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21一更,

第00章 .4.21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管陆浔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他这次帮忙倒是让悠之感激个不行,若是五姐被人骗了,那么她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如此也算是提早发现了渣男的真面目。

    与父亲说了具体的情况,沈蕴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只叹了一声,道:“你们姐妹几个都是可怜。”

    悠之觉得这话说的不对,弱弱的反驳:“我才不会被人骗,我最精明了。”

    沈蕴看她傻里傻气的样子,感慨道:“你也是个笨蛋。”

    悠之默默望天,不知如何言道了。

    被自己父亲嫌弃,这是怎样的心情。

    其实悠之根本就没有明白沈蕴担心的点在哪里,悠之觉得自己没有被骗,但是在沈蕴看来,自家闺女竟然开始相信陆浔了,而且能在这么短短的一天就有些改观,足以说明陆浔道行深。沈蕴本身也是个男人,还是娶了三个的男人,如何不清楚男人是怎样的。很明显现在陆浔就再和悠之玩套路,可是他这父亲的还真是没有办法说,你能说现在陆浔做了什么么?不仅没有,还在帮忙。

    他沈蕴也做不出诋毁人这样的事儿,只盯住悠之:“你平日里别傻里傻气的,有点脑子。”

    悠之扬着脖子不服气:“如果不是我有脑子,哪里会发现顾远的事情?如果不是我有脑子坚定的跟了过去,怎么会拆穿他的西洋镜?”

    沈蕴白她一眼,“出去吧出去吧。”和她讲话,委实降低智商。

    悠之出门就看到涵之倚在门口不远处打量她,悠之扶额,道:“四姐不会也想批评我吧?”

    涵之呵呵冷笑一声,越过她:“我只是有话与父亲说,边儿去。”

    悠之委委屈屈的回到房间,感慨:“咋一个个的都来呲我呢。”

    ……

    陆浔主动将此事揽了过来帮悠之调查,不过是一天多的功夫就将那个顾远查了个底朝天,陆浔看的明白,这样的人底子必然是极为不干净,而事实证明,顾远还真是一点都没有辜负陆浔的看法。

    他自从跟着父母离开北平一直都过着十分颠沛流离的日子,没过多久,顾远的父亲就过世,自从他父亲过世,顾远的母亲就干起了那个行当,用以支撑生活。不过许是因为太过烂赌,他们一直都十分艰辛。为了有更多的钱,顾远的母亲几乎什么样的客人都接,正是因此,在离开沈家的三年后她染上了花柳病过世。

    自此顾远就跟着当时一直与她母亲关系不错的一个窑姐儿一同生活,两人姐弟相称。其实说白了,顾远就是那个女人养的一个小白脸。再之后顾远又搭上了另外一个女人,遂踢开了先头那位,靠着这些女人的卖身钱,他倒是也过得游刃有余,算不得什么特别体面,但是也是衣食无忧。而现在这个金玉蝶是三年前勾搭上的。

    据调查,顾远救了当时被抢劫的金玉蝶,因此两人勾搭在了一起,金玉蝶负责了顾远的学费与生活费,又是为他做了许多工作,为他搭路子进了九茴画报。

    陆林在一旁禀告:“当时金玉蝶被人抢劫,其实是顾远做的手脚,为的就是搭上金玉蝶。”

    陆浔颔首,将档案袋封好,道:“我知道了!”

    他自己其实都觉得有些尴尬,也不是什么小青年,为了追求沈悠之还要做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他陆浔的名声真是不用要了,不过饶是如此,他又觉得,若是真的能让沈悠之改观,也是值得的,谁让他稀罕人家呢!

    很快开车来到沈家,门子通报之后将他请到了客厅,悠之咚咚的跑了下来,特别快,可不是往常的冷淡范儿,她道:“齐修哥,你都调查好了吗?”

    陆浔颔首,将东西交了过去,言道:“好好与你姐姐说,若是说不好,让你父亲说,自己别乱来,伤了姐妹的感情。”

    陆浔这样体贴,悠之心有戚戚焉的点头,道:“谢谢齐修哥,我知道了。”

    陆宁支着下巴依靠在二楼的扶手上,就这样看着两人,娇笑道:“这都齐修哥上了,陆浔,我看你这人行啊!哄小姑娘真是有一手儿。”

    悠之有些脸红,不过倒是认真道:“他并没有哄我,我也不是会被人哄骗的小姑娘。齐修哥仗义相助,我是很感激的。”

    陆浔挑着眉,眼神深幽,扬了扬嘴角道:“大姐,你就是想多了。其实没有什么哄骗不哄骗的,我与六小姐本就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说话的功夫,陆宁下楼,道:“你倒是能够帮忙,真是难得。”陆浔平日里公务繁忙,一贯的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般确实是挺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不过陆宁也是有心思的,并不多问陆浔帮着查了什么,这样的分寸她还是有的。

    悠之急切的想要知道究竟查到了什么,倒是也不顾及陆宁在了,直接就打开了档案袋,只是看来看去,脸越发的黑,她道:“我他妈就看不上占女人便宜的死东西。”

    掳袖子,好想去打人,就这样一个东西,还要在五姐面前装正人君子,想要获得更多,这不离死不远了吗?

    陆浔并不久留,起身含笑道:“既然我已经做到了我该做的,那么我也就告辞了。”

    悠之连忙起身,“我去送你。”

    悠之突然就觉得,和陆浔这个人相处,如果做他的朋友会比做他的爱人舒服许多。

    “谢谢你,齐修哥,往后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说。”停顿了一下,她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自己好像也不能帮你做什么。”她吐了吐舌头,随即又认真:“话虽如此,但也不好说呢!反正,以后有事儿你也找我。”

    陆浔恩了一声,轻笑着揉了揉悠之的头发,交代道:“好了,回去吧,好好休息,你记得要复查,我不能再北平久留,过些日子要去一趟南京那边。”

    悠之疑惑的扬了扬眉,随即道:“那齐修哥一路小心。”

    陆浔颔首笑:“我自然会小心,倒是你,我姐姐住在这里,你又与我们陆家关系十分好,我总是觉得十二万分的不放心,外人只看到与我们陆家交好能够带来的好处,但是却没有看到其中潜藏的危机。现在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我已经在你们家周围都布置了人手,大的方面自然不用担心,但是这世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其实十分不放心你们。有些事儿,多谨慎一些总是好的。我这样说,你懂吧?”

    悠之立时点头,乖巧道:“我懂了。”

    陆浔看悠之笑容灿烂,想了想,又道:“陆宁这人啊,看着大大咧咧的特别精明,其实还真不是,整个人莽撞的厉害,做事又不过大脑,许是有时候就会好心办了坏事儿,不管怎样,有什么问题你与我说,千万不要怪罪于她。”

    悠之:“我知道的,其实开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陆宁姐这人不好相处,但是日子久了,又觉得其实并不是的,她人还是很好的。仔细想想,若别人来看,许是也觉得我沈悠之这人不好相处。”

    两人倒是难得的和谐起来,沈安之回来就见到小妹与陆浔两人站在车子旁,陆浔倚在车子上,而悠之则是披着大披肩,笑盈盈的看他说话儿,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沈安之与陆浔打过招呼,陆浔轻笑:“既然如此,我也不再次叨扰了,告辞。”

    沈家兄妹看着陆浔的车子离开,安之道:“陆浔怎么过来了?”

    悠之:“进屋说。”

    不得不说,陆浔是掐中了悠之的路数的,若是一味的进攻,她还真就只会越发的抵抗,想要离开。而现在就不同了,他带着好意的帮忙,又并不过多的干涉,这就让悠之心里十分的舒服,而且会产生十分安全的想法。倒是也将陆浔当成一个不错的朋友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悠之自己没有看明白,但是身边的人却都看了出来,沈安之感慨,陆浔这一手儿玩儿的好,这叫温顺煮青蛙。可怜他们家那只小青蛙还蹦跶的欢实呢。

    “悠之啊,陆浔对你有意思吧?”

    悠之想了想,道:“原来有,现在不一定了,他身边也不缺什么美女,自然是不需要在我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安之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又一转念,自己能说什么,就说陆浔一定对她有意思?悠之又不是小孩子,说了她也未必会放在心里,毕竟在她自己看来,陆浔这个人是安全的。

    其实不管是沈父还是沈安之,他们都并不知道,悠之觉得陆浔安全不仅仅是以为陆浔这个以退为进的手段,也是因为她前一世对陆浔的了解,陆浔不是一个会在女人身上花心思与时间的人。对女人也并不特别强求,成就成,不成自然不多纠缠。

    正是因为知晓这一点,她才信任陆浔不会对她有什么不好的企图。

    可是悠之恰恰是忘记了,这一世的陆浔与前一世的陆浔经历了不同,已经不一样了,她都可以变化,陆浔为何又不可。

    不过这个时候悠之可并不把心思放在这里,她现在气愤的是顾远这个人,虽然顾远说自己只是要骗钱之后甩了岚之。但是据现在调查的这个结果看,他分明就是诓骗金玉蝶的,顾远是希望能够娶了岚之,成为沈家的女婿,这一点毋庸置疑。

    沈父自然也是气愤,他在北平也不是任人欺负之人,只是涉及到自家女儿,顾远好处理,可是岚之呢!

    悠之本来是觉得,身为妹妹自己更好来说这件事儿,但是沈父却拒绝了她。

    也不知沈父与岚之究竟是如何言道,悠之在外面偷听,只听屋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急的不行,却又不知如何去说。

    沈太太从里屋出来,看悠之急的转圈圈,言道:“你这是干嘛。死丫头还会偷听了,快回去。”

    没多久,就看岚之出来,她红着眼睛,整个人都抽泣着,悠之上前:“五姐。”轻声的唤着。

    岚之咬唇,一把抱住悠之,倒是也并不哭,只是将头埋在她的肩膀,半响,言道:“我果然是看错了人。”

    岚之虽然难过,但是这样发泄出来总是好事儿,如若一直憋着,才是真的不好。将岚之哄睡了,悠之出门。

    陆宁倚在门上,妖妖娆娆:“要不要喝点酒?”

    悠之啊了一声,道了一个好。

    陆宁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她道:“好什么好?怪不得人人都呲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体,还要这样嚯嚯。让陆浔知道我给你喝酒,怕是要说的的,这给救命恩人灌酒,脑子进水了不是!”

    话虽如此,悠之还是跟着陆宁来到她的房间,而与此同时,涵之竟然也在,悠之有些感慨,“我竟是没有发觉,四姐与陆宁姐勾搭在了一切,这不科学哩。”

    涵之白她:“胡说什么的!什么叫勾搭,真是不会说话。”

    倒是奇怪,虽然涵之一直在家,但是听到岚之这样的声音,却并没有出门。

    悠之有些不解,但是涵之却道:“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人安慰她,人多了,倒是让她越发的难堪。我知道你这个好管事儿的小姑娘一定会过去,那么我自然就不过去了。”

    这个时候涵之也猜测到悠之请陆浔帮了什么忙,大抵就是与顾远的事情有关系,自然,陆浔这个事情做的也是漂亮,真是让人一点错处都挑不出。

    北平的气温比奉城暖和了不少,虽然对其他人来说还是有些冷,但是陆宁自己倒是不觉得,她靠在阳台上,任由风将长发吹起,道:“沈岚之怎么样了?”

    悠之轻声:“好多了,我觉得发泄出来挺好的,人没什么事儿了,我也放心许多。”

    陆宁冷笑:“谁年轻的时候还没遇到几个渣男,没事儿,过去就好了。”

    悠之倒是奇怪陆宁说出这个话,她不是喜欢秦言的吗?怎么看秦言都不算是什么渣男吧?大概是悠之的表情太过明显,陆宁扬了扬嘴角,问道:“你们觉得秦言这人如何?”

    言罢,打量悠之,似乎想要发现什么。

    悠之自己倒是没有发觉,她道:“谨言哥么?是一个最好的哥哥,看他对秦希就知道了,不管表面如何说,但是实际上背后却维护的不得了。”

    陆宁挑眉:“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悠之甜甜的笑了出来,道:“问别的我也不知道啊,有些人啊,他是一个好人,或者可能还是一个英雄,在民族大义上面,没有人比他更好,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可能却是最差的。还有一些男人啊,温柔斯文,俊朗能干,可是他对自己的兄弟好过对自己的妻子。所以不能说这个人是好人,就断定他会是一个好丈夫。陆宁姐现在要求的是一个好的丈夫,如若从这个角度看,那么我不能给你任何的意见,因为我与谨言哥并没有深交。我可以相信他的人品没有瑕疵,是天大的好人,但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好的丈夫。”

    陆宁看着悠之,感慨道:“你这是典型的和我玩儿路数啊!我竟是说不过你了。”

    悠之轻笑:“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四姐你说我说的对么?”

    涵之点头:“感情这种事儿,外人是最没有发言权的。除非是百分之百知道这个人品行上有问题,否则不能言道更多。谁又能走到前面去看呢?若是给出了信息让人后悔,那么我倒是觉得,倒是不如不开口。”

    沈家姐妹都算是有见地的女孩子,陆宁寻思了一下,笑了起来,她饮了一口红酒,道:“人啊,真是奇怪的一种动物,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想着,如若不能嫁给秦言,我这一辈子都会后悔,都会生不如死。可是只是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我竟是变了想法,也不知为何,今年过年再见秦言,我虽然也有涟漪,但是竟是不那么心动与执着了。你们说,是我终于放下了,还是我老了,不会爱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21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