里了,想来分量不轻,坐的他哼了声。

    “哎哎,你又发什么神经!”梦里的她似乎一点也不怕贺纶,还以为贺纶又在戏弄她,但男女授受不亲,即使开玩笑也不该有所接触,她去掰贺纶的手,却被他提着腿按在了美人靠上。

    汤媛惨叫一声,自噩梦中挣脱,额角汗如雨落。

    泪珠竟顺着眼角一顺而下。

    翌日,景仁宫那边送来了不少赏赐,珠花头面一应俱全,还有一百两白银,汤媛成了当之无愧的小富婆。章蓉蓉更是遣人送了她一套鎏金南珠头面,那南珠的个头快赶上小指头了,连徐太嫔都夸好!

    发大财就要有大气量,她豪爽的拿出二十两分给平时要好的宫人内侍,大家非但没眼红嫉妒,反倒更与她亲近了。

    但她身体抱恙,谢绝了大家为她置办的一桌庆贺席面,躺在寿安宫足足养了两日方才好转,每晚都抱着徐太嫔赏的那只桃木梳,她不想再做奇怪的梦,也永远不会让自己像梦中那么悲惨!

    这里得再说一下贺纯,没想到汤姑姑的身体那么棒,蓉蓉表姐还在家里病着呢,她三天就恢复过来,还送还了他心爱的金绒毯,洗的特干净。

    林氏笑着亲手接过绒毯,转而交给小宫人,并递了个眼色,小宫人暗暗点头,这毯子被外人碰过,得由太医检查一番才能让六殿下用。

    这种小心思瞒不过汤媛,也不认为这么做有何不对,换成她也会如此,绝对要从里到外消毒并经过太医认证。

    所以当时她便径直将毯子递给林氏,而不是张开两只小手想要的贺纯。

    因着明日天不亮就要启程前往玉泉山,此番汤媛没能留下来陪贺纯玩儿,贺纯好生失落,晚膳时只吃了小半碗蛋羹和一小片栗子面馒头。

    因着要在玉泉山过五日,贺纶当晚即留在景仁宫用膳,陪母后聊天。和熙倒是一如既往的乖巧文静,因为身体缘故无法与哥哥们一同前往玉泉山,少不得要失落,直到贺纶承诺捉一对大尾巴小松鼠送给她玩儿,她才破涕为笑。

    贺纯倒是有机会跟哥哥们一同去,但他已到了开蒙的年纪,这段时间一直由贺纶指导他习字。

    但贺纯明显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什么,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悄声问贺纶,“五哥,我好想让汤宫人快些与三哥生娃娃呢!”

    贺纶翻书的手顿了顿,给了他一记爆栗,“闭嘴!练你的字去吧!”

    贺纯吃痛的捂着脑门,又道,“你说的法子根本不管用!我跟汤宫人说了,只要有宝石翡翠,女孩们都会百依百顺,这不是你说的吗?可汤宫人只是撇了撇嘴!”

    你这个白痴!贺纶差点跳起来,“你跟她玩,好端端的扯上我干嘛?为何还告诉她我讲过那种话?!被你这么一讲,女孩子为了面子能答应也不会答应你的!”

    “为什么不能讲?难道你敢说不敢当?”贺纯据理力争。

    “这不用你管,我只警告你,往后你再是乱学话,看我怎么教训你!”

    贺纯“哇”的一声哭了,五哥打他!

    新鲜的是这回不等贺纶喊人将他抱走,他就自行捂住嘴,停止哭泣。

    虽然姑姑说天潢贵胄想怎样都行,可他还是有点怕怕的,怕变成女人!

    贺纯眨了眨困惑的泪眼,问贺纶,“五哥,男孩子好哭会变成女人吗?一开始汤宫人说会,后来我说你小时候也好哭,但还有xx(此处和谐),汤宫人就吓得跪地说我们怎样都好,随意哭不打紧。她是不是骗我的?”

    为什么又扯上我啊!

    贺纶气得险些晕过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29章 多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