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6二更

第00章 .4.16二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门外传来倒地的声音,陆浔迅速的冲出门,就见一个男人倒在地上,他很快的在他手腕补上一枪,语气冷冽,“调虎离山。”

    卫兵很快就冲了上来,将男人擒住。

    “启禀少帅,属下办事不利,被此人同伙跑掉了。”

    陆浔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看向了男人,缓缓道:“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怕拖,很多事情,来日方长。下去吧,好好的审问一下此人。”

    他看着有些狼藉的现场,重新坐到了摇椅上轻轻摇晃,眼神深邃,“目标倒是明确,杀我。”

    等陆浔赶到医院,就听到病房内满是笑声,他推开房门,道:“今日如何?”

    屋内除却悠之、涵之、还有陆宁与秦言,甚至秦希也在。

    秦希道:“齐修哥你也来了?我正在给他们讲我老师呢!”他带着笑意,活灵活现的。

    其实说实在的,秦希的成绩前几年确实一般,不过好就好在,他有一个好老师,这个好老师足以让秦希改变。这人是北平有名的学者陈学武,虽叫学武,但却是一介文人。虽是文人,又有一方血性。

    陆浔与陈学武曾经见过两次,对他观感不错,陈学武虽然早年留学日不落,但是却对那边十分的不喜,一直坚称狼子野心,时常在报纸发表一些社论,将此国阴谋论。

    现下虽然外国人士不少,但是日不落相对还是低调一些,不似有些洋人那般嚣张,可是陈学武却坚定的认为,现在越是表现的谦逊,将来越是最大的隐患。

    大抵如此,也会在课堂上讲一些日不落的习俗风格,并且会言道一些这个国家的民族习惯,用诙谐的小故事提醒大家要警惕,颇得学生喜欢。就是说,这位虽然十分的激进学者,但是又能将激进包裹在一派祥和,甚至是逗趣的笑话里,因此十分受到学生的推崇。

    而秦希他们中学也是对洋人最反感的一所中学,在去年的时候甚至曾经组织过□□示威。

    秦希讲故事的时候,悠之笑的最大声,陆浔来了,她只扫了一眼就催促,“继续啊,他还讲什么了啊?”

    大家发现,悠之似乎和陈学武教授一样,也不知是为何,对日不落有出自骨子里的一种厌恶与憎恨。若说陈教授是在国外看到了此国的野心,那么沈悠之这样倒是让人觉得有点奇怪了。

    不过这个“大家”可不过包括秦希,秦希继续道:“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悠之哼了一声,不搭理他了。

    陆浔倚在柜子上,就看沈悠之旁边放着一只小瓷碗,碗里可见红糖的残渣,放下心来。再看沈悠之,不经意与她视线对上,四目相对,沈悠之轻笑道:“少帅这是干嘛了啊?这般的狼狈。”

    陆浔衣着得体,压根看不出一丝的狼狈,涵之转头打量,倒是不觉察,就不知悠之为何如此言道,以为她故意找茬儿,打圆场道:“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悠之轻笑,“头发乱,脸上有灰尘,裤脚有一滴血迹。”她观察力很细微的,之后又转向了秦言,笑道:“谨言哥进门的时候也有几分急切,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关切问道。

    陆宁最先反应,她道:“你们俩不会有事儿瞒我吧?说说。”上下打量二人,十分的谨慎。秦希对悠之比了一个大拇指,悠之回以微笑。

    陆浔突然就觉得,秦希看着有点不顺眼,不知道边防还需不需要这样的人,给他扔过去可好?又看大姐脸色,考虑如若这般,大姐该是拿刀砍人了,遂放弃这个念头。

    他道:“不过有些宵小想要杀我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秦言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想要开口,又怕吓着沈家姐妹,因此忍了下去,道:“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就别都留在这里耽误悠之休息,让她好好的躺一会儿,恰好,我们一起吃些东西。”

    眼神示意陆浔陆宁离开。

    秦希挠头,低头问沈悠之,“这是啥意思?”

    悠之看他迷茫的眼,“大人的事儿,你这种心智是小孩儿的少插嘴。”

    秦希:“……”

    秦言几人告辞离开,涵之出门送,秦希倒是不动,窝在了椅子上,与悠之言道:“我们教授棒吧?如若你不出国就好了,可以转到我们学校,我们教授……”

    悠之突然就开口:“我觉得你该提醒你们教授小心。”

    秦希:“啊?”有些不解,小心什么?

    悠之并不能记住前世的一切,但是她也知道,其实在那帮小矬子真的打过来之前,也进行了很多的私下活动,杀害了不少的进步人士。而这位陈学武这样明显的反对他们,怕是很容易成为目标。

    她道:“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从理论上说,你们教授已经得罪小人了,还是小心点好。”

    秦希一听,觉得有几分道理,言道:“好,我今天下午回去就去教授家,正好我有点想念师母做的糖蒜了。我与你说,那真是一绝,许多人都比不得的。”

    悠之啧啧:“馋鬼。”

    两人说笑,就看涵之进门脸色有些难看,悠之立时想到谢安书,怀疑谢安书又来纠缠涵之,将秦希支走,“去去,给我上楼下买点糖炒栗子,我要吃糖炒栗子。”

    秦希睨她,“哎呦喂,你就直说你们姐妹有话说得了,还和我玩儿这一手,我可是聪明的秦谨希,哪里是傻瓜。”话虽如此,溜达出门。

    悠之连忙起身拉住涵之,问道:“四姐,你这是怎么了?可是那个……”

    不等说完,就看涵之摇头,她道:“不是,我没有看到谢安书。”她皱着眉头,迟疑一下道:“我好像在走廊里看到顾远了。”

    悠之:“谁?”仔细想想,知晓了,“五姐那个朋友。”

    涵之刚才送走了陆家姐弟与秦言,又去二楼看望了赵二,正往回走就恍惚看到一个身影十分面熟,那身影扶着一个女人,颇为亲热,涵之觉得,这人的侧面分外的像岚之的那个朋友顾远,因此就悄然的跟了上去,她躲在门口一看,果然是顾远,那个女人足有三十岁,媚态横生,拉着顾远,“小远小远”的喊着,颇为亲热。

    不知为何,涵之就觉得有点不太好,她道:“我又不知,这二人究竟是何等关系。若是揣测错了,总归是误人,可是既然还是岚之的朋友,又是存着好感,我又十分担心岚之被骗。”

    思来想去,有些为难,面色也就不好起来。

    悠之道:“姐姐不妨去问问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啊?”

    这间医院分为两栋楼,这栋楼都是单间,既然如此,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似乎也并不难。

    涵之是个飒爽的性格,凡事儿都是处理的利落,只是涉及到岚之与悠之就差了几分,毕竟是一直疼爱的小妹妹,也是生怕他们受到伤害的。她沉吟一下,道:“这件事儿我晓得了,另外这个顾远的事情,还真就不能听之任之,我以前觉得小时候顾远也是单纯善良的,虽然自尊心有点强,但是本质上不坏,与岚之交往未尝不可。现在突然间就发现,其实长大未必不会变,顾远这个人,还是要审视一下的,我是断然不会看她走我走过的路。”

    悠之体贴的拉住涵之,道:“四姐别难过。”

    涵之看她担心的眼,温柔的笑了起来,道:“好了,你放心就是,你四姐我可是无坚不摧的,倒是你,三番五次的受伤,往后可要小心。”

    悠之惆怅起来,她还委屈的紧的,她并没有惹事儿啊,只是这事情总归是自己找上了她。

    “四姐,我觉得我真该去好好的拜一拜了,我压根什么也没做,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全都冒了出来,我委屈死了。真是再也不想进医院。”

    涵之失笑:“好好好,拜一拜。”

    ………………………………………………………………………………………………………………………………………………………………………………………………………………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还是这样被枪打中,大夫说,至少要休养小半年,如此一来,沈太太是怎么都不让沈悠之就这样按照原计划出国的,如若这般,他们怎么能够放心的下,又想悠之也不怎么会照顾自己,没好的伤口如若落下什么病根,可就得不偿失了,正是因此,沈太太十分的坚决。

    沈蕴心中也是担心的,因此就决定延后出国的计划,悠之听了,感慨竟然被自己猜对了,她惆怅的紧,好端端的,这种事儿怎么就被她碰上了呢!

    原本是一点都不想出国的,可现在延后不能走了,她竟然又觉得有点怅然。

    新年的步伐越发的接近,眼看就到了小年。

    一大早悠之就被鞭炮声吵醒,过年就是这般,一大早就会有人开始放鞭炮,悠之揉了揉乱蓬蓬的长发,坐了起来,小护士看她醒了,为她将点滴打上,交代:“今天比平日少一个。”

    悠之哦了一声,问道:“你看到我四姐了吗?”

    悠之住院,涵之照顾的最多,除却涵之,就是陆宁每天都在,虽说这事儿是受了陆宁的牵连,但是悠之并不过分的怪陆宁。遇到伤害不怪凶手而要怪同行的人,这很没有道理。而且当时她也看见林洁与徐友安偷情,指不定一样也会杀她。正是因此,她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也有些不好啥意思,这几日陆浔陆宁都在北平,马上过年,悠之是很不好意思的。

    “沈四小姐应该去看赵先生了吧?”小护士笑了一声,出门。

    赵二因为他们受伤,不管是陆家人还是沈家人,对他都很不错。

    虽然赵二混帮派,往日里人嚣张又嘚瑟,但是其实心肠不坏。

    悠之将大大的垫子放在身后,靠上坐了起来,她开始翻今早的报纸。

    并无什么劲爆又有趣的消息,她将报纸放在一边,沉思起来,她听说陆浔前几日遇袭了,不过好在,他已经抓到了其中一个人,具体什么情况,也是未知。至于说林家,自从林家上次被爆出林洁的丑闻,有关林家的丑闻就接二连三的新鲜出炉,真真假假,看的悠之眼花缭乱。

    自然,这一切都并不很重要,若说重要,悠之倒是更关心顾远那件事儿,涵之这几天已经找人开始调查顾远,也不知情形如何。

    “咚咚”

    陆浔进门,他手里端着早餐,直接放到了悠之的身边,之后抱胸站在窗边的朝阳里,道:“不用太感谢我。”

    悠之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笑过之后,又为前世的自己有点悲哀,那个时候她何曾想过陆浔会这样体贴啊!不过悠之也不过分的自怨自艾,只道:“谢谢你,少帅这样每天都来看我,小的我真是受宠若惊,总是觉得心里怕怕的。”

    陆浔看她模样儿,弯下了腰,两人四目相对,几乎脸贴脸,陆浔声音带着戏谑,“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声音十分轻,呼吸在悠之的脸上,悠之整个人僵住,动都不敢动,仿佛多动一下,就会将陆浔的气息呼吸进自己的体内。

    “以身相许,恩?”陆浔长长的话尾仿佛是带着钩子一般……“唔”。

    他捂着肚子,看悠之清明的双眼,她没打点滴的那个小手儿握成拳头,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一拳打了过去,正中陆浔的肚子。

    悠之轻咳一声,道:“不好意思,我最近身体不好,手有点抽筋,一不小心就碰到您了。”

    陆浔:“……”半响,勾了勾嘴角,掏出烟。

    不等点上,悠之蹙眉道:“医院禁止吸烟。”

    陆浔点了点烟盒,看悠之谴责的小眼神儿,突然就上前,迅雷而不急掩耳之势在她脸蛋儿上轻啄了一下,随即离开,看她呆滞,陆浔将手中的烟盒直接就揉成了一团,啪嗒一声扔入垃圾桶。

    “对不起,下次我不会了。”

    悠之回过神,简直想呼他一脸大便,这老不要脸的,竟是还敢亲人。

    她怒道:“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少帅一言既出,该是驷马难追。这般调戏我一个小女子,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陆浔沉默起来,他的道歉是指抽烟,而她似乎理解成了旁的。不过陆浔并没有解释,只是言道:“快吃早餐。”也怪他自己把持不住。

    悠之冷哼。

    气氛有些不好,陆宁进门就遇到这种情形,她道:“你不是今日回奉城么?怎么还在这里?”

    陆浔笑,“我过来与悠之道别。”

    悠之虽然看不上陆浔,但是对陆宁倒是和颜悦色的,道:“陆宁姐,你一起回去吧?今天都是小年儿了。我也没什么事儿,哪里需要这么多人照顾呢,你说对吧?”

    陆宁摇头:“不行。”

    一个两个的都把悠之当成了易碎的瓷娃娃。

    悠之无奈:“我真的没事儿啊,我想过了,我也要回家过年。”

    大过年的一个人在医院,这多没意思。

    “你身体……”

    “我看可以,安排大夫每日定期上门就可以,另外请一位护士小姐。”陆浔很快就想到了这件事儿是可行。

    悠之并不乐意也陆浔有更多接触,因此认真道:“陆宁姐,你与少帅一同回去吧。等一会儿我姐姐回来,我就与她商量这件事儿。”

    又是劝了陆宁一会儿,陆宁总算是答应回去,她道:“突然要离开,还挺不舍得你这个死丫头的。”

    悠之含笑:“陆宁姐真讨厌呢,叫我死丫头,我这样无敌美少女,你舍不得正常啊!”

    陆浔倚在窗边,每次看悠之与旁人相处,都鲜活的好像是一副画,只看他的时候又不同了,眼里带着深深的防备。他本是想着以退为进,徐徐图之,只是先前一不小心亲了她一下,看来又是要功亏于溃。

    陆浔望向窗外,天空上白云朵朵,十分清朗。这样明媚的天气,就会让他想到沈悠之。

    他第一次见沈悠之的时候只当她是一个好看的小瓷娃娃,让人觉得心里仿佛有一根羽毛滑过,痒痒的。可是相处的久了才是知晓,小娃娃是带刺儿的,而这样带刺儿的沈悠之……陆浔突然又想抽烟了,他竟是说不好自己心里究竟是个怎样的情绪。

    想要放开,又放不开;若是强来,又怕她难过。

    他对她,额……有一点点不同。

    悠之瞄一眼陆浔,对陆宁勾勾手指,低声问道:“他不会是犯了癔症吧?咋自己望着天空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吧?那个……”悠之觉得自己有点不好说,可是,有时候还真不能不开口,她顿了顿,严肃又认真的言道:“这家医院的精神科,其实也挺不错的。”

    陆宁一愣,随即噗嗤一下大笑起来……

    陆浔疑惑的回头。

    悠之生怕被这人发现自己编排他,立时乖巧可人的紧,“陆宁姐,你怎么啦?”

    陆宁直接就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儿,“小坏蛋。”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6二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