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7二更,

第00章 .4.17二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浔动作很快,不过是一日的功夫就将一切查了出来,虽然人是在北平遇害,但是他在北平自然也有自己的关系网。

    他亲自陪着秦希回到了北平,带了几个心腹的护卫,交代道:“带上武器,抓人重要,但是也要护住二少爷。”

    这么多人,秦希是最弱的,但是他坚持要自己亲自去为陈教授报仇。

    他跟着换上一身黑衣,背好武器,又蒙上了面,道:“齐修哥放心。”

    这次他们去的地方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阻力,但是陆浔这人一贯的小心谨慎,“去了之后不要与我说话。我们的口音可以伪装,你不可以,只要有人有一丁点怀疑,立即解决掉。”

    “我知道。”

    杀害陈教授的并不是日不落人,不过却有一些关系。陈教授时常发表一些危言耸听的言论,因此颇为让人不满。而动手则是陈教授当年留学的一位同窗,这位同窗娶了一个那边的妻子,越发的不把自己当成国人看待。他专门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从中运些货物赚钱,见那边的人对陈教授有些不满,因此决定杀掉陈教授,从而得到更大量的帮助。

    如此阴险小人,实在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只是陆浔并不想在新年制造恐怖气息,因此决定先将人绑走,之后再让秦希报仇。

    他已经调查清楚,这个人叫做李安,虽然是留洋回来,但是最大的爱好就是听戏,他与欢喜班的头牌金玉蝶关系甚好,时常过去捧场,偶尔还要留宿在那边。

    金玉蝶家住东郊,独门独院的一个小户,家里除了一个老妈子就是一个门子,都是李安为她安排的。

    陆浔决定要在李安从金玉蝶那里离开的时候动手,今日正是金玉蝶病好再次登台的第一天,两人必然要有一番勾搭。金玉蝶算不得李安的外室,但是仍与他关系亲密。

    陆浔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东郊,秦希问道:“我们冲进去么?”

    陆浔:“不,等人出来,这件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一行人就这样守在门口,外面的天气十分寒冷,不过大家都是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的抱怨,秦希是身娇体贵的公子哥儿,若说觉得承受不住,也只他一人。只是他并不开口,与大家一同安静的守着,待到天气已经蒙蒙亮,一辆黄包车跑了过来,停在门口,轻声的敲门,门被拉开一个小缝儿,门子睡眼惺忪道:“等着,我去通知爷。”

    秦希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捏着枪的手竟是开始抖了起来。

    陆浔按住他的肩膀,低语:“没事。”

    其实处理一个李安根本就不用来这么多人,委实大材小用。只是这次他们带着秦希,总是希望能够更加稳妥一下。陆浔上过战场,他更加看重的是稳妥与否,而不是最少的人做最少的事儿。他要确保事情万无一失。

    不多时,就看李老爷出了门,他穿着锦缎的大袄子,小礼帽,看着一点都不像是留过洋之人。

    他上了黄包车,懒洋洋交代:“走吧!”

    金玉蝶的院子关上了门,陆浔摆手,几人迅速跟了上去,秦希起身一瞬间竟是脚一麻,直接就晃了一下,发出声响。

    李老爷十分警惕,他快速的回头,发现有人追踪,暗道不好,拔枪道,“什么人?”

    也并不是没有什么准备之人。

    陆浔知晓这个时候如果开枪必然是会引来更多的人,住在这边的都是三教九流,一般这样的人家起的也早,很容易惊动人。

    他对其中一人比了比,那人迅速的站了出来,道:“李老爷,咱们哥几个也只是想要点钱,如果你全都交出来,我们倒是也不会对您怎么样。掏枪就不太好了吧?”

    李安没有一丝放松警惕,他小眼睛闪着锐利的光,冷笑道:“甭将我当成傻子,都出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他死死的盯着这边,却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迂回到了他的身后,就在李老爷准备继续放狠话的时候,那人迅速的上前,一把就用勒住了李安的脖子,之后迅速的按住他的手,他的□□应声落了。

    那车夫见状,正要叫喊,另一人立时一个手刀,将他打昏,之后将他捆好,扔到了一旁的巷子里。

    陆浔起身,道:“走。”

    一行人迅速的撤离,等到了陆浔安排好的小屋子,他将装了□□的枪直接递给了秦希,之后二话不说,带人离开。

    没多久,就听到房内传出秦希难受的哭声,陆浔寻思了一下,进门,看到李安已经浑身是血的倒在那里,秦希跪在那里,埋着脸。

    陆浔揽了揽他的肩膀,拍拍他的肩,“好了,没事儿。”

    秦希回头,看陆浔,问道:“齐修哥,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等陆浔回答,他又是言道:“我当时明明看到汽车过去撞人,但是没能救成教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撞了第二次。我明明想要为教授报仇,我找到罪魁祸首,但是却因为害怕,导致大家被发现,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好。”

    他抱着头,道:“我真的很没用,如若能有你们一半,我也不会这么遗憾。”

    陆浔看秦希,站起了身子,认真:“作为一个男人,自怨自艾并没有用,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一个强者,任何时候努力都来得及。”

    秦希看向他。

    陆浔:“就算是现在开始努力也是来得及的,如果你现在开始努力,也许将来就能保护所有你想保护的人。像个男人,别还跟一个孩子似得哭哭啼啼,也许你现在觉得我们都很厉害,但是如果你努力了,也许比我们更强大。”

    秦希沉静的看着陆浔,终于慢慢的坚定起来,他站了起来,道:“齐修哥,谢谢你。”

    陆浔锤了他一拳,道:“你这么认真的道谢,我倒是不习惯了。”

    眼看明日就是大年三十,陆浔傍晚要赶回奉城,临走之前,他来到沈宅,站在墙外,并不进门,只是平静的看着。

    而此时悠之正在家中看书,她不停的写写算算,没多久,拨通电话:“hello,ismarkthere”

    “speaking。”电话那头顿了一下,马克试探言道:“沈六小姐?”

    悠之见接电话的就是本人,立刻切换语言模式:“你好,马克,是这样的,我有一件事儿想要咨询你,我刚才看了四姐从你那里借的一本书,就是您导师出版的那本,有几个问题想要咨询一下……”

    两人说了一会儿,马克用中文解释不清楚的,悠之立刻主动切换,到最后,马克直接道:“你等我,我来你家当面与你说。”

    马克虽然看着不怎么靠谱,但是是个学术流,既然沈父觉得他这个人没问题,悠之也就不客气的咨询他。马克要来,悠之站在窗口张望,猛然看到一抹身影,她愣了一下,恰逢陆浔抬头,虽然隔着挺远的距离,但是四目相对,悠之寻思了一下,转身下楼。

    “悠悠怎么了?”

    沈家人都在一楼说笑,见悠之咚咚下楼,不解,悠之穿上厚大的狐裘道:“我看到陆浔在门口,我们总不能放任不管吧?”

    话音刚落,就看门子禀道:“少帅求见。”

    陆浔既然都与沈悠之见到了,不进门拜访倒是不太妥当。

    悠之叹息一声,将外衣脱下,陆浔进门就见到悠之刚好将衣服挂了起来,笑道:“这样的日子来拜访,有些唐突。”

    沈太太立时迎了上去,道:“少帅快请坐,哪里有什么唐突与否。春娇,去楼上请老爷下来。”

    “早就听说少帅英雄少年,十分仰慕,今日竟是有缘一见,真是万分荣幸。”许恒很快的从楼上下来,带着笑意,十分的仰慕,“幸会幸会。”

    陆浔挑了挑眉,有些冷淡的点了下头。

    “在下许恒,沈家的二女婿,刚才国外回来,呵呵。”许恒凑到陆浔对面,坐下。

    许恒这般样子,悠之有些瞧不上眼,她淡淡,“我上楼请父亲。”

    陆浔突然就问道:“你的伤口如何了?”

    悠之停下脚步,冷淡的笑:“好多了,多谢关心。”

    “应该的。”陆浔看她,觉得五六日不见,她的脸蛋儿有几分圆润了,似乎涨了点肉。不过又觉得自己有几分可笑,那么几天,能看出这么多么!

    沈父从楼上走下,爽朗的笑:“少帅快请书房坐。”

    陆浔起身,平静,“我来北平处理些事情,路过贵府就进来拜访,竟是一丝礼物也未带。实在是有些唐突,十分不好意思。”

    沈蕴道:“如此小事,少帅何必拘于小节。快请快请。”

    两人上楼,陆浔从悠之身边走过,目不斜视,只是却仍是给人很奇怪的感觉。

    待二人去了书房,颖之笑了出来,道:“果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看少帅的眼睛都要帖在我们悠悠身上了。”她别有深意,“这少帅身份可是不敌低,若是能够入住帅府,我们悠悠可不同了呦。”

    沈太太蹙眉,冷淡道:“外人胡言乱语,你这做姐姐的也要胡言乱语,有这样编排自己妹妹的么?悠之年纪还小,你父亲说了,不要让她过早的教男朋友。年纪小,很容易识人不明。”

    颖之:“母亲这话可不对,少帅这样的人家,哪里会不好。再说了,如果不快一些,怕是就要被旁人抢了去呢。好男人可不人人都盯着么?”

    “母亲,我们家颖之说的极对呢。”

    这夫妻二人一唱一和,悠之冷冰冰的,“我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旁人做主。”言罢,直接上楼。

    颖之有几分尴尬,道:“这丫头性子怎么越发的厉害了。”

    沈太太也有些冷淡,“你呀,别管闲事儿了。悠之的事情,你父亲心里有数儿,少帅那样的人家,咱们不敢想,也不攀附。”

    颖之还想说什么,被许恒拉住,他笑:“母亲说多对。”与颖之使了一个眼色。

    陆浔倒是没有在沈家待多久,很快就离开,沈父亲自送他出门,他出门之时扫了一圈,没有看到悠之的身影,心里有几分失落。

    而此时,悠之与马克、涵之都在书房,其实涵之并不需要留下,只是男女同处一室,沈太太是不放心的,马克又是涵之的同学,因此涵之当仁不让的留了下来。

    悠之知道怎么做手工皂,但是她的配料并不精细,而且成本高,她需要有十分合适的替代品,马克与她沟通了一会儿,扶额道:“不行不行,你这脑子太笨,我没法儿和你沟通。”

    悠之默默望天,“……”

    悠之当年出国学的是经济,现在研究这样技术流的东西,实在不是她的专长,又是沟通了一会儿,虽然马克说的她大概也能明白一点,但是更详细的却是没有的,等傍晚送马克出门,悠之道:“谢谢你。”

    马克摇头,“没事儿,有问题再找我,只是我想如果你们家对这个有兴趣,不该让你来沟通,沈,我知道你相对来说还是明白的,但是你要知道,术业有专攻,你天分一般,我这样讲,你都并不十分明白,这其实也说明一切了。如果想尽快的有结果,还是要尽快的有一个好的结果,我建议你将这一切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悠之点头,“好,我会考虑。”

    回来之后悠之直接进了父亲的书房,直到晚饭才出来。

    马上就要过年,这些日子家里人都是一起吃饭,倒是也和谐。

    看圆圆捧着小碗自己吃饭,吃一半掉一半,沈太太道:“不如我来喂她吧?”

    颖之拒绝:“这可不行,母亲,您这样还是没有办法锻炼她的。我们这次去国外……”

    沈蕴道:“吃饭哪里那么多话。”

    晚饭之后,沈太太笑着言道:“往年过年,我们都会请欢喜班来唱一两场堂会,今年你父亲说没得意思,也就取消了。你看看,可还有更加有趣的玩儿?”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起来。

    悠之窝在沙发的一角,也不搭话,只单单纯纯的笑。

    “来,悠悠到二姐这边坐。”颖之招呼妹妹。

    悠之懒得动,不肯,“我不,懒得起来。”

    悠之心里对二姐颖之是有些隔阂的,倒不是说二姐不好,只是二姐太为许恒着想了。前世的时候就是这般,明明知道许恒在外面有人,却容忍了下来。并且在沈家落难的时候躲得远远的。

    许恒不希望她和沈家有更深的牵扯,她就放弃了自己的亲人。想到此,悠之心里是难过的,至于许恒,悠之对此人简直是恶心的不行。

    许恒与沈颖之是同学,家境十分贫寒。当时沈父其实心里并不十分同意,但是颖之坚持,因此一毕业就结了婚。婚后做起全职太太,而许恒继续上学。自然,他所谓上学也是全靠沈家的资助。毕业之后在沈父的引荐下去了上海工作。就是这样一个处处需要仰仗岳父的男人。他在岳丈家出事儿的时候不仅没有帮忙,还立刻划清界限,甚至不许颖之回家看望病重的母亲。而颖之为了自己婚姻的美满,竟是真的听从了许恒的话,即便是他后期待她特别不好,她也依旧甘之如饴。

    甚至为了许恒来找悠之帮忙,那个时候悠之刚才国外回来,她知道了沈家的一切,知道了二姐的袖手旁观,几乎崩溃。这样的情况下许恒竟然还利用与她这层亲戚关系去找陆浔,想来真是可笑至极。

    说起来,当年唯一赞成她私奔的,也就是二姐与二姐夫了。

    自然,错误是她自己犯下的,万没有道理怪到别人身上,只是现在回想当时情形,他们未必就没有私心。

    悠之垂着头,表情有些难看。

    圆圆凑到悠之身边,哒哒的拖着鞋,道:“小姨疼?”

    她是个机灵的小孩子,看大家总是重申悠之身体不好,她就以为悠之是疼。

    悠之一愣,是呀,别人注意不到她的表情,小冬瓜一样的圆圆是可以的啊。她将头放在膝盖上,嘟囔:“对呀,小姨有点疼,所以圆圆小心一些,不要受伤好不好?”

    圆圆重重的点头,“恩!”

    悠之感觉眼眶有些湿润,这样可爱的小圆圆,许恒重男轻女,对圆圆并不疼爱,现在对她好,不过是因为沈家的关系,沈家败了,他立刻就公然的养起了外室,甚至是有了儿子。

    而她姐姐颖之则是为了能生一个儿子整日的烧香拜佛,压根不管女儿。因为发烧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圆圆脑子变得有些不好,智商只留在了六七岁。

    悠之将圆圆抱到自己身边道:“哎呦,你真是一个小胖墩儿。”

    圆圆咯咯的笑,搂住悠之的脖子,“胖!”

    沈太太无奈道:“你胳膊有伤,抱她小心点。”

    悠之哎了一声,想到什么,问道:“我们多买点礼花吧。我和圆圆都喜欢看。”

    沈太太笑:“这还用你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7二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