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8二更,

第00章 .4.18二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年期间,各种宴会不断,悠之看家人忙碌,与三嫂言道:“你看,我们俩最惨了,人家都可以出门,只有我们,哪里都不能去。”

    三太太含笑,娇嗔道:“我还顶不愿意出门呢!”

    悠之扁嘴,三太太最是喜欢热闹聚会,悠之哪里不知道呢。倒是不曾想到,有了孩子就是不同,三太太真是处处都为了孩子着想,只要说是对孩子不好的,她一定不会做,处处小心谨慎。

    “我看啊,是你不能出去玩儿,心里闷的慌吧。”

    悠之才不承认咧,她道:“我哪有啊,我这样乖巧,才不想出门呢,在家里有吃有喝的,出门还要应酬人。”她靠在沙发上,十分的懒散:“我现在真是懒得要命。”

    “你也知道你懒,今日陈太太还问起,说是许久没有看到你。她明日办了一个宴席,让你一定要到场。”涵之进门,笑着言道。

    悠之道:“陈太太从外地回来了么?”

    陈太太年前去了一次香港,据说是腊月二十八才回来。

    涵之翻白眼,“这话让你问的,真是傻。不回来怎么办宴会,小笨蛋。”

    其实涵之也有点担心,担心陈家的宴席会有陆家姐弟,也不是涵之多想啊,她总是觉得,只要牵扯陆家姐弟,她家小妹就没个好儿,真是可怜见儿的。

    不过悠之倒是并不放在心上,只道:“如此倒是可以,只是我去了之后也不能饮酒,不知会不会让人觉得十分的扫兴。”到底是新年期间,悠之也不想抚了陈太太的面子。

    “这倒也算不得什么,陈太太是晓得你受伤的,她还念叨,未曾来看你十分过意不去。”

    三太太看两姐妹你来我往,笑了起来,道:“说起我们悠之真是讨人喜欢。”

    陈太太是社交圈的新贵,只是虽然看似温和,实际不然,许多人并不能入了她的眼,可是她偏是对悠之很好。不过仔细想想,八成与陆家姐弟有关。

    悠之道:“我讨人喜欢也不是一天两天,不是很正常的吗?”说笑够了,站起身子道:“我上楼休息一下。”

    悠之允了参加陈太太的宴席,沈太太再三叮嘱:“你伤势没有好,千万要小心才是,本不想让你出门,只是既然你答应了,那么我这做母亲的也不好说什么了。”

    陈太太倒并未请什么年纪大的长辈,说是怕玩儿的不尽兴,因此都是些妙龄的男女。

    三姐妹一同坐车出门,因着新年串亲戚,路上行人也是不少,悠之看着窗外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抹身影一闪而过,她愣了一下,随即道:“四姐,我好像看见周玉秋了。”

    涵之立刻认真起来,她道:“哪里?”立时将头探了过去,然而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影。

    悠之蹙眉:“也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按理说,她应该不会回来才是。”当时父亲已经撂下狠话,难道周玉秋真的置若罔闻?

    对于周玉秋,他们家骨子里是十分深恶痛绝的,倒并不是因为她流落风尘,而是这个人的人品实在有问题。人家帮了你,你却要恩将仇报,这样的品性自然让他们看不过眼。

    “北平也不小,如若她偷偷的回来,不出现在我们面前未必就能发现,这件事儿,还要从长计议。”涵之冷着脸,心情不好起来,“她那般小人,如若钱花光了悄然回来也未必不可能。我会和父亲说的,另外也会通知周叔在老宅那边盯紧点,若是她出现,断然不能再跟她客气。有些人就是这样,你给她脸,她就越发的不要脸。”

    岚之也是跟着叹息:“真是不知,这世上怎么这么多无耻之人。”

    悠之沉默一下,道:“别让这种人坏了大好的心情。”

    汽车驶入陈家,管家早就等在了门口,将几人迎了进去,说不出的奢华富贵,陈太太一身烫金的修身晚礼服,金灿灿的。

    她笑容妩媚,“悠悠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听说你伤着了,我的小姑娘真是让人心疼。”

    “陈太太好。”

    看现场众位女郎都是夏天的装扮,或洋装,或旗袍,或礼服,悠之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即倒是也释怀了。将外套交给侍女,她身着高领马海毛衣,齐及脚踝的黑色长裙,乖乖巧巧的,只却不像参加什么宴会。

    陈太太道:“果然是青春少艾,穿什么都好看。若我像是你这般年纪,也要如此呢。”

    将沈家姐妹引到客厅坐下,陈太太似真似假道:“悠之身体不太好,你们可不能欺负她,若是让我知晓,可别怪我这个主人家不客气哦。”

    大家立时笑了起来,只道自然不会,又有人笑着打趣陈太太偏心。

    陈太太一一笑着应了。

    涵之道:“我去下洗手间。”

    岚之立时:“我也去,早上可能没吃好,有点不舒服呢!”

    悠之甫一坐下,就察觉到一道视线,抬头看到张雁北在不远处看她,眼里带着浓浓的厌恶,悠之嘲讽的够了一下嘴角,并不理会她。然许是这般,张雁北竟然直接过来,居高临下的看悠之道:“沈六小姐既然身体不好,就该在家中休息才是,出门又要让别人照顾,也是有趣了。”

    现场都是人精儿,脸色不变,不过也不搭话。

    有人觉得悠之人不错,也有人是不喜欢她的,只是人家是陈太太身边的大红人,又与少帅关系匪浅,他们自然是不好说什么,有人强出头,那自然是乐的看戏。

    悠之似笑非笑的打量一下张雁北,淡淡道:“我既没有去张家做客,又没有需要张二小姐照顾,张二小姐真是管的有些太多了。”

    张雁北被堵了一下,立时道:“我自然是为陈太太抱不平,好端端的请客,倒是还要照顾病人。身体不好就不要出门,谁知道住院是为了什么,可别是流掉什么孩子之类的吧?真是晦气……啊!”

    悠之手上的水直接就泼到张雁北的脸上,她站起身子,一脸的冷然:“好好一个小姑娘,嘴脏成这个样子,我看你们张家的家教也是可以。有本事你将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现场顿时安静的不成样子,张雁北被泼了一脸水,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丢人的,她张牙舞爪道:“我就说你,就说你又是如何。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住院,又不说病情,我怀疑你小产有什么不对,谁不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就是个贱人……啊!”

    未等说完,一个耳光就甩了过来,悠之抱胸,冷笑:“你别自己是个贱人,就看谁都跟你一样,再多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啊!你个贱人,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你敢打我,你凭什么?我杀了你!”张雁北叫嚷起来。

    张雁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去了一个洗手间,雁北就又惹事情了,家中父母一直都坚持让她带着雁北出来见识,只是这出来哪里是见识,分明是惹是生非。

    她刚要上前,就看陈太太蹙眉走了过去,张雁南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刚要缓解,就听陈太太开口。

    “来人,请张二小姐出去,既然这边许多友人,我付少敏将话撂在这里,往后有张家这位二小姐在的地方,就不需要邀请我了。这样的品性,我付少敏高攀不起。”陈太太十分愧疚的来到悠之身边,轻声道:“不好意思,万没有想到让沈六小姐遭受这样的屈辱,实在是我这个做主人家的不是。”

    张雁北呆呆的站在那里,她没有想到陈太太竟是会如此不留情面,见管家拉人,道:“我没错,我根本就没错,是她动手的啊!”

    这个时候她还觉得自己是十分委屈的,豆大的泪水就这样落了下来,“你们这是欺负人,你们合伙欺负人。”

    张雁南也知道,若是雁北被人这样赶了出去,他们张家以后真就没有办法立足了,她连忙来到陈太太身边,求饶道:“陈太太,我知道舍妹口无遮拦,实在是有些有伤大雅,只是她年纪还小,她不懂事儿,我在这里替她道歉,您这次就别与她一般见识了。还请陈太太给我这个面子。”

    陈太太打量张雁南,缓缓道:“雁南啊,我原本以为你十分的明白事理,但是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你与我道歉什么,难道她骂的人是我吗?”

    张雁南脸红了一下,她确实是将心思放在陈太太身上,而不是沈悠之,咬了咬唇,转身:“沈六小姐,我替舍妹向你道歉,我……”

    不等说完,就听张雁北哭道:“我没错,我才不要向这个贱人道歉。”

    “啪!”一个蛋糕就这样糊到了张雁北的脸上,张雁北整个人呆住了,门口的小青年气势汹汹,怒发冲冠:“麻痹的,你他妈再给我说一次试试。”

    秦希进门就听到有人编排悠悠,怒道:“我可不像我哥他们有涵养,敢欺负悠悠,我他妈非揍得你满地找牙。”秦希开始撸袖子。

    张雁南回身紧紧的捏住雁北的手,道:“快道歉。”随即自己又与悠之言道:“沈六小姐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与雁北一般见识好不好?你们都是好同窗,我知道雁北说话口无遮拦,十分错误,我们向您道歉,这件事儿,真的是我们错了。您宽宏大量,就原谅她这一次吧。而且,这样好的日子,是没有必要这样的对吗?别是搅了宴会。”

    悠之平静的站在沙发旁,她看这样眼前几人,半响,若有似无就笑了出来,轻飘飘道:“我不原谅。”她扬了扬下巴,“我觉得张小姐不愧是做杂志的,说话真是会圈人啊!好同窗?好同窗张雁北会这样编排我吗?若是这话被有些没有脑子的人信了,四处宣扬,我该如何自处?这点你们想过吗?宽于律己严于律人成这样也是没谁了。再说宽宏大量这点,难道我不原谅他就是不宽宏大量吗?我告诉你张雁南,我的宽容是针对值得宽容的人,而不是一些心存恶意的小人。最后可别说是我搅了宴会,真正搅了宴会的人是谁你心知肚明。”

    张雁南一滴汗落了下来,她其实也知道这件事儿都是雁北的错,但是这个时候如若让雁北被赶出去,别人该是怎么看他们张家,不看别的,单是说这个门脸,她也要顶住。可是倒万万想不到,沈悠之这样不留情面。

    “不,我想沈小姐误会我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成心的道歉。”她死死的拉住张雁北的,道:“雁北,你快道歉。”

    张雁北仍是不肯,人越多她越觉得自己没有错,而且被秦希扔了一脸蛋糕,她更是觉得没有比这更委屈。

    她哭着道:“她一定是小产住院,要不然怎么会穿的这样多。”

    悠之轻笑,意味深长的刺儿到:“看来张二小姐真是见多识广,对这种事情都知之甚详。”

    秦希还真是不打算客气,直接就揪住张雁北要揍人,惹得张雁北尖叫。

    秦言看着眼前一切,清润道:“小二,把人放开。”

    “她嘴贱。”秦希愤愤不平,麻痹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还要和悠之比。

    秦言温和的轻笑,认真道:“就算她嘴贱,你也不能打人。难道狗咬你一口,你就要咬狗一口么?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百年世家,但也是书香门第,万不要学有些人,失了身份。”

    秦言如果损人,那自然是更加厉害。

    他道:“沈六小姐为人谦和,便是做了什么好事儿也是不愿意说,倒是不想,如此倒是引得有些有心人想要造谣编排她。既然自小与陆家人交好,也被沈六小姐称呼一声谨言哥,我想,我该是说几句话。沈六小姐之前因为救陆宁姐中了一枪,一个年纪不大小姑娘关键时刻能够舍己救人,这是什么样的品性我就不多说了。至于说张二小姐,我倒是很想说一说张二小姐。我知晓你十分的仰慕少帅,甚至千里迢迢的跑到奉城求见。只是张二小姐,对于少帅来说,你就是一个陌生人,他不会见你也是理所应当,若是每个爱慕者他都要见一见,那么怕是累都要累死了。而且又怎知,要见少帅的人是不是存着害人的心思。可少帅对你不感兴趣,不肯见你,这并不是悠之造成的。外面是有很多关于悠之的传言,只是认识一个人该是从自己的心,而不是别人的嘴。悠之与少帅往后如何尚且不知,但是现在可是清清白白。你犯不着像是疯狗一样追着悠之咬。如此这般,委实有些有失体面。女儿家,不说过于内向,但是大抵还是矜持些好,送上门的,都是不值钱的。”

    秦言这话说的十分心平气和,但是却十分的毒,特别是最后一句。

    陈太太不再迟疑,道:“撵出去。”

    张雁北就这样被拖了出去,做姐姐的也不能坐视不理,立时与陈太太点头,尴尬道:“实在不好意思,舍妹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也先告辞。”

    言罢,追了出去。

    一场闹剧就此平息,陈太太拍手道:“大家尽情玩乐,莫要被某些人影响了心情。”

    大家立时热闹起来,说说笑笑道:“自然自然。”

    秦家兄弟俱是坐在悠之对面,秦希关切道:“悠悠千万不要因为她生气,这种人不值得的。”又想了想,道:“如果实在看不过眼,告诉我好了,我给她揍成猪头,你什么气都消了。”

    悠之温温柔柔的笑了起来,道:“你们这样帮我说话,我就算有再大的气也都消了。”

    秦言感慨:“小姑娘嘴可真甜。”

    悠之咯咯笑了起来,“谢谢。”也是为之前道谢。

    秦言温润如玉,“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秦希立刻警惕的瞅他哥,凑到他耳边低语:“你不会也想撬墙角吧?我可是你亲弟弟,没这样的哈!唔!”

    被一拳兑在了肚子上,可怜巴巴的看向悠之,告状:“我哥打人。”

    悠之严肃又认真:“谨言哥最是君子,才不会打人。”

    秦希望天,立时就觉得自己真是可怜见儿的……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8二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