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4一更

第00章 .4.14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 五行天 少年王 极品桃花运 韩警官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混世矿工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宇与林洁这次来北平是为了处理外祖家的一些事情,林洁本也是不想见徐友安的,但是接到他的电话,听他诉说自己的不幸,林洁又觉得,其实徐友安是需要她的安慰的,可不想,这一安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虽然是留过洋的新女性,很多事情上都能够独当一面,也自认为十分成熟,可是这次还是有些慌乱了,她是愿意嫁入帅府的,能够嫁入帅府,成为少帅夫人,这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她也并不例外。

    而且,她自认为,少帅也是需要她这样一位贤内助。可纵然十二万分不愿意做出伤害人性命这样事情。可是却又在内心深处觉得大哥说的未必是错,如若不处理陆宁,那么她说了出去,该是如何才好?

    大抵是存着这样的心思,林洁仓皇的就坐上了开往奉城的火车,将这里的一切交给哥哥林宇,并且暗自在心里祈祷一切能够顺顺利利,也祈祷陆宁现在还没有说出去。

    想来也是,陆宁是在沈家做客,未必就会在电话里与家中说这样的事情,最有可能还是新年之际回奉城的时候说出一切。

    林洁听着轰隆隆的火车鸣声,只默默祷告着。

    林宇与林洁不同,他虽然一样也是在奉城长大,但是他却是在北平读的大学,因此对这里是熟悉的。如此也节省了不少时间,只一天的功夫就筹备好了人手。料想此事如果发了,那么陆家必然是要严查,他已经做好打算该是如何,给人弄走要钱,假装成绑架,到时候真成功了,再给这些办事儿的杀人灭口,往他们身上一推,自然也就成了。

    万事俱备,只欠一个合适的时机了。

    …………………………………………………………………………………………………………………………………………………………

    眼看就要过年了,今年新年正好在元月的月末,算起来也只有十天多而已,沈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今年三太太又是帮不上忙的,因此悠之便是自告奋勇,其实又哪里用得上她,只悠之想到明年的新年要在国外读过,因此倒是越发的热心,恨不能什么都要插手。

    看沈家过年的氛围这样的浓郁,沈涵之倒是有几分想家了,其实仔细想想,这么多年她看似洒脱,但是实际上也并没有长久的离开家。

    “怎么了?”悠之凑到陆宁身边,笑道:“我刚才突然发现我们家过年的对联还没有准备,打算去买一些烫金的红纸。我们家每年都是我父亲写,你们家咧?”

    好奇的问了起来。

    陆宁挑挑眉:“我们家都是奉大的崔校长写。”

    悠之惊喜道:“是崔新石先生写吗?好厉害!我很崇拜他的,我觉得他的很多理念都深得我心。”

    陆宁倒是不想悠之对崔校长也知道,调侃问道:“那你说说,你崇拜他什么理论呢?”

    悠之认真:“外寇必诛。”

    陆宁一时沉默下来,不过很快的,便道:“小丫头一个,还知道什么外寇,你都要出国留学了,但是不是该与有些人一样,说外国的月亮都是圆的么?”

    现在就是有这样一种人,从国外回来便是不知如何是好,看生自己养自己的地方如何如何的不好,又说人是多么的素质低下,就好似他们自己不是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纵然有许多不好,可是就如同是自己的母亲,不想着如何改造,倒是只想着嫌弃,也是妄为被养育的孩儿。

    悠之道:“我出国是学些他们好的东西,然后回来回报我自己的国家,才不是出去就忘了本。那不是先进,是脑残。”

    陆宁盯着悠之看,悠之眨眨眼,道:“你、你没看过美女啊?”

    陆宁一愣,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直接就锤了她一下,“边儿去,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

    悠之咯咯的笑了起来,道:“我出门,你去不去啊!我看你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一起嘛!”

    还别说,陆宁留下来还真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她可以……打马吊!

    虽然沈家人都觉得自己挺会玩儿的,但是与陆宁这样从小就玩儿这个的比起来还是差很多的,倒不是为了赢几个钱,就看她们垂死挣扎,唉声叹气,蔫头耷脑就觉得有意思。

    说来也怪,沈家人明明技术就不好,但是还总是想要挑战一下她。每次都是主动找她玩儿,可是也就一两个时辰,立时就变了一个人一样,恨不能立刻结束。

    “在你家还挺有意思的,我以为,你母亲他们很愿意和我玩儿呢!”陆宁似笑非笑。

    悠之咋舌,确实是愿意,总想挑战一下高手,只是挑战完就唉声叹气的,还不如让她给人拉走呢。

    “你可给我们家省点钱吧,你这不是过来暂住。是过来赢钱的吧?可怜我们家姐姐的小金库都要被你掏空了。”她扁着嘴,一副很痛心疾首的样子。

    陆宁冷笑:“那你姐姐的小金库也太磕碜了点。”

    悠之:“……”

    陆宁起身穿大衣:“好吧,我就陪你出去转悠转悠,看你一个人,别是被人欺负了。”

    话虽如此言道,脸上却带着笑意,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冷艳,但是陆宁这段时间脸上的笑容却明显的多了起来。

    “哎不对,今天车子被家里人开出去了。”悠之咬唇,“不行不行,冬天出门没有车子是要冻死的,我们还是下午再出去吧。我怎么就忘记了呢,好笨。”她拿起茶几上的书敲自己的头。

    陆宁翻白眼,道:“你到底……”停下话茬儿,道:“你给报纸给我看一下。”

    放在茶几上的报纸原本被悠之的书压着,这悠之给书拿起来,倒是露了出来。

    悠之不解,随即将报纸递了过去,陆宁盯着报纸,就见今日头版头条是一则有些内涵的新闻。

    冲冠一怒为红颜。

    报纸上描述了某南方系的大帅与儿子争抢一个女人,儿子非要带自己的小妈私奔,结果被这位大帅发现,当场毙了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这个儿子则是与父亲拔枪相向,结果两人都受了伤。

    报纸上模模糊糊放了一张小相,陆宁看了,猛然间就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悠之有些不解,她接过报纸,看向其中的内容,揣测这个人应该是川系的袁大帅。

    而那个女人应该就是袁大帅的十二姨太。她看陆宁的神色,猛然想到了那次陆大帅遇袭,陆大帅遇袭与当年陆宁遇袭时间段是相似的,具体她并不确定,但是隐约觉得,差的并不多。

    而那次之后没过多久,似乎也曾经有这样一个新闻,闹得十分轰动,让袁大帅丢尽了脸面,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那个时候她记得自己曾经偶然也与陆浔说过这样的事情,当时陆浔说了什么来着?

    他说:呵呵。

    那时她就觉得,这事儿许是陆浔有些关系,若不然,陆浔不该如此态度。时过境迁,现在再看陆宁,她越发肯定了当年的揣测,照这么看,似乎与他们有仇的,更像是陆宁,而非陆浔。

    “不如我们出去喝酒吧?”陆宁突然言道,悠之:“啊?”长大了嘴。

    陆宁扬了扬下巴,高兴道:“走吧,我心情好,打算出去喝酒,你要不要陪我?”

    悠之叹息一声起身,怨念:“冷……不过,既然你请客,我倒是可以勉强陪一陪你的。”真是特别不愿意的别扭样子,看她这样的做派,陆宁拉扯她,“走走走。”

    悠之叨叨:“等我穿厚外套。”

    其实她可不放心让陆宁自己出去喝酒,这人酒品不好,别是惹出什么麻烦,既然在他家做客,自然是要护着一分。刚才那般不过是玩笑罢了。

    悠之交代凤喜:“我与陆小姐出去吃饭,中午饭不需要准备我们的了。”

    陆宁今次倒是没有穿旗袍,想也知道,没有汽车还穿旗袍,可真是要冻死了。

    二人出门的时候都包的严严实实,陆宁道:“北平我不熟悉,给我推荐个喝酒的好地方,我们不醉不归。”

    悠之点头,“走吧,手下败将。”

    前几日刚下过雪,路上积雪未化,悠之挽着陆宁,道:“小心着点。”

    虽然路不怎么好,但是今日倒是不冷,风也小了几分,悠之笑道:“看样子倒是很适合出门的日子。”沈家本就处在相对繁华的位置,两人很快的就来到一处书店,悠之停下脚步,道:“反正都出来了,我买点烫金红纸吧。”

    陆宁颔首表示同意,等两人选好了纸张出门,悠之对着玻璃整理围巾,惹得陆宁取笑她:“臭美。”

    悠之得意洋洋:“那是因为我本来就好看啊!我……”她停下话茬儿,转身低语,“陆宁姐,你有没有觉得后面那辆车子一直是跟着我们的?”

    悠之隐约觉得这辆车从刚才出门的时候就一直在她们身后,她本来没有多想,只是她们步行的这样慢,这辆车还一直在她们身后,这就有点不对了。而且,她们半路还进了书店,现在这辆车就停在不远处,悄无声息的,这分明就是……她蹙眉:“难道又是青联帮的人?”按理说不应该啊!

    陆宁道:“我们走我们的,不过我倒是觉得这车不像是青联帮的,上次青联帮的车子跟着我们,一直都像傻逼似得贴着,这次明显是十分谨慎,他停的角落都比较隐蔽。而且我觉得,青联帮没有那个胆子继续来。”

    悠之轻声:“不知道是谁。”很快的,她道:“前边就是咖啡厅,我们前门进,后门出,甩掉他们。”

    陆宁倒是有些奇怪,“你这次不直接过去?”

    悠之翻白眼:“我相信青联帮没有那么大的威胁才会过去挑衅,这次究竟是为了什么,是敌是友都不知道,我们自然要更加小心几分。”

    两人来到咖啡厅,坐在了一个角落,悠之招呼服务生,点了咖啡,她选的这个角落恰好可以让外面看她不太明显,但是她倒是可以透过门口的那面装饰的镜子反光看到外面。

    “我们走。”悠之起身,与陆宁一起来到后门,准备离开。后门是一条小巷,只刚到后门,悠之就有些迟疑,“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打电话让大哥过来接我,这条巷子更加不安全。”

    大概真是前世和陆浔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她受到的影响不是一丝半点。

    陆宁冷笑,“又有什么关系,我会怕那些小蝗虫?”立时就出了门,“我陆宁从小到大怕过什么,你别跟个孩子似的小心翼翼。走吧!”

    眼看陆宁已经走了,悠之叹息一声,立时追了上去,总是不能让陆宁一个人。

    只是还没走多久,果然就看见前边几个黑衣人,他们脸上蒙着布,道:“两位小姐,跟我们走走吧?”

    为首的黑衣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悠之迅速回头看,就见咖啡馆的后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三四个男人也不蒙面,笑嘻嘻的往前凑,两面夹击。

    悠之暗道一声不好,只骂自己怎么选了这样一个地方。

    其实她倒是没有想到,如若人家早有准备,早晚都能找到机会。她就算是躲过了这次,一样也未必能躲得过下次。

    陆宁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黑衣人笑了起来,道:“啧啧,我们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们可要落入我们的手里了,小娘子放心,哥哥会好好疼爱你们的。”他哈哈大笑,能够抓了这两个千金小姐享用,又能得到一笔赏金,不仅如此,还能从而勒索沈家一笔钱,这买卖真是稳赚不赔。

    “乖乖跟我们走,我也就不对你们使用什么暴力了,不然哥哥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陆宁低语道:“小心,你对付左边,我对付右边。往巷子外面跑,到了大街上,怎么都好说。”

    悠之低声恩了一下,两人都提高了警惕。

    陆宁冷笑道:“跟你们走?也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耐。”

    眼看这边的人就要抓到悠之的胳膊,悠之一个反手,将人踹了出去,陆宁一看,也动起手来。

    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自然比青联帮的人难对付,几人纠缠打斗起来,眼看给人打倒,悠之拉着陆宁的手就跑,“快走。”

    她们压根不敢往咖啡馆的方向跑,如若那道门被锁上了,她们只会更惨。

    不过她们现在也只庆幸这些人没有带枪。

    “该死的,竟敢如此,给我站住,兄弟几个,给我上。抓到她们,我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悠之与陆宁总算是跑到巷口,此时已经气喘吁吁,“砰!”

    “小心。”悠之一把推开陆宁,自己的胳膊中了一枪,随即脸色苍白的倚在了墙壁,还不待闪躲,枪声再次响起,两人堪堪闪过。

    而这时黑衣人也追了上来,恨恨道:“妈的,你们跑啊!我让你们跑啊!”将两人围了起来。

    陆宁将悠之挡在身后,发髻凌乱,“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们,如若得罪了我,就相当于与整个北师为敌。”陆宁没有办法,只能这般。

    沉默了那么一下,几人哈哈大笑,道:“你以为,我们怕了你们北师吗?陆宁,不怕告诉你,这次我们要抓的,就是你!”

    陆宁瞬间白了脸色。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人是明晃晃冲着她来的。

    悠之强忍着胳膊上的疼,道:“你们该是知道,如果真的把我们抓走,你们自己也别想离开北平。用你们的命换我们的命,值得吗?”

    “值不值得,我们自己看,不劳你费心,啧啧,看你可怜见儿的,被打中很疼吧?”

    悠之不言语,只安静的躲在了陆宁的身后,她不断的四下打量,想看看攻击他们的枪手到底在哪里。

    果然,原本停在前门的那辆车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了小巷的不远处。

    似乎也是察觉到悠之的视线落在这边,一个男子推开了车门,直接下车,他帽檐压得低低的,快速来到小巷。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低沉的笑了出来,缓缓抬头,看向了陆宁二人,道:“陆大小姐,好久不见。”

    陆宁略一思考,认出这人,“你是林宇。”

    想到前几天看到林洁与徐友安在电影院的一幕,陆宁总算是明白了,她冷笑道:“原来绑架勒索是假,杀人灭口是真。”

    林宇才不管那些,只扬了扬手中的枪,阴森森道:“行了,不要那么多废话了,跟我们走。”

    陆宁将悠之挡在身后,“要走我跟你们走,放了她。”

    林宇哈哈大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宁,缓缓道:“我说陆大小姐,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还这么天真呢?你以为,我会放虎归山?你们两个,谁也别想逃!”

    “你们干什么!”一声怒叱声响起。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4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