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20二更,

第00章 .4.20二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桃运神戒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浔拉着悠之来到办公室的门口,就见办公室的门关着,悠之道:“听不见。”

    陆浔寻思了一下,交代:“你在门口等我,我过去给你看看。”

    他转到走廊的角落病房,直接翻身去了阳台,医院的阳台都是连着,陆浔来办公室的阳台外。悠之猜到他要做什么,皱了皱眉,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不过这个时候也不细想了,很快的,就看陆浔回来,他拉着她道:“如果你想跟着他们,我们现在就下楼。”

    悠之郑重点头,“我自然是想跟着他们的。”

    对于顾远这个人,悠之总是有点看不透,五姐是单纯热情的性格,悠之是很怕她被骗了的,因此打算还是为她好好的探查一下,既然四姐都没有调查出什么,那么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她倒是不客气了。

    陆浔拉着悠之下楼。

    等两人坐在车里,悠之猛然想到刚才觉得的不对劲儿是怎么回事儿了,他们家的私事儿怎么就让陆浔搀和进来了呢,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刚打算找个理由拒绝陆浔的“好意”。就看顾远已经与金玉蝶出门了。

    两人在大门口拦了黄包车,陆浔立刻跟上,他车子开得极慢,远远的跟着,并不让人察觉,悠之吞咽了一下口水,道:“要不,咱们别跟着了吧?也不好。”

    陆浔似笑非笑道:“你不担心你姐姐了?”

    悠之:“……”竟是无言以对。

    陆浔道:“他们是来看鞭伤的,金玉蝶身上全是伤痕,她身边那个年轻男子自称是她弟弟。”看悠之一眼,认真道:“不过我觉得不是。”

    悠之抬头,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不是都自称是弟弟了吗?”这倒是与四姐调查的一样。他们是自称姐弟的,他们只是因为顾远小时候没有姐姐而觉得这件事儿不对,那为什么陆浔会这样说呢?

    “齐修哥,你有什么看法吗?”小嘴儿立时就甜了起来。

    陆浔嘴角勾了勾,道:“直觉。”

    悠之噗嗤一声,喷了,道:“我还当什么呢,原来是最不靠谱的直觉。”

    倒是没想到,陆少帅也是一个相信直觉的人,真是怪咧。

    陆浔道:“我的直觉不是凭空猜测,谁人家里没有兄弟姐妹呢。他们俩给我的感觉不对,而且刚才我在阳台的窗户有看到金玉蝶脱衣服为伤口换药,你姐姐那位朋友没有一丝避讳。”

    悠之很想说如果是姐弟,不避讳也是没什么啊!转念一想,陆浔既然这样说了,必然不是普通。也不说话了,只抿着小嘴儿,越发的严肃起来。

    看黄包车的方向,陆浔突然拉住悠之的手,“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之后,踩了油门,很快的越过了黄包车,一路扬长而去。

    金玉蝶靠在顾远身上,望向汽车离开的方向道:“你看你,还说那辆车是跟着我们,哪里是跟着我们呢,分明就是小情人打情骂俏才开的慢罢了。若是真的跟着我们,我们又没有表现什么,这个时候怎么就开过去了呢!”

    顾远吁了一口气,道:“没事儿自然是最好。”

    金玉蝶咯咯的笑,轻声:“小远啊,你就是胆子小。”

    顾远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姐姐还要在北平待下去呢,我也都是为了姐姐着想,免得被有心人算计了,我不过是无名小卒,没什么人认得,姐姐可不同。”

    金玉蝶柔媚的靠在他身上道:“我就知道小远最好。”

    ……

    悠之不解道:“我们不跟着了?”

    陆浔道:“他发现我们了。”见悠之诧异,又解释道:“你没有发现车夫的速度开始忽快忽慢了吗?这就是试探我们是不是跟着他们。既然如此,我们不跟了便是。”

    悠之蹙眉叹息道:“倒是不知下次该是怎么堵他们了。”

    陆浔失笑:“可是我们并没有跟丢啊!”

    悠之“啊?”惊讶不已。

    陆浔道:“那个女人是金玉蝶,我认出她了,很恰好,我知道她的住处,我们直接去她的住处。”

    悠之眸光转了转,没说什么,只是抿了抿嘴。

    半响,软糯的回了一个好。

    陆浔也不看她,继续道:“我之前抓她的金主,在他们家门口喂了一宿的蚊子。”

    悠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原来少帅也有这样的日子。”

    陆浔叹息:“做人各有各的难处啊!”

    陆浔将车子挺好,拉着悠之道:“我带你翻墙,没问题吧?”

    悠之也是有些功夫底子的,只是这样像个宵小一样翻墙倒是第一次,她激动的有点脸红,道:“可以。”

    悠之有伤,陆浔十分照顾她,帮她进了院子,又顺着墙壁转到了房子的一角,他看身边有些懵的悠之,感慨自己也真是豁出老脸了,何时见过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追求小姑娘像他这样下血本翻墙越户的,丢人。

    等两人找好隐蔽之所,也见金玉蝶和顾远回来了,这个时候陆浔发现,那个老妈子和门子都去了门房,似乎是专门为他们让地方。

    果不其然,金玉蝶一进门就抱住了顾远凑了上去,呢喃:“小远,小远,想死我了。”

    顾远站在那里,半响,抬手抱住金玉蝶,十分热情。

    陆浔拉着悠之闪在窗口,轻轻的透过小小的缝隙看了过去,不看还好,这一看,悠之感觉轰了一声,脑子全是浆糊了。

    两人就在厅里越发的放肆起来,不多时,就看金玉蝶的衣衫就落了地……

    “小远……”

    眼看金玉蝶拉扯顾远衣服,陆浔捂住了悠之的眼睛,揽着她的纤腰,一把将她抱起,闪到一旁。

    等两人转到一侧,陆浔总算是放开了捂住悠之口的手,他道:“小孩子不要学坏了。”

    悠之缓和了半响,艰涩道:“他们、他们竟然是那种关系。”真是一点都想不到。

    陆浔问道:“我们稍微等一会儿,一会儿再过去听墙角。”他感觉自己真是热死了,浑身上下无一处不似火烧,不过看悠之纯真的大眼睛,又知道自己是不可乱来的。

    悠之这个时候还是相信陆浔的,两人悄然的等了一会儿,似乎屋内的声音消了,陆浔又拉着悠之过去。

    此时金玉蝶已经与顾远去了卧室,两人都躺在那里,顾远道:“蝶姐舒服么?”

    金玉蝶咯咯的笑了出来,“还是小远最好,那些混蛋,没得一个好东西,都是些杀千刀不得好死的。”

    “委屈蝶姐了。”顾远哄道:“蝶姐这几年正是好时候,若是不赚这个钱,有些可惜,但是赚了,我委实心疼,心中时常十二万分的纠结,不知该是如何才好。那许多时候,我是恨不得冲进门将蝶姐救出来的。”

    金玉蝶笑的越发开心,道:“我也是知道你的心思,纵然有些难熬,总归是能赚来大笔的银钱,现在多攒一些,将来也好去外地生活。没有钱可是寸步难行的。”顿了顿,金玉蝶突然就不高兴起来,道:“说是想与我一同生活,该不会是哄我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近日可是搭上沈家那个五小姐了。听说她时常去杂志社找你呢。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一点矜持都没有,主动凑到男人身上。”

    顾远立刻:“蝶姐还不相信我么?我们一起那么多年,若不是蝶姐,我如何有钱读书,现在又如何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这些我都是晓得的,蝶姐可不能冤枉我。那个沈岚之确实是喜欢我没错,不过我并不把她放在心上,玩玩罢了,我现在欲迎还拒,慢慢的勾的她死心塌地,也好从她身上敲一笔。蝶姐都这样为了我们的将来付出,我哪能什么都不做呢!再说了,当年他们家就这样把我赶了出去,害的我们一家过得凄惨,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不过拿走一点东西罢了,他们家那么有钱,又哪里在乎这样一点东西,竟是如此就容不下我们,真是伪善。”

    金玉蝶摸他的脸,啧啧道:“看你气愤的,我知晓你心里难受,那个沈岚之,弄些钱,甩掉就好。”

    陆浔感觉悠之不对,低头看她,就见她已经气得颤抖,陆浔有些担心,索性拉着悠之快速的翻墙离开,等回到车上,悠之还在颤抖,她道:“这世上怎么就有这样无耻的人,个死不要脸的!”

    陆浔安抚道:“别被那样的小人气坏了身子,既然此人不是什么好人,那么你告诉你五姐便是,我看他……”陆浔不好说什么了。

    悠之愤愤然:“我们有钱就是他们偷东西的理由吗?还要这样的欺骗我五姐,我五姐最单纯善良了,我真是恨不能直接一枪打死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悠之的小脸儿通红,被气的,她最是重视自己的家人,而眼见家人这样被欺骗,恨极了。

    “齐修哥,你们男人怎么就没一个好东西呢!”问完了,悠之猛地察觉自己这话不对,尴尬了,她抬头,结巴道:“那个、那个、我没有旁的意思啊。口误、口误的。”

    一不小心给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了,这事儿闹得!

    陆浔似笑非笑的,不过很快就揉了揉悠之的发,轻声笑道:“没事儿,知道你不是说我。”才怪!

    陆浔难得的在内心吐槽,不过他很快就又笑了起来,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是做了十几岁都没做过的事。

    “我一定要回家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顾远的真面目,齐修哥,你给我做证人好不好?”悠之拉住他的衣襟,认真道。

    倒不是说家里人不相信她,只是女人总是容易被爱情迷住了眼,前世的时候五姐因为徐友安的事情与四姐都产生了隔阂,今日今日,她真的担心五姐再次受到迷惑。

    悠之十分担忧,陆浔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样并不太好。”

    悠之立时就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陆浔看她乖巧,只感慨这丫头果然是个小墙头草。

    他道:“你就算是回去说了,我为你作证,大家也都信了。你姐姐呢?你说了他是你姐姐的朋友,这朋友又是怎样的深度我并不知。只是就算是她相信了你。好吧,我相信你的姐姐会相信你,可是如果顾远解释呢!他狡辩的话被你五姐相信了呢?”陆浔看事情总是比悠之客观一些的。

    她担心的是五姐不相信她,可是陆浔倒并不这么想,他觉得,其实事情的重点根本就不在这里。

    “你姐姐相信了你就不会和这个人来往,可是你就觉得顾远是傻子吗?他不会发现异常?到时候只用些手段,想来你姐姐就会把这件事儿说出去,到时候顾远说出许多的辩解之词又该如何。一个身世坎坷,需要靠身边女人卖身读书工作的男人,一个靠女人接济的小白脸,他对付你姐姐这样温室的花朵,不是很有一套么!”

    陆浔看她单纯的样子,感慨道:“暂时与你父亲通个气,让他知道这件事儿,稍后我会把有关顾远的调查报告交给你。你用现实的证据让你五姐知道顾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彻底把他所有的后路都堵死,这才是正经。我相信,我们现在偷听到的,可能仅仅是一点点而已。用这一点点是不足以钉死一个人的。想弄垮一个人,就要一击即中,彻底将他打倒,若不然,反反复复只会让事情糊了。懂么?”

    揉揉悠之的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悠之仔细想了想,觉得特别有道理,她咬唇道:“谢谢你。”十分真诚。

    陆浔挑眉:“应该的,我姐姐住在你们家也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我姐姐是什么性格我最懂。不过是做一些这样的小事儿罢了,算不得什么。都是应该的。”

    陆浔说的十分的得体,悠之防备越发的少了几分,轻声笑:“我可以让我父亲调查的,谢谢你,这件事儿就不劳烦你了。”

    陆浔没有看她,只道:“我做更合适,我的人脉强过你父亲,而且我身边的人动作也快,这事儿等不得,给我两日功夫,我让顾远的所有一切都呈现在你面前,但是这两天,你想法子拖住你五姐,不要让她见顾远。”

    悠之终于点了点头,应承下来,她叹息一声,“我真的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世道。”

    陆浔含笑安抚:“不管是什么,你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毕竟,像是你这样的好人还是多过那些心存歹念的恶人。”

    悠之一想,笑眯眯:“也是哦!”

    陆浔咔吱一声将车子停下,道:“这家糕点特别不错,我进去给你买一些,你等我。”

    ……

    悠之跟陆浔跑出去一天,等傍晚回家,就见大家的眼神都不太自然,涵之是满满的不赞同。

    陆浔将糕点悉数都放下,含笑道:“完璧归赵,我将六小姐送回来了。”

    陆宁翻白眼,冷笑道:“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陆浔倒是也不恼火,只笑着言道:“悠之的伤口还是要隔一日就去医院换药,好好看一看情况。可马虎大意不得。大姐,人家因为你受伤,既然你住下了,就多帮着照顾一些,悠之年纪小不懂事儿,凡事儿不放在心上,你结婚早点都能当人家妈了,也顾及着她些。”

    “陆齐修,你个混蛋,你说谁老呢!”但凡是女人,真是可没人愿意被说老,陆宁暴跳如雷。

    陆浔轻描淡写:“我没这个意思,大姐想多了。”

    陆宁才不肯善罢甘休,越发的气愤,她道:“你给我过来,老娘不教训你,你还敢编排我了是吧?好端端的给人家小姑娘拐走了,现在在这儿跟我装好人,我……”

    也只有和陆浔在一起,陆宁才会真的这般暴跳如雷。

    她道:“我非揍死你丫的。”

    眼看现场十分的火爆,悠之咯咯的笑了起来,靠在涵之的肩膀上,典型的看眼儿不怕事儿大!

    陆家姐弟终于不在争吵,齐刷刷的看向了她。

    悠之单纯的眨眼:“继续啊!”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20二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