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14章 给我

第14章 给我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厢徐太嫔已经说完,却迟迟未听得贺缄开口。

    她觉得这件事于贺缄而言,应该不是很难,再说他不也与媛媛相处甚好,缘何一脸不怎么热衷的态度?

    她满目狐疑,“怎么,你不愿帮本宫?”

    贺缄按下心头的无明业火,摇了摇头。

    “娘娘,不是我不想帮她,而是皇后已经将她赏给贺缨,连懿旨都已拟好。这也是我今日来此的原因。”

    你说什么?

    徐太嫔神情冷凝,力持端稳的表象下泄露了一丝裂缝。

    “此话当真?”

    贺缄颔首,“是。这是贺维亲口告诉我的。他误以为媛媛……汤媛是您准备给我的,又见我与她时常见面,便以为我喜……欢她。”

    前世确实是贺维私下透露于他。

    但那不过是为了让他将注意力多放在其他女人身上,从而减少亲近馨宁的机会。

    然而这一世贺缄根本就没打算再娶馨宁。连他自己也暗暗不解为何就这么容易的放下了年少时的恋慕,大概是只顾着……恨媛媛了。

    恨得都不知该如何处置她。

    现在可算是盼到了这一日。

    他早就知会有这么一天,却故意拖到此刻才与徐太嫔交底。

    汤媛的命运便也从这一刻开始与前世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徐太嫔果然再也绷不住,身体前倾,“本宫这就去面见太后。”

    “娘娘关心则乱,难道忘了太后从昨日开始礼佛,轻易不能打扰。您为一个奴婢破她规矩,她会高兴吗?姑且算她不计较,您觉得她会为一个奴婢亲自召见皇后,逼皇后更改懿旨?这样兴师动众的,只会令事态适得其反。”

    贺缄的一席话令徐太嫔醍醐灌顶,从脊背冒出阵阵寒意。

    那该怎么办?

    懿旨等同金口玉令,一旦宣读,怕就是皇上也不能再说什么,更何况太后?

    贺缄注意着徐太嫔的神色变化,趁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又轻声道,“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只看娘娘舍不舍得。”

    都什么时候你还吞吞吐吐。徐太嫔暗暗攥紧手心,“好孩子,快说来听听。”

    贺缄便大大方方道,“把她给我。”

    什么?

    幸亏徐太嫔身体好,否则心脏还真有点吃不住。

    贺缄抬眸一脸坦然道,“娘娘,这种时候除了我亲自向父皇讨要,您觉得还有其他办法么?也只有我去要,父皇才有可能恩准。”语气笃定,中气十足。

    可这样一来不就等于明晃晃与皇后为敌?

    徐太嫔迟疑的摇了摇头。

    贺缄是徐氏一门的希望,且还与她有着血缘的牵绊,无论如何也不能令他以身犯险。不然百年之后她还有何面目去见徐家的列祖列宗?再则,她忙来忙去不就是为了免于媛媛沦为掌寝,贺缄这么做无疑违背了她的初衷。

    贺缄并不着急,缓缓道,“娘娘,难道您还不放心我?况且皇后这么做不单是糟践您心爱的奴婢,更是打您的脸,若我还无半分举措,那又与贺维有何分别?”

    贺维一味的忍耐,境遇不也没变好,反倒将皇子的威仪消磨殆尽,连皇上都懒得多看他一眼,甚至还在除夕夜训斥柳美人,指责她教子无方,将天家好好的男儿养的全无皇子风仪。却不想想柳美人若是敢将贺维养成贺纶那样,还能活到现在么?

    闻言,徐太嫔不禁由这对倒霉的母子联想到自己与贺缄近些年的遭遇,心中气苦不已,“自从你舅舅远赴延绥杳无音讯,有些人便要忘了那张宝座是谁驱鞑虏、平四夷、推新制挣下来的。坐着我徐家打下的江山,苛待我徐家的子孙……”

    “娘娘慎言。”贺缄轻咳一声。

    人之所以会失言多半是因为习惯了在安全的地方乱说话,那么到了不安全的地方再管住嘴可就没那么利索。

    徐太嫔低头拭泪。

    贺缄轻声安慰道,“我们今日只说汤媛的事,其他的暂且放一放,有时候没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据他所知,三年后,北方鞑子大举进攻中原,以延绥为突破口,太原总兵当阵脱逃,舅舅临危受命,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全面震慑了延绥总兵府最后一批看不起文官的军士,此后形同掌握了大半的西北控制权,与辽东的鹏亲王分庭抗礼数年,最终拥立他为帝。

    不错,现今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徐太嫔颔首,重新振作起来。

    “可是你主动索要媛媛,岂不等同挑衅皇后威仪。”她隐隐不安。

    “此言差矣,比起我,我倒觉得皇后只会更恨婉贵妃。”

    这事本就是婉贵妃挑起的,那是个以跟皇后唱反调为乐的妖孽,一旦发现有机可乘,少不得要在皇上跟前维护贺缄,而皇后又不傻,断不会立即发难让婉贵妃钻空子。

    有婉贵妃这么一个兴风作浪的对手,皇后哪还有心力处置汤媛。等她反应过来,事情多半已成定局。

    至于贺缄,都被收拾了十八年不也好好的,还会再怕多一次?

    如今他早已过了容易“夭折”的年纪,唯一忌讳的也只有将来封王开府时被人动手脚,但那不是还有两年么,自是两年后的话。想通了这一节,徐太嫔垂眸无言,算是默许了他的提议。

    也就是答应将汤媛给他!贺缄心中狂喜。

    徐太嫔眼角却隐现几分疲惫,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至少贺缄不会残害媛媛。

    但此计终究偏离设想的初衷太多,以至于她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幽幽道,“皇后那面我们还能随机应变,可皇上呢,你打算如何说服他?”

    宁妃失宠多年,连带着皇上对贺缄也愈发冷淡,万一皇上不耐烦管这些,岂不是打草惊蛇?

    “父皇看上去严厉,实则并不喜欢懦弱的孩子,有时候大胆的与他说出心中所想,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贺缄轻松道。

    不过这番话还有后半段,也不是每一次勇敢都会令皇上欣赏,还极有可能招致大祸。

    然而贺缄并非鲁莽之人,徐太嫔对他很是放心,又见他如此笃定便不再细问。

    贺缄思忖火候差不多了,为免生变不宜再久留,遂起身上前拜别,请她好好将养身体,一旦有好消息他定会第一时间赶来请安。

    徐太嫔微不可见的颔了颔首。

    “等一下。”她忽然唤住右脚已经迈出暖阁的贺缄。

    贺缄闻言转回身,还有什么吩咐吗?

    此时日影渐渐西沉,屋中早已没那么明亮,坐在光线昏沉角落中的徐太嫔一双眼眸却熠熠生辉,莹亮迫人,令贺缄生出几分慎重之心。

    她斟酌了下,片刻之后才道,“本宫相信你,因为你是好孩子。”

    “娘娘放心,我会照顾汤媛。”

    “不过本宫不觉得你是好男人。”她道。

    贺缄的笑意略略挂不住。

    “所谓事急从权,本宫只是答应你的法子,并非真的送你一个掌寝。况且掌寝又不止一人,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断不会委屈了你。本宫要你对着天边的落日发誓,不得召她侍寝!”徐太嫔一字一顿道,“一旦她未嫁失.身,本宫则不得不怀疑你用强。”

    贺缄满面绯红,“娘娘当我是什么人?”却并不立时发誓,还反问道,“若她……甘愿委身于我,也要怪我吗?”

    “那也是你引.诱所致。你若居心不良,花言巧语哄她就范也不是不可能,那虽不是强迫,却与强迫一般卑鄙,本宫不允许。”徐太嫔眯眸道。

    贺缄敛去笑意,抿了抿唇,“娘娘此言霸道未免有失公允,若是我不答应呢?”

    “那本宫大不了赌一把,即刻前去慈宁宫。毕竟太后娘娘对本宫还是有些情谊的。”

    这样他就很难再有机会将汤媛据为己有。

    贺缄瞳仁晃了晃,抿紧唇角。

    徐太嫔寸步不让瞪着他,其实心里也在打鼓,她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这般逼迫已经实属大不敬。

    就在她觉得已无希望之时,总算听得贺缄妥协的声音。

    他蹙眉道,“我不碰她。”

    “你发誓。”

    “我发誓。”声音艰涩。

    “对着落日发誓。”

    “对落日发誓。”

    压根就没有丁点诚意。

    这是拿她当三岁小儿糊弄么?

    徐太嫔被他气个半死,恨铁不成钢的指了他半晌最终化成无可奈何的一声叹息。

    她道,“臣迫君立誓乃大不敬,按律当斩。您既然不情不愿,我亦无可奈何。”

    “倘若誓言与本心背道而驰,强立也无甚意义。”

    “你给我闭嘴!”徐太嫔气的早已换成了“我”自称,厉声警告他,“你可听好了,本宫虽已老矣,但再活个七年八年也是不成问题,你若敢……若敢糟.蹋了我那丫头,我与你没完!”

    她气的无处发泄,这毕竟是龙子凤孙,打不得也骂不得的,只能抓起手中杯盏狠狠掷向地面。

    “啪啦”清脆的碎瓷声在贺缄脚下绽开。

    这仿佛又回到了前世,他背地里不止一次向徐太嫔讨要媛媛,但每一次都惹得她勃然大怒,直到媛媛被人玷.污,嫁人已经不是最好的归宿,她才不情不愿准允他带媛媛回王府,却仍是不放心的细细叮嘱,含蓄的提醒他将来倘若玩腻了……也得看在她的面上好歹给媛媛个孩子,哪怕生个丫头也是好的,别让人欺负她。

    她大概是这世上最真心实意爱护媛媛的人了,不管是因为媛媛可爱,还是因为可怜的妞妞,或者两者都有。

    于是,面对这一地碎瓷与以下犯上的老人,贺缄竟然没有一丝不悦。

    心底莫名酸涩。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潜邸》章节( 第14章 给我)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