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潜邸 > 第4章 试探

第4章 试探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桃运神戒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驷院以北的箭亭乃龙子凤孙的演武场,亦是每年武举殿试的重地。

    此时天已经蒙蒙的黑,曲径两边却灯火通明。这里草木稀疏,偶有一棵百年的参天大树,倒是堆砌了不少奇形怪状的太湖石,显得阳气充盈,雄性荷尔蒙爆棚。

    汤媛胆子小,最怕猫、王八和鬼,但行走在阳气充盈的箭亭,似乎也没啥好怕的了,她都敢抄小道走近路。

    直到被个嫩生生的声音喝止,“站住,你是哪宫的奴婢?过来。”

    谁,谁啊?汤媛转着脑袋四顾。

    “在你下面。”

    脚下果然有只年约四五岁的小豆丁,抱着胳膊蹲在假山的缝隙里,瑟瑟发抖。

    汤媛蹲下/身,用宫灯照了照,好漂亮呀,这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看上去还有点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这孩子,怎么跟姑姑说话的!是不是迷路了呀,你家爷爷呢?”她问。

    “爷爷”是小内侍对师父的昵称。有些年长的内侍因膝下寂寞,便喜欢收养幼年净身的孩子为徒,其中五岁左右的特别受欢迎,一旦养大了跟亲生的差不多,还真能给老内侍养老送终。

    但是这么小的孩子就被净身,也太可怜了吧。

    小豆丁满面绯红,结结巴巴道,“你,离我远点儿!”

    “咦,不是你喊我过来的吗?那我走啦。”

    “不,不准走!”小豆丁急忙拉住她袖子,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萌的人心都要化了。

    汤媛心一软,学着他的语气道,“姑姑跟你开玩笑的呢,来抱抱,跟我说说你是哪个宫的,嗯……”抱住小豆丁的动作却僵了僵。

    你尿裤子了吧!她扬眉。

    小豆丁羞涩的埋下头,“姑姑莫要说出去。”哪里还有方才酷霸狂拽的气势,可怜巴巴的,“你可不可以假装不知道……”说着说着,居然开始哭了。汤媛母爱泛滥,只好道,“好好好,我不说。可是为什么呀?你回去不还要换裤子,一换裤子的话大家还是会发现。”

    这话可惹到了小豆丁,他再也端不住了,扑进汤媛怀中大哭,嘴巴张的都能看见后槽牙。

    “我不要被人发现,走,我们去你那儿!哥哥说男人若是被女人发现尿裤子,小鸡子就会被妖怪吃掉!”

    “嘿,你这什么哥哥呀,我就不信他没尿过裤子。别怕啊,妖怪不吃小鸡子,要吃也吃你哥的……”

    嗯?不对啊,你跟你哥还有吗?汤媛满腹狐疑,斜眸看向小豆丁。

    又想起不久前三个神色焦灼的景仁宫宫人。

    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啊!

    四五岁的小豆丁,长得这么好看,还越看越眼熟……

    景仁宫,景仁宫,皇后娘娘,可不就是有一对四岁半的龙凤胎小主子!

    六皇子贺纯!!

    怪不得这么眼熟,这丫不就是贺纶的翻版嘛!汤媛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将帕子塞他裤子里,隔开湿漉漉的裤腿,“小祖宗哎,你是怎么跑到这里面的,怪不得你家乳母都要哭了,已经惊动羽林卫。”

    夹起小包子,她就跑。一口气跑到外面的水磨砖大道上,直奔羽林卫值房,还不等靠近校场,周围便灯火通明,围上来一圈圈的人,等等,那几个搭弓拉箭的是几个意思?

    不是我啊,我没绑架六皇子!

    汤媛连忙喊道,“各位大人稍安勿躁,奴婢是寿安宫的宫人,在箭亭的太湖石林发现了六皇子,你们悠着点儿,别乱射啊!”

    “混账,你们这群狗奴才,没听见姑姑的话吗?还不退后!”小豆丁发起火来真跟他那缺德的哥哥一样有气势。

    围上来的一圈人果然呼啦一下子退开好几步。

    但见三个宫人哭着扑上前跪地不起,高呼殿下万福。汤媛可受不起景仁宫宫人的叩拜,悄悄侧身回避。

    秦氏张开双手,柔声道,“殿下乖,乳母的心肝都要碎了,快到乳母怀里来。”

    贺纯身子一拗,抱着汤媛脖子不撒开,悄声命令她,“不得放本皇子下去。想个办法帮我换条裤子,再把这身衣服处理掉。”

    这还是四岁半的小朋友吗,话说的好溜!

    汤媛张口欲劝,谁知小王八犊子露出了尖牙,“你敢泄露本皇子的秘密,本皇子要你好看!”

    这该不是被贺纶附体了吧?

    好好好,我不说。汤媛暗暗翻个白眼。

    秦氏也懵了,看看汤媛,又瞅瞅贺纯……的裤子,到底是自己带大的孩子,心下立时了然,便对汤媛递了个眼色。

    春寒深夜的,总不能抱着湿哒哒的六皇子回景仁宫,万一着凉她们岂不罪加一等,旁边便是南三所,赶紧抱六皇子找他哥去。

    可她没想到这个已经混到紫裙的一等宫女竟是如此蠢笨,使了半天眼色还是无动于衷。

    汤媛哪里是蠢笨啊,根本就是吓呆了好不好!

    去,去贺纶那儿!

    可不可以不去?

    那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啊!

    秦氏气的脸色铁青,狠狠瞪了汤媛一眼,起身暗暗拧了她一把,痛的汤媛低呼一声。

    “哎呀,这位姑姑是怎么了,千万别摔着殿下。”她温和的扶了汤媛一把,转而对贺纯笑道,“殿下最乖了,你看这宫婢傻乎乎的,咱不让她抱,免得沾上傻气。”

    对对,我有傻气。汤媛刚要将贺纯丢给秦氏,便听贺纯一声怒喝,“走开,别碰我!”

    秦氏被他斥的忙不迭后退。

    众人齐刷刷瞪着汤媛。

    死,是自己作的。以后再不敢管路边的小孩了。

    她欲哭无泪,被大家簇拥着浩浩荡荡捶开南三所的大门,又浩浩荡荡来到东所,最后站在了东所偏殿的暖阁,贺纶的私人领地。

    每经过一道关卡就少一拨人,现在就剩她和怀里的六皇子了。

    哦不,对面还有个抱着胳膊的贺纶。

    十七八岁的少年人,俊美的近乎邪气,穿一身宝蓝柿蒂暗纹的家常袍子,束发的白玉簪通体莹润,在微黄的烛光中泛着冷月的清辉,他神情不温不火,从下至上扫了她一遍。

    事情缘由贺纶已经从秦氏口中得知。他收起视线,掏出帕子掩了掩鼻端,不耐烦的催了声,“还愣着干嘛,赶紧给他换啊,动作利索点,把那裤子扔……算了,你揣着吧,别弄脏我地毯。”

    “奴婢遵旨。”

    太好了,他好像没认出我。汤媛松了口气,继续低着脸缩着肩,谁知贺纯倒扭捏起来,“哥哥,她是女人,你帮我好不好?”

    贺纶无动于衷,“不是你要她来的么?”

    “那是缓兵之计。”贺纯大声道。

    “赶紧换你的吧。你已经被她看见,换不换都一样。”贺纶指着汤媛笑,“今晚,你会被妖怪吃掉的……”

    贺纯哇的一声哭了,“你胡说!姑姑刚才告诉我了,妖怪不会吃我小鸡子,要吃也吃你的!”

    贺纶笑意凝固。

    “啊,啊,那个,我啥时候说过这话。”汤媛矢口否认,就差给这小孙子跪下了!

    “姑姑,你说过的!你快告诉哥哥,妖怪要吃他的小……”

    汤媛冒死一把捂住火上浇油的贺纯。

    暖阁的气氛也僵到了极点。

    她汗如雨下,脑子嗡嗡乱响,后背都要被贺纶的两道视线戳穿,却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静默片刻,身后才传来贺纶幽幽的声音,“看来上次那一脚是踹轻了,你再乱说话信不信本皇子弄死你。”

    信信,你怎么死我都信!汤媛胡乱点头,恨不能捏死手里的包子,哪里还管贺纯反不反抗,三下五除二就帮他换好,然后揣着氤氲了淡淡骚气的裤子给贺纶跪安。

    “你且等一下。”

    汤媛只好硬着头皮等。

    贺纶打个响指,有人掀帘而入,伺候贺纯饮姜汤,完了又抱去隔壁的暖阁请平安脉。

    “怎么哪哪儿都有你呀?”贺纶微微后仰,声音惫懒,一只胳膊闲适的搭在扶手,另一手敲了敲桌面。

    是呀,怎么哪哪儿都能碰见你。汤媛几欲抹额上的冷汗,又想起手上有尿,只好作罢。

    贺纶道,“别紧张。你救了老六,本皇子在想……赏你点什么好呢。”

    这个还用想么,随便来一盘金元宝就可以了。汤媛讪笑,“奴婢愧不敢受,愧不敢受,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也是奴婢的荣幸!”

    谄媚之言似乎取悦了贺纶,他踱至她对面,笑着蹲下/身,汤媛吓一跳,镜头太近,除了他似笑非笑的脸啥也看不见。

    原来她长得也不难看。

    怪不得贺缄喜欢。

    但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骚气,贺纶不禁又掏出帕子掩住鼻端,“离我远点儿。”

    求之不得呢。汤媛连忙往后挪,贺纶道,“可以了,这个距离还不错。说吧,想要我赏你什么?”

    “奴婢不敢。”汤媛哪敢真要他东西呀。

    贺纶的笑意却愈发慈祥。

    “没关系的,你可以对我提任何符合你身份的要求。”他抬起她的下巴,忽然想起她身上有尿,又缩了回去,暗暗的用帕子擦拭,面不改色道,“还没想好?那你回去慢慢想吧。”

    “求殿下派个有脸面的送奴婢一程。”她瓮声瓮气道。

    此刻所有宫门都已落锁,但总理六宫的皇后总会给亲儿子一枚畅行内廷的令牌。她知道贺纶有这个权利,于情于理也该他遣人送自己回去。

    “这样不太好吧。”他站起身。

    没想到他一口回绝。

    汤媛不解道,“不是殿下说要赏奴婢的么,就赏这个吧。”

    贺纶眸色一沉,用脚尖抬起她柔嫩的下巴,“放肆,有这么求主子的吗?”

    “不敢不敢,是奴婢妄言了,奴婢知错,殿下您息怒,奴婢这就滚。”

    “我让你滚了吗?”

    没,没。

    “瞧你吓得,跟你开玩笑呢。”贺纶这个神经病又恢复了一脸慈祥。丢给她一只拇指大的翡翠小葫芦,就跟人逗畜生时丢块肉的动作差不多。

    “赏你的,拿去玩吧。”

    如此堵住了她要回寿安宫的请求。

    很快汤媛就知道他打的什么坏主意。

    贺纶命人将她带下去清洗干净,换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等宫女衣裙,便要送她去西所,还美其名曰她与贺缄最熟,徐太嫔又是贺缄生母的亲姑姑,亲姑祖母的人借宿一宿怎么说也不为过。

    真是日了狗了,她上辈子一定是xx了他全家,才会被他这样恩将仇报!

    汤媛大惊失色,挣开冯鑫,死死拉住贺纶锦袍一角,“殿下三思啊,饶了奴婢吧!奴婢是太嫔娘娘的贴身宫女,怎能……夜宿三殿下那里……”

    没名没分的,就让她在西所过一夜,一夜之后她的名声就完了,贺缄的也完了,少不得被人冠一顶“亵/玩长辈贴身宫女”的帽子,以后谁家的贵女还敢嫁给他!

    贺纶哦了声,“难道你想睡我这儿?”

    使不得呀!我选择去死!她头摇的更快,“殿下是金玉一般尊贵的人,奴婢是尘土,在您这儿多待一息都觉得罪大恶极!请您快些让奴婢滚~吧!”

    南三所的东面还有个御前侍卫所,她脑子转的飞快,倒不如去那里,在人来人往的值房门口坐一夜,翌日再去宫正司禀明缘由。

    看来她并不中意贺缄。

    拒绝的干脆利落,不存犹疑。

    连一丁点儿的犹疑都没有,这下有趣了。

    贺纶若有所思的目光微闪。

    他低低地笑,俯身搀起她,“好,不去,行了吧?”

    汤媛受宠若惊,满腹狐疑,仰脸望向他。

    他亦垂眸端详她,唇角微勾。

    遣人送汤媛离开以后,贺纶召来冯鑫,淡声道,“那丫头胆小怕死,溜须拍马倒是信手拈来,”顿了顿,又补上一条,“还贪财。这种小鱼小虾成不了大气候,你且禀明母后,不必浪费心神。”

    他拧了拧眉,“不过可以考虑将她安排给贺维。”

    其实安排给贺缨才有意思,不过贺缨已经有掌寝。

    但若真想送去也不是不行,他坏笑一声。

    冯鑫很是赞同,“殿下英明,奴婢也觉得这样极好。”贺缨性烈如火,贺缄却阴沉如水,这两个撕咬起来,那可真真儿的精彩。

    贺纶含笑思忖,马屁精连亲嘴儿都不会,是别指望她会伺候男人了,落进贺缨的掌心,不死也得残,那贺缨素来又爱折腾这种小雏儿。

    心底,竟起了一点恻隐。

    他道,“先紧着贺维吧。万一被贺缨玩死了,以后还怎么恶心贺缄。”

    玩死了才有好戏看呀。冯鑫还想再劝,却见殿下俊美逼人的侧脸微沉,便将到嘴的话又咽回腹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潜邸》章节( 第4章 试探)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潜邸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