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 > 第00章 .4.11一更

第00章 .4.11一更

热门推荐:校花的贴身高手五行天少年王极品桃花运韩警官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混世矿工网游之虚拟同步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言原本还想,昨日沈悠之还说不来,今日怎么就过来了。可谁想是这样一个结果,这姑娘哪儿来的啊。

    张雁北看到陆浔亲自出来接她,激动不已,直接就冲了上去,眼看就要扑到陆浔身上,陆浔直接就抬腿了。

    啪叽,张雁北被踹了出去。

    “这位小姐,你赶紧走吧。”秦言好心道。陆浔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他做好友的哪里能不管,再说这傻逼也是个脑残,陆浔本就受伤,若是让她扑这么一下,不昏过去才怪呢。

    张雁北也不看秦言,勉强爬起来,脸色难看,但是却只盯着陆浔道:“少帅,我就知道,您对我也是有心的。”

    陆浔好半天才从重大打击中反应过来,他打量张雁北,冷冷道:“你哪位。”

    张雁北咬唇,楚楚可怜,“我是张雁北啊,您不记得我了么?我们一起去过仙鹭岛的,我父亲是……”不等说完,就看陆浔冷着脸道:“再来帅府捣乱,休怪我不客气。”转身就离开。

    张雁北一愣,随即就要跟上:“少帅,您的伤怎么样了?我好担心您,我是一个人来奉城的,我只想……”

    陆浔冷着脸与卫兵道:“你们是死人吗?”声音冷嗖嗖的简直如同腊月的寒风。

    卫兵这个时候还看出来怎么回事儿也是傻了,直接拽着张雁北就往外走,“去去,别再这里捣乱。”

    直接将人拖着扔到了门口。

    秦言扶着陆浔,憋不住的笑:“你也别太生气,这样爱慕你的女学生一贯都不少的。”

    陆浔不说话,只觉得自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谁看不出来啊,他以为来的是沈悠之,结果来的是个二百五。亏得自己还这样兴冲冲的出门迎接,真是日了狗。

    秦言好心道:“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就是坐不住想活动一下。”看他也算是仗义了吧,直接为他找了这样一个理由,可是这理由哪里说得过去呦!

    陈士桓本是要下楼看热闹的,听说沈悠之来了呀,只是迎面见到这二位,就看陆浔的脸色难看到家了。

    他寻思了一下,对秦言使了一个颜色,秦言憋不住笑,道:“来来,士桓帮我扶着齐修。”

    一看这事儿就必然是出岔子了,他也不提这茬儿了,言道:“好端端的,出来瞎溜达什么。散步也不是这么个日子,刚才大姐还问你哪儿去了呢。”卧槽,他还和大姐说,应该是沈悠之到了,这……不好解释啊!但愿大姐不要火上浇油。

    陆浔上了楼,大抵是太过丢人,与陆宁点了点头就直接回了卧室,声音有点闷:“我休息一下。”

    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陆宁问道:“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沈悠之来了么?”

    陈士桓耸肩,“大概是我弄错了。”

    陆宁扫一眼秦言,随即呵呵冷笑:“都是自作多情的主儿。”言罢转身,却听到秦言在她身后平静言道:“可不,都是自作多情的主儿。”

    话中意有所指十分明显,她霍的转身,死死的盯住秦言,一字一句言道:“你什么意思?”

    秦言淡然的为自己斟茶,清朗如玉,并不多言一句。

    陈士桓觉得现场氛围有些尴尬,嘟囔一句:“我去看看齐修。”转身进了陆浔的卧室,只是关好门之后倒是站在门口,不往里走,反而是将脑袋贴在门上偷听。陆浔看他这般,翻白眼。

    陈士桓走了,秦言也没什么动摇,仍是慢条斯理的喝茶。

    陆宁整个人都有几分颤抖,再次厉声道:“秦言,你究竟什么意思,你说谁自作多情?”

    秦言终于开口,他道:“大姐,你想多了。其实这种事儿,大家心里都明白的,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大姐。”

    陆宁咬唇,一滴泪就这样落了下来,不过很快的,她转身就走,回到房间噼里啪啦的砸了起来,整个楼里都是乒乓的声音。

    陆大帅恼怒的从卧室冲了出来,言道:“要死的啦!作什么妖,不愿意在家里住给我滚出去。闹什么闹,让不让人休息。”

    打砸的声音突兀的停了下来,没多时,就看陆宁冲出了门,直接就开车离开。

    秦言站在窗口看见,叹息一声,起身打算跟上。陈士桓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问道:“既然不放心,刚才又干嘛刺激她。”

    秦言认真:“这本是两件事儿。”

    他今日之所以这般言道全然是因为陆浔与他说,既然不爱陆宁,就不要给她一丝一毫的希望,你可以对她好,但是一定要让她知道,你所有的好都是基于她是大姐,而不是基于她是一个女人。

    这样不拖泥带水,才不会有后顾之忧,不然陆宁永远都会是你生活里的一个□□。

    秦言猛然想到了那个梦境,越发的觉得陆浔说的有道理,不能给陆宁留一丝希望,也许他会结婚,不管那个人是谁,他总是不希望,这个人受到陆宁的伤害,陆宁的爱,实在是太可怕了。

    …………………………………………………………………………………………………………………………

    张雁北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浔竟然并不理她,她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门口的卫兵却不是吃素的,扛着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她,饶是不走,也是没辙,她只得先回住的地方。

    陆浔那一脚踹的也不轻,她感觉自己崴了脚踝,越发的觉得委屈。

    她这次并非是自己一个人来,她怎么可能一个人过来呢,太不安全了,她又不是傻瓜,而且父亲母亲是很赞成她来看望少帅的,因此安排了管家张伯跟着。

    张雁北觉得,不说出来,就说自己一个人追来的,这显得多么的情深意切。可却不想,事情并非她想的那般,她垂头丧气的回到客栈,就见张伯在门口张望。

    张伯见她归了,连忙上前言道:“二小姐。”

    未等多说其他,张雁北就烦躁的摆手:“滚开。”

    张伯也是习惯了她这般的不客气,道:“小姐,不知您见到少帅了么?老爷和夫人的意思是,如若您没有见到,那么就要与小的一同回去。”

    张雁北恨恨的瞪他一眼,道:“滚,我不想看见你。我自然是见到少帅了,你以为少帅不会见我么!”对,她见到少帅了啊,少帅亲自出来见的她,想到此,又是燃起了几分斗志。

    “只是后来的发展有些不尽如人意。”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我明日在过去。”

    言罢,直接回了房间,张伯想要说什么,只是看她将门砰的甩上,叹息一声,忍了下去。

    ……………………………………………………………………………………………………………………………

    陆浔在那边等的眼睛都蓝了,悠之这边没有一点想要去看望的心思,她马上就要考试,因此准备的如火如荼,每天晚上都要看书到很晚。

    一大早顶着熊猫眼下楼,看的沈言之都心疼死了,他道:“差不多考考得了呗?考好了能上天啊!”

    悠之还未等说话,就被沈父斥责:“你自己是个棒槌,就不要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沈言之将脑袋缩了回去,不敢说话。

    悠之轻声笑,每当这个时候,她都忍不住想要笑,总是觉得家人之间十分温馨,她道:“你们不需要担心我啦,也就这么几天,我总是要努力一下的。”

    她还是很喜欢这样的氛围的,沈父颔首:“你这样想是对的,我一直觉得,女孩子是不可以这样没有自我的。”

    悠之扶额,“父亲,我上学要迟到了,你确定要开始长篇大论吗?”

    沈父无奈的摇头。

    悠之笑嘻嘻的出了门,惹得沈蕴失笑。沈言之在一旁暗戳戳的长毒蘑菇,同样都是说话,妹妹说话就没有人批评,他说句话就要被人呲,真是同人不同命。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见儿的。

    不过看着悠之离开,沈蕴原本的笑脸倒是冷了下来。

    这样变脸的技能让沈言之真是小生怕怕,他道:“怎、怎么了吗?”咋这么快就变了呢!妹妹不是犯了什么错吧?

    沈蕴白他一眼,“没事儿给我一边儿去。”

    “父亲。”沈涵之下楼,似乎有话要说。

    沈蕴起身,“你跟我来书房。”

    父女二人去了书房,沈言之想要偷听,只是考虑到自己也不是皮紧了,于是停下了想要偷听的脚步,老实的待着了。

    两人进了书房,反手将房门关好,沈蕴问道:“怎么样?”

    涵之蹙着眉头,道:“我问过我的同学了,他悄悄告诉我,说是悠之这次办理出国不顺利是因为有人在背后过了话,根本就不让她走,因此才会拖延到现在。”

    沈蕴揉着眉心,“果然是这么回事儿,办理了这些时日没有办好我就觉得有些不安,果然这件事儿有人从中作梗。”他坐在椅上,有些疲惫。

    涵之担心道:“这件事儿是不是陆浔做的?除了他,别人根本就不会在这件事儿上做什么手脚。也没有那个道理。”

    如此显而易见,人人都看得出来,只是总是不好亲自去问陆浔,你为什么不让我女儿出国吧?沈蕴有些沧桑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还是没有瞒住,我想着等悠之走了,就算是陆浔有些不高兴又有什么法子。我们出国还不成么!可是现在悠之分明就是走不成了。”

    “我看他近来对悠之有些冷淡,以为没有问题了。不曾想,他在这儿等着我们呢!父亲您看怎么办才好?”

    沈蕴沉默下来,半响,言道:“我再想一想,看看有没有别的法子。悠之那边,你暂且不要说,如若实在不行,稍后我亲自去找陆浔,看看能不能成。”

    涵之诧异的扬起了眉头,道:“直接找陆浔?这能行么?”

    沈蕴勾了勾嘴角,只是眼里却没有什么笑意,他冷淡道:“为何不行,我女儿出国遇到麻烦,找他帮忙不应该么!要知道,我可也是帮过他的。我就不信,他能当着我的面说不许悠之出国。走遍天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

    涵之见父亲动怒,来到他身后为他按摩,道:“父亲别担心,事情总是能处理好的,我在去我同学那边打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不通过陆浔。如若找他,总归有些不妥当。”

    沈蕴比涵之自然多了许多的见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不是那么好处理的。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道:“行了,这事儿我会想法子,你去忙吧。”

    涵之点头。

    “对了。”沈蕴突然开口。

    涵之回头:“父亲还有什么交代?”

    “这几日我看到有青联帮的人在家中附近窥视,你平日里自己进出小心一些。”沈蕴将一把枪放在了桌上,道:“你留着防身。”

    沈涵之一怔,随即看向了那把枪,扬起嘴角,冷冷道:“若是他敢做什么,我也不会念及曾经的情分。”

    沈蕴:“这件事儿我会处理,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防身。”

    涵之点头。

    出了书房的门,涵之沉默一下,直接一把扯下挂在脖子上的链子,上面的少女笑的十分的甜蜜,只是……涵之直接将小相扯出来,撕了个粉碎。随即转身离开。

    ………………………

    虽然沈蕴是不想女儿担心,但是悠之也未必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几日她每次问起出国办的怎么样了,沈父都只说快了,但是却不说什么时候可以办成功。按照沈家的人脉,委实不需要这么多的时间,她现在担心的就是有人从中作梗,而这个人,大抵就是陆浔了。

    有些烦躁的扯了扯帽子,她将帽檐拉低了几分。

    清晨的学校人并不多,悠之回到座位,就看安妮已经到了,她欣喜的拿着九茴画报来到悠之面前,将封面对准她,道:“今次的封面是你呢!”

    封面的少女一身红色的旗袍,两条麻花辫子挽了起来,上面镶嵌着淡粉色莹莹的小花儿,简直是青春逼人。

    悠之将画报拿过来,笑道:“真的来得及出街呢。”恍惚想到今早桌上似乎有九茴画报,她感慨:“早上我都忘了看一下了。”

    安妮也很开心,道:“这里面还有我呢,就是我们一起那张照片,你看。”翻给悠之看,“今次的九茴画报全是彩页,真是棒极了,一早我娘亲就拉着我的手夸奖我呢!说实在的,九茴画报找我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呢,现在看来,真好呀!”

    九茴画报只有新年特刊才会是全彩页,毕竟,如若全彩,那么成本就会高上很多。基本上这一本书,九茴画报那边是不赚钱的。

    大抵因此,每年的新年特刊都会很快被抢售一空,有时还会出现高价兜售这样的情况。

    “悠之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谢安妮难得表现的这样激动,“你这个裙子,我过年也要做一条,真喜庆呢!”

    悠之轻声笑了起来,道:“你自己明明也很好看。”

    安妮道:“那怎么一样!”

    “沈悠之!”曼宁还没进教室,叫声就传遍走廊,悠之捂住耳朵,“她这是干啥啊!”

    曼宁捏着画报冲进门,“啊啊啊啊!我看到我们的照片啦……”简直兴奋的要上天,“真是太好啦!”

    悠之:“噗!”

    而与此同时,奉城陆家大宅。

    陈士桓得意洋洋的将画报藏在身后,敲门,陆浔道:“进来。”

    “看看哥们够意思不,专程给你准备的药。”扬了扬手中的画报。

    陆浔没什么特殊表情,淡淡:“什么?”

    似乎自从那日闹了个大乌龙,他就一直板着脸,没个表情。不过!陈士桓相信,自己是可以治好这个面瘫脸的毛病的,他得意的笑,将画报递了过去,“怎么样?是不是独一无二的药?”

    陆浔不经意的扫过去,顿时眼睛一亮,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蛋儿,言道:“沈悠之?”

    好美。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本站推荐: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五行天神级逍遥学生非凡高手
《重生之民国名媛》章节(正文 第00章 .4.11一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民国名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7 书迷楼(www.shumilou.org) All Rights Reserved.