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6章 乳母

第6章 乳母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纯不懂事却被贺缨拿来作伐子将几个弟弟挨个的指桑骂槐一番。

    可惜贺纶离得远听不清,而听清的贺缄与贺维也不敢反驳兄长。

    其实在贺缄十二岁之前,众位兄弟没有一个敢招惹他,十二岁之后,很多人都能踩他一脚,缘于他的生母宁妃失宠以及外祖徐家败落。

    宁妃倒台后,贺缄的舅舅徐子厚因为揭发贵州巡抚陈安昌调湖广、广西兵力征讨四川贼寇实为虚耗军饷,遭到了皇后党的大力打压,不仅丢了户部尚书一职又被罢免世袭罔替的爵位,发配延绥总督军务。听起来权利很大,但把一文人丢进如狼似虎的兵痞中,无疑是羊入虎口。徐氏的高祖临山王徐士高创下的不世功勋到此为止。

    但徐子厚远赴延绥之前,还是想方设法见了贺缄一面,命他韬光养晦,可以下跪,但不能弯腰。因为他是戎马一生却从无败仗的开国元勋之首徐士高之后。

    若非那位文能提笔定江山,武能上马安天下的先祖余威还在,明宗此番真能将徐氏一门一锅端了。不过皇上也是人,是人就会害怕,徐士高并非浪得虚名,他要是把他的子孙祸害干净,康太宗能从皇陵蹦出来灭了他。

    关于贺缄的母族不提也罢,反正现在如日中天的人是贺缨。这个人虽然有点浑,但在学问上倒不含糊,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又是正经的嫡长子,不管横着看竖着看都没有不立他为太子的理由。至于同样如日中天的贺纶,终究吃亏在排行太靠后了。

    贺缨似乎也很清楚这点,洋洋自得的同时对几位弟弟日渐冷酷。有一次,贺维在围场刚出了一点风头,下马便被他的狗追着咬,血流如注。直到连贺纶也看不下去了,他才慢吞吞射死那群狗,然后跑去皇上跟前一哭一跪,声称贺维若不原谅他,他便以死谢罪,如此一来,贺维还能说什么,原谅他肯定不甘心,不原谅那就是让兄长去死咯?皇上虽然也有些不虞,但贺维的腿又不是贺缨咬的,总不能真让贺缨去死吧,只好骂了贺缨几句,又赏赐贺维若干财帛,算是一笔勾销。

    经此一事,除了贺纶,谁还敢抢贺缨风头。

    且说贺缨也并非一味的跋扈,在皇上跟前他就格外乖觉,亦懂得避开继后章丽卿的锋芒,是以至今除了说两句酸话倒不曾为难过贺纶,主要是想为难也为难不过,因为皇上都觉得贺纶直率真性情了,那么不管其说话多难听做事多难看,贺缨都得忍受,直率嘛。

    但现在,他有点儿忍无可忍。今日的射猎比试至关重要又是以两人为一组,贺纶被那小崽子拖住,就等于耽误了他的时间,他真恨不能化成贺纶,一拳揍死兔崽子贺纯。

    他狠狠瞪了贺维一眼,贺维只好硬着头皮上前瓮声道,“五弟六弟,时辰不早了,万一陆将军怪罪下来可能又会令父皇忧心。”

    自是不会有人搭理他的,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贺纯铁了心要汤媛,又因年纪小,一时也说不清缘由,便哇哇哭。

    贺纶心中存疑,面上却不显,只压低声音道,“你且见好就收吧,这又不是我的宫女,想要便找母后去。”

    贺纯抽抽嗒嗒,“那你告诉我她叫什么可好?”

    “你为何非要她?”

    贺纯气鼓鼓道,“因为她敢指摘你。”

    “那是因为她不知我是你哥。”

    “反正我就要她做我的乳母,我不想要秦氏。”

    贺纶总算明白,“原来你想换乳母。这你可挑错人了。她并无奶水。”

    “你又没喝过怎知她没有!”贺纯含泪反驳。

    咳咳。贺维呛了下,不停咳嗽,红着脸悄悄往后退。

    贺纶是既尴尬又恼怒,脸色阴的几乎要滴出水。

    虽说那不过是个婢子,某些场合下他就是把她给上了也没人敢说什么,但这不是某些场合,人多眼杂,这种话一出,难保有心人不指摘皇后教子无方。

    贺纯虽不解自己说错了哪里,但从五哥沉下去的脸色判断自己确实说错了话,这才抿紧嘴巴,无措的望着贺纶。

    他的内侍小德子慌忙跪下请罪。

    冯鑫面无表情的提醒小德子,“还不掌嘴?”

    这真是无妄之灾。但主子说错话,掌的自然是他们的嘴。小德子一面求饶一面扇自己。贺纯见状又开始哭,南三所的沐晖亭一时间热闹非凡。

    小小的和熙公主悄然上前轻轻拉住贺纶的手,仰着小脸笑盈盈道,“五哥息怒。六哥哭起来好丑哦,整天就会哭鼻子。”

    宫里的孩子跟外面的一样稚嫩,但有时候又成熟的可怕。

    低头看了看妹妹,贺纶冷峻的神情稍霁,俯身抱起她,“还是和熙懂事。你知道吗凡事先哭的人注定赢不了。”

    “嗯,我省的。五哥,我想要白色羽毛的鹦鹉。”

    “好。”

    贺纯哭的更大声,哥哥只疼妹妹不爱他!

    哭声吵得坐在亭子里的贺缨眼角直抽抽,拍案而起,“够了,有完没完。你们一个个是死人吗,还不将六殿下抱回景仁宫!”

    小德子虽被他吓得浑身一颤,却纹丝不动,直到贺纶发话方才爬起来,向各位皇子告罪,然后抱起又哭又闹的贺纯迅速撤退。

    贺纶依然抱着和熙。

    他对周遭的宫人道,“五公主想去校场玩耍,你们安排一下。”

    乳母尤氏欠身领命,上前欲抱和熙,和熙头一扭,环着贺纶不撒手。

    贺纶道,“我可以抱你去校场,但那之后你便不能打搅我了。”

    和熙点点头,又朝走上前来的几位皇兄嫣然一笑,“哥哥们,我只玩一会儿,不会打搅你们的。”

    声音甜美,又是玉雪般的水晶小人儿,贺维似乎觉得很可爱,抬手摸了摸她脑门,贺缄亦笑了笑,道,“无妨,只怕五妹会觉得无聊。”

    贺缨勉强笑了笑,心里想着将她有多远扔多远。

    和熙似乎并不知大皇兄的坏心思,偏偏就捡了他撩,“大哥,听说你的黑贝下了好几只小崽子,可以送我一只吗?”说完又似乎很怕被拒绝,连忙道,“我用窝丝糖与你换可好?”

    贺缨气的头顶生烟,你当我的猎犬是你五哥送的破烂鹦鹉吗,说要我就给啊,一共才下了五只,连简王我都没舍得送!于是他的脸色甚为难看,但这终究是五公主,庆嘉皇后的小棉袄,又是他嫡妹妹,连窝丝糖都拿了出来,他如何开得了口说不,忍了半天才黑着脸道,“窝丝糖你留着自己吃吧,但是狗崽子还小,等它们断奶了我再遣人给你送去。”

    也就是答应了。和熙展颜一笑,“谢谢大哥,待我的鹦鹉下了蛋,也送一颗给你。”

    真是童言童语,不知所谓。

    他的心都在滴血,岂是一颗鸟蛋所能弥补。贺缨唯恐和熙再讨要什么,连忙加快步伐。

    和熙掩口轻笑,趴在贺纶耳边道,“五哥,他方才凶六哥,我便要他一只心头好送给六哥压压惊。”

    “我要是你,便送给简王家的小孙子。”贺纶朝她眨眨眼。

    那贺缨还不得气死。

    和熙悄悄竖起一根大拇指。

    ……

    正月十八那日下了场小雪,汤媛赶完了夹袄的最后一针。

    她的干爹陆小六今年五十五,看上去更像六十九,骨瘦如柴,腰身佝偻。身世也颇为凄惨,三岁为双亲遗弃,做了七八年乞丐,后被丐帮的人卖进浣衣局。硬是咬着牙从那鬼地方活下来,一直做到了先帝司礼监的大太监,这也是一个内侍所能达到的最顶端了,后来不知犯了什么错才被贬谪,又因是二十几年前的旧事,宫人们也换了好几茬,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就连汤媛,也是后来从徐太嫔口中得知的。

    他挣扎了一辈子,晚年浑身是病,每年脱了棉袄的季节还要贴身穿好长一段时间的夹袄。但夹袄穿久了便不暖和,这件是汤媛用崭新的棉花做的。

    紫禁城共有八局十二监,前者脾气大,后者出人精,夹在中间的四司倒是一直不温不火。

    陆小六便是在最不火的宝钞司任正六品掌司。

    所谓宝钞司,咳,其实就是皇城卫生纸生产机构,汤媛的干爹肩负着整个紫禁城的草纸。

    托干爹的福,她时不时就能用上妃嫔们才能使用的精细草纸,柔韧吸水,效果堪比后世的清风,而且来大姨妈的时候把这种纸放进月事带可比用香灰干净卫生,就是价格贵了点,一般宫女舍不得买。

    至于太后皇上皇后皇子以及公主们用的,那简直就是……还带香味儿呢,不过这个有钱也不敢用,用了是要杀头的。

    妈蛋,一张草纸也分等级。

    这也就罢了,更罪恶的是他们还把上等的松江棉布剪成大小相等整整齐齐的方块儿,就像是小号的帕子,送入各宫前还要熏上怡人的香料,至于香料的种类,自然是依据各宫喜好。

    它们是干什么用的?近似于后世的柔湿巾,但用松江棉布,也太奢靡了。谁知干爹送了她一竹篮。

    原来翊坤宫的婉贵妃又开始作妖了,昨日忽然传令宝钞司重新上供一份白棉巾,至于已经做好的便豪气的赏了他们。所以在宝钞司也不是一点油水都没有,至少上茅厕不用发愁。

    但旁人家的孩子探望干爹干娘离开时不是拎着几样糕点便是揣着两样好玩的,而她,不是夹着草纸便是提着“柔湿巾”。

    传出去她还怎么嫁人啊。

    但这并不妨碍她喜欢干爹。

    不管他是盛极一时的司礼监大太监,还是默默无闻的小掌司,在汤媛眼里,他都是一个好人。就是因为有他这样的好人,汤媛才那么幸运。譬如穿越前的福利院院长,温柔又有耐心,还教她拒绝了一些“好心人”的资助。而高中班主任更是热心,临近高考前的一个月,经常给她做饭补充营养,娃娃菜烧牛肉配大米饭,一次她能吃两碗。可惜她还来不及报答他们就被雷劈了。

    幸运的是这个世界也有很多好人,像干爹、徐太嫔,还有贺缄。

    她想起初到长春宫那年,因为上一班的宫人偷懒导致茶房的一只炉灶熄火,耽误了宁妃用水,把她一顿好打。她跪在雪地里,双手冻得又疼又痒,那个被长春宫所有宫女奉为男神的贺缄居然为蝼蚁般的她停驻。他好香,不是脂粉的浓香,是草木般的气息和着甘泉的清冽,白玉般的手亦是那样的温暖,比女人的还要漂亮,捏着她胡萝卜般的爪子,低声道,“怎么冻成了这样,起来吧。别害怕,我的姑祖母很喜欢你。”

    而她,除了他星河般璀璨的黑眸,再也看不见任何风景。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潜邸》章节( 第6章 乳母)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