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28章 想歪

第28章 想歪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且说景仁宫的暖轿早已备在花鸟苑值房门口半晌,此时的章蓉蓉将将沐浴完毕正在烘头发。她原就惊了寒,不把湿气烘干,抬轿的嬷嬷也不敢擅自接她回去。

    暂时由彩锦步障围成的隔间内,馨宁两颗宛如黑晶白水银的妙目已是泛红,她接过婢女手中的熏炉,亲自为面色尚且苍白的好朋友整理。

    屋内的侍婢见乡君与章小姐坐到了一块,必然是有体己话要说,便自发的福了福身,悄然退下。

    章蓉蓉不止美貌绝伦,一把黑缎子似的的头发更是浓密柔滑,无论挽成何种发髻都自然蓬松,倍添娇媚。馨宁缓缓理着,章蓉蓉却是不忍心,转过头看她,“馨宁,你无须自责的,你又不是故意摔倒,是我不听劝非要过去扶你这才失足跌落而下,你别怕,我不告诉姑母和母亲。”

    女孩子笑眯眯的拉着馨宁的手,眨了眨眼,小声道,“也不告诉五哥哥!”

    失足落湖确实吓坏了章蓉蓉,若说她心里一点芥蒂没有是不可能的,但当时确实是她自己不听劝,抢着上前两步,脚下失了平衡导致,而馨宁素来对她不错,最重要的是在宫里有馨宁这么一个朋友,明年花朝节后她才有足够的理由时常出入宫中,甚至留宿,如此一来不就又可以经常与五哥哥见面!

    闻言,馨宁眼中又泛起水光,这般楚楚之姿,饶是同为姑娘的章蓉蓉也愣了下,只听她道,“蓉蓉,你不说我也是要去太后娘娘跟前请罪的,即便她老人家不罚我,我这心里也难过,反正你若有个好歹,我即刻就跳下去一了百了,以后你可莫要再吓我了!”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章蓉蓉抿唇而笑。

    “受了这遭罪,你还愿不愿陪我去玉泉山?”馨宁踌躇的问道。

    “那是自然,我还怕馨宁你不敢再邀我同去呢。”

    两个小姑娘相视一笑,拉在一起的手儿晃了晃。

    章蓉蓉似又想起了什么,忙道,“馨宁,救我的那个宫婢怎么样了?”

    “自是少不了她好处的,你呀,先管好自己身子吧。”馨宁戳了她额头一记,唤人进来继续伺候,还贴心的为她掖了掖围在腰间的被角,“我去看看药煎的如何。”

    去吧。章蓉蓉脸蛋儿逐渐恢复红润,舒舒服服的窝在大引枕里,任由婢女摆弄自己满头青丝。

    离开值房,走至四下无人处,喜鹊才微微撇了撇嘴,小声道,“乡君,按理说您是君,她是臣,何来您伏低做小的道理,她不过是仗着有个皇后姑母罢了。”

    馨宁抬手按了按鬓角,“没听她说‘你别怕,我不告诉姑母和母亲,也不告诉五哥哥’吗?好姐妹提醒我她送了我多么大的一个人情,我怎能不感恩戴德……”

    到底是选来做五王妃的,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傻。

    只是好端端的一场戏中途就被打断,委实扫兴!馨宁美眸微眯,上回就穿了相近颜色的衣裙害她在章蓉蓉面前没脸,这回又跳进水里逞能,汤宫人真是令人想不注意都难。

    正是说曹操曹操到,但见一行人疾步走来,为首的自是贺缄与贺纶,还有个坐在内侍怀中的贺纯,其他内侍不提也罢,只陈三有身上趴着的那位不正是令馨宁乡君记在心里的汤媛么!

    花鸟苑的内侍也是人精,只看一眼那个*的宫婢便猜出大概,又见那宫婢是由三殿下的近身大内侍亲自背过来,立时迎上去问安的问安,布置的布置,不消片刻,汤媛就得到了一间与章蓉蓉差不多的房间,温暖又干燥。

    更有两名二等宫女亲自入内服侍她泡热汤更衣。

    效率快的惊人,所以这并不是一件难办的事,关键是看有没有人去办。

    但下人也有下人的难处,并非他们天生冷血,置汤媛于不顾,而是当时那种境况,即使章小姐身边不缺帮手,也没人敢走开,除非上头亲自下令,不然没出事最好,一旦有事,定要拿过来头一个开刀。

    汤媛对这里面的法则烂熟于心,是以不管人情冷暖,面对何种困境,她都有种超乎寻常的冷静。

    下人们按主子的心意办好差事,规规矩矩的立在一旁,偷眼打量始终一言不发的三殿下,他们就更不敢吭声。

    贺缄知道他们在怕什么,但拿他们开刀最多解解气,不过是一群奉命行事的奴才,各扫门前雪罢了。满宫上下都是这种人,为此置气纯粹是自己找不痛快。真正令他心寒的是当时在现场的馨宁,她为不闻不问?

    而这边馨宁尚且处于震惊中,贺纶与贺缄怎么一块来了?

    贺纯的绒毯为何在汤媛身上?

    他们……他们兄弟仨怎么跟一个宫婢搅和在一起?或者是一个宫婢的命怎么这么好,竟同时遇上三位殿下!怪不得花鸟苑的一群孙子跟上了发条似的勤快。

    她见贺缄眉间微蹙,过了一会子竟亲自迈入屋内,着急成这般,难不成要亲自照料那宫婢更衣不成?馨宁略有不快,但见此刻贺纶独自伫立院中一株海棠下,饶是再倨傲的人,有了花影相伴,都变得仿佛没那么锐利。她鼓起勇气,走了过去。“殿下,方才那不是汤宫人么,幸而医女还未离开,”说着,转首吩咐身边人,“快去请张医女过来,再赐汤宫人一粒暖香丸,可别落下什么病根。”

    宫婢应诺告退。

    馨宁方才看向贺纶。

    贺纶立时收回心神,扬眉道,“蓉蓉怎么样了?”

    原来在想章蓉蓉。馨宁胸.口酸涩,面上含笑,“殿下若是想念,不妨自己进去一探究竟,就像三殿下那样。”

    到现在还没从汤媛屋里出来。

    贺纶嗯了声,“好大的酸味,比酒醋面局的醋缸还酸。”

    一席话讽的馨宁面如白霜,眼圈泛红。

    他这是讥讽她三心二意,还是瞧不上她的感情?

    他可能一生都没在乎过谁才能这样无情的嘲讽别人!

    馨宁兀自逼退泪意,压低声音道,“是,我是在吃醋呢,像个醋缸似的被殿下笑话,可你一定猜不出我在吃谁的醋。”

    然而他根本就不屑去猜。

    这处值房亦不适合说私话,馨宁很快就调整好状态,含泪掉头离去,连礼都没施,贺纶嗤笑一声。

    冯鑫转了转眼珠,陪笑道,“也有些时候了,想必表小姐已经收拾妥当,殿下是不是该去……呃,奴才觉得不如先回南三所吧,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万一表小姐害羞也是不美,反正后日还要去玉泉山,奴才得盯着那帮小孙子,看他们打包收拾的如何。”

    贺纶点点头。

    猜中了主子的心意,冯鑫暗暗捏把汗,笑逐颜开伺候着贺纶打道回府。

    再一看贺纯,竟安静的趴在内侍怀中,睡着了,若是有金绒毯在身边,他也许睡的更早。

    值房毕竟是值房,不是用来正经住人的,筑造固然结实,却不隔音。里面人说话,哪怕压低了嗓音,外面人也能听出动静,更别提忽然传出一声女孩子的惊呼,“殿下,不行,不能这样!”

    “小点声,你是要外面的人都听见么?在这里和去南三所有甚分别,反正都会痛。”继而响起贺缄刻意压低的声音,又带着些许宠溺,“要不你趴着吧,这样比较方便,忍一下很快就过去……”

    不,不行……

    汤媛极力反抗!

    窗外冯鑫臊的老脸通红,里面这是在干啥呢?一抬头,自家主子不见了,他倒吸口冷气,转回身四顾,却见贺纶气势汹汹,一脚踹开值房那不堪一击的木门,屋内顿时传出许多女孩此起彼伏的尖叫。

    紧接着响起贺缄怒不可遏的声音,“五弟,你这是何意?”

    还能是何意?

    你们大白天的宣.淫恶不恶心!

    贺纶怒容满面,他还没正式玩过女人,但不代表不知道如何玩,只听那几句话便已是替这对狗男女汗颜!

    可是当他真正看清了屋中情形,后背霎时僵住。

    屋子里并非只有贺缄与汤媛,还有两名宫婢。

    贺缄面朝墙坐在屏风右侧,左侧躺着衣衫不整的汤媛。

    两名暂时吓懵了的宫婢分别跪坐她两侧,她们只是想帮汤宫人拔拔火罐去寒毒,可汤宫人怕痛,三殿下不过是安慰了她两句,谁也没想到五殿下会在这个时候冲进来……

    她们不知做错了什么,哆哆嗦嗦望着贺纶,大脑一片空白。

    贺纶的眼中,却只有那一大片凝脂般的玉背,像是一把白玉琵琶。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正文 第28章 想歪)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