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6一更

第00章 .4.16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桃运神戒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涵之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赵二的病房里见到许久未曾相见的谢安书,谢安书一身长大衣,长及脚踝,整个人带着阴森的气质。

    涵之愣在当场,不过很快的,她并不理会谢安书如何,将切好的果盘放在赵二的小桌上,道:“赵二哥,我给你切了一些水果。”

    赵二本是与谢安书有些怒目相向,见沈涵之这般,突然就笑了起来,他呲牙一笑,道:“谢谢你啊!”

    涵之轻笑摇头,道:“应该的,既然你这里有客人,我就不久留了。”也不过多在此,立时出门。

    赵二得意的对谢安书扬了扬眉,谢安书则是面色越发的阴沉,他快走几步,追出了门,“涵之。”

    沈涵之停下脚步,回头,神色十分的平静,“我想,这位先生还是称呼我沈四小姐更好,我不觉得自己与你相熟。”

    谢安书捏紧了拳头,平复心绪道:“不要与我闹脾气了好吗?回到我身边,我还是爱你的。”

    涵之嘲讽的笑了出来,她上下打量谢安书,缓缓道:“我不知道谢先生哪里来的这种自信,又不知道谢先生为何要说这样的话,只是我倒是觉得,你现在这个话说的有几分可笑,我并不知晓自己与你有什么关系,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虽然现在也是言论自由,可是如若谢先生要诋毁我的名誉,我沈涵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越是深爱,越是不能容忍谢安书曾经对她的伤害,如果爱情的开始就是欺骗,如果爱情的开始就是要将人困在一个牢笼里,那么她是不需要这份所谓的爱情的。而现在,一切时过境迁,她对此人倒是也没有太多的爱,只有一丝对旧时光的厌恶,厌恶自己曾经那般简单就相信了一个人,爱上一个人,而这个人并不值得她曾经付出的真挚感情。

    谢安书死死的盯着她,缓和一下试图劝她:“我知道我曾经做过的事情让你觉得有些难受,但是你该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以爱你为前提,我是那么爱你,才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与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但是你的父亲阻拦着一切,可是涵之,你就没有想过,除了我,你又可以嫁给什么人呢?”

    这个时间走廊里并没有什么人,谢安书也就毫不避讳。

    涵之立时就冷笑起来,若是原本只是厌恶,那么现在倒是成了无尽的恶心,她上下打量谢安书,轻声问道:“难不成你以为我与你拥抱过,亲吻过,我就不能嫁给别人,没有获得幸福的权利了吗?谢安书,你真是让我觉得恶心。且不说只是拥抱亲吻,就算是真的做过了什么夫妻间才能做的,我看清了你这个人的真面目,一样不会与你在一起。我或许会嫁人,或许不会,但是不管会与不会,都与你这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从来不觉得那些曾经的过往就会成为我的污点,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不是从属于你的一个附属的存在,我想如若我嫁人,那么我的丈夫也会是一个磊落的君子,他并不会认为我爱过别人就看不起我,而将我当成一个从属。至于你,谢安书,虽然很厌恶你,但是我也很感谢你,感谢你让我知道一个男人卑劣是个什么样子。在我以后的路上,我会谨记自己从你身上受到的教训。不会再重蹈覆辙,犯同样的错误。”

    言罢,涵之径自离开,并不给谢安书一丝说话的机会。

    谢安书看着她的背影,狠狠的锤了一下墙,病房的门嘎吱一声打开,赵二似笑非笑的睨他,学着沈涵之的语调,“感谢你让我知道一个男人卑劣是什么样子,呵呵,呵呵呵。谢安书,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啊。我就说,沈家姐妹都是聪明人,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嘲讽够了,他一个转身,回房睡觉,今晚还真是会好眠啊!

    涵之虽然义愤填膺的抨击了谢安书,但是若是细看,她已然颤抖,她抱着肩膀倚在楼梯间的墙角,默默的掉眼泪。

    那是她最单纯最热情的少女时代,只是被谢安书这个人摧毁的一丝也不剩,想到此,她越发的难受,不断地擦泪,但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啊……”一阵尖叫声传来,涵之一听,白了脸色,“悠之!”

    她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的冲到了三楼病房,门口的卫兵好好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涵之觉得有些不对,不过也顾不得多想,直接就推来了房门……

    眼前的一幕让她一下子就呆在了当场。

    陆浔就这样趴在悠之的身上,两个人的姿势诡异。

    很快的,她飞快的跑过去,一把拽开陆浔,陆浔本也要起身,被她这么一拽,后退了一步,她挡在了悠之面前,深呼吸冷然道:“少帅做什么!”十分严厉。

    仿佛下一刻就能冲上去与陆浔拼个你死我活。

    陆浔抿了抿薄薄的唇,一言不发,转身出门。

    涵之一口气梗在嗓子里,倒是怎么也发不出来,只是很快的,她转身检查悠之,就看到床上已经被染红,她心里咯噔一下,颤抖着道:“他、他欺负了你?”随即怒火中烧,疯狂起来:“我杀了他。”

    悠之连忙拉住涵之,解释:“没的,他没欺负我,我、我来月事了。”

    涵之:“啥?”呆了。

    悠之简直觉得无地自容,如若有个地缝儿,她一早就钻进去了,只觉得丢人无比,哭丧着脸道:“我来月事肚子疼,陆浔以为我病了非要叫大夫,我们拉扯,可能拉到他之前的伤口,他就倒在了我的身上。然后、然后……”悠之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到家了,她没脸见人了,“然后血就蹭到他的手上了。”

    带着哭腔解释完,就看涵之已经懵了。

    好半响,涵之看床单上的血迹又看她的裤子,果然是不少。一时间竟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妹妹才好,她动了动嘴角,但是实在想不出安慰的话,只道:“没事儿,没事儿,呵呵!这个……你起来一下,我去给你找床单和裤子帮你换上,另外给你买月事用的必备品。你这是第一次,难免很多事情不懂,过于慌乱,没事儿,没事儿的。”又想了想,道:“真没事儿,你五姐那时候还以为自己患了绝症要死掉了,你这还知道是月事,挺好,挺好的。”

    悠之抱着一线希望,扬着头,可怜巴巴的问道:“真的……还好吗?”

    涵之吞咽一下口水,“还好!”声音倒是果断几分。

    悠之立时就将头埋了起来,道:“啊啊啊,可是被陆浔看到了,好烦,好烦好烦。他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啊,他……”

    “咳咳。”男人咳嗽的声音响起。

    悠之抬头,就见陆浔去而复返,悠之随即又将脑袋埋了起来,她不能见人了。

    陆浔看看悠之,又转向涵之,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声音没有波澜:“这是新的床单、衣服,还有一些必备品。你先换,我去看看给你准备的红糖水。”

    说完,转身出门,幸好他们一开始就是住的私立医院,这里不管是设备还是其他,都是极好,医院在一楼附属的一个店铺几乎可以买到任何需要的东西,甚至不常有的一些外国货都一应俱全,只要有钱,是绝对会感觉宾至如归。

    陆浔刚才就是在这里买了女子月事用的,他再次下楼,问道:“水好了么?”

    老板娘笑道,“好了。”

    看陆浔买的这些东西就知道他是因为什么,女儿家总是会因此多出许多烦恼,如若在住院的时候碰到来月事,更是不方便。她道:“你刚才说肚子疼,我这个法子极好的,原本我们家闺女就是这般,后来一直吃的。倒是也好了。”

    她将一颗鸡蛋打入碗中,又是倒入红糖,滚烫的开水十分缓慢的倒了下去,冲着生鸡蛋,热气腾腾,原本的生鸡蛋成了好看的鸡蛋花,又因为放了红糖,整碗红彤彤的鸡蛋羹便是做成。

    老板娘笑道:“这看着简单,但是长久吃,十分补血,最适合女孩子了。如果来了月事气血不畅,长期喝也会有缓解的,不过红糖这种东西,很容易造成量大,若是不疼,月事期间倒是不需要大补,之后补一补即可。可女子都是娇气的,大部分都有些不畅,这个时候就别担心量大不量大了,还是先通畅了才好。来,先生,您这样端着,也省的烫手。”

    老板娘五十来岁,又是一直在医院里开店,她家先生就是这医院十分有名的大夫,大抵如此,倒是也不太在乎性别,细细的叮嘱着。

    陆浔依旧面无表情,他看老板娘为他将碗放入了小托盘,双手擎着上楼,门口的卫兵看少帅去而复返,眼珠子险些凸出来,不过两个卫兵倒是力图表现的十分自然,目不斜视。

    陆浔示意一下,其中一个卫兵连忙敲门,门里传来女子的声音,陆浔进门,看悠之已经换好一切,乖巧的躺在了床上,只是脸色倒是绯红的厉害,他来到床边,开口:“你给这个喝了。”

    又是面无表情的将老板娘的话复述了一遍,说完,坐在了窗下的椅子上,不开口了。

    悠之尴尬的一口闷了,热乎乎的,说不出的感觉。

    她小小声道:“那个……谢谢你啊,还有,对不起啊!”

    陆浔:“不要放在心上。”也不知是回应哪一句,不过经过这么一场,沈悠之的脸色倒是没有那么苍白了,他放心几分,“好好养着,我明日来看你。”起身告辞。

    “不用不用,明日不用来了,多谢你啊!”悠之连忙摆手。

    陆浔总算是露出不一样的表情,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悠之,缓缓道:“你太见外了。”

    等陆浔走了,悠之还在发呆,她与涵之言道:“他什么意思啊。”

    其实涵之也觉得尴尬,不过强撑着,道:“没什么意思,不是说不要放在心上吗?好了,过去就过去了,好好睡一觉,你这中了一枪流了那么多血,现在又这样了,可真是失血过多,我等明早让家里熬点猪血汤给你补一补。”

    悠之一听那玩意就觉得腻歪,她摇头,“不想喝,还没红糖鸡蛋羹好喝呢!”

    涵之白她一眼,“是红糖鸡蛋羹好,还是端着红糖鸡蛋羹的陆浔好?”

    悠之觉得自己真是委屈死了,她觊觎谁也不会觊觎陆浔啊,她惆怅,“姐姐总是多想,不过……哎妈呀,刚才真尴尬。”她捂脸,不过随即把手放下,疑惑的盯着涵之道:“姐姐刚哭过了?”

    涵之有些不自在,不过又一转念,也没什么可瞒着的,道:“刚才见到了谢安书,有点感慨当年自己看错人,伤心了。”轻描淡写的。

    悠之蹙眉,对涵之招了招手,涵之坐到床边,悠之小小声,“四姐不要觉得舍不得,也许舍不得会有些难过,可是如果舍不得可以带来更多的东西,那就是值得的。而过去的事情,不管是好还是不好,都只是我们经历的一小部分,我们还有一大部分,很大很大一部分,所以不要为了这些难过。”

    涵之笑了出来,她揉了揉悠之的发,道:“小孩子家家的,还知道这个,你放心好了,我一向都看的很明白。谢安书这种人,他只适合找一个顺从他的女人,而我并不是那种人,与他也不可能有什么更深的牵绊了。”

    ………………………………………………………………………………………………………………………………………………………………………………………………………………

    陆浔这次来北平并没有什么人知道,直到第二天上午,秦言才接到陆浔的电话,他来到陆浔的寓所,就见他靠在窗边摇椅上休息,他蹙眉,“你本身也有伤,何必这样来回奔波。”

    陆浔睁开了眼睛,立时就恢复了锐利,他道:“查的怎么样了?”

    秦言将外套脱下挂好,沉吟一下言道:“是赵云姗之前安排在这边的人,她一直都有差人盯着大姐,虽然他们的能力动手不能全身而退,但是却可以推波助澜。再给我一天,人全都给你抓住。”

    陆浔手指点了点摇椅的扶手,道:“赵云姗都死了,我倒是也看看,那群乌合之众有什么用处。”只是迟疑那么一瞬间,陆浔变了脸色:“不对,赵云姗能安排过来一直盯着大姐的人,必然是她极为信任的人,而现在赵云姗死了,你猜这个人会做什么?”

    秦言,“若不是赶回去为赵云姗报仇,就是为赵云姗完成心愿杀掉大姐。”

    陆浔很快的拿起电话,拨通了沈家,“找陆宁。”

    电话那头是佣人,“陆小姐已经出门了。”

    秦言劝道:“别担心,大姐身边也是有人的。”他迅速出门,“你有伤,我去看看。”

    陆浔也并不耽误,立时就起身,只是还未曾走到门口,猛然停下脚步,只沉默那一瞬间,他透过窗户的反光似乎是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光芒,本能又迅速的闪躲开来。

    “砰!”

    一枪就这样打了进来,陆浔立时从靴子里掏出勃朗宁,对准那个方向回击。

    枪声引来卫兵,陆浔翻滚到窗前,对准对面的楼宇再次开枪,陆浔感觉到那一闪而过的身影,他道:“对面。”伸手,立时有人追了出去。

    对面的敌人一击不中,似乎立时就躲开了。

    陆浔逼近窗户瞄准对面,此时对面的楼顶已经没有人影,陆浔蹙眉不动,只盯着对面,就见卫兵就冲了出去,迅速的进了对面的大楼。陆浔很快上膛,转身站在了门口不动。

    走廊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陆浔微微眯眼,越发谨慎……

    “砰……”一枪就这样打了进来,陆浔并没有动,依旧等待。

    “嘎吱……”门似乎被什么推开……

    陆浔本就站在门后,透过门合页的缝隙,他扣动扳机……“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6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