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9一更,

第00章 .4.19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悠自己都觉得有点背,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招惹这些人,天知道,她压根一点都没有搭理过张雁北啊。但是她却把她当成了假想敌,没完没了的挑衅。不过好在张雁北也没得到什么好儿。

    张雁北确实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听说沈悠之住了医院,问了几人都不知究竟是什么病情,自然往最差的方向联想,她本以为是抓到了沈悠之的小辫子,这样大庭广众的揭露出来,才让她得不了什么好,也让大家都知道她的真面目。可倒不曾想,沈悠之并不是看起来那么温顺,而陈太太对她的维护,秦家兄弟的针对都让她丢尽了人。这次被人撵了出去,她几乎很难在北平的社交圈立足。

    她哪里想得到,陈太太这样的不留情面。

    张雁北回家就回房大哭,急的张家父母团团转,围着大女儿便是言道:“雁南,你倒是说说,是谁欺负我们家小北了。若是让我知道,必然要让他好看,我们家雁北将来可是要嫁到帅府做女主人的。”

    张家父母还做着这样的美梦。

    张雁南是家中难得的清醒之人,她语重心长道:“父亲母亲还是切莫再说这样的话,如若让旁人知道,怕是只会让我们家的处境更加难堪。前些时日雁北去了奉城,你们都要瞒着我,可是结果呢!人家根本就不肯见她,今日真是丢尽了脸。”想到此事,雁南也是恨的不行。雁北丢脸,她这个做姐姐又能好到哪里呢,她自然知晓人家是不讲情面的,可是自家小妹就做的没有问题么?这样胡诌,怪不得人人都嫌弃。

    “你这是说什么呢!”张家母亲是十分心疼小女儿的,因此埋怨道:“你这做姐姐的出门不护着妹妹,倒是听信别人的话,说出去也是让人寒心。”

    雁南气极了,将当时的情况一一的叙述出来,末了,跺脚道:“我与你们说,这次可不是小事儿,往后不光是我们姐妹,就是母亲您,怕是也不会有多少人邀请,人家都觉得丢人呢!”这次陈太太本是没有邀请雁北,是母亲要死要活逼着她带雁北一同出门,她真是豁出了脸面,倒是不想,这雁北就是不要脸的。竟是如此。

    张父倒是比张太太清明几分,听到事情这般,惊讶不已,立时言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雁南:“哪里不是,你们总是惯着妹妹,现在惹出大祸了吧?好端端的,我们干嘛要和沈家结仇,现在沈悠之是社交圈的新贵,不管人家自己怎么样,就冲她的家世,她身边的人,我们就是不招惹为好。若当时妹妹肯好好的道歉,哪里至于让人赶出了门。”

    张父总算是正视起这个事情,他道:“既然如此,我亲自与沈蕴道歉,都不是小孩子了,既然是官场中人,我相信他不会为难与我。若是沈蕴都接受歉意,那么倒也不算什么了。”

    张家如意算盘打的不错,但是却不想,沈蕴已经在家中暴跳如雷,他指着涵之与岚之道:“上厕所上厕所,你们妹妹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们就上厕所,怎么不掉厕所里呢!我就说了,悠之身上有伤,年纪也小。出门你们要照顾些,你们倒好,只顾自己玩儿。”沈父倒是与张家父亲一样,都是最疼小女儿的。

    悠之看两个姐姐挨骂,连忙劝道:“父亲说什么呢,我哪里需要人照顾啊,我顶厉害的呢。张雁北都被赶了出去。”她眨眼睛,又道:“父亲这是偏心我吗?好棒,我就说父亲最疼爱我。”言罢,得意的对涵之岚之扬了扬下巴。

    这样“小人得志”的样子,真是不忍直视,沈父白她一眼,转头将炮口对准了她,“你嘚瑟个屁,人是你赶出去的吗?那是人家陈太太好心。也是秦家公子仗义,你会干啥,你就会泼水甩巴掌,你是泼妇吗?”

    悠之被喷的抱头鼠窜,“父亲好严厉。”

    涵之总算是开口,她道:“父亲不要生气了,小心血压升高。”

    沈蕴怒道:“我血压升高也是被你们几个小兔崽子气的,以后给我少出门。特别是你,沈悠之。”

    悠之乖巧的答应了一声,姐妹几个离开书房,岚之擦擦额头,道:“我真是要让父亲吓死了。”

    悠之幽幽言道:“你是泼妇吗?”学着沈父的语气,啧啧道:“我也是惨,被人欺负了,不反击父亲会说我窝囊;反击了,父亲说,你是泼妇吗?做人家女儿真难。”

    这般幽怨,惹得几人笑了起来。

    话虽如此,悠之并不放在心里,她不放在心里,沈蕴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好端端的女儿被人诋毁,他沈蕴如果不做点什么,那真是也太没用了。还不等沈蕴动手,张家倒是主动道歉,只是这张先生的道歉可没有那么正式,他本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儿,因此十分随意。

    沈蕴坐在办公室看一旁的的张先生,手中的笔轻轻点着桌面,带着笑意:“道歉啊!”顿了顿,言道:“我们沈家不需要道歉。”

    张父一听,愣了,万万想不到沈蕴会这样毫不留情的驳斥了他。

    沈蕴也不言道更多,只是淡然:“您还是请吧,我还忙,并没有时间与您沟通这些。”

    张父站起身子,有些愠怒,虽然他的职位比沈蕴低了三级,但是到底也是北平的老牌世家,哪里想到这样的面子都不给,只道:“沈司长这话说的就对了。小孩子家家的事情,难道真要闹得那么大么?”

    沈蕴垂首,不再看他,但是语气透着一股子冰碴儿,“出去。”

    张父顿时拂袖而去,其实张家和张侃是有些弯弯绕绕的亲戚的,但是张家还是世家,而张侃则不是,他家境颇为一般,完全是靠逢迎与阿谀拍马才走到了今日。而等他到了高位,原本这些看不上他的亲戚倒是都冒了出来,十分的亲切。

    张家就是其中之一,张父在沈蕴这里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心里恼火极了,连忙来到张侃的办公室,打算告沈蕴一状。

    沈蕴听秘书说起此事,冷淡的笑了起来,他言道:“既然他愿意作,那就继续好了,我倒是要看看,是我沈蕴厉害,还是他张为民厉害。张侃该是知晓,谁更是能用得上。”

    悠之并不知道父亲也是憋了一口气要给张家好看,她这几日正琢磨怎么才能不回医院呢,在家里待了一段时日,越发的觉得医院的日子不能过。她休养的特别好,也并没有什么并发症,委实不需要担心太多的。

    眼看就要正月十五,这年还真是一晃就要过去了,悠之感觉在家里吃吃喝喝,足足能胖了两三斤,不过好在只是胖在了该胖的地方,其他地方倒是还好。

    照着镜子,悠之有些脸红,自从来了月事,她这胸倒是开始发育起来,原本只是堪堪小笼包的样子,现在硬是发育几分,悠之偷偷怀疑,自己涨了这将近三斤的肉,都是长在了胸上,随即想想,又觉得大概是不能的。

    “小妹。”岚之上来敲门,笑着倚在门上言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悠之捂住耳朵,道:“我不要听不要听,我不想去医院。”

    岚之噗嗤一声就笑了,道:“什么去医院?这叫好消息吗?”将她的小手儿拉下来,又道:“父亲说,明个儿就是正月十五,他在会宾楼定了位子,市府广场上会有烟火大会,我们晚上在那边吃饭正好可以赏烟火,这是不是好消息呢?”

    会宾楼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市府广场的烟火,最好不过的位置,悠之连忙拍手,言道:“极好极好。”

    沈蕴往年对这些倒是不怎么太感兴趣,今年倒是有些出人意料,悠之道:“我猜,是四姐撺掇的对不对?”

    岚之伸出大拇指,点头道:“悠之果然聪明,可不正是四姐,若不然,父亲哪里想得到。我们提了,便是要被批一句玩物伤身的。”

    悠之:“我们的四姐果然还是最棒的,我觉得四姐如若来明德女中做老师,必然十分能够受到女学生的崇拜,她说话太有说服力了,十分让人羡慕。”

    岚之睨她:“有说服力是因为四姐肚子里有东西可言,也能够有理有据;你没有这些,自然不会让人崇拜。”

    悠之耷拉下脑袋,可怜巴巴道:“五姐就会欺负我。”想了想,她试探问道:“对了五姐,这些日子都没有看你出去玩儿,偶尔出去也是与四姐一起,怎么,你那些知心的好友,都不在么?”她轻轻的笑着,这般问道。

    悠之故意加重了“知心”二字,意图问一问顾远的事情,惹得岚之瞪她一眼。

    “我的知心好友与四姐的知心好友是重合的,我们自然还是一起,难不成你又要提什么不相干的人么?”她绯红了脸,随即想到了什么,道:“说起来,悠之,前些日子雁南找过了我。”

    沈岚之与张雁南的关系还是十分不错的。

    她道:“雁南对那日的事情十分的不好意思,再三向我流露出想要就见你道歉的意思,被我拒了。”岚之认真道:“没得这样的道理,他们家的妹妹就是妹妹,我们家的就是杂草,可以任人欺负。这事儿断不会让他们再次闹到你的眼前,你放心就是。”

    悠之咯咯的笑了起来,挽住岚之的胳膊,“我就知道,我是家中最讨人喜欢的小公主。”

    “啊呸,你咋这么不要脸呢,这么能吹,你怎么不上天呢!”岚之嘲笑够了,走人。

    悠之落寞望天,“真是美人总是被人嫉妒。”

    ……

    会宾楼客人不少,沈父定的位置倒是极好,这处包厢正好在窗户边,连沈太太都十分惊喜。

    悠之抱着圆圆站在窗边,指着广场的位置道:“一会儿那里有好看的花花。”

    圆圆立刻拍手,高兴:“花花!”

    许恒看悠之抱着圆圆,悄无声息的拉了一下颖之,颖之立刻将圆圆接了过去,道:“小妹快把圆圆给我,你胳膊还没好利索,被让她累着了,这小胖墩儿,挺沉的呢!”

    一家人笑了出来。

    悠之道:“胖乎乎才可爱啊!”

    烟火大会还没开始,沈蕴道:“行了,大家先吃饭,也不能顾此薄彼。会宾楼的饭菜还是可口的。”

    大家笑嘻嘻的悉数落座,自从三太太有喜,沈言之真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道:“这外衣莫要脱掉,免得凉着,到底是不如自己家。”

    三太太也是温温柔柔,“我自是晓得的,你莫要多言,惹人笑话。”大家都看他们夫妻,三太太也是尴尬。

    悠之轻笑,道:“三哥还真是变了个人呢!”

    沈言之瞪她:“你咋这么不会说话呢,你当我是孙猴子啊,还七十二变哩!”

    悠之吐了吐舌头,状似委屈的靠在了涵之身上:“四姐骂他为我报仇。”

    涵之捏她脸颊一下,“你少作妖,快吃东西。你的外衣也不要脱。”

    悠之哎了一声,垂头丧气,这般有趣,引得大家又是笑,一家人团团圆圆在一起,悠之竟是觉得一下子眼圈就有些红了,她期盼已久的一家团圆,在这样的时刻,总是让人觉得有几分温馨的想哭。

    悠之起身,轻声:“我去趟茅房。”

    噗!沈言之直接喷了,“爸,你看她!真是有辱斯文。”

    悠之委委屈屈的看人,沈蕴:“去吧去吧,出门左拐就是。”

    今日这样人多,在会宾楼定了位置的又并非是寻常人,因此沈蕴并不担心。

    悠之来到洗手间,用水拍了拍脸,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对着镜子露出一个最灿烂的笑脸,她立刻出门,只一出门,就看到一身黑呢子大衣的陆浔倚在墙上抽烟。

    悠之一愣,随即道:“少帅?”

    陆浔察觉她一闪而逝的蹙眉,立时将烟掐了,掐够了又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伤口怎么样了?”似乎他每次见悠之的第一句话都是如此。

    悠之浅笑,“还好,多谢关心。”她可不愿意和陆浔接触更多,免得别有心人看见,又要编排她,她真是比窦娥还冤枉呢!

    “少帅,我家人还在等待,也不耽误您了。”

    走廊里人熙熙攘攘,倒是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

    陆浔自在:“既然沈先生也在,我倒是该过去打个招呼。”

    悠之:“……”她出来上厕所,然后将陆浔带了过去,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啊!

    悠之真是有些气恼陆浔了,这人真是阴魂不散。

    她想了想,决定开门见山,于是道:“少帅能不过去打招呼吗?外面有一些关于你我的传言,我想不仅给我,也给您带来了许多的麻烦,如若您就这般跟我回去,怕是又要惹得我家中人疑惑,如此这般,并不是我想的。我想少帅应该可以体谅我这番心情。”

    陆浔眸光深幽,他平静的看着悠之,悠之与他对视,并不担心,只认真道:“少帅可以体谅的吧?”

    陆浔看她仿佛一只警惕的小松鼠一样,怕是不答应就要冲上来咬人,样子十分可爱,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缓缓道:“倒是可以,既然如此,我自然不会给你添麻烦,快回去吧。”

    悠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轻声道:“那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少帅好好玩儿。”

    “姐夫,你怎么在这里啊!”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陆浔与悠之同时回头,就见一身鹅黄色洋装,俏丽可人的女孩子站在一角,笑盈盈的看着二人,单单纯纯的,“父亲久等你不归,心里十分着急,让我出来看看呢!”她调皮一笑,“我要不要说没有看到你?”随即视线落在悠之身上,似乎十分好奇的问道:“不知这位小姐是……?”

    陆浔冷淡,“这是我的朋友。”

    并没有介绍的意思。

    女孩子眨眨眼,含笑:“我知道了,这位一定是传说中的沈小姐,真好看呢!”

    悠之浅浅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少帅,再会。”

    并不都说,转身离开,只是转身的一瞬间,冷笑一下,郑巧宜,陆浔的小姨子。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9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