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25章 深湖

第25章 深湖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纯觉得眼面前这位宫人委实有趣,越看越像他从前捡到的一只猫头鹰,骨碌碌的大眼睛,微微歪着脑袋,把他当小孩一样的吓唬,尽管他确实是小孩。

    而且她还掌握着一个关于他的“不堪”的秘密,这才是贺纯极想把汤媛拢在身边儿的缘故。也暗搓搓的想过她要是敢把他尿裤子的事儿传出去,他就让她进浣衣局。

    不过贺纯倒也听进了汤媛的科普,意识到随便让姑娘家做乳母的严重性。

    那他之前为何不懂?因为这种话他只对汤媛说过。

    而听到他这么说的哥哥又没有及时科普,身边的内侍则不知该如何讲明,导致他误会汤媛至今。

    结束了长篇大论,汤媛问,“现在殿下明白了吧?”

    贺纯点点头。

    “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对姑姑说话了。”

    贺纯哦了一声,“那你快些与三哥生孩子吧,生完不就能做我乳母。”

    得,当她前面白说!

    汤媛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揪他耳朵。

    “殿下,您让人家生小孩跟让人家做乳母一样过分,不能对姑娘家讲这样的话。”

    贺纯彻底服了,翻着白眼道,“你们姑娘可真麻烦,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讲,还喜欢上吊,好无聊!”

    是呀是呀,姑娘好无聊,你长大可千万别喜欢姑娘,现在也别跟我玩!汤媛撇撇嘴。

    不跟她玩,怎么可能!

    整个上午,汤媛都被栓的死死的,连个兀自舔舐伤口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做点失恋的人该做的事。

    陪小孩真是个体力活,你得能说能跳还能唱,今天她可算明白为啥皇子和公主的近身仆从待遇那么高,一般人还真干不了!

    一开始玩弹弓,弹弹珠什么的,大家还能友好的相处,贺纯也颇有种棋逢对手的喜悦,两人在绿心湖附近的船厅玩的脑袋都快顶到一处,周围内侍神色高妙。

    话说贺纯的玩具也忒奢侈了点,说好的弹珠呢,这些玛瑙、猫眼儿还有南珠是几个意思,她拿在手里都不想放下。

    贺纯任由内侍喂了一口牛乳,转而看向汤媛,笑道,“五哥说的没错,如果女孩儿不听话,拿这些东西出来,她们自会百依百顺。姑姑,你也是这样的吗?”

    你那缺德哥哥说的话也能信?汤媛依依不舍松开手,任由漂亮的南珠和猫眼儿自手心滑落。

    女孩子就是天生爱漂亮,喜欢美丽的东西有错吗?

    贺纶凭什么认为这些东西就能让女孩子百依百顺?

    如果有那也是他活该,活该他遇到的都是图他钱的人!

    不过这个小崽子会学话儿,汤媛除非傻了才在他跟前说贺纶的坏话。

    她笑眯眯道,“殿下且安心的吃牛乳吧,吃完了姑姑给您讲故事。”

    其实不管汤宫人贪不贪财,贺纯都还蛮喜欢她的。

    因为她好生奇葩。她说有一种狼,叫狼奶奶,特爱吃小孩,这个姑且没问题,最傻的是她居然说狼奶奶挨不住猎人的打又把吃进肚里的小孩吐出来,哎妈呀,笑死个人了,她怎么不说拉出来?

    进肚子的东西怎么可能还活着?拜托有点常识啊。贺纯当笑话听的。

    他单手拄着下巴,奶声奶气道,“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呀?汤媛冥思苦想,格林童话和安徒生童话统共就这么几个吓人的,剩下的还有些啥,灰姑娘,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肯定不行,万一被有心人曲解,用“继后”两个字做文章,章皇后会如何想?不死也得给她脱层皮。那就灰姑娘吧,她稍稍做了点改动,将继母改为姑母。

    结果只说一半就被贺纯打断,他眨了眨纯真的眼眸,问,“王子是白痴吗?穷人家的姑娘怎么可能比各国公主出色?单是气质与涵养就不可能。”

    气得汤媛当时就想掀桌子,还能不能好好讲话了?穷人家姑娘咋了?我们小女生就爱听这种,就爱听就爱听,你管得着吗?给他这么一扫兴,谁还想讲故事!

    两人便掀纸牌儿,贺纯回回输,脸色渐渐有些挂不住,汤媛斟酌了下,便存心放了次水。

    总算扳回一局的贺纯,怔了怔,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故意让我!士可杀不可辱。”

    一席话臊的汤媛老脸通红。

    士可杀不可辱,对于真正的男子汉,即便技不如人也不需要怜悯。

    若说此前汤媛多多少少还存着排斥之心,甚至拿他当小孩忽悠,那么此刻,她倒真有点儿喜欢他了,确切的说喜欢他的傲骨。

    “殿下教训的是,奴婢此举委实小瞧了您,以后不敢了。”汤媛屈膝施礼。

    贺纯点了点头,但还是越哭越伤心。

    汤媛急了,“殿下乖,奴婢真的真的全力以赴,绝不会再故意放水,不信我给您发誓。”

    贺纯哽咽了两声,“我哭不是因为那个。”

    那是因为啥?

    “总是输,感觉好丢人!”

    呃,汤媛挠了挠脸。

    虽说男孩子有上进心是好事。不过一直用眼泪宣泄委屈是不是太娘了点?

    “殿下,不知博学的您听没听过庄河湾的故事?”她问。

    贺纯安静了下来,摇头。

    不哭不闹也不凶的小包子真是又软又香,汤媛克制了下咬他一口的冲动,镇定道,“姑姑老家便是庄河湾,我们那儿的男孩子都不哭。”

    “为什么?”

    “会变成女人。”汤媛压低了声音。

    怪不得六妹总是问你为何这么好哭,是女孩吗?贺纯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摸摸自己的那啥,太好了,还在。

    “你哭一次两次当然看不出,可哭的多了,经年累月,那就危险咯,你会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的想往脑袋上别绢花,穿花裙子,总之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汤媛可劲瞎编。

    内侍的脸已经隐隐发绿,然而只要他一张嘴,殿下就会说闭嘴,真真气死个人!

    贺纯哽咽了一声,似是想起什么,忽然道,“你骗人!五哥小时候也好哭,为什么他还有xx(此处和谐)?”

    众人闻言无不变色,包括汤媛在内齐刷刷往地上一跪,捂着耳朵高呼,“殿下饶命,奴婢(奴才)不敢听此有辱五殿下风仪之言。”

    可以想见,贺纶若听见了这话能把他们挨个灭口。

    汤媛欲哭无泪,唯有拼命圆这个谎,好哭的男孩会变成女人只是个传说,也仅适用于老百姓,您跟您哥是天潢贵胄,爱怎么哭就怎么哭,担保变不成女人!

    她再也不会觉得贺纯可爱了。

    却说绿心湖的另一边,与汤媛此刻所在的船厅仅隔了几座假山的地方,有三位贵人不紧不慢走来。

    这三位贵人分别是大皇子贺缨,章皇后的侄女儿章蓉蓉以及馨宁乡君姜尧。

    走在前面的宫人已经将水榭收拾妥当,铺了锦垫,奉上茶水果点。

    待贵人落座,两名花鸟苑当值的内侍才笑眯眯上前问安,他们每人怀里抱着一只波斯猫儿,皆是雪白的长毛,一只头上有黄点,另一只头上有灰点,俱是玲珑可爱,十分讨喜。

    黄点那只是章蓉蓉的,她喜不自禁捧入怀中,又瞅瞅那只灰点的,笑道,“馨宁,你不是不喜欢猫么,此番怎么又想养一只了?”

    馨宁垂眸一笑,轻柔的梳理着灰点毛发,“我一直都喜欢猫儿的,此前不敢养是怕掉毛烦扰太后,可昨日她老人家见了唐宇画师的戏猫图喜爱的不得了,得了她老人家首肯,我这才下定决心抱养一只。”说完又看向花鸟苑的内侍,正色道,“慈宁宫是什么地方,你们心里应是清楚的,倘若再给我一只发狂伤人的,太后娘娘可就真要生气了。”

    上次渺渺抓伤汤宫人那件事已经令太后不满,花鸟苑的人怎敢懈怠,听闻馨宁乡君的话,皆跪地叩首,保证这猫儿是千挑万选,再温和不过。

    其实他们不说,也能看出这两只猫儿有多温顺,被陌生人抱进怀中又摸又捏的,除了喵喵两声,竟还歪着脑袋撒娇,惹的人心都要融化了。

    馨宁这才满意的露出笑容。

    贺缨的近身内侍刘克居适时地走出来,打赏那两个内侍一人一只荷包,沉甸甸的。

    两个内侍欣喜若狂,连忙叩首谢恩,此处不再详述。

    然而章蓉蓉并未将贺缨放在眼里,怀中这只猫儿也是记在五哥哥贺纶名下,才不要占贺缨一丁点儿便宜。

    贺缨望着逗猫的少女,双瞳剪水,樱唇微嘟,仿佛要索求人疼爱一般,还未及笄已是这般的浓丽婀娜,小时候怎么没发现她原是这样一个美人胚子呢?

    他比章蓉蓉大六岁,刚对女人感兴趣那会子章蓉蓉还是个青涩的小豆芽,唯一的印象便是一个喜欢跟在半大小子贺纶身后的黄毛丫头。

    孰料仅仅两年,这个黄毛丫头已在他没注意的时候,仿佛一朵还带着清晨花露的芍药,妖冶绽放!

    章蓉蓉将猫儿搂在胸.前,淘气的揪着猫耳朵,可是贺缨的目光实在太讨厌了,黏的人极不自在,她嘟着小嘴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女孩含娇带嗔的一瞥秋波险些瞪去了贺缨的三魂六魄。

    他怔了怔。

    章蓉蓉苦恼不已。

    到底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善解人意,馨宁主动拉过她的雪腕,笑道,“蓉蓉,我们去绿心湖附近吧,那一片花树都开了,味道极好闻,比这边的葡萄藤有意思。”

    章蓉蓉正愁没借口离开呢,闻言对馨宁眨了眨眼,两个小丫头齐齐屈膝施礼向贺缨告辞。

    贺缨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章蓉蓉被馨宁拐了去。

    好在她们走的并不远,他起身走至廊下,默默凝望。

    这是章皇后为贺纶准备的王妃,哪里就能轮到他。

    即便章皇后不介意,他的祖父也不会允许。

    满朝谁人不知甄家与章家乃水火不容的政敌。

    除非有什么不可抗的外力因素,譬如章蓉蓉失足跌下湖,绿心湖那么深,宫里的内侍又多半为北方人,没有会游泳的,只有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赶过去救她。而落水的佳人春衫湿薄,玉肤皆在他的掌握之中,又是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幻想到这里贺缨心跳都快要控制不住冒出嗓子眼了!

    那样多好,她便只能委身与他!

    这样美好的女孩,且还是为贺纶准备的,却成了他的女人,这种极致的虚荣已然与享用美人的快活不分上下!

    贺缨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可内心已经控制不住的兴奋起来。当然,他也只是想想,哪里舍得让章蓉蓉真的跌下去。就算春日渐暖,湖水却依旧冰冷,又那么深,会吓坏她的。

    一声女孩的尖叫刺破长空,也惊醒失神的贺缨!

    馨宁花容失色,泪眼朦胧,若非被贴身宫婢死死抓住,就要往水中跳了!

    此刻发生了什么,章蓉蓉又在哪儿?

    章蓉蓉在岸边,半幅身子已浸入水中,同样花容失色的小脸惨白一片,不见分毫血色,此时的她两只纤细小手无力的抓挠着岸边湿滑的青苔,亦无助的看着自己一寸一寸滑入水中。

    “馨宁,救我!”章蓉蓉压抑的哭泣,连声音都不敢用力。

    宫婢内侍有的脱下衣服拉着一端往湖里跳,有的已经去呼救。呼救的人分两拨,一拨跑向最近的宫正司,那里有不少会泅水的女史;另一拨奔向南三所通知贺纶!

    这些宫婢还不算蠢,并没有见主子掉下去便也跟着跳,那样非但救不了主子也送了自己的命,她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用衣衫接成两条长绳,一条绑着石头尽可能朝章蓉蓉丢去,另一条绑着胳膊去捞章蓉蓉。

    然而章蓉蓉根本腾不出手抓衣绳,只要稍稍有所动作,身体便迅速往下滑。

    “蓉蓉!”贺缨满头大汗冲过来。

    却被章蓉蓉的贴身婢女跪地抱住腿。

    他怒不可遏,吼道,“贱婢,还不放开本皇子!”

    那婢女满眼绝望,颤抖不已,却仍是死死抱紧他,“殿下,不可以啊,您现在不能过去,大家已经绑了绳子,很快就能把小姐捞上来,那边也安排了人去宫正司求救!”

    不到最后一刻,她死也不能让大殿下过去!

    小姐若是被大殿下看光,最坏也不过嫁给他,而她们,必将为章皇后千刀万剐啊!

    “蠢货!再等人就没了!”贺缨一脚踹开那放肆的婢女。

    而这一边,章蓉蓉渐渐绝望,湖水已经没过了她纤细的脖颈,她也听见了贺缨的声音。

    不要!

    她宁愿死也不要贺缨救!

    沉入湖底前,她绝望的望着同样绝望的馨宁,这是她最好的闺蜜,却也只能无助的看着她被深水吞没。

    “五哥哥,救我!”她微弱的喊了声。

    五哥哥,你在哪儿?

    贺缨踹翻一个个阻挠他抢救章蓉蓉的婢女,心如擂鼓,他不是故意诅咒蓉蓉的,但现在是天意,天意让他得到她!

    却听一声巨大的水花声,仿佛有人从高处跳了下去!

    又是一连串女人的尖叫,还参杂了老六贺纯的呼声。

    “姑姑!”贺纯尖叫。

    很快他又更大声的尖叫,“表姐!姑姑,快救我表姐!”

    原来在绿心湖另一边的汤媛和贺纯听得这边喧哗,又是落水又是救命的,其中还有贺缨的声音,便走过来一探究竟。

    眼尖的汤媛立即发现长满青苔的岸边有个娇小的身影在滑落,眨眼就被淹没,当即二话不说脱了鞋袜与长裙,深深吸了口气,纵身跃入深湖。

    汤媛的出现令章蓉蓉的婢女看见了一丝曙光,女的,会水的宫婢!老天爷开眼了啊!她失声痛哭,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感谢漫天神佛!

    那么贺缨就没有继续留在现场的理由了。

    他满脸悻然,只得稍稍离远一些,却竖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

    这厢被喜鹊几番抱住才没机会陪蓉蓉一起跳下去的馨宁,死死瞪着水中沉沉浮浮的汤媛。

    女孩子会水不假,但湖水有多冷,谁跳下去谁知道。

    汤媛感觉全身都开始刺痛,微微哆嗦,好在章蓉蓉体型与她差不多,也很轻。她绕着惊慌失措的章蓉蓉转了半圈,好不容易趁她不注意,从背后猛然勒住她纤腰,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一个用力,将几近窒息的章蓉蓉顶出水面。

    与水底寒冷形成鲜明对比的温暖空气骤然一拥而上,重新填满章蓉蓉肺腔。她剧烈的咳嗽,发出惊恐的哭声。

    “小姐,您千万别乱动,奴婢会救您上去的,对,就这样,不能慌,奴婢很厉害的,不会让您再沉下去……”汤媛咬着牙,拖着章蓉蓉往对岸游。

    那边绑着绳子的宫婢,也在不断靠近她。

    岸上,馨宁亦渐渐的恢复平静,目如寒霜,歪着头打量越游越近的汤媛,长袖下尖锐的指甲却一寸一寸扣入喜鹊纤细的胳膊。

    喜鹊痛的眼泪汪汪,不敢吭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 第25章 深湖)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