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11章 心慌

第11章 心慌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桃花轩的猫祸像是一颗小石子丢进深潭,荡了两圈水纹便没影儿了。

    倒是那日汤媛一亲两位殿下芳泽的事被慈宁宫的几位大宫女传的有鼻子有眼儿。

    其中有人压根就没见过汤媛,甚至连事件中的宫女在哪宫当值都不甚清楚,可一说起当时情景却仿佛亲身经历,譬如汤媛是用那只手摸……哦不……抱五殿下,又是如何瞄准了三殿下撞进他怀中。

    脖子上缠了一圈纱布的汤媛此刻就坐在寿萱堂偏殿靠东的一间小厢房中,目瞪口呆的望着绘声绘色讲述的香蕊。

    事实不是这样的!

    香蕊趁机问她事实是哪样?

    事实上她真接触了两位殿下……可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汤媛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贺缄就算了,好像是他抱了她,但贺纶不会放过她的。一想到这里她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脸朝下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脖子真疼!

    她可算是明白了,贺纶那个丧门星,就是专门丧她的!

    香蕊嘿嘿笑了两声,挨着她坐下,“你且告诉我一人殿下香不香,告诉我嘛,说嘛说嘛!”

    “想知道啊?自己抱下试试不就明白了。”

    “这我哪敢,还不被羽林卫叉出去鞭尸!”香蕊使劲摇头。

    “是呀,谁都知道这么做会被羽林卫叉出去鞭尸,怎么可能有这样大胆的宫人?”

    汤媛略一沉吟,八卦什么的姑且放一放,眼下摆脱给皇子做掌寝的命运才是顶顶要紧的事。

    徐太嫔也在暖阁思考这个问题。

    看来这事单靠躲是躲不掉的,唯有主动化解。

    因为景仁宫绝不会给婉贵妃作妖的机会,但又不可能将心神过多放在一个小小宫婢身上,那么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处理掉汤媛这颗棋子。

    而汤媛之所以没有被“处理”进乱葬岗,也算是徐太嫔在深宫经营几十年的回馈。皇后总要给她几分薄面。但这还不够,徐太嫔不想小傻妞卷入无休无止的争宠夺爱中。

    思及此处她又想起汤媛的伤情。那孩子怕猫,已经超出正常范畴。这样的弱点越少人知晓越好,是以至今也只有她和陆小六清楚。

    那猫整个儿跳汤媛脖子上,连抓了六道血口子,疼痛不讲,怕是把她的魂儿也抓散了,可徐太嫔又碍着规矩和礼制不好亲自去探视,只得小声吩咐香柳几句,遣她悄悄去汤媛屋里烧黄表。

    此举虽不合规制,却也分人,譬如徐太嫔这样的一宫之主,只要低调些许,也不是不行,但为了一个宫女这么做,确实也挺令人震惊。

    那日香柳和香蕊关起门,把汤媛的屋子弄得烟熏火燎,还压着嗓子喊她名儿,是为叫魂。

    本来汤媛都不觉得什么,现在却差点哭出来。香柳以为她疼的,忙倒了碗有止疼功效的三七山楂饮喂她喝下。

    “我没事我没事。”汤媛揉了揉眼睛,“就是给烟熏的。”

    她何德何能,拥有这样一位长辈的厚爱。

    香蕊和香柳可是徐太嫔近身宫人,却在这里照顾她。

    大概徐太嫔对她实在是太宝贝了,以至于翌日前来请安的贺缄也提起她。但那是皇子,再如何关心,也不可能去下人房里表示慰问,是以被关心的汤媛不得不下床前去谢恩。幸亏是伤了脖子,这要换成腿,她得爬过去。

    还好贺缄没坐在正殿吃瓜喝茶,倒是立在福宜斋与寿萱堂之间的水磨砖甬道上,省了她不少路。

    他背着手漫不经心的欣赏着花境中绕着鹅卵石游曳的小鱼,侧面看鼻梁真高,衬得眼眸似一汪深潭,揽尽了满园的盎然风光,而他立在风光的中心,是她见过的最动人的艺术品。

    看得人脖子都不怎么疼了。汤媛好不容易挪到他跟前,屈膝施礼,刚弯了一半就被他制止。

    陈三有对跟过来的香柳使了个眼色,香柳心领神会的往后退数十步。

    贺缄这才开口,“胡太医说只要坚持用两个月玉真生肌膏定能淡化淤痕,以你的资质也许不会留疤。”

    这真是个好消息!

    就算她活的糙实也不代表对疤痕不介意。毕竟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汤媛眼睛亮亮的,“殿下与太嫔娘娘的恩典,奴婢没齿难忘。”

    上头有人就是不一样,人生就像开了挂。玉真生肌膏,四妃以上等级才能享用的东西啊!还有个皇家御用太医担当了她此次工伤的伤情顾问,汤媛幸福的两靥染上一层薄薄的粉晕,红嘟嘟的小嘴巴咧开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

    贺缄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尽管身体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人,但他的灵魂却是个二十八岁的成熟男子,面对熟悉的蜜糖不可能没反应。他泼她冷水,“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两个月至少需三盒玉真生肌膏,你有吗?”

    一句话将汤媛从天堂打入地狱。

    她笑不出来了,哭丧着脸。

    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是登记在册有定制的,徐太嫔只剩下半盒,已经给了她,再加上太后赏的一盒,也还差一盒半。

    贺缄看向陈三有,陈三有立刻笑眯眯上前,将手里一只精致的核桃木匣子递给她,“拿着吧,殿下赏你的。”

    又有赏啊,可我还没立功呢。汤媛迟疑的接过木匣,仰脸看向贺缄,贺缄用眼神示意她打开,只见两盒还未开封的玉真生肌膏整整齐齐并列其中。

    她都要感动哭了,贺缄真是个好人,而太嫔娘娘的恩德她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她老人家是真的把她当孩子疼啊,让她在寿安宫活的跟半个主子似的,遭了罪连皇子都来表示慰问,还带了极其昂贵的慰问礼。平心而论,没有徐太嫔,谁鸟她呀!

    原来稍稍送点名贵的礼物她就感动成这样,怪不得前世经验丰富的指点他给馨宁送礼,感情她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跟她一样。贺缄不屑的看了她须臾,问,“上回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他确定她追上来不单是为了提醒他该去给太嫔请安,怕是还有别的事,当时馨宁也在场,她不想说,他便也没问。

    汤媛愣了下,原来被他看穿了,幸而他没当着馨宁的面问。

    那时她确实有话要说,内容并不重要,她只是想跟他说话儿。

    直到徐太嫔推心置腹的与她来了一场深夜长谈,才泼醒了她。

    她真是自不量力。

    别说她与他之间那巨大的无法跨越的鸿沟,即使跨过,他那颗满是馨宁乡君的心又如何匀得出一星位置于她?

    即使匀了也没用,她肯定……会想要更多。

    汤媛醒过神,对着贺缄灿然一笑,“殿下,您可真神了,什么都逃不过您的法眼,那奴婢说出来您可别笑啊。”

    贺缄垂眸看着她。

    “那玉葫芦最少值五十两呢,奴婢就想问问最多值多少?”她搓了搓小手。

    出息!贺缄恨铁不成钢的白她一眼。

    汤媛仰着小脸“嘿嘿”笑出声,“你翻白眼了,我看见你刚才翻白眼了,原来皇子也会翻白眼!”终于可以岔开话题。

    “什么你你的,叫殿下。”

    “殿下别不承认啊,奴婢刚才看得清清楚楚……”她伸手在自己脸上比划。

    贺缄不耐烦的攥住她晃来晃去的爪子。

    她笑的脖子一抽,哎呀,好疼!

    “怎么了?”贺缄还以为用力过猛,但她疼的好像不是手,是脖子。

    “殿下恕罪,奴婢脖子疼的紧,可不可以先告退啊?”她想回屋吃药。

    贺缄却非要瞧瞧她脖子,原来纱布上沁出了一点嫣红。

    立在远处的香柳看得心惊肉跳,慌忙转回头不敢再看,余光却不停闪烁。

    若说三殿下与汤媛没有猫腻,打死她都不信。

    但太嫔的态度又那么坚决。

    她一时也有点糊涂了。贺缄几乎笼罩了汤媛的画面模模糊糊的飘进眼角,有种说不出的亲昵,他架着胳膊轻扯她脖子上的纱布,这样的角度,几乎是将汤媛完全圈进怀中。

    汤媛却一个劲喊疼,不让他碰。

    “这谁给你绑的纱布,都勒进伤口,再不松开到时候长进肉里那也只好请太医用小刀划开重新长了。”

    啊?这么严重!

    “我随便包的,没想到会这样,怪不得一直疼!”汤媛被他危言耸听的话唬住,不敢乱动。当他微微俯身,她的视线刚好越过他的肩膀,发现对面的陈三有正一脸高深莫测的盯着树梢。

    贺缄将纱布一圈一圈拆开,又重新绑上。

    “这样舒服么,还疼不疼了?”他问。

    “嗯,不疼了。”

    这种事让宫人来做就好,怎能劳驾他?

    汤媛吱吱唔唔别开脸,全都是他微烫的气息,一呼一吸,无孔不入。

    他顺手擦了擦她耳垂上包扎时意外蹭染的血迹,撩火的指肚灼的汤媛差点跳起来,连耳根都红了,一颗心却是暖融融的,脚下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

    真不经逗。贺缄唇角微勾,眸中闪过一点欲念。

    关心与贴心,再加上最适合的礼物,这都是她教给他的,现在用在她身上,她是不是很快就要沦陷?

    他不承认这是报复,可她再敢三心二意的话,这一世他也要她尝尝被人玩弄感情的滋味。

    “回去吧。”他的声音有着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下回我再来看你。”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 第11章 心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